您在這裡

春秋筮例總覽

Jack 在 2014, 五月 6 - 07:35 發表

 

此處所列所有的卦例故事,全都收錄在《易經真八卦》一書。

記載於《左傳》與《國語》中的卦例總共有22個,其中17個為筮例,也就是經由筮法得到的卦;有5個只是引用《周易》而不是在占筮。這當中又有兩個筮例是在同一個故事裡的,因此總共有21則故事。

無變爻 三個卦例

秦穆公伐晉(645 BC,韓原之戰)蠱

繇辭】蠱,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記載】《左傳.僖公十五》:

晉侯之入也,秦穆姬屬賈君焉,且曰:「盡納羣公子。」晉侯烝于賈君,又不納羣公子,是以穆姬怨之。晉侯許賂中大夫,既而皆背之。賂秦伯以河外列城五,東盡虢略,南及華山,內及解梁城,既而不與。

晉饑,秦輸之粟;秦饑,晉閉之糴,故秦伯伐晉。卜徒父筮之,吉,涉河,侯車敗。詰之,對曰:「乃大吉也,三敗,必獲晉君。其卦遇蠱,曰:『千乘三去,三去之餘,獲其雄狐。』夫狐蠱,必其君也。蠱之貞,風也;其悔,山也。歲云秋矣,我落其實,而取其材,所以克也。實落材亡,不敗何待?」

鄢陵之戰575 BC)

【繇辭】復,亨。出入无疾,朋來无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利有攸往。

【記載】《左傳.成公十六年》:

楚晨壓晉軍而陳,軍吏患之……苗賁皇言于晉侯曰:「楚之良在其中軍王族而已,請分良以擊其左右,而三軍萃于王卒,必大敗之。」公筮之,史曰:「吉。其卦遇復,曰:『南國䠞,射其元王,中厥目。』國䠞王傷,不敗何待?」公從之。有淖于前,乃皆左右相違于淖。步毅御晉厲公,欒鍼為右。彭名御楚共王,潘黨為右。石首御鄭成公,唐苟為右。欒、范以其族夾公行,陷于淖。欒書將載晉侯,鍼曰:「書退!國有大任,焉得專之?且侵官,冒也;失官,慢也;離局,姦也。有三罪焉,不可犯也。」乃掀公以出于淖。

孔成子立衛靈公(535 BC前)屯,無變爻;屯之比,一個變爻。

【繇辭】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屯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記載】《左傳.昭公七年》

衛襄公夫人姜氏無子,嬖人婤姶生孟縶。孔成子夢康叔謂己:「立元,余使羈之孫圉與史苟相之。史朝亦夢康叔謂己:「余將命而子苟,與孔烝鉏之曾孫圉,相元。」

史朝見成子,告之夢,夢協。

晉韓宣子為政,聘于諸侯之歲,婤姶生子,名之曰元。孟縶之足不良,能行。

孔成子以《周易》筮之曰「元尚享衛國,主其社稷」,遇屯。又曰「余尚立縶,尚克嘉之」,遇屯之比。以示史朝。

史朝曰:「元亨,又何疑焉。」

成子曰:「非長之謂乎?」

對曰:「康叔名之,可謂長矣。孟非人也,將不列於宗,不可謂長。且其繇曰利建侯。嗣吉,何建?建非嗣也。二卦皆云子其建之。康叔命之,二卦告之,筮襲於夢,武王所用也,弗從何為?弱足者居,侯主社稷,臨祭祀,奉民人,事鬼神,從會朝,又焉得居。各以所利,不亦可乎。」

故孔成子立靈公,十二月,癸亥,葬衛襄公。

一個變爻 十個卦例(以下條列九則,另一則在「孔成子立衛靈公」的故事裡)

田氏代齊706BC)觀之否

【繇辭】觀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

【記載】《左傳‧莊公二十二年

陳厲公,蔡出也。故蔡人殺五父而立之,生敬仲。其少也。周史有以《周易》見陳侯者,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曰:「是謂『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此其代陳有國乎?不在此,其在異國。非此其身,在其子孫。光遠而自他有耀者也,坤土也,巽風也,乾天也,風為天於土上,山也,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於是乎居土上,故曰『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庭實旅百,奉之以玉帛,天地之美具焉,故曰『利用賓于王』。猶有觀焉,故曰其在後乎。風行而著於土,故曰其在異國乎。若在異國,必姜姓也。姜,大嶽之後也。山嶽則配天,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

