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春秋筮例:莊叔筮穆子(叔孫豹)

Jack 在 2014, 二月 9 - 20:29 發表

叔孫豹大約出生在西元前610年左右(精確時間不詳)的魯國,是魯國「三桓」中叔孫氏(屬姬姓)的第五代宗主,諡穆,又稱穆叔、叔孫穆子。這位春秋時代的有名政治家,在《春秋經》中就出現過十五次,其最有名的事跡就是曾經說過「三不朽」而流傳於世。

關於叔孫豹(穆子)的簡略事跡可參考維基百科

叔孫豹剛出生時他的父親叔孫得臣(莊叔)就為他筮了一卦,得到明夷之謙。然後莊叔拿給卜楚丘幫忙解卦,這件事記載在《左傳.昭公五年》:

初,穆子之生也,莊叔以周易筮之,遇明夷之謙,以示卜楚丘。曰:「是將行,而歸為子祀。以讒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餒死。」「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已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明而未融,故曰『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曰『君子于行』。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吾子,亞卿也,抑少不終。」

按:「穆子」即叔孫豹。「莊叔」為叔孫豹父親叔孫得臣。「牛」為叔孫豹的庶長子,因在穆子旁擔任「豎」(小官)因此又稱「豎牛」。

8
8
8
7
8
9
  明夷  之  謙

這個卦例如圖所示,為明夷卦初九爻動,因此卜楚丘是以明夷初九爻辭「明夷于飛,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來預測叔孫豹(穆子)的一生。除了初九爻辭之外,他還取用了明夷下卦(離),以及初九爻變之後的下卦(艮)等卦象來解卦,藉以擴充及引伸明夷初九爻的占斷內容。

依據卜楚丘的解卦,穆子將會離開叔孫氏家,然後又回來,並繼承莊叔的卿位。而且將帶著一個「讒人」(佞人,小人)回來,他的名字叫「牛」。但是最後穆子將不得善終,饑餓三日之後而死。

後來果然穆子因叔孫僑如(宣伯)之事而離家,原本其兄長宣伯繼承叔卿位,但因為宣伯與魯成公母親穆姜通姦並干預政事失敗之後,穆姜被軟禁於東宮而死(可參考穆姜薨於東宮),宣伯則被逐離開魯國逃到齊國,改由穆子回來繼位。叔孫豹繼位時並帶回一位叫「牛」(即豎牛)的私生子,最終豎牛得寵而想篡奪叔孫家業,穆子因此在一場重病中被豎牛活活餓死,完全應驗了卜楚丘的預言。

 

左傳釋義

以下逐字說明卜楚丘對於明夷之謙的解釋。

是將行,而歸為子祀。以讒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餒死。

這一卦的意思是說穆子將會出走,然後又回來繼承你的卿位(叔孫得臣為魯國亞卿)。然後會有小人進來,他的名字叫「牛」,最後穆子會餓死。

這段簡單的預言基本上是以明夷初九的爻辭加以發揮而得到的結果。但接下來卜楚丘有更為複雜而詳細的申論。

祀原為祭祀之意,類似我們現今說的「香火」,此引申為繼承的意思。讒,讒言。讒人指親近而仗勢為惡之小人,似於國君旁之佞臣。餒,為饑餓。餒死即饑餓而死。

明夷日也,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已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

明夷就是太陽,太陽有十個,所以有十個時間,人倫也應當要有相對應的十個階級。從「王」以下,第二個位置為「公」,第三個位置為「卿」(見圖)。太陽在上時也是日正當中的位置,其次就是食日(食時),再來第三個位置就是旦日。

這段話意思是指一天有十個時刻或時辰,人間則有相對應的十個階級。太陽最高的位置是在日正當中的地方,這也是相當於人間的「王」位;再往下的第二個位置是食日(食時),相當於「公」的階級;再往下則是旦日(平旦),相當於「卿」的位置。詳細解釋可再參考顧炎武《日知錄卷二十》〈古無一日分為十二時〉一章,日行十二位圖,以及明夷卦與后羿射日、日中烏見的神話故事一文。

