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折中】26. 大畜

Jack 在 2017, 四月 10 - 19:1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彖傳  象傳

 

26.   大畜卦  乾下艮上

【程傳】大畜《序卦》:「有无妄然後可畜,故受之以大畜。 」无妄則為有實,故可畜聚,大畜所以次无妄也。為卦艮上乾下,天而在於山中,所畜至大之象。畜為畜止,又為畜聚。止則聚矣。取天在山中之象,則為蘊畜。取艮之止乾,則為畜止。止而後有積,故止為畜義。

大畜,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本義】大,陽也。以艮畜乾,又畜之大者也。又以內乾剛健,外艮篤實輝光,是以能日新其德。而為畜之大也。以卦變言,此卦自需而來,九自五而上,以卦體言,六五尊而尚之。以卦德言,又能止健,皆非大正不能,故其占為利貞,而不家食吉也。又六五下應於乾,為應乎天,故其占又為利涉大川也。不家食,謂食祿於朝,不食於家也。

【程傳】莫大於天,而在山中,艮在上而止乾於下,皆蘊畜至大之象也。在人為學術道德充積於內,乃所畜之大也。凡所畜聚皆是。專言其大者,人之蘊畜,宜得正道,故云利貞。若夫異端偏學,所聚至多而不正者固有矣。既道德充積於內,宜在上位,以享天祿,施為於天下,則不獨於一身之吉,天下之吉也。若窮處而自食於家,道之否也,故不家食則吉。所畜既大,宜施之於時,濟天下之艱險,乃大畜之用也,故利涉大川。此只據大畜之義而言,《彖》更以卦之才德而言,諸爻則惟有止畜之義。蓋易體道隨宜,取明且近者。

【集說】

○ 《朱子語類》云:某作《本義》,欲將文王卦辭只大綱,依文王本義略說,至其所以然之故,卻於孔子《彖傳》中發之。且如「大畜,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只是占得大畜者,為利貞不家食而吉,利於涉大川。至於剛上尚賢等處,乃孔子發明,各有所主。爻象亦然。如此則不失文王本意,又可見孔子之意,但今未暇整頓耳。

○ 胡氏炳文曰:不家食,是賢者不畜於家而畜於朝。涉大川,又似有畜極而通之意。要之兩利字,一吉字,占辭自分為三,不必泥而一之也。

初九,有厲,利已。

【本義】乾之三陽,為艮所止,故內外之卦各取其義。初九為六四所止,故其占往則有危,而利於止也。

【程傳】大畜,艮止畜乾也。故乾三爻皆取被止為義,艮三爻皆取止之為義。初以陽剛,又健體而居下,必上進者也。六四在上,畜止於己,安能敵在上得位之勢?若犯之而進,則有危厲,故利在已而不進也。在他卦,則四與初為正應,相援者也。在大畜,則相應乃為相止畜。上與三皆陽,則為合志。蓋陽皆上進之物,故有同志之象,則无相止之義。

【集說】

○ 蔡氏清曰:初九不可進而未必能自不進,故戒之云進則有厲,惟利於已也。若九二之處中,能自止而不進者也。則以其所能言之曰輿説輹。

九二,輿說輹。

【本義】九二亦為六五所畜,以其處中,故能自止而不進,有此象也。

【程傳】二為六五所畜止,勢不可進也。五據在上之勢,豈可犯也?二雖剛健之體,然其處得中道,故進止无失。雖志於進,度其勢之不可,則止而不行,如車輿說去輪輹,謂不行也。

九三,良馬逐,利艱貞,曰閑輿衛,利有攸往。

【本義】三以陽居健極,上以陽居畜極,極而通之時也。又皆陽爻,故不相畜而俱進,有良馬逐之象焉。然過剛銳進,故其占必戒以艱貞閑習,乃利於有往也。曰,當為日月之日。

【程傳】三剛健之極,而上九之陽,亦上進之物,又處畜之極而思變也。與三乃不相畜而志同,相應以進者也。三以剛健之才,而在上者與合志而進,其進如良馬之馳逐,言其速也。雖其進之勢速,不可恃其才之健與上之應,而忘備與慎也。故宜艱難其事,而由貞正之道。輿者用行之物,衛者所以自防。當自日常閑習其車輿,與其防衛,則利有攸往矣。三乾體而居正,能貞者也,當其銳進,故戒以知難,與不失其貞也。志既銳於進,雖剛明有時而失,不得不戒也。

【集說】

○ 項氏安世曰:初九在初,故稱童牛。九二以剛居柔,無勢,故為豶豕。九三純乾,故為良馬。

六四,童牛之牿,元吉。

【本義】童者,未角之稱。牿,施橫木於牛角以防其觸,《詩》所謂楅衡者也。止之於未角之時,為力則易,大善之吉也,故其象占如此。《學記》曰:禁於未發之謂豫,正此意也。

【程傳】以位而言,則四下應於初,畜初者也。初居最下,陽之微者,微而畜之則易制,猶童牛而加牿,大善而吉也。概論畜道,則四艮體,居上位而得正,是以正德居大臣之位,當畜之任者也。大臣之任,上畜止人君之邪心,下畜止天下之惡人。人之惡,止於初則易,既盛而後禁,則扞格而難勝。故上之惡既甚,則雖聖人救之,不能免違拂。下之惡既甚,則雖聖人治之,不能免刑戮。莫若止之於初,如童牛而加牿,則元吉也。牛之性,觝觸以角,故牿以制之。若童犢始角而加之以牿,使觝觸之性不發,則易而无傷。以況六四能畜止上下之惡於未發之前,則大善之吉也。

