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易學八論】1:論易三名(兼論「易」的字義)

Jack 在 2018, 九月 28 - 14:12 發表

 

孔穎達《周易正義》卷首有「八論」,談的是關於《周易》的八項基礎課題:

  • 第一論易之三名
  • 第二論重卦之人
  • 第三論三代易名
  • 第四論卦辭爻辭誰作
  • 第五論分上下二篇
  • 第六論夫子十翼
  • 第七論傳易之人
  • 第八論誰加經字

這八論也是有心習易者首先要探索的八大基本課題:雖然不盡然有標準答案。

這一系列文章,將討論這八論的內容。

論易三名

常聽人說,《周易》的「易」有簡易、不易,變易三層涵義,這也是所謂的「易」的「三名」,或「三義」。

要注意的是,這指的是《周易》包含了這三層意義,並不是說「易」這個字有這三個意思,易這個字有簡易有變易的意思,但絕不可解釋為「不易」。

以此詮釋《易》三義源自於《易緯‧乾鑿度》:「易一名而含三義,所謂易也,變易也,不易也。」及鄭玄《易贊》:「易一名而含三義,易簡一也,變易二也,不易三也。」孔穎達則引《繫辭傳》來解釋三義:

故《繫辭》云:「乾坤其易之醞邪!」又云:「易之門戶邪!」又云:「夫乾,確然示人易矣;夫坤,隤然示人簡矣。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此言其易簡之法則也。又云:「為道也屢遷,變動不居,周流六虛,上下无常,剛柔相易,不可為典要,唯變所適。」此言順時變易,出入移動者也。又云:「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此言其張設布列,不易者也。

《乾鑿度》講的易第一義「所謂易也」似無所指,但比對鄭玄之說,後世也就順理成章把第一義解釋為簡易,即平易、容易,難易的易。也是《乾鑿度》後文說的「不煩不撓,淡泊不失」,以下是《乾鑿度》解釋易第一義的全文:

易者以言其徳也。通情無門,藏神無內也。光明四通,俲易立節。天地爛明,日月星辰布設,八卦錯序,律曆調列,五緯順軌。四時和粟孳結。四瀆通情,優游信潔。根著浮流,氣更相實。虛無感動,清凈炤哲。移物致耀,至誠專密。不煩不撓,淡泊不失,此其易也。

變易即變化及更替,「不易」的「易」取的其實也是變易的意思,這是因為宇宙萬物的變化,當中有不變的法則與常理。由此看來,變易與不易的「易」都是變易的意思。再從《乾鑿度》講的易第一義來看,談的其實也是天地宇宙的變化,「易」單獨講則似乎在描繪這變化為虛無自然,萬物皆自得。換句話說,易三義總地來說也只有一義:變易。三義只是這變易的不同面向,頗有「三義一體」的意味。

無怪乎孔穎達開宗明義就說:

夫易者,變化之總名,改換之殊稱。

謂之為易,取變化之義,既義總變化而獨以易為名者。

不過順著《乾鑿度》說法來看,所謂的「不易」意指天尊地卑,君臣貴賤等等,在於強調人倫義理,倫理綱常,這種解釋有些狹隘:

不易者其位也。天在上,地在下,君南面,臣北面,父坐子伏,此其不易也。

後文引周簡子:「不易者常體之名。」此說較為貼切。

簡易與變易都是就現象來說,宇宙是變動不居,變化無常的。不易則是就不變的道體來說。

說文解「易」

關於「易」這個字,有種很流行的說法,說「日月為易」,易字上為日,下為月。

另一說法是以易為蜥蜴,變色龍,顏色會變,所以引申為變。

這兩種說法其實都源自於《說文》:

蜥易,蝘蜓,守宮也,象形。祕書說:日月爲易,象陰陽也。一曰从勿。凡易之屬皆从易。

雖然編於漢代的《說文》保留許多漢字的古義,但甲骨文、金文及簡帛古文字的研究,也推翻了許多《說文》的見解。《說文》關於「易」字的解釋就是一例,這些說法普遍為古文字學家所否認。許慎一次提出三種可能,或許也可見他自己也有些無所適從。此外,這些字義也很難與古籍中的訓詁會通,也都顯示出這些說法的問題。

易=蜥易=變色龍=變??

