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圖書

Jack 在 2011, 九月 23 - 20:52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23456


易學象數論 卷一

餘姚黃宗羲撰

圖書一

歐陽子言,河圖、洛書怪妄之尤甚者。自朱子列之本義,家傳戶誦,今有見歐陽子之言者,且以歐陽子為怪妄矣!然歐陽子言其怪妄,亦未嘗言其怪妄之由,後之人徒見圖書之說載在聖經,雖明知其穿鑿傅會,終不敢犯古今之不韙,而黜其非。

中間一二大儒亦嘗致疑於此,張南軒以河圖為興易之祥。魏鶴山則信蔣山之說,以先天圖為河圖,五行生成數為洛書,而戴九履一者則太乙九宮之數。宋潛溪則信劉歆以八卦為河圖,班固洪範本文為洛書,皆礙經文而為之變說也。

是故歐陽子既黜圖書,不得不并繫辭而疑其偽,不偽繫辭則河出圖,洛出書之文駕乎其上,其說終莫之能伸也。然則欲明圖書之義,亦惟求之經文而已。六經之言圖書凡四書:《顧命》曰「河圖在東序」;《論語》曰「河不出圖」;《禮運》曰「河出馬圖」;《易》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由是而求之圖書之說,從可知矣。

聖人之作易也,一則曰「仰以觀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再則曰「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於是始作八卦」。此章之意,正與相類。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者,仰觀於天也。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者,俯察於地也。謂之圖者,山川險易,南北高深,如後世之圖經是也。謂之書者,風土剛柔,戶口扼塞,如夏之禹貢,周之職方是也。謂之河洛者,河洛為天下之中,凡四方所上圖書,皆以河洛繫其名也,《顧命》西序之大訓,猶今之祖訓。東序之河圖,猶今之黃冊。故與寶玉雜陳,不然其所陳者,為龍馬之蛻與?抑伏羲畫卦之稿本與?無是理也。

孔子之時,世莫宗周列國,各自有其人民土地,而河洛之圖書,不至無以知其盈虛消息之數,故歎河不出圖,其與鳳鳥言之者,鳳不至為天時。圖不出,為人事,言天時,人事兩無所據也。若圖書為畫卦敘疇之原則,卦畫疇敘之後,河復出圖,將焉用之。而孔子嘆之者,豈再欲為畫卦之事耶。觀於《論語》而圖書之為地理益明矣。《禮運》出於漢儒,此可無論。

楊子曰:「眾言淆亂則折諸聖經。」文既如是其明顯,則後儒之紛紜,徒為辭費而已矣。某之為此言者,發端於永嘉薛士隆。士隆曰:河圖之數,四十有五,乾元用九之數也。洛書之數五十有五,大衍五十之數也。究其終始之數,九實尸之,故地有九州,天有九野,傳稱河洛皆九曲,豈取數於是乎。士隆既不安後儒之說,超然遠覽而又膠滯於數,始信眾言之難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