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卜筮列傳】低調過一生的小黃縣令焦贛

Jack 在 2015, 六月 8 - 21:18 發表

焦延壽本名焦贛,西漢昭帝至新莽期間人。他最有名的著作當屬《易林》,或名《焦氏易林》。另有一本《易林變占》未傳於世。

焦贛在易學史上的貢獻可以說是相當獨特,除了那千古奇書《易林》之外還有他教出的一名學生:京房。

京房又是誰?

現在我們說要學易經卜卦,然後學費一交就是幾十萬元,那一套江湖老師們愛用,專門拿來賺錢用的卜卦方法,其整個基礎就是京房所傳下來的。「京房易」那套占驗法最有名的就是「納甲」,「甲」是十天干的總稱,納甲就是把甲、乙、丙、丁……納到卦爻中,讓六十四卦及每一爻都具備五行屬性,進一步的就能夠以五行生剋來斷定吉凶。

據說唐末宋初的麻衣道者重新發明京房易創立《火珠林法》,這套方法流行至今,也是目前坊間易經占卦的主流。

京房在世時就是個相當有名的大師,而且是直接可以跟皇帝進言的官員。以中國的宗教信仰來說,他其實非常夠資格當個祖師讓所有的易經及命理老師們供在神龕上崇拜。不過因為和政治攪和太深,為人又過於嫉惡如仇(個性直率),最後被石顯給陷害而死。

關於京房我們會另外再以一篇專文來介紹,這裡只說個大概。

小黃縣令焦延壽

京房的易學就是學自焦延壽。以京房的熱衷於政治來看,他的易學功夫理應不是自己發明而來,比較可能是傳承老師焦延壽。

焦延壽淡泊名利,適志而止,一生很低調的當一個小黃縣令一直到老死。若不是他的學生京房太有名,讓他的事跡還能夠像雪泥鴻爪般載諸史冊,恐怕要變成一個沒人知道的真正「隱士」了。

關於他的記載,《漢書》是放在〈京房傳〉之中「順便一提」的:

京房字君明,東郡頓丘人也,治易事梁人焦延壽。延壽字贛,贛貧賤,以好學得幸梁王,王共其資用,令極意學。既成,為郡吏,察舉補小黃令。以候司先知姦邪,盜賊不得發。愛養吏民,化行縣中。舉最當遷,三老官屬上書願留贛,有詔許增秩留,卒於小黃。贛常曰:「得我道以亡身者,必京生也。」其說長於災變,分六十四卦,更直日用事,以風雨寒溫為候,各有占驗,房用之尤精。好鍾律,知音聲。初元四年以孝廉為郎。

另〈儒林傳〉也有一段記載,也是為了要介紹「京房易」的緣故而順便提到焦贛:

京房受易梁人焦延壽。延壽云嘗從孟喜問易,會喜死,房以為延壽易即孟氏學,翟牧、白生不肯,皆曰非也。至成帝時,劉向校書,考易說,以為諸易家說皆祖田何、楊叔、丁將軍,大誼略同,唯京氏為異黨。焦延壽獨得隱士之說,託之孟氏,不相與同。房以明災異得幸,為石顯所譖誅,自有傳。房授東海殷嘉、河東姚平、河南乘弘,皆為郎、博士,繇是易有京氏之學。

世傳的《焦世易林》費直序也有一些些他的介紹:

六十四卦變者占,王莽時建信天水焦延壽之撰也。夫《易》者廣矣,大矣。以言乎遠則不禦,以言乎邇則靜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間則備矣。然《易》者謂六十四卦也,推而言之,則繇文說卦之所未盡,故《連山》、《歸藏》、《周易》皆異詞而共卦。雖三家並行,猶舉一隅耳。

贛善於陰陽,復造此以致《易》未見者。其射存亡吉凶,遇其事類則多中。至於糜碎小事非其類,則亦否矣。贛云:通達隱幾,聖人之一隅也。延壽獨得隱士之說。

焦贛是梁人,原本出自窮苦人家,因為好學而很幸運的遇上梁王,梁王供給他生活開銷,讓他能夠盡情讀書學習。學成之後,在郡守下面當一個小官員,然後察舉補上小黃縣令。

漢代是一個陰陽五行、災異占候等學說相當流行的一個時代,而焦贛所擅長的正是「占候」。所謂占候,就是利用一些現實生活中遇到的異象來推斷人事吉凶。例如城門的門鎖怎麼無故自己鬆開了或不見了?這代表國家將有內賊。或者井水怎麼沸騰、灶上的鼎怎麼會自己叫(井沸釜鳴)?這可能代表家裡會有死人,這個地方不能住人,最好快點搬家。城門前竟然有老鼠在開趴跳舞?可能代表國君將橫死內庭……諸如此類的。

由於焦贛對於占候很厲害,能夠從生活中的各種現象預知一些犯罪行為的發生而加以預防,因此讓盜賊都不敢為非作歹。再加上為人和善,勤政愛民,因此很受到百姓的愛戴。這也讓他一生都留在小黃,一直到死。