畢萬仕於晉(約680BC)屯之比

【繇辭】屯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記載】《左傳.閔公元年

初,畢萬筮仕於晉,遇屯之比。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震為土,車從馬,足居之,兄長之,母覆之,眾歸之。六體不易,合而能固,安而能殺,公侯之卦也。公侯之子孫,必復其始。」

魯桓公筮成季690BC後)大有之乾

【繇辭】大有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

【記載】《左傳.閔公二年

成季之將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間于兩社,為公室輔。季氏亡,則魯不昌。」又筮之,遇大有之乾,曰:「同復于父,敬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

晉獻公嫁穆姬655 BC)歸妹之睽

【繇辭】歸妹上六:女承筐无實,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記載】《左傳.僖公十五》:

初,晉獻公筮嫁伯姬於秦,遇歸妹之睽。史蘇占之曰:「不吉。其繇曰:『士刲羊,亦無衁也。女承筐,亦無貺也。西鄰責言,不可償也。』歸妹之睽,猶無相也。震之離,亦離之震,為雷為火。為嬴敗姬,車說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師,敗于宗丘。歸妹睽孤,寇張之弧,姪其從姑,六年其逋,逃歸其國,而棄其家。明年,其死于高梁之虛。」及惠公在秦,曰:「先君若從史蘇之占,吾不及此夫。」韓簡侍,曰:「龜,象也;筮,數也。物生而後有象,象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先君之敗德,及可數乎?史蘇是占,勿從何益?《詩》曰:『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僔沓背憎,職競由人。』」

晉文公救襄王(625BC)大有之睽

【繇辭】大有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

【記載】《左傳.僖公二十五年

秦伯師于河上,將納王。狐偃言於晉侯曰:「求諸侯莫如勤王。諸侯信之,且大義也。繼文之業,而信宣於諸侯,今為可矣。」使卜偃卜之,曰:「吉。遇黃帝戰于阪泉之兆。」公曰:「吾不堪也。」對曰:「周禮未改。今之王,古之帝也。」公曰:「筮之。」筮之,遇大有之睽,曰:「吉。遇『公用享于天子』之卦。戰克而王饗,吉孰大焉?且是卦也,天為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逆公,不亦可乎?大有去睽而復,亦其所也。」晉侯辭秦師而下。三月甲辰,次于陽樊。右師圍溫,左師逆王。

莊叔筮穆子約610 BC)明夷之謙

【繇辭】明夷初九:明夷于飛,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記載】《左傳.昭公五年》:

初,穆子之生也,莊叔以周易筮之,遇明夷之謙,以示卜楚丘。曰:「是將行,而歸為子祀。以讒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餒死。」「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已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明而未融,故曰『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曰『君子于行』。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吾子,亞卿也,抑少不終。」

崔武子娶棠姜約550BC)困之大過

【繇辭】困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蔾,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記載】《左傳》襄公二十五年

齊棠公之妻,東郭偃之姊也,東郭偃臣崔武子。棠公死,偃御武子以弔焉,見棠姜而美之,使偃取之。偃曰:「男女辨姓,今君出自丁,臣出自桓,不可。」武子筮之,遇困之大過,史皆曰吉,示陳文子,文子曰:「夫從風,風隕妻,不可聚也。且其繇曰:困于石,據于蒺蔾,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困于石,往不濟也。據于蒺蔾,可恃傷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無所歸也。崔子曰:「嫠也何害,先夫當之矣。」遂取之。

南蒯筮叛(530BC前)坤之比

【繇辭】坤六五,黃裳,元吉。

【記載】《左傳》昭公十二年

南蒯之將叛也,其鄉人或知之,過之而歎,且言曰:「恤恤乎,湫乎攸乎!深思而淺謀,邇身而遠志,家臣而君圖,有人矣哉!」南蒯枚筮之,遇坤之比,曰:「黃裳元吉。」以為大吉也,示子服惠伯,曰:「即欲有事,何如?」惠伯曰:「吾嘗學此矣,忠信之事則可,不然,必敗。外彊內溫,忠也;和以率貞,信也。故曰『黃裳元吉』。黃,中之色也;裳,下之飾也;元,善之長也。中不忠,不得其色;下不共,不得其飾;事不善,不得其極。外內倡和為忠,率事以信為共,供養三德為善,非此三者弗當。且夫《易》,不可以占險,將何事也?且可飾乎?中美能黃,上美為元,下美則裳,參成可筮,猶有闕也,雖吉,未也。」將適費,飲鄉人酒。鄉人或歌之曰:「我有圃,生之杞乎!從我者子乎,去我者鄙乎,倍其鄰者恥乎!已乎已乎,非吾黨之士乎!」平子欲使昭子逐叔仲小。小聞之,不敢朝。昭子命吏謂小待政於朝,曰:「吾不為怨府。」

