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從周易的「不疑不占」到梅花易的「不動不占」(下)

Jack 在 2019, 六月 15 - 17:20 發表

 

相關文章:從周易的「不疑不占」到梅花易的「不動不占」(上)

前一篇文章中談到,梅花易的「不動不占」關係到的不只是起卦時機與基本動機的問題,還關係到占解的心法。

本篇則要進一步探索「不動不占」與梅花易的發展源流之間的緊密關係。

占候

梅花易「不動不占」的特殊占法,要從古代的「占候」談起。

關於占候可先參考這篇文章:科學,迷信,與占候

古代人要了解老天爺或鬼神意志,有很多種方法。例如,《周禮》的太卜職掌中談到了三兆、三易,及三夢之法,也就是占卜、占筮,與占夢。這當中。占卜和占筮都是人有疑問去問鬼神,但占夢的情況不一樣,這是鬼神找到人來交待事情。

除了這三種方法之外,從諸如《左傳》等古籍可以看到,解讀老天爺意志或者預測未來的方法還有占星,也就是解讀星象的變化。其他可占的還有風,鳥……,基本上是萬物皆可占的。

但不管拿什麼來占,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觀變,這個「變」,也就是所謂的「異象」。

狹義的「占候」,專指與氣候相關的異象來預測的學問與技術。廣義的「占候」,則可指利用任何「異象」來預測的方法。

例如,《史記‧殷本紀》記載,殷商太戊時亳有「祥桑穀」(妖桑和妖穀)兩顆妖樹共生,一天之內就長到兩手合抱那麼大。太戊恐懼,就去請教伊陟(伊尹的兒子),伊陟說:「臣聽說,妖不勝德,帝之政有什麼缺失嗎?修德就會好了。」太戊聽從伊陟建議,祥桑就枯死了。

武丁祭成湯隔天,「有飛雉登鼎耳而呴」(呴,音夠,鳥鳴叫),雉雞飛過來停在鼎耳上叫,非常奇怪,平時並不會發生,卻在祭成湯之後發生了,武丁覺得不祥而恐懼。祖己勸武丁說不用怕,只要行德政就沒事。於是「武丁修政行德,天下咸驩,殷道復興」。

另外《左傳》中也記載很多用「異象」來占驗的事:

  • 昭公十八年夏天起風,梓慎說,這是融風,並利用這風預測說,七日將有大火。結果果然七日之後,宋、衛、陳、鄭都起了大火。
  • 襄公三十年,宋的太廟彷彿聽到有人在說話,聲音像是「譆譆出出」。然後又有鳥在亳社在叫,叫聲好像是「譆譆」。結果甲午日,宋國鬧大火災,宋伯姬因為等待褓姆來而死在火災裡。
  • 哀公六年,天上有雲像人海一樣,一群赤色的鳥夾著太陽在飛,連續三天。楚昭王見狀,請人去請教周太史,周太史認為上天將會降禍給昭王,請楚昭王舉行消災儀式,可將上天的罪咎轉移給他的大臣。

關於這些異象的說明,另可再參考易學網這篇文章

文淵閣《四庫全書總目題要》在「占候」類裡就只收了兩本書:《靈臺秘苑》(十五卷)和《唐開元占經》:

右術數類,占候之屬,二部,一百三十五卷,皆文淵閣著錄。

案:作《易》本以垂教,而流為趨避禍福;占天本以授時,而流為測驗災祥。皆末流遷變,失其本初。故占候之與天文,名一而實則二也。王者無時不敬天,不待示變而致修省。王者修德以迓福,亦不必先期以告符命。後世以占候為天文,蓋非聖人之本意。《七略》分之,其識卓矣。此類本不足錄,以《靈臺秘苑》、《開元占經》皆唐以前書,古籍之不存者多賴其徵引以傳。故附收之,非通例也。

根據《四庫總目題要》說明,古代經常是把占候和天文混為一談,但實則兩者有別,而且分別實在很大。

從唐朝《開元占經》的內容就可看出這個差別。這本書是由瞿曇悉達所編,把歷代與「異象」相關的占驗整理成書,內容共計120卷,用來占驗的現象千奇百怪,可說「萬物皆可占」。

例如,如果看到雞和烏鴉愛愛的話,會「世主內亂,外臣有謀,橫兵方起」。老鼠在宮殿上做愛做的事,「其君死」。一群狗集體吹狗螺(犬群嗥),那麼國家將會滅亡。如果聽到豬說話的話,那麼「吉凶如其言」,就是不管牠說什麼都會應驗。

當然,這當中有某些領域可自成系統的,例如星象。專門以星象來預測的,就成為占星,或星相。這一領域,和天文會比較接近一些。其餘的,和漢代流行以「災異」來推變的占驗是比較接近的。

