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折中】27. 頤卦

Jack 在 2017, 四月 27 - 16:0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彖傳  象傳

 

27.   頤卦  震下艮上

【程傳】頤《序卦》:「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頤。」夫物既畜聚,則必有以養之,无養則不能存息,頤所以次大畜也。卦上艮下震,上下二陽爻,中含四陰,上止而下動,外實而中虛,人頤頷之象也。頤,養也。人口所以飲食,養人之身,故名為頤。聖人設卦,推養之義,大至於天地養育萬物,聖人養賢以及萬民,與人之養生、養形、養德、養人,皆頤養之道也。動息節宣,以養生也。飲食衣服,以養形也。威儀行義,以養德也。推己及物,以養人也。

頤,貞吉,觀頤,自求口實。

【本義】頤,口旁也。口食物以自養,故為養義。為卦上下二陽,內含四陰,外實內虛,上止下動,為頤之象,養之義。貞吉者,占者得正則吉。觀頤,謂觀其所養之道。自求口實,謂觀其所以養身之術,皆得正則吉也。

【程傳】頤之道,以正則吉也。人之養身、養德、養人、養於人,皆以正道則吉也。天地造化,養育萬物,各得其宜者,亦正而已矣。「觀頤,自求口實」,觀人之所頤,與其自求口實之道,則善惡吉凶可見矣。

【集說】

○ 《朱子語類》云:養須是正則吉。觀頤,是觀其養德正不正。自求口實,是觀其養身正不正,未說到養人處。

○ 林氏希元曰:人之所養有二,一是養性,一是養身,二者皆不可不正。觀其所養之道,如大學聖賢之道,正也,異端小道則不正矣。又必自求其口實,如重道義而略口體,正也。急口體而輕道義,則不正矣。皆正則吉,不正則凶。

○ 陳氏琛曰:集義以養其氣,寡欲以養其心,守聖道而不溺於虛無,崇聖學而不流於術數,則所以養德者正矣。窮而不屑於嘑蹴,達而不至於素餐,不以貧賤飢渴害其心,不以聲色臭味汩其性,則所以養身者正矣。

○ 陸氏銓曰:觀頤,即考其善不善。自求口實,即於己取之而已矣。

【案】陸氏說與傳義異,蓋云觀其所養者,以自求養而已,如所養者德乎,則當自求其所以養德之道。如所養者身乎,則當自求其所以養身之方,與夫子《彖傳》語意尤合也。

初九,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

【本義】靈龜,不食之物。朵,垂也。朵頤,欲食之貌。初九陽剛在下,足以不食,乃上應六四之陰,而動於欲,凶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程傳】蒙之初六,蒙者也,爻乃主發蒙而言。頤之初九,亦假外而言。爾,謂初也。舍爾之靈龜,乃觀我而朵頤,我對爾而設。初之所以朵頤者,四也。然非四謂之也,假設之辭耳。九陽體剛明,其才智足以養正者也。龜能咽息不食,靈龜,喻其明智,而可以不求養於外也。才雖如是,然以陽居動體,而在頤之時。求頤,人所欲也。上應於四,不能自守,志在上行,說所欲而朵頤者也。心既動,則其自失必矣。迷欲而失己,以陽而從陰,則何所不至?是以凶也。朵頤,為朵動其頤頷,人見食而欲之,則動頤垂涎,故以為象。

【集說】

○ 王氏弼曰:朵頤者,嚼也。以陽處下,而為動始,不能令物由己養,動而求養者也。夫安身莫若不競,脩己莫若自保,守道則福至,求祿則辱來。居養賢之世,不能貞其所履以全其德,而舍其靈龜之明兆,羨我朵頤而躁求,凶莫甚焉。

○ 蘇氏軾曰:養人者,陽也。養於人者,陰也。君子在上足以養人,在下足以自養。初九以一陽而伏於四陰之下,其德足以自養,而無待於物者,如龜也。不能守之而觀於四,見其可欲,朵頤而慕之,為陰之所致也,故凶。

○ 鄭氏汝諧曰:頤之上體皆吉,而下體皆凶。上體止也,下體動也。在上而止,養人者也。在下而動,求養於人者也。動而求養於人者,必累於口體之養。故雖以初之剛陽,未免於動其欲而觀朵頤也。

○ 何氏楷曰:初與上陽剛之德同,而吉凶不同者,初為動之主,上為止之主,養道宜靜故也。

【附錄】項氏安世曰:頤卦惟有二陽,上九在上,謂之由頤,固為所養之主。初九在下,亦足為自養之賢,靈龜伏息而在下,初九之象也。朵頤在上而下垂,上九之象也。上九為卦之主,故稱我。群陰從我而求養,固其所也。初九本無所求,乃亦仰而觀我,有靈而不自保,有貴而不自珍,宜其凶也。初九本靈本貴,聖人以其為動之主居養之初,故深戒之,以明自養之道。