這裡的「日行十二位圖」是以杜預注配以十二地支的時位繪製而成,該圖以卯時「日出闕」和巳時「陽中關」不計位等,因此十二時只以十位來比配,十二時也變成只有十時。依杜預注,十時與十位分別為:「日中當王,食時當公,平旦為卿,雞鳴為士,夜半為皁,人定為輿,黃昏為隸,日入為僚,晡時為僕,日昳為臺。隅中日出闕,不在第,尊王公,曠其位。」所以所謂的十時為日中、食時(食日)、平旦、雞鳴、夜半、人定、黃昏、日入、晡時、日昳。而十位就是王、公、卿、士、皁、輿、隸、僚、僕、臺。

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明而未融,故曰「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曰「君子于行」。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

明夷之謙,光明而未上升,所以應當是「平旦」的位置,所以說「為子祀」(為你祭祀,繼承你的位置)。

太陽的謙卑(太陽下凡之意),應當是鳥(離為雉為飛鳥),所以說「明夷于飛」(明夷飛行而來)。光明而未上升(融為上升),所以說「垂其翼」(垂下它的翅膀。離為飛鳥,初爻變則離鳥垂其左翼之象)。這也象徵著太陽的行動,所以說「君子于行」(君子出行)。居於第三位的「平旦」,所以說「三日不食」(三天沒有進食)。

融為上升、增長的意思。《說文》「融,炊气上出也」段注:「《釋詁》、《毛傳》、《方言》皆曰:『融,長也。』此其引伸之義也。」

離,火也;艮,山也。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

明夷下卦為離,離為火。初爻變,下卦成艮,艮為山。離火變艮山,為火焚山之象。山為火焚而敗壞。就人來說艮就是言(艮為言,《說卦傳》「說言乎兌」,「成言乎艮」),山敗就是言語敗壞,也就是「讒言」,所以說「有攸往,主人有言」。

有攸往,有所往,意指君子出行,要到某地。主人有言,主人有多種可能的意思。如主上、君上,或指出行時接待住宿的人為主人。有言,有言語,有話說,負面之意思。

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吾子,亞卿也,抑少不終。

純離的卦象就是牛,世道混亂而讒言當道,能勝則將變為離,所以說他的名字叫「牛」。謙卑而不足,飛而不盤旋,垂下而不深危,展翼而不廣大,所以說,他將會是你的繼承人,先生您是亞卿(他也將會是亞卿),但您這兒子會有些不得善終阿。

《說卦傳》說「坤為牛」,「離為雉」,此處離卦不取象雉,而說「純離為牛」。由此可見《說卦》傳之取象並非標準,也全非可信。《說卦》原本就是漢儒所集結而成者,非孔子所作。「純離為牛」,「純離」指六畫卦中的離卦,離卦彖辭說「離,利貞,亨,畜牝牛,吉」。

解讀卜楚丘

此卦例在春秋筮例中可視為是周易解卦的標準,和「田氏代齊」的解卦方式相當相似。這個標準程序大約如此:

1.  直接以本卦變爻爻辭做為占驗之論斷(在此卦例中就是明夷卦初九爻),但仍需參考全卦之卦義。(之卦或變卦並不需理會)

2.  以該變爻所處之八卦卦象(在這個卦例裡就是下卦的離卦)來取義增加其內容。

3.  以變爻爻變之後的八卦(在這個卦例裡就是初爻變之後下卦離卦變成的艮卦)取象來擴展內容。

這個卦例中比較特殊的是,卜楚丘除了使用「明夷」的卦義,也使用到之卦「謙」,但他並未以謙卦來論斷吉凶。其整個解卦內容,從頭到尾都是以明夷初九爻為核心,然後再以其八卦中的離、艮,以及六畫卦中的明夷和謙卦等,來補強、擴展明夷初九爻辭的內容,切莫因此而誤解為卜楚丘以明夷卦辭或是謙卦來做為占驗。

