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春秋筮例:幾個非關占筮的卦例

Jack 在 2014, 四月 29 - 20:25 發表

一般所引的春秋卦例總共有二十二則,但這二十二則之中,細讀其文,只有十七則可以確定是「筮」例,也就是說當時是有經過「筮」的過程。另外的五則,看來比較像是引用《周易》卦爻辭在闡述道理,比較不像是「筮」例。

這五則卦例,我們另外獨立出來介紹,主要說明其故事背景,以及古人如何以《周易》在闡述事理。由於這些卦例都只是引述,因此較不會有深入的卦象應用。其中只有「知莊子論彘子違命出師」中的師之臨運用到坎(師卦下卦)及澤(臨卦下卦)的卦象。

這五個卦例中,「蔡墨談龍」篇幅較長,另外再獨立出來介紹之外,其他四個卦例詳見於後。

伯廖論曼滿無德而貪

《左傳》宣公六年

鄭公子曼滿,與王子伯廖語,欲為卿。伯廖告人曰:「無德而貪,其在《周易》豐之離,弗過之矣。」間一歲,鄭人殺之。

曼滿和伯廖都是鄭國的大夫,曼滿跟伯廖說他想當卿。伯廖就告訴別人說:「(曼滿這個人)沒有德性又貪心,《周易》豐之離所說的,沒有人比他更貼切了。」隔一年,鄭人殺了曼滿。

「豐  之離 」也就是我們現在說的豐卦上六,爻辭說:「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伯廖這裡引用《周易》爻辭來形容曼滿這個人,品德不佳又貪得無厭,將會因此而導致殺身之禍。

「間一歲,鄭人殺之」講的就是伯廖說的凶應。

《說文》:「豐,豆之豐滿者也。」甲骨文「豐」字為豆器上盛滿了肉,以表達豐富盛滿的意思。《序卦傳》說:「豐者大也,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豐是盛大,盛大而窮奢那麼將物極必反,落得一無所有。豐卦上九是窮奢者,「豐其屋」講的就是坐擁豪宅,豐富盛大表現在其住屋上。「蔀其家」則表達人為富不仁,自絕於人,以高牆深院而不讓外界所闚見,因此「闚其戶,闃其无人」,讓人完全無法看到裡面有人,象傳說「闚其戶,闃其无人,自藏也」,這是把自己給藏起來攪自閉。

擁有財富,然後自絕於人,富而不仁,這是自掘墳墓。《周易》用「三歲不覿,凶」來說明。與豐上六很類似的爻辭還有困卦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也是同樣的凶象。雖未言死,但死期近矣。

知莊子論彘子違命出師

《左傳》宣公十二年

夏六月,晉師救鄭,荀林父將中軍,先縠佐之。士會將上軍,郤克佐之。趙朔將下軍,欒書佐之。趙括、趙嬰齊為中軍大夫。鞏朔、韓穿為上軍大夫。荀首、趙同為下軍大夫。韓厥為司馬。及河,聞鄭既及楚平,桓子欲還,曰:「無及於鄭而勦民,焉用之?楚歸而動,不後。」…彘子曰:「不可。晉所以霸,師武、臣力也。今失諸侯,不可謂力;有敵而不從,不可謂武。由我失霸,不如死!且成師以出,聞敵彊而退,非夫也。命為軍師,而卒以非夫,唯羣子能,我弗為也!」以中軍佐濟。

知莊子曰:「此師殆矣!《周易》有之,在師之臨曰『師出以律,否臧,凶』。執事順成為臧,逆為否。眾散為弱,川壅為澤。有律以如己也,故曰律。否臧,且律竭也。盈而以竭,夭且不整,所以凶也。不行謂之臨,有帥而不從,臨孰甚焉?此之謂矣,果遇必敗。彘子尸之,雖免而歸,必有大咎。」

韓獻子謂桓子曰:「彘子以偏師陷,子罪大矣。子為元帥,師不用命,誰之罪也?失屬亡師,為罪已重,不如進也。事之不捷,惡有所分。與其專罪,六人同之,不猶愈乎?」師遂濟。

公元前597年時晉楚兩國之間發生一場邲之戰,在這場戰役之中,楚軍圍攻鄭國,鄭國向晉軍求救。

晉軍準備過河與楚軍對戰前,卻聽聞鄭國已經向楚軍投降。這時候領中軍的荀林父認為應當退兵,做為荀林父副將的彘子(即先縠)卻反對,認為不去救鄭國將有損晉國的霸主地位,因而執意違命過河與楚國一決雌雄。