先看「蜥易,蝘蜓,守宮也,象形」這個說法。首先,這裡沒有變色龍,從蜥蜴、壁虎再想到變色龍,是現代一些易學家未深究字源再加上隨意腦補而有的。

依此說法,許慎認為「易」這是象形字,意指「易」的造字是依實際的物體形態而有的,並指向蜥蜴、蝘蜓,守宮等一類爬蟲動物。守宮就是壁虎,蝘蜓則可能是指壁虎,也可能指蠑螈。

易的甲骨文完全不像是在畫爬蟲類動物,卜辭也無此用法。不過有可能是因為「易」字在金文裡有些寫法很像蜥蜴而讓許慎有此誤解。

李孝定即曾經提到這個說法,《甲骨文字集釋》這麼說:「伯家父簋已與小篆形近,蓋即象蜥易說之所本。」↓

再如下圖的金文,圈起來的幾個易字是不是長得很像蜥蜴↓(截圖自漢字叔叔網站)

日月為易??

再看「日月為易」的說法。該說法引用了「祕書」,即祕傳之書,段玉裁認為大概是指《易緯》一類的書籍。不過易緯多數並未傳世,現今世傳的易緯,不但偽作居多,也找不到「日月為易」的說法。但和許慎同一時代時間上較晚的《參同契》同時也有這種說法,如〈乾坤設位章第二〉說:

坎戊月精,離己日光,日月為易,剛柔相當。

〈日月懸象章第三〉:

易者,象也。懸象著明,莫大忽日月,窮神以知化,陽往則陰來,輻輳而輪轉,出入更卷舒。易有三百八十四爻,據爻摘符,符謂六十四卦。晦至朔旦,震來受符。當斯之際,天地媾其精,日月相擔持。雄陽播玄施,雌陰化黃包。

關於這個說法,段玉裁《說文》注說得很好:

祕書謂緯書。目部亦云:「祕書瞋从戌。」按《參同契》曰:「日月為易,剛柔相當。」陸氏德明引虞翻注《參同契》云:「字从日下月。」

緯書說字多言形而非其義,此雖近理,要非六書之本,然下體亦非月也。

古代祕書很愛看著字形隨意發揮,以曲解文字的方式來強化其持論的義理根源,但其實與文字本義無關。將易字曲解為「日月」就是一例。「易」字從來都不是由日月兩字所組成。楷書為上日下勿,這個勿字不但和月字差別很大,而且在甲、金文中根本也不從日與勿。所以《說文》對「易」字的第三種解釋「一曰从勿」也不正確。

在儒家易的系統裡,八卦中最重視的就是乾坤兩卦,例如在《彖傳》中,只以乾坤兩卦為「元」,乾卦說「大哉乾元」,坤卦說「至哉坤元」。講陰陽必用乾坤,《繫辭傳》則說,乾坤是易之門戶,還說「乾坤其易之縕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毀,則无以見易。」

但在道家易中,特別是《參同契》這本丹書之祖裡,則更重坎離,並以坎為月,離為日(按:這似乎是漢易很普遍的取象)。基本上,「日月為易」就是藉由曲解「易」字來滿足其丹道的易學思想而來的。

雖然《參同契》也提到乾坤是易之門,但其丹道的理論,基本上是以坎離水火為核心所開展來的。

後世易學家常常不察,還以此解為妙,而大肆引申。這類例子實在多不勝數。例如,胡一桂在《周易啟蒙翼傳》的〈天地自然之易〉開宗明義就說「日月為易」,左圖即胡一桂以日月組成的「易」字。可比對一下,這與易字的小篆不但完全不類,去甲、金文更遠。