但與田氏代齊卦例不一樣的是,卜楚丘並未使用到互體。可能原因為初爻和上爻並無互體可取。依此大概可以推論,互體之運用,只有在二、三、四、五爻變時方為可行。反過來看田氏代齊的卦例,則未利用到否卦來擴充補強觀卦六四爻的解釋內容。

這個預測比較不可思議的地方在於怎能預測出穆子將帶回「讒人」,而且連他的名字都可猜出叫「牛」?離卦的取象很多,可以用來取名的也很多,包卦卦名離,還有取象火、明、日、目、電、龜、雉、赤,……,為何偏偏選上「牛」?我們假設《左傳》記載為真,沒有事後的加油添醋,那麼只能說,解卦一事,是憑直覺感應才可能有如此的「神預測」,並非依靠任何推理。

再觀卜楚丘總體的論斷,其推論實在不符邏輯,經常是相當的跳躍而不知所云,大概是真的「心有靈犀」然後脫口而出,這也是在學周易時,「不可學而能」的地方。

 

豎牛專權

叔孫豹是春秋時期的知名政治家,他最有名的事跡就是他曾經說過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而為後世所樂道。而他的一生,就像陳敬仲一樣,在一出生時就被父親所筮的一卦所精準預測。

左傳.昭公五年》所載主要是叔孫豹父親莊叔為其筮卦的事,至於卜楚丘的預測是否應驗?則可從左傳.昭公四年》的記載得到答案:

初,穆子去叔孫氏,及庚宗,遇婦人,使私為食而宿焉。問其行,告之故,哭而送之。適齊,娶於國氏,生孟丙、仲壬。夢天壓己,弗勝,顧而見人,黑而上僂,深目而豭喙,號之曰:「牛!助余!」乃勝之。旦而皆召其徒,無之。且曰:「志之。」及宣伯奔齊,饋之。宣伯曰:「魯以先子之故,將存吾宗,必召女。召女,何如?」對曰:「願之久矣。」

魯人召之,不告而歸。既立,所宿庚宗之婦人獻以雉。問其姓,對曰:「余子長矣,能奉雉而從我矣。」召而見之,則所夢也。未問其名,號之曰「牛」,曰:「唯。」皆召其徒使視之,遂使為豎。有寵,長使為政。公孫明,知叔孫於齊,歸,未逆國姜,子明取之,故怒其子,長而後使逆之。

田於丘蕕,遂遇疾焉。豎牛欲亂其室而有之,強與孟盟,不可。叔孫為孟鍾曰:「爾未際,饗大夫以落之。」既具,使豎牛請日。入,弗謁;出,命之日。及賓至,聞鐘聲。牛曰:「孟有北婦人之客。」怒,將往,牛止之。賓出,使拘而殺諸外,牛又強與仲盟,不可。仲與公御萊書觀於公,公與之環,使牛入示之。入,不示;出,命佩之。牛謂叔孫:「見仲而何?」叔孫曰:「何為?」曰:「不見,既自見矣,公與之環而佩之矣。」遂逐之,奔齊。疾急,命召仲,牛許而不召。杜洩見,告之飢渴,授之戈。對曰:「求之而至,又何去焉?」豎牛曰:「夫子疾病,不欲見人。」使寘饋于个而退。牛弗進,則置虛命徹。十二月癸丑,叔孫不食。乙卯,卒。牛立昭子而相之。

公使杜洩葬叔孫。豎牛賂叔仲昭子與南遺,使惡杜洩於季孫而去之。杜洩將以路葬,且盡卿禮。南遺謂季孫曰:「叔孫未乘路,葬焉用之?且冢卿無路,介卿以葬,不亦左乎?」季孫曰:「然。」使杜洩舍路。不可,曰:「夫子受命於朝而聘于王,王思舊勳而賜之路,復命而致之君。君不敢逆王命而復賜之,使三官書之。吾子為司徒,實書名;夫子為司馬,與工正書服;孟孫為司空,以書勳。今死而弗以,同弃君命也。書在公府而弗以,是廢三官也。若命服,生弗敢服,死又不以,將焉用之?」乃使以葬。