知莊子就引用《周易》說這支軍隊一定會失敗。他說:「《周易》的師  之臨  ,也就是師卦初六就說:『師出以律,否臧,凶。」執行事情,順勢而成就是臧,逆勢而為就是否。群眾散了就是弱(坎為眾,變澤為毀折,因此為眾散之象),河川壅塞變成水澤(師下卦坎為水,初六爻變成澤),有紀律來約束自己,所以說「律」。現在紀律不彰,自滿而衰竭,曲折而不整齊,所以就是凶。行不通就是臨,有將帥而不服從,有什麼比這還更行不通的?這一卦講的就是這件事,如果真的遇到楚軍,一定會失敗。這件事是彘子做主的,雖然他免於戰死而回來,也一定會有很大的罪咎。」

韓獻子告訴桓子(荀林父)說:「彘子因為帥領部份的軍隊而失陷,你的罪過可大了,因為你是元帥,軍隊的軍命無法施行,是誰的罪過?失去屬地和軍隊,罪過已經很重,倒不如前進,如果戰事無法獲勝,罪過有大家一起均分,六個人一起扛罪,不是很好?」於是晉軍渡河。戰敗。

知莊子所引「師出以律,否臧,凶」意思大概是說軍隊出征必需要有紀律,若失去紀律,那麼就是大凶,會戰敗。彘子身為副帥,而不聽從於主帥,違抗了軍令,強行渡河,逼得主帥荀林父也必需帶著整個軍隊陪葬。果然晉軍由於缺乏紀律,內部主副帥意見不能一致,而戰敗。

在解釋爻辭意思時,知莊子也簡單使用到了八卦卦象。「眾散為弱,川壅為澤」講的是師卦下卦為坎,坎為川為水,初六爻變之後為澤,所以說「川壅為澤」。又坎為眾,兌為毀折,即散之意,所以說「眾散為弱」。《左傳》中以坎為眾,與《說卦》「坤為眾」顯然不一致,而「坎為眾」的另一例證在〈重耳親筮得晉國〉中司空季子說:「坎,勞也,水也,眾也。」

這件事《史記‧晉世家》有比較精簡的記載:

三年,楚莊王圍鄭,鄭告急晉。晉使荀林父將中軍,隨會將上軍,趙朔將下軍,郤克、欒書、先縠、韓厥、鞏朔佐之。六月,至河。聞楚已服鄭,鄭伯肉袒與盟而去,荀林父欲還。先縠曰:「凡來救鄭,不至不可,將率離心。」卒度河。楚已服鄭,欲飲馬於河為名而去。楚與晉軍大戰。鄭新附楚,畏之,反助楚攻晉。晉軍敗,走河,爭度,船中人指甚眾。楚虜我將智栞。歸而林父曰:「臣為督將,軍敗當誅,請死。」景公欲許之。隨會曰:「昔文公之與楚戰城濮,成王歸殺子玉,而文公乃喜。今楚已敗我師,又誅其將,是助楚殺仇也。」乃止。

游吉論楚王將死

《左傳》襄公二十八年

子大叔歸,復命,告子展曰:「楚子將死矣!不修其政德,而貪昧於諸侯,以逞其願,欲久,得乎?《周易》有之,在復之頤,曰:『迷復,凶。』其楚子之謂乎!欲復其願,而棄其本,復歸無所,是謂迷復,能無凶乎?君其往也,送葬而歸,以快楚心。楚不幾十年,未能恤諸侯也,吾乃休吾民矣。」

游吉(子太叔)回到鄭國,向子展覆命說:「楚王快死了!不整飭國政修養道德,對於諸侯非常貪心而愚昧,以滿足自己的私欲。如此下去,想要長久,可能嗎?《周易》在復  之  頤(復卦上六)這麼說:『迷復,凶。』講的就是楚王。想要回復到他的願望,但卻放棄了他的根本,結果是要回家卻是無家可歸,這就是所謂的迷復,可能不凶嗎?君上你可以前往,為楚王送終再回來,好讓楚國痛快,楚國恐怕只有近十年的壽命,因為無法安撫諸侯。我們可以休養我們的人民。」

復之頤就是復卦上六,爻辭為:「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游吉雖然只引用了「迷復」,但顯然所覆命的內容,都與復卦上六爻辭有關,例如「以其國君凶」指涉的就是楚王快死了,「至於十年不克征」就是「楚不幾十年」。

復為回家的意思,也有改過遷善的意思。「迷復」是迷路而無法回家,迷途不知返的意思。意指楚國走錯路,而無法回頭,是國家衰敗之象。

醫和論晉平公蠱症

秦國的醫和被派到晉國幫晉平公看病,說晉平公得的是「蠱」病,也就是長期沉溺於女色,而腐蝕了他的心志所產生的疾病。

幫晉君看完病之後,晉國宰相趙孟跟醫和請教晉君的病況,並問他什麼是蠱?於是醫和引用了《周易》蠱卦卦象說「女惑男,風落山」。女惑男指的是卦象上為少男,下為長女,長女迷惑了少男。風落山指上艮山下巽風,風吹落而擾亂於山下。

