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圖書三

Jack 在 2011, 九月 25 - 09:4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345

文字輸入:Sheher


劉牧謂:河圖之數九,洛書之數十。李覯、張行成、朱震皆因之,而朱子以為反。置一證之。邵子曰:圓者星也。曆紀之數,其肇於此乎。方者土也,畫州井地之法,其放於此乎。益圓者河圖之數,方者洛書之文。然鶴山辨之,曰:邵子但言方圓之象,不指九十之數。若以象觀之,則九又圓于十矣。且星少陽,土少柔,偶者為方為陰,奇者為圓為陽,十偶而九奇。邵子之言反若,有助於牧也。

再證之關子明。曰:河圖之文,七前,六後,八左,九右。洛書之文,九前,一後,三左,七右,四前左,二前右,八後左,六後右。然關子明偽書也,不可為證。劉因為之解曰:偽關氏之書者,非偽後人之托。夫關氏也,益偽其自作者託之於聖人也,則又不然。關氏書亡,阮逸偽作,安見非後人之托夫關氏乎。

三證之《大戴禮•明堂篇》,有「二九四,七五三,六一八」。鄭氏注云:法龜文也。然鄭玄注《小戴禮》未嘗注《大戴禮》,在《藝文志》可考,今之所傳,亦後人假托為之也。其疏略不出於鄭氏明矣。況鄭氏明言河圖九篇,洛書六篇,豈又以九宮為洛書,自背其說哉。

凡此數證,皆不足以絀牧。在宋以前,二數未嘗有圖書之名,安得謂此九彼十。至於劉邵,則同出希夷,授受甚明,若彼此異同,所傳者亦復,何事故以十為圖九為書者。特始於朱子後之諸儒,相率而不敢違耳。就二數通之於易,則十者有天一至地十之繫,可據九者並無明文。此朱子爭十為河圖之意,長於長民也。雖然,自一至十之數,易也所有也。自一至十之方位,易之所無也。一三五七九之合於天,二四六八十之合於地,易之所有也。一六合、二七合、三八合、四九合、五十合,易之所無也。天地之數,易之所有也,水火木金土之生成,易之所無也。試盡去後人之添入,依經為說,則此數仍於易無與,而況名之為河圖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