【集說】

○ 《朱子語類》云:大畜下卦,取其能自畜而不進,上卦取其能畜彼而不使進。然四能止之於初,故為力易。五則陽已進而止之,則難。以柔居尊,得其機會可制,故亦吉,但不能如四之元吉耳。

六五,豶豕之牙,吉。

【本義】陽已進而止之,不若初之易矣。然以柔居中,而當尊位,是以得其機會而可制,故其象如此,占雖吉而不言元也。

【程傳】六五居君位,止畜天下之邪惡。夫以億兆之眾,發其邪欲之心,人君欲力以制之,雖密法嚴刑,不能勝也。夫物有總攝,事有機會,聖人操得其要,則視億兆之心猶一心,道之斯行。止之則戢,故不勞而治,其用若豶豕之牙也。豕,剛躁之物,而牙為猛利,若強制其牙,則用力勞而不能止其躁猛,雖縶之維之,不能使之變也。若豶去其勢,則牙雖存而剛躁自止。其用如此,所以吉也。君子法豶豕之義,知天下之惡,不可以力制也,則察其機,持其要,塞絕其本原,故不假刑法嚴峻而惡自止也。且如止盜,民有欲心,見利則動,苟不知教而迫於饑寒,雖刑殺日施,其能勝億兆利欲之心乎?聖人則知所以止之之道,不尚威刑,而脩政教,使之有農桑之業,知廉恥之道,雖賞之不竊矣。故止惡之道,在知其本,得其要而已。不嚴刑於彼。而脩政於此,是猶患豕牙之利,不制其牙而豶其勢也。

上九,何天之衢,亨。

【本義】何天之衢,言何其通達之甚也。畜極而通,豁達无礙,故其象占如此。

【程傳】予聞之胡先生曰:「天之衢亨誤加何字。」事極則反,理之常也,故畜極而亨。小畜畜之小,故極而成,大畜畜之大,故極而散。極既當變,又陽性上行,故遂散也。天衢,天路也。謂空虛之中,雲氣飛鳥往來,故謂之天衢。天衢之亨,謂其亨通曠闊,无有蔽阻也。在畜道則變矣,變而亨,非畜道之亨也。

【集說】

○ 張氏浚曰:剛在上為何,何謂勝其任。

○ 王氏宗傳曰:《彖傳》曰「剛上而尚賢」,則上九是也。以陽德而居五之上,為五所尚,此所以有何天之衢之象。天衢,通顯之地也。下之三陽,由己上進,故九三曰良馬逐,又曰上合志也,此賢者之道所以亨也。何,如何校之何,《釋文》曰:梁武帝讀音賀是也。言以身任天下之責,當畜賢之時,為五所尚,主張賢路,賢者之得志,莫盛於斯也。

○ 吳氏澄曰:後漢王延壽魯靈光殿賦云,荷天衢以元亨,何作荷,何天之衢,其辭猶《詩》言何天之休,何天之龍。大畜者,一陽止於外,而三陽藏畜於內。畜極則散,止極則行。故上九雖艮體,至畜之終,則不止而行也。

○ 胡氏炳文曰:隨畜隨發,不足為大畜。惟畜之極而通,豁達無礙,如天衢然。此不徒為仕者之占,《大學章句》所謂用力之久,一旦豁然貫通者,亦是此意。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者,以之可也。

○ 蔡氏清曰:觀畜極而通之意,則知君子患屈之未至耳,不患其不伸也。

【案】何字,《程傳》以為誤加,《本義》以為發語,而諸家皆以荷字為解,義亦可從。蓋剛上尚賢者,惟上九一爻當之,且為艮主,是卦之主也,故取尚賢之義。則是賢路大通,卦所謂不家食者此已。取艮主之義,則能應天止健,卦所謂涉大川者此已,故天衢者,喻其通也。荷天之衢者,言其遇時之通也。《雜卦》云「大畜時也」,正謂此也。吳氏引《商頌》之詩者,意尤近。

【總論】胡氏炳文曰:他卦取陰陽相應,此取相畜。內卦受畜,以自止為義,外卦能畜,以止之為義。獨三與上居內外卦之極,畜極而通,不取止義。

○ 葉氏良佩曰:卦《彖》兼取畜止、畜聚二義,《大象》專取畜聚義,六爻專取畜止義。初九進則有厲,惟利於已,知難而止者也。九二處得中道,能說輹而不行,時止則止者也。九三與上合志,其進也如良馬之馳逐,此畜極而通之象,然猶以艱貞閑習為戒者,慮其可進而銳於進也。六四當大畜之任,能止惡於初,若童牛始角而加之以牿,則大善之吉也。六五制惡有道,得其機會,故其象以豶豕之牙,其占雖吉,然比之於四則有間矣。或問:六四元吉,《傳》曰有喜;六五之吉,乃曰有慶,何也?曰:論為力之難易,則四為易,故曰元吉;論其功之廣狹,則五為廣,故曰有慶。上九之亨,畜極而大通也,故以天之衢為象。雲行雨施,天下平也,其斯以為道大行乎。

【案】有厲、說輹,則猶家食者也,阻於大川者也。牿牛、豶豕,則猶治不肖者也,弘濟艱難者也。至良馬逐則漸通矣。然猶防賢路之崎嶇,而日閑輿衛,故至於何天之衢,然後大道夷而險阻去也,卦爻義之相關者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