趙鞅救鄭(486 BC)泰之需

【繇辭】泰六五,帝乙歸妹,以祉元吉。

【記載】《左傳.哀公九年》:

晉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占諸史趙、史墨、史龜。史龜曰:「是謂沈陽,可以興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商。伐齊則可,敵宋不吉。」史墨曰:「盈,水名也;子,水位也。名位敵,不可干也。炎帝為火師,姜姓其後也。水勝火,伐姜則可。」史趙曰:「是謂如川之滿,不可游也。鄭方有罪,不可救也。救鄭則不吉,不知其他。」陽虎以周易筮之,遇泰之需,曰:「宋方吉,不可與也。微子啟,帝乙之元子也。宋、鄭,甥舅也。祉,祿也。若帝乙之元子歸妹而有吉祿,我安得吉焉?」乃止。

三個變爻 二或三個卦例

重耳筮得晉國(636BC前)屯之豫(貞屯悔豫)

【繇辭】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豫:「利建侯,行師。」

【記載】《國語‧晉語四》重耳親筮得晉國:

公子親筮之,曰:「尚有晉國。」得貞屯、悔豫,皆八也。筮史占之,皆曰:「不吉。閉而不通,爻無為也。」司空季子曰:「吉。是在周易,皆利建侯。不有晉國,以輔王室,安能建侯?我命筮曰『尚有晉國』,筮告我曰『利建侯』,得國之務也,吉孰大焉!震,車也。坎,水也。坤,土也。屯,厚也。豫,樂也。車班外內,順以訓之,泉原以資之,土厚而樂其實。不有晉國,何以當之?震,雷也,車也。坎,勞也,水也,眾也。主雷與車,而尚水與眾。車有震,武也。眾而順,文也。文武具,厚之至也。故曰屯。其繇曰:『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主震雷,長也,故曰元。眾而順,嘉也,故曰亨。內有震雷,故曰利貞。車上水下,必伯。小事不濟,壅也。故曰『勿用有攸往』,一夫之行也。眾順而有武威,故曰『利建侯』。坤,母也。震,長男也。母老子彊,故曰豫。其繇曰:『利建侯行師。』居樂、出威之謂也。是二者,得國之卦也。」

董因筮重耳返晉636BC)泰之八,變爻數不知,但最可能是二或三個變爻

【繇辭】泰,小往大來,吉亨。

【記載】《國語‧晉語四》董因迎公於河,公問焉,曰:「吾其濟乎?」對曰:「歲在大梁,將集天行。元年始受,實沈之星也。實沈之墟,晉人是居,所以興也。今君當之,無不濟矣。君之行也,歲在大火。大火,閼伯之星也,是謂大辰。辰以成善,后稷是相,唐叔以封。瞽史記曰:嗣續其祖,如穀之滋,必有晉國。臣筮之,得泰之八。曰:是謂天地配亨,小往大來。今及之矣,何不濟之有?且以辰出而以參入,皆晉祥也,而天之大紀也。濟且秉成,必霸諸侯。子孫賴之,君無懼矣。」

晉筮成公之歸(607BC)乾之否

【繇辭】乾:「元亨利貞。」否:「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記載】《國語‧周語下》單襄公論周將得晉國

襄公有疾,召頃公而告之,曰:「必善晉周,將得晉國。…成公之歸也,吾聞晉之筮之也,遇乾之否,曰:『配而不終,君三出焉。』一既往矣,後之不知,其次必此。且吾聞成公之生也,其母夢神規其臀以墨,曰:『使有晉國,三而畀驩之孫。』故名之曰『黑臀』,於今再矣。襄公曰驩,此其孫也。而令德孝恭,非此其誰?且其夢曰:『必驩之孫,實有晉國。』其卦曰:『必三取君於周。』其德又可以君國,三襲焉。吾聞之大誓,故曰:『朕夢協朕卜,襲于休祥,戎商必克。』以三襲也。晉仍無道而鮮冑,其將失之矣。必早善晉子,其當之也。」

頃公許諾。及厲公之亂,召周子而立之,是為悼公。

五個變爻 一個卦例

穆姜筮出東宮(約565BC)艮之隨

【繇辭】隨,元亨,利貞,无咎。

【記載】《左傳.襄公九年》

穆姜薨於東宮,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謂艮之隨,隨其出也,君必速出。」姜曰:「亡!是於《周易》,曰:『隨,元亨利貞,無咎。元體之長也,亨嘉之會也,利義之和也,貞事之幹也。體仁足以長人,嘉德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然故不可誣也。是以雖隨無咎,今我婦人而與於亂,固在下位,而有不仁,不可謂元;不靖國家,不可謂亨;作而害身,不可謂利;棄位而姣,不可謂貞。有四德者,隨而無咎,我皆無之,豈隨也哉。我則取惡,能無咎乎。必死於此,弗得出矣。」