占候到漢代相當流行,具體來說,漢儒愛談的陰陽災異,天人感應,基本上就是一種廣義的占候,但這與易學不見得有關。事實上,《開元占經》中收錄的許多題材也都是漢代的。

建議漢武帝獨尊儒術的董仲舒,《史記‧儒林列傳》這麼介紹他:

以《春秋》災異之變推陰陽所以錯行,故求雨閉諸陽,縱諸陰,其止雨反是。行之一國,未嘗不得所欲。中廢為中大夫,居舍,著災異之記。是時遼東高廟災,主父偃疾之,取其書奏之天子。天子召諸生示其書,有刺譏。董仲舒弟子呂步舒不知其師書,以為下愚。於是下董仲舒吏,當死,詔赦之。於是董仲舒竟不敢復言災異。

董仲舒專長以《春秋》的災異來推算陰陽如何錯行。有一次遼東高廟以及長陵高園殿相繼發生火災,董仲舒在家裡為這些事件寫了災異書來推演火災為何發生。草稿才完成,沒來得及上奏,結果被主父偃偷看到了。主父偃對董仲舒原本就嫉妒在心,就偷走這本書,並拿去上奏給漢武帝。漢武帝於是召請諸儒來看。董仲舒的弟子呂步舒不知道這是老師的傑作,竟評斷說「大愚」,這麼一評,害董仲舒因此被判了死罪。後來雖讓漢武帝所赦免,但自此以後董仲舒再也不敢談災異。

漢代知名的易學家孟喜的學術,《漢書‧儒林傳》介紹說:

得易家候陰陽災變書,詐言師田生且死時枕喜膝,獨傳喜,諸儒以此耀之。

今日易學上一般所認識的孟喜易,主要有卦氣理論,但這顯然只是孟喜易中一小部份。從《漢書》的介紹可知,孟喜易在當時恐怕也是與占候或災異推變息息相關。

另一位漢易學家則更值得注意:焦贛。關於焦贛,可參考以下的相關文章:

焦贛,字延壽,根據《漢書‧京房列傳》及〈儒林傳〉記載,焦延壽「獨得隱士之說」,他的易學特色是「長於災變,分六十四卦,更直日用事,以風雨寒溫為候,各有占驗」,而他的弟子京房用得最精,而且還靠著這些技巧而飛黃騰達,官場得意,但最終也因為得罪石顯而在四十歲就遭棄市。應驗了焦贛說的:「得我道以亡身者必京生也。」

《四庫全書總目》有《易林》四卷,〈提要〉這麼說:

蓋易於象數之中,別為占候一派者,實自贛始。所撰有《易林》十六卷,又《易林變占》十六卷,並見《隋志》。《變占》久佚,惟《易林》尚存其書。

焦贛得隱士之說,而自成「占候」一派,傳世的書有《焦氏易林》,將六十四卦變為64 x 64 條籤詩,也就是每卦之下又都分出六十四卦。只不過這本書是否真的是他所寫的,還有爭議。另外他也著有《易林變占》,據說是關於《易林》這本書的原理解說。他的影響,除了弟子京房發明了以納甲而知名的京房易,另也啟發了三國時代的管輅。

焦贛如何以災異推變來占驗,不得而知。但從傳世的《焦氏易林》可見,裡面的籤詩許多是和占候是有關的,例如:

  • 豕生魚魴,鼠舞庭堂。奸佞施毒,上下昏荒。君失其國。
  • 并沸釜鳴,不可安居。
  • 烏鳴嘻嘻,天火將起。燔我館屋,災及姬后。

《東觀漢記》記載,東漢明帝時,因為京師乾旱,因此親自以《易林》問筮,得到「蟻封穴戶,大雨將集。」該籤詩在今本《易林》的震之蹇。意思是說,螞蟻把蟻窩的洞給封起來了,大雨將匯集而來。隔天,果然下了大雨。

漢明帝覺得相當精妙,於是請沛王輔說明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說:依照易卦,這是震  之蹇  ,這一卦說「蟻封穴戶,大雨將集」。蹇卦艮下坎上,艮為山,坎為水,山上出雲變為雨。螞蟻穴居,而且能知道雨的來臨。即將雲雨的時候,螞蟻會把蟻穴給封起來,所以就利用螞蟻來作文章。

從沛王輔的回答可以大致看出,《易林》或許是以異象再配合卦象而寫成。

螞蟻把蟻窩的洞口給封起來,這就是變,是異象。而從這異象推理出即將下大雨,這就是占候。只不過這個例子的情況並不是以所遇到的異象來推變,而是把這異象對應到卦象並寫為籤詩。

這種筆法其實在《大象傳》中也有。《大象傳》有時會以卦象配合占候在談。例如,震卦想到雷,雷讓人想到老天爺在生氣,因此人就要有所警惕,好好自我反省。離可能聯想到電,就像老天開眼,正義將伸張,執法用獄。只不過,相較之下,《易林》中的一些占候題材更多而更複雜就是了。