季孫謀去中軍,豎牛曰:「夫子固欲去之。」

關於叔孫豹(叔孫穆子)的簡略事跡可參考維基百科。以上左傳所載內容故事大致翻譯加說明如下。

叔孫豹為避叔孫僑如之事而逃到齊國,僑如為叔孫豹之兄長,在叔孫豹之前繼承其父親為魯之卿。至於是什麼事讓叔孫豹離開魯?古書所說不清楚,但大概都是些因為家族政爭而避難之事,這在春秋時代可以說是履見不鮮的劇本。

剛離開叔孫氏家的時候,到了庚宗這個地方,遇到一個婦人,叔孫請她私下幫忙送餐而順便與她睡在一起。女子問他要去那裡,如實告訴她之後,就哭著為他送行。叔孫豹到了齊國之後,取了國姜為妻,生下了孟丙和仲壬兩個兒子。

某一天,叔孫豹夢見了天垮下來壓著自己(大概是鬼壓床之類的),就在他已經撐不下去的那一刻,突然看到一個人,長得黑黑的,上半身有點駝背,眼睛很深,有張豬嘴巴,叔孫豹夢中就對他大叫說:「阿牛!來幫我!」於是就這樣解脫了。一早起來叔孫豹就把所有隨從全部找來,卻找不到這個人,就交待說:「這事給我記下來!」

叔孫豹的兄長孫僑如(宣伯)原本是叔孫家的宗主,但因政爭失敗而被逐出魯國逃到齊國,穆子招待兄長僑如。僑如說,魯公不會絕叔孫家的祭祀,問穆子是否願意接受魯國的徵召回去繼承?叔孫豹回答:「想很久了!」

宣伯由於與魯成公的母親穆姜通姦,與穆姜想合謀除掉季文子和孟獻子,穆姜甚至因此曾想要廢成公。後來穆姜事敗被幽禁,而宣伯則被放逐到齊國。

在接受魯國徵召之後,叔孫豹沒有向兄長告別就直接回去魯國。在被立為卿的那一天,在庚宗與他睡過的那婦人來找他,並帶來了雉雞當伴手禮。於是叔孫豹問她有生兒子嗎?(杜預注:問有子否。女生謂姓,姓謂子也。)女子回答:「我兒子長大了,都能捧著稚雞跟在我後面走了。」於是穆子就召見兒子,結果就是當初夢見來救他的那個人,沒有問他叫什麼名字就直接叫他:「阿牛!」這五、六歲的小孩就直接回答:「是!」

叔孫豹很高興的叫他所有的隨從來看阿牛,並讓這小孩擔任「豎」這個工作,於是這小孩後來就名叫「豎牛」。豎牛因此而得寵,成為叔孫豹心腹,長大的時候,叔孫豹還教他從政。

豎也是我們現在說的「豎子」、「俗仔」、「卒仔」,原為小僕僮之意。阿牛雖然只是個小僮僕,但卻是緊跟在叔孫豹身邊的親信、心腹,家中大小事要與叔孫豹溝通全都必需經過豎牛。因此豎牛之於叔孫豹家,有點像宦官之專權,這也是卜楚丘講的「以讒人入,其名為牛」。

至於庚宗女為何見叔孫豹時帶著稚?《禮記.曲禮下》:「凡摯,天子鬯,諸侯圭,卿羔,大夫雁,士雉,庶人之摯匹。童子委摯而退。摯之言至也。天子無客禮,以鬯為摯者,所以唯用告神為至也。童子委摯而退,不與成人為禮也。說者以匹為鶩。」摯當作「贄」,「摯之言至也」,贄即初次與人見面的見面禮,代表「我來了」。所以雉是「士」這個階級的人所帶給對方的初次見面禮,換句話說,庚宗女帶著雉送給叔孫豹似乎在「明示」(不是暗示)為他生了一個兒子,這也是兒子帶給父親的首次見面見面禮。