甲金文:易為變易、賜予

「易」字的甲骨文究竟是什麼意思,古文字學家的看法相當分岐,但比較主流而有共識的說法,易通賜,賜予的意思,這是甲金文相當常用的字義。另也作變易、改易。例如,前面提到關於卜辭「易日」的解讀,孫詒讓就解讀為更改日期,易為改易、變易之義,此說法也得到許多學者的認同。

另外郭沫若解讀卜辭「易日」認為,易也借為晹,《說文》:「日覆雲暫見也。」晹引申為雲遮日,卜辭中的「易日」(晹日)即陰日(《殷契餘論‧易日論》)。但這個字義普遍證諸古籍似乎並不通用。

易字甲骨文有多種寫法(參考下圖),有種最複雜的寫法,畫的像是兩個容器,在倒酒的樣子。另有種寫法只有一個杯子。但多數寫法似乎是省略了杯身,只保留了杯緣及酒水的筆畫,強調流動的酒水。

這倒酒的圖,表達的可能就是賜酒的意思。而後來簡化為酒水的流動,酒水由此到彼,表達的可能就是變易、改易的意思。

不過郭沫若另有一說,認為易與益同源,並由益字演化而來。

關於易字的解釋,可參考香港中文大學的漢語多功能字庫,以及以下兩部甲骨文字典。

劉興隆《新編甲骨文字典》的「易」字說明↓

徐中舒《甲骨文字典》「易」字說明↓

簡易、容易

「易」這個字還有種用法,容易、平易的易,困難或危險的相反義。

《爾雅‧釋詁》:「平,均,夷,弟,易也。」「弛易也。」邢昺疏:「易者不難也。」弛為放鬆、鬆懈的意思,這也是「㑥,輕也」(《說文》)的輕慢之義。

這個意思雖然難以從甲骨文及金文等古文字中找到根源,但在古代典籍中也很常用,例如《詩‧大明》「天難忱斯,不易維王」。

交易

朱熹《周易本義》開宗明義解釋「周易」這麼說:

周,代名也。易,書名也。其卦本伏羲所畫,有交易、變易之義,故謂之易。

這個定義在傳統的變易之外,又加入了交易。至於什麼是交易?《朱子語錄》中這麼說:

易有兩義:一是變易,便是流行底;一是交易,便是對待底。

易字有二義:有變易,有交易。先天圖一邊本都是陽,一邊本都是陰,陽中有陰,陰中有陽;便是陽往交易陰,陰來交易陽,兩邊各各相對。

問:「易有交易、變易之義如何?」曰:「交易是陽交於陰,陰交於陽,是卦圖上底。如『天地定位,山澤通氣』云云者是也。變易是陽變陰,陰變陽,老陽變為少陰,老陰變為少陽,此是占筮之法。如晝夜寒暑,屈伸往來者是也。」

意思大致上是說,變易講的是陰陽的變化,如「陽變陰,陰變陽,老陽變為少陰,老陰變為少陽」,以及寒來暑往等等的。

交易則是有天地的對待之義,有對待之後彼此就有陰陽通氣。這層意思即泰卦《彖傳》說的「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反之否卦《彖傳》說「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

交易其實也可以視為廣義「變易」的一種形態,因此談「變易」就可包含「交易」。

結論

簡易、變易、不易的「三義」之說,算是「周易」最為經典的解釋。

在證諸甲骨文、金文等古文字,以及各式古籍之後,這也是最佳解釋。

但「三義」之中「變易」又是最核心的,因簡易與不易都是變易的引申。所以孔穎達「易者變化之總名,改換之殊稱」可以說是「易」的最佳詮釋。

至於《說文》的易為蜥易,或日月為易,雖為好異者所愛談,但都不是易字的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