參考文章:東漢明帝以《易林》問雨

管輅到梅花易

管輅是命理的奇才,關於他的各種事跡,可參考易學網的系列文章:

在漢代的時候,占候與易學以一種很奇特的形式在結合。易學家們往往都是以占候的推變為能事,只不過這種推變不見得與易經有關,某方面來說,有時候比較像是陰陽家在做的事。

三國時的管輅,則很巧妙地將易經卦象與各種不同的占驗結合在一起。各種異象怪事,他都能夠轉為卦象來談論吉凶。

例如,管輅有陣子投靠他的族兄孝國。曾遇到兩位客人,見到之後直接以他們的面相說:「厚味腊毒,夭精幽夕。坎為棺槨,兌為喪車。」這顯然是從噬嗑卦六三「噬腊肉,遇毒」的卦象演繹而來的占斷。

另一個非常有名的例子,管輅和何晏見面談易,何晏原本想請管輅幫他算一卦,突然又說他近來連續夢見青蠅數十頭,飛到鼻子上。管輅接著直接從這個夢談到了遯卦(遯為鼻子向天之象),要何晏隱退方能守住富貴。又談到謙卦,說了一翻鬼神害盈的道理。又談到大壯卦,要何晏非禮弗履。

從這邊已可以看到梅花易起卦的一個影子了。

根據《三國志》記載,管輅所讀的書,就只有《易林》、風角及鳥鳴、仰觀星書共三十幾卷而已,全都是當時一般人買得到的書。這些書,大抵都與占候息息相關。從他所讀的書,以及《管輅傳》裡的事跡記載來看,管輅學術可說上承漢代焦延壽的占侯,下承宋明的梅花心易。

占候原本靠的多數只是人的直觀聯想,這種聯想或有過往的經驗基礎,但儒生或陰陽家所要做的,則是為這種推變加入一些原理,還有哲學思想,例如陰陽不通暢,或者是人君無德等等諸如此類的。

這種因果關係的推演,同時是人類科學與迷信算命的起源。

《周易》原本就是占筮之書,因此與占候推變結合是相當理所當然的。到管輅直接以異象來起卦的方式,已經和梅花易數的後天卦頗有類似。也讓《周易》直接成為占候背後的推變理論基礎。

梅花易的後天卦是直接以物象來取卦,只不過在制式的起卦法裡,會以物象為外卦,方位為內卦。再以上下卦的先天卦數相加,再加上時間數,做為變爻。若把梅花易後天卦取變爻的規定取消,直接用物象取卦,基本上就是管輅的取卦法。

至於梅花易最有名也最為人所熟知的起卦法,也就是所謂的先天卦,則又另外結合了八卦數,以異象發生的當下找到可以轉為數的資訊,再將數轉為卦象,所謂的「先有數,再有象」。這種取卦法雖然比較迂迴,但和後天卦一樣的地方都在於,要觀變取象。

根據《梅花易》一書裡面的一段記載還可看出,在演變為以先天八卦數來起卦之前,曾經是以洛書九宮數配後天八卦的方式在起卦:

今人多以坎一、坤二、震三、巽四、中五、乾六、兌七、艮八、離九之數為用。

這個數就是用洛書配後天八卦方位圖所得到的。這個卦數後來之所以棄而不用,可能是因為「中五」這個數。五這個數無法對應到八卦,技術層面上本就滯礙難行。

射覆與梅花易中的太卜遺法

梅花易雖起源於宋明之際的江湖術士,但它的方法學源流卻和《周易》有很深厚的關聯。

如前所言,它的起卦法是從占候,再到三國時代的以候取象(卦),最後到梅花易演進為以候取數再取象(先天卦)。

占候和《周易》的關係比較是在漢代之後才建立起來的,在先秦時期,占候和《周易》比較是平行發展的不同領域。但梅花易的另一根源,就與古老的《周易》息息相關了。

就占解的方法來看,梅花易最大特徵是以體用的五行生剋在解釋吉凶。但在深入的推變預測上,依靠的多數是八卦相盪。但在某些無關吉凶判斷的卦例裡,例如買香占,和鄰居借物占,除去體用的五行生剋之後,梅花易完全是以八卦在推演物理,這也是漢代流行的「射覆」。

《周易》演變到漢代之後,雖然易學家會以八卦卦象來解釋經文(卦爻辭),但在實際的占筮上,卻以陰陽家的災異推變為主流。八卦如何推變的方法,在漢代之後也似乎逐漸在失傳。

但進一步研究漢代開始流行的射覆遊戲可發現,射覆基本上運用的是先秦的太卜遺法。這套方法雖然在占驗上退出《易學》的舞台,但卻在一些日常娛樂上傳承了下來,而在後世的方技之中,則保存在梅花易數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