除了「占候」算命,焦延壽也很懂音樂,而這方面的功夫似乎也傳授給了京房,據說京房還修改了羌笛的設計,將三孔改為四孔。

焦贛曾經找孟喜請益易學,但剛好遇上孟喜去逝,因此實際上他的易學與孟喜並沒有什麼關係。但這也似乎引起一些誤會,京房就一直認為他的老師的易學就是孟喜的易學,不過這也可能只是京房為了「宣傳」他的學問之正宗而故意對外這麼宣傳。當時翟牧、白生都不贊同京房的說法,認為焦贛的易學根本不是孟喜易學。漢成帝時劉向校訂書籍,考證各派《周易》學說源流,認為各家易學都源自田何、楊叔、丁寬,大義都大略相同,但只有京房易與眾不同,這是因為焦延壽的易學得自隱士,而假託源自孟氏,實則是不同的學術。

焦贛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他的智慧,甚至看出他的學生京房將因為得到他的功夫真傳而惹來殺身之禍。他說:「得我道以亡身者,必京生也。」

他或許是算出來的,但更可能依靠的是他對於世事的洞見與處世智慧。京房是有史以來正史記載中最會算命的一個人,又是當今易經術士的祖師爺人物,因為會算命而讓他參與朝政,獲得權力,但也因為投身政治最終陷入人事鬥爭,而難逃殺身之禍,不得好死。反觀他的老師焦延壽,則因明心適志,清淨寡欲而得以善終。

《焦氏易林》

《焦氏易林》是焦延壽占驗功夫的結晶,這是一本以籤詩占斷吉凶的奇書。全書如《周易》分六十四卦,再於六十四卦下分六十四卦,總共有4096條籤詩。然而其內容與背後學理,卻是與《周易》沒什麼直接關係。

雖然後世有懷疑派認為《易林》不是焦贛所作,但證據並非強而有力,因此我們還是暫且認定這應該就是焦贛所作。

懷疑派中最有名的就是顧炎武,他在《日知錄》卷十八說:

《易林》疑是東漢以後人撰,而托之焦延壽者,延壽在昭、宣之世。其時《左氏》未立學官,今《易林》引《左氏》語甚多,又往往用《漢書》中事,如曰「彭離濟東,遷之上庸」,事在武帝元鼎元年;曰「長城既立,四夷賓服,交和結好,昭君是福」,事在元帝竟寧元年;曰「火入井口,陽芒生角,犯歷天門,窺見太微,登上玉床」,似用《李尋傳》語;曰「新作初陵,逾陷難登」,似用成帝起昌陵事;又曰「劉季發怒,命滅子嬰」,又曰「大蛇當路,使季畏懼」,則又非漢人所宜言也。

顧炎武論點的問題,劉毓崧在《易林釋文》的跋中論述最為詳細,有興趣的可自行參考。

《易林》的占驗方法與《周易》完全不一樣,但根據的到底是什麼方法,還是一個大謎團。雖然傳說有一本可能與《易林》占法學說有關的《易林變占》的書,但此書已亡逸。

史載焦贛善於占候,在《易林》中見到也可見占候的運用,例如「井沸釜鳴」、「鼠舞庭堂」…但這只是將占候應用到《易林》占辭裡,還是與《易林》的占斷法則無關。至於背後的法則到底是不是世傳「京房易」的那套占法?雖然有此可能,不過至少目前看來無甚關聯。或許未來有學者更深入研究或有更多出土資料,能夠證明也說不定。

這些籤詩的題材除了占候外,還有一些古代的歷史典故,例如孔子困於陳蔡、趙高殺扶蘇立胡亥、漢高祖斬白蛇。也有些是引用《詩》或《周易》的。

《易林》占最特殊的地方在於它的「值日卦」,依節氣分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值日卦,除四正卦分值二分二至(震卦值春分,兌卦值秋分,離卦值夏至,坎卦值冬至)之外,其餘六十卦由每五卦掌二個節氣,大約平均每一爻掌一日。用占時,先找到占筮當日的值日卦,然後再找到所占得的卦,也是之卦。例如,今日節氣芒種大有卦值日,筮得離卦。那麼先找到大有卦,再找到大有卦裡的離卦,即「大有之離」:「鳧鷖遊涇,君子以寧。復德不愆,福祿來成。」

他的值日卦與孟喜的「六日七分」說有些相似,這或許也是當時曾被視為孟喜易的原因。但仔細比對,兩者仍有很大的差別。其中最顯著的差異之一在於四正卦的值日分配上。易林值日中震兌離坎四正卦分主二分二至各一天(春分、秋分、夏至、冬至),而孟喜則是直接將一年365又1/4天平均分配給四正卦之外的其餘60卦,得到每卦主掌6又7/80日,即6天又7分,一分為1/80。六日七分也就是6又7/80日的意思。

易學網設計了一套易林卦的占卜程式,有興趣的可去體驗。

另外易學網也收錄了許多不同版本的焦氏易林可供閱讀:

關於六日七分說相關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