蠱卦於字義講的就是腐敗,事物長期被浸淫在不好的環境下而產生的敗壞,醫和另舉了兩個例子來說明。一是字的字形就是皿中長蟲,二是穀子放久了就會長米蟲到處亂飛。

詳細的故事記載請參考《左傳》昭公元年以及後面的摘要翻譯:

晉侯求醫於秦,秦伯使醫和視之,曰:「疾不可為也,是謂近女室,疾如蠱。非鬼非食,惑以喪志。良臣將死,天命不祐。」公曰:「女不可近乎?」對曰:「節之。先王之樂,所以節百事也,故有五節;遲速本末以相及,中聲以降。五降之後,不容彈矣。於是有煩手淫聲,慆堙心耳,乃忘平和,君子弗聽也。物亦如之,至於煩,乃舍也已,無以生疾。君子之近琴瑟,以儀節也,非以慆心也。天有六氣,降生五味,發為五色,徵為五聲,淫生六疾。六氣曰:陰、陽、風、雨、晦、明也,分為四時,序為五節,過則為菑:陰淫寒疾,陽淫熱疾,風淫末疾,雨淫腹疾,晦淫惑疾,明淫心疾。女,陽物而晦時,淫則生內熱惑蠱之疾。今君不節不時,能無及此乎?」出,告趙孟。趙孟曰:「誰當良臣?」對曰:「主是謂矣。主相晉國,於今八年,晉國無亂,諸侯無闕,可謂良矣。和聞之,國之大臣,榮其寵祿,任其寵節。有菑禍興,而無改焉,必受其咎。今君至於淫以生疾,將不能圖恤社稷,禍孰大焉?主不能禦,吾是以云也。」趙孟曰:「何謂蠱?」對曰:「淫溺惑亂之所生也。於文,皿蟲為蠱。榖之飛亦為蠱。在《周易》,女惑男。風落山謂之《蠱》,皆同物也。」趙孟曰:「良醫也。」厚其禮而歸之。

晉平公有病,向秦國求醫,於是秦國派了醫和去幫晉平公看病。

醫和看了之後說:「你這個病沒法醫治,這是近女色的病,這種病有如蠱,和鬼神與飲食都無關。蠱病就是受到女色的迷惑而喪失了意志。好的臣子都要死了,上天也不保祐。」

晉平公說:「難道女人不可以親近嗎?」

醫和說:「要節制。先王所以制定樂,就是要表達對於百事的節制,所以才有五音的節制。」接著醫和用五節、六氣、五味、五聲、六疾、六氣,陰陽冷熱等等醫理跟晉平公解說蠱疾的原因,最後說,耽溺於女色就會產生內熱及蠱惑的疾病,晉平公不節制,又不順應時間來近女色,所以才有了這個病。」

看完晉平公之後,醫和出來,與晉國宰相趙孟談晉君病情。趙孟問說:「誰是你說的良臣?」醫和說:「主人你就是了,你當晉國的宰相現在已經八年了,晉國都沒有動亂,…今天晉君過於淫亂而產生了疾病,即將無法擔當國家社稷的大任,沒有比這個更嚴重的禍害了。主人你無法抵擋,所以我才這麼說。」

趙孟於是問說:「什麼是蠱?」醫和回答說:「長久浸淫耽溺於讓人迷惑混亂的的事物之中所產生的病就是蠱,就蠱這個文字來說,皿上長蟲就是蠱,穀類放久了化為蟲到處飛也叫做蠱,在《周易》女迷惑男,風吹落山也叫做蠱,這些全都是一樣的。」趙孟說:「真是神醫啊!」於是送了很厚重的禮物給醫和,送他回秦國。

 

文章分類:

回應

再請問老師:春秋筮例有十七則確定是「筮」例,在易學網只找到16則,是否還有1則未完成?謝謝!

易本為占筮之用,理論上實際「占筮」之例應會比「引用」易經更值得學習,但從實務上看,揲筮占例中,有占筮不應、阿諛奉承、與背後的政治意圖與角力等因素,硬套上所占之卦而論,反而不易從其論斷中理出頭緒,要不神應到幾乎無法學習,不然就是有些強詞奪理,蓄意顛倒標準看法。

這幾個非筮事例,擺脫了揲筮的框架,論卦人只就事實狀況引用最接近的卦象,然後依照標準的方式論卦,比起真實筮例,非筮幾例邏輯性更強,沒有生硬套裝的問題,反而顯出古筮標準解卦的方法,可惜的是引用論卦沒有多爻變的狀況。

 

\****************************\

  淬煉經金 Profound R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