相較於豎牛這個私生子之受寵,反觀叔孫豹與正娶的妻子國姜所生的兒子卻有著完全不一樣的遭遇。

叔孫豹在齊國時認識了一個名為公孫明的朋友,當初他回到魯國時未去迎取妻子國姜回來,結果公孫明就幫朋友照顧這妻子無微不至到順便給她娶回家了,因此叔孫豹遷怒於與國姜生的這兩個兒子,等兩個兒子長大之後叔孫豹才將孟丙及仲壬兩個兒子給接回家。(按:逆即迎,迎接的意思。)

有一回在丘蕕打獵時,叔孫豹病了。豎牛想趁著這個機會作亂以奪取政權,主掌整個叔孫家,便找上他的弟弟也是嫡長子孟丙,想與其結盟,結果碰了壁。豎牛因此設計要除掉孟丙。

叔孫豹要為孟丙製鍾(有正式扶立宣告未來繼承人之意),告訴孟丙說:「你還未與大夫們交際過,就辦個鐘的落成大典並宴請大夫們來參加。」在孟丙一切準備好之後,命豎牛去向叔孫豹請示落成典禮的日子,豎牛假裝進去請示叔孫豹,但豎牛什麼都沒說,出來之後卻告訴孟丙說決定在某某日。就在那天,賓客都到了之後,鐘聲響起,叔孫豹在什麼都不知道之下卻聽到鐘聲,就問豎牛這是怎麼回事?豎牛說:「這是孟丙在接待北方那女人(指國姜)的賓客。」

國姜為孟丙之生母,但已經改嫁給叔孫豹的友人,原本叔孫豹就因此有些不大喜愛前妻生的兩個小孩,豎牛這麼一說,完全點中了叔孫豹的死穴。叔孫豹一聽氣炸了,跳起來要衝去找孟丙,被豎牛給阻止了。等賓客都離開之後,就叫人抓了孟丙,在外將他給殺了。

豎牛接著又找上仲壬要與其結盟,一樣碰壁。接著豎牛又設計要除掉仲壬。

仲壬有一次與幫忙魯昭公駕車的「萊書」一起進了王宮參觀,昭公送了仲壬一個玉環。(按:「環」有「還」意,就是回來,再來的意思。昭公之喜愛仲壬可見一斑。)仲壬回來之後請豎牛幫忙拿玉環向叔孫豹報告,豎牛拿著玉環進去見叔孫豹,但卻未將玉環的事告知叔孫豹,出來之後直接偽造叔孫豹的命令,要仲壬將玉環戴上。

之後,豎牛找到機會主動問叔孫豹說:「您覺得仲壬如何?」(意為提醒是否該立仲壬)叔孫豹覺得莫名其妙,回說:「怎麼了?」(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豎牛說:「他真的很行,你還沒帶他去覲見魯公,他就自己去覲見了。魯公還送給他玉環,他都已經把玉環堂而皇之的給佩戴起來了。」(此有僭越奪權之意。)叔孫豹因此放逐仲壬,仲壬逃到了齊國。

豎牛雖然是叔孫豹的長子,但由於是庶出(野生、私生的),只為庶長子,不是嫡長子,因此並非叔孫家的合法接班人。反觀孟丙則為嫡長子,也就是正娶的國姜所生的第一個兒子,才是叔孫豹卿位的第一接班人。孟丙死後,則是仲壬補上。這也是豎牛先後要與兩位同父異母弟弟結盟的原因。

在仲壬被放逐齊國之後,叔孫豹突然生了一場重病,命豎牛召回仲壬,但豎牛陽奉陰違,雖口頭答應了但實際上並未召回仲壬,而且刻意不給叔孫豹飲食。這時叔孫豹才覺醒,但已經來不及了。管家杜洩來見時,叔孫豹告訴杜洩說他又饑又渴,並給他一把戈,要杜洩幫忙殺死豎牛。杜洩回答說:「你開口說我送來便是,沒必要殺了他吧。」