非筮例 五個卦例

伯廖論曼滿無德而貪(宣公六年)

【繇辭】豐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

鄭公子曼滿,與王子伯廖語,欲為卿。伯廖告人曰:「無德而貪,其在周易豐之離,弗過之矣。」間一歲,鄭人殺之。

知莊子論彘子違命出師(宣公十二年)

【繇辭】師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

晉師救鄭,..., 知莊子曰:「此師殆矣!周易有之,在師之臨曰,師出以律,否臧凶,執事順成為臧,逆為否,眾散為弱,川壅為澤,有律以如己也,故曰,律否臧,且律竭也,盈而以竭,夭且不整,所以凶也,不行謂之臨,有帥而不從,臨孰甚焉,此之謂矣,果遇必敗。彘子尸之,雖免而歸,必有大咎。」韓獻子謂桓子曰,彘子以偏師陷,子罪大矣,子為元帥,師不用命,誰之罪也,失屬亡師,為罪已重,不如進也,事之不捷,惡有所分,與其專罪,六人同之,不猶愈乎,師遂濟,楚子北師次於郔,沈尹將中軍,子重將左,子反將右,將飲馬於河而....

游吉論楚王將死襄公二十八年)

【繇辭】復卦上六,爻辭為:「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孟孝伯如晉,告將為宋之盟故如楚也,蔡侯之如晉也,鄭伯使游吉如楚,及漢,楚人還之,曰,宋之盟,君實親辱,今吾子來,寡君謂吾子姑還,吾將使馹奔問諸晉,而以告,子大叔曰,宋之盟,君命將利小國,而亦使安定其社稷,鎮撫其民人,以禮承天之休,此君之憲令,而小國之望也,寡君是故使吉奉其皮幣,以歲之不易,聘於下執事,今執事有命曰,女何與政令之有,必使而君,棄而封守,跋涉山川,蒙犯霜露,以逞君心,小國將君是望,敢不唯命是聽,無乃非盟載之言,以闕君德,而執事有不利焉,小國是懼,不然,其何勞之敢憚,子大叔歸復命,告子展曰,楚子將死矣,不脩其政德,而貪昧於諸侯,以逞其願,欲久得乎,周易有之,在復之頤曰,迷復凶,其楚子之謂乎,欲復其願,而棄其本,復歸無所,是謂迷復,能無凶乎,君其往也,送葬而歸,以快楚心,楚不幾十年,未能恤諸侯也,吾乃休吾民矣,裨灶曰,今茲周王及楚子皆將死,歲棄其次,而旅於明年之次,以害鳥帑,周楚惡之。

醫和論晉平公蠱症昭公元年)

【繇辭】蠱,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晉侯有疾,鄭伯使公孫僑如晉聘,...晉侯求醫於秦,秦伯使醫和視之,曰,疾不可為也,是謂近女室,疾如蠱,非鬼非食,惑以喪志,良臣將死,天命不祐。公曰,女不可近乎?對曰,節之....。出告趙孟,.....趙孟曰:「何謂蠱?」對曰:「淫溺惑亂之所生也,於文,皿蟲為蠱,穀之飛亦為蠱,在周易,女惑男,風落山,謂之蠱,皆同物也。」趙孟曰:「良醫也。」厚其禮而歸之。

蔡墨談龍與龍的傳說昭公二十九年)

【繇辭】乾初九,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上九,亢龍有悔。用九,見群龍无首,吉。坤上六,龍戰于野,其血玄黃。

秋,龍見于絳郊,魏獻子問於蔡墨.....周易有之,在乾之姤曰,潛龍勿用,其同人曰,見龍在田,其大有曰,飛龍在天,其夬曰,亢龍有悔,其坤曰,見群龍無首,吉,坤之剝曰,龍戰于野,若不朝夕見,誰能物之,獻子曰,社稷五祀,誰氏之五官也,對曰,少皞氏有四叔,曰重,曰該,曰脩,曰熙,實能金木及水,使重為句芒,該為蓐收,脩及熙為玄冥,世不失職,遂濟窮桑,此其三祀也,顓頊氏有子曰犁,為祝融,共工氏有子曰句龍,為后土,此其二祀也,后土為社,稷,田正也,有烈山氏之子曰柱,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棄亦為稷,自商以來祀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