【案】項氏以觀我朵頤為上九,亦備一說。

六二,顛頤,拂經,于丘頤,征凶。

【本義】求養於初,則顛倒而違於常理。求養於上,則往而得凶。丘,土之高者,上之象也。

【程傳】女不能自處,必從男。陰不能獨立,必從陽。二陰柔不能自養,待養於人者也。天子養天下,諸侯養一國,臣食君上之祿,民賴司牧之養,皆以上養下,理之正也。二既不能自養,必求養於剛陽,若反下求於初,則為顛倒,故云顛頤。顛則拂違經常,不可行也。若求養于丘,則往必有凶。丘在外而高之物,謂上九也。卦止二陽,既不可顛頤於初,若求頤於上九,往則有凶。在頤之時,相應則相養者也。上非其應而往求養,非道妄動,是以凶也。顛頤則拂經,不獲其養爾。妄求於上,往則得凶也。今有人,才不足以自養,見在上者勢力足以養人,非其族類,妄往求之,取辱得凶必矣。六二中正,在他卦多吉,而凶,何也?曰,時然也,陰柔既不足以自養,初上二爻皆非其與,故往求則悖理而得凶也。

【集說】

○ 項氏安世曰:二五得位得中,而不能自養,反由頤於無位之爻,與常經相悖,故皆為拂經。上艮體,故為于丘。

○ 黃氏幹曰:頤之六爻,只是顛拂二字,求養於下則為顛,求養於上則為拂。六二比初而求上,故顛頤當為句,拂經于丘頤為句,征凶則其占辭也。六三拂頤,雖與上為正應,然是求於上以養己,故凶。六四顛頤,固與初為正應,然是賴初之養以養人,故雖顛而吉。六五拂經,是比於上,然是賴上九之養以養人,所以居貞而亦吉。

【案】項氏、黃氏說,深得文意,可從。《本義》雖從《程傳》以征凶屬之丘頤,然至其解《象傳》「六二征凶,行失類也」,則曰初上皆非其類也,則亦以征凶總承兩義矣。

六三,拂頤,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本義】陰柔不中正,以處動極,拂於頤矣。既拂於頤,雖正亦凶,故其象占如此。

【程傳】頤之道惟正則吉,三以陰柔之質,而處不中正,又在動之極,是柔邪不正而動者也。其養如此,拂違於頤之正道,是以凶也。得頤之正,則所養皆吉。求養養人,則合於義。自養,則成其德。三乃拂違正道,故戒以十年勿用。十,數之終,謂終不可用,无所往而利也。

【集說】

○ 張子曰:履邪好動,繫說於上,不但拂頤之經而已,害頤之正莫甚焉,故凶。

○ 楊氏時曰:頤正則吉,六三不中正而居動之極,拂頤之正也。十年勿用,則終不可用矣,何利之有?

○ 鄭氏汝諧曰:三應於上,若得所養,而凶莫甚於三,蓋不中不正而居動之極,所以求養於人者,必無所不至,是謂拂於頤之正,凶之道也。十年勿用无攸利,戒之也,因其多欲妄動,示之以自反之理。作易之本意也。

六四,顛頤,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无咎。

【本義】柔居上而得正,所應又正,而賴其養以施於下,故雖顛而吉。虎視眈眈,下而專也。其欲逐逐,求而繼也。又能如是,則无咎矣。

【程傳】四在人上,大臣之位。六以陰居之,陰柔不足以自養,況養天下乎?初九以剛陽居下,在下之賢也。與四為應,四又柔順而正,是能順於初,賴初之養也。以上養下則為順,今反求下之養,顛倒也,故曰顛頤。然己不勝其任,求在下之賢而順從之,以濟其事,則天下得其養,而己无曠敗之咎,故為吉也。夫居上位者,必有才德威望,為下民所尊畏,則事行而眾心服從。若或下易其上,則政出而人違,刑施而怨起,輕於陵犯,亂之由也。六四雖能順從剛陽,不廢厥職,然質本陰柔,賴人以濟,人之所輕,故必養其威嚴,眈眈然如虎視,則能重其體貌,下不敢易。又從於人者必有常。若間或无繼,則其政敗矣。其欲,謂所須用者,必逐逐相繼而不乏,則其事可濟。若取於人而无繼,則困窮矣。既有威嚴,又所施不窮,故能无咎也。二顛頤則拂經,四則吉,何也?曰:二在上而反求養於下,下非其應類,故為拂經。四則居上位,以貴下賤,使在下之賢,由己以行其道,上下之志相應而施於民,何吉如之?自三以下,養口體者也。四以上,養德義者也。以君而資養於臣,以上位而賴養於下,皆養德也。