管家送來食物之後豎牛接下食物說:「夫子生病,不想見人。」然後將食物放著請來人退下,但豎牛卻把食物倒掉之後把空的食器退回讓人以為叔孫豹已經進食。從十二月癸丑日開始叔孫豹就沒再進食,到乙卯日時就讓豎牛給活活餓死,剛好三日!叔孫豹死後,豎牛立叔孫豹小兒子叔孫昭子,並擔任他的宰相。

叔孫豹死後仲壬在季武子幫忙之下回魯國想要奪回政權。但季武子的家臣南遺擔心叔孫氏家族勢力強大不利於季氏,因此反過來幫助豎牛殺死仲壬。

 

叔孫豹論「三不朽」

左傳.襄公二十四年

二十四年春,穆叔如晉。范宣子逆之,問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謂也?」穆叔未對。宣子曰:「昔匄之祖,自虞以上為陶唐氏,在夏為御龍氏,在商為豕韋氏,在周為唐杜氏,晉主夏盟為范氏,其是之謂乎?」穆叔曰:「以豹所聞,此之謂世祿,非不朽也。魯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沒,其言立,其是之謂乎!豹聞之,『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三不朽。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絕祀,無國無之,祿之大者,不可謂不朽。」

襄公二十四年春,叔孫豹(穆叔)出使到晉國,范宣子來迎接他,問說:「古時候的人說:死而不朽,這是什麼意思?」叔孫豹沒有回答,宣子就自問自答的說:「古時候匄的祖先,從虞以上有陶唐氏,在夏朝時為御龍氏,在殷商時為豕韋氏,在周朝為唐杜氏,流傳到現在的則是在晉國主持夏盟的范氏。」(案:晉國當時為諸夏會盟的盟主,范宣子這是以自己的家世背景向叔孫豹誇耀。)

叔孫豹回答說:「根據我叔孫豹的了解,這個叫做『世祿』,不是『不朽』。魯國過去有個大夫名叫臧文仲,他死了之後,所樹立的言論仍然繼續流傳下來,這才是叫做不朽!據我了解,最高等的人是樹立道德(立德),其次則是樹立功業(立功),再其次則是樹立言論(立言),時間流傳再久都不會被廢棄,這叫做三不朽。至於保存姓,接受氏,以此守住祖宗家廟,世代的祭祀香火不絕,找不到那個國家沒有這種人的,所以說,俸祿很大的人,根本說不上是不朽。」

文章分類:

回應

老師,小子覺得《說卦傳》中的取象是針對三畫卦的,而「純離為牛」是說六畫卦的離卦,所以小子認為並不一定是《說卦傳》的取象有問題。六十四卦中有好多卦有取象存在,小過取象飛鳥,大過取象棺槨,頤取象嘴,離取象牛,未濟取狐狸。。。所以,我猜想是否存在一本類似研究八卦取象《說卦傳》的書,專門研究六十四卦的卦象。 另外,我在想既濟卦九五爻辭「東鄰殺牛」是否與「純離為牛」的取象有關? 小子穿鑿瞎想,說錯誤怪。見笑見笑見笑。

如題。

六畫卦的取象有兩大類:一是總體的卦象(大象),如鼎是一例。二則是最大宗的,就是以還是回歸到八卦為基準。

總體來說,八卦才是真正的取象基準,除應用於上下二體之外,還有互卦、爻變.....全都是為了取八卦之象。至於有時候會取六畫卦之象者,因為非主流,所以皆可以例外或特例視之。

說卦傳的象又是另一個故事,但如果你去比對眾多象數易學家之取象,會發現到紛亂不經的情況。

只是這原本就是大家各取所需,只要言之成理即可,畢竟這是「玄學」,不是科學。而本篇所言,只是客觀的把各方取象講出而已。

         阅读中发现两处别字,不过不太确定,请老师核对下。一是“解读卜楚丘”中1、……仍需参考全卦之卦义(支卦是否应为之卦),二是竖牛专权中,叔孫豹在齊國時認識了一個名為公孫明的朋友,當初他回到齊國(此处是否应该为鲁国)時未去迎取妻子國姜回來……。

謝謝你的細心閱讀和指正。

兩處都是你說的正確,都已經修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