【集說】

○ 蘇氏軾曰:自初而言之,則初之見養於四為凶。自四言之,則四之得養初九為吉。

○ 游氏酢曰:以上養下,頤之正也。若在上而反資養於下,則於頤為倒置矣。此二與四所以俱為顛頤也。然二之志在物,而四之志在道,故四顛頤而吉,而二則征凶也。

○ 《朱子語類》問:《音辯》載馬氏曰:「眈眈,虎下視貌。」則當為下而專矣。曰:然。又問:其欲逐逐,如何?曰:求於下以養人,必當繼續求之,不厭乎數,然後可以養人而不窮。

○ 吳氏澄曰:自養於內者莫如龜,求養於外者莫如虎,故頤之初九六四,取二物為象。四之於初,其下賢求益之心,必如虎之視下求食而後可。其視下也,專一而不他;其欲食也,繼續而不歇。如是,則於人不貳,於己不自足,乃得居上求下之道。

○ 林氏希元曰:苟下賢之心不專,則賢者不樂告以善道。求益之心不繼,則才有所得而遽自足。

六五,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

【本義】六五陰柔不正,居尊位而不能養人,反賴上九之養,故其象占如此。

【程傳】六五,頤之時居君位,養天下者也。然其陰柔之質,才不足以養天下,上有剛陽之賢,故順從之,賴其養己以濟天下。君者養人者也,反賴人之養,是違拂於經常。既以己之不足而順從於賢師傅,上師傅之位也,必居守貞固,篤於委信,則能輔翼其身,澤及天下,故吉也。陰柔之質,无貞剛之性,故戒以能居貞則吉。以陰柔之才,雖倚賴剛賢,能持循於平時,不可處艱難變故之際,故云不可涉大川也。以成王之才,不至甚柔弱也。當管蔡之亂,幾不保於周公,況其下者乎。故書曰:王亦未敢誚公,賴二公得終信,故艱險之際,非剛明之主,不可恃也,不得已而濟艱險者,則有矣。發此義者,所以深戒於為君也。於上九則據為臣,致身盡忠之道言,故不同也。

【集說】

○ 丘氏富國曰:豫五不言豫,以豫由乎四也。頤五不言頤,以頤由乎上也。

○ 林氏希元曰:不能養人,而反賴上九以養於人,故其象為拂經,言反常也。然在己不能養人,而賴賢者以養,亦正道也,故居貞而吉。若不用人而自用,則任大責重,終不能勝,如涉大川,終不能濟,故不可。

上九,由頤,厲吉,利涉大川。

【本義】六五賴上九之養以養入,是物由上九以養也。位高任重,故厲而吉。陽剛在上,故利涉川。

【程傳】上九以剛陽之德居師傅之任,六五之君,柔順而從於己,賴己之養,是當天下之任,天下由之以養也。以人臣而當是任,必常懷危厲則吉也。如伊尹、周公,何嘗不憂勤競畏,故得終吉。夫以君之才不足,而倚賴於己,身當天下大任,宜竭其才力,濟天下之艱危,成天下之治安,故曰利涉大川。得君如此之專,受任如此之重,苟之濟天下艱危,何足稱委遇而謂之賢乎?當盡誠竭力而不顧慮,然惕厲則不可忘也。

【集說】

○ 王氏弼曰:以陽處上,而履四陰,陰不能獨為主,必宗於陽也,故莫不由之以得其養。

○ 李氏舜臣曰:豫九四曰由豫者,即由頤之謂也。由豫在四,猶下於五也,而已有可疑之迹。由頤在上,則過中而嫌於不安,故厲。

○ 丘氏富國曰:陽實陰虛,實者養人,虛者求人之養,故四陰皆求養於陽者。然養之權在上,是二陽爻又以上為主,而初陽亦求養者也,故直於上九一爻曰由頤焉。

【總論】吳氏曰慎曰:養之為道,以養人為公,養己為私。自養之道,以養德為大,養體為小。艮三爻皆養人者,震三爻皆養己者。初九、六二、六三,皆自養口體,私而小者也。六四、六五、上九,皆養其德以養人,公而大者也。公而大者吉,得頤之正也,私而小者凶,失頤之貞也。可不觀頤而自求其正邪?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