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彖傳注

Jack 在 2017, 二月 23 - 12:37 發表

【彖傳系列文章】

凡例:

1.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貞。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解釋「元」。

大哉乾元:《九家易》:「陽稱大。六爻純陽,故曰大。乾者純陽,眾卦所生,天之象也。觀乾之始,以知天德,惟天為大,惟乾則之,故曰大哉。元者,氣之始也。」

《文言傳》:「元者善之長也。」周易六十四卦只有乾坤兩卦符合「善之長」的條件,因此《彖傳》分別以「大哉乾元」,「至哉坤元」讚嘆兩卦。《周易》以陽為大,陰為小,大即乾卦之別稱。

萬物資始,乃統天:荀爽:「謂分為六十四卦,萬一千五百二十策,皆受始於乾也。策取始於乾,猶萬物之生稟於天。」《九家易》:「乾之為德,乃統繼天道,與天合化也。」

乾陽為萬物生命藉以開始的元氣,因此說「萬物資始」。《易經》六十四卦總計384爻,384爻共有11520策,以成萬之數象徵天地間的萬物。乾坤生11520策,象徵陰陽演生萬物。乾卦象徵天道,因此說「乃統天」。

11520策算法:384爻有一半為陰,一半為陽。陽爻得數為9(或7),陰爻得數為6(或8)。揲蓍法中筮數計算為每數有四策(揲之以四),九之數為36策,八之數為32策,七之數為28策,六之數為24策。

傳統以六為陰,九為陽,384爻總策數為:

6 x 4 x   (384/2) + 9 x 4 x (384/2) = 11520

若以新出土資料來驗證,當以七為陽,八為陰,384爻總策數為:

7 x 4 x (384/2) + 8 x 4 x (384/2) =11520

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解釋「亨」。《文言傳》:「亨者嘉之會。」嘉會而亨,具體而言,乾之嘉會有二,一是旁通而與坤嘉會。二是六位之時成,乾元與爻位(六位)之嘉會。《文言傳》:「六爻發揮,旁通情也。」荀爽:「乾起坎,而終於離。坤起於離,而終於坎。離坎者,乾坤之家,而陰陽之府,故曰大明終始也。」「六爻隨時而成乾。」

雲行雨施,品物流形:虞翻:「已成既濟,上坎為雲,下坎為雨,故雲行雨施。乾以雲雨,流坤之形,萬物化成,故曰品物流形也。」益卦《彖傳》:「天施地生。」若依虞翻註解,應該改成「已成既濟、未濟」,上坎為雲是為既濟,下坎為雨是為未濟。上坎為雲下坎為雨是《大象傳》的取象,《彖傳》並不如此區分,《彖傳》屯、解兩卦的註解可為證。

天道博施,地道廣生。雲行雨施講的是天道博施,品位流形則是坤承天道而廣生,萬物流動而賦形,滋長而繁茂。傳統易學家有一種理論認為,《周易》中雨象徵的是陰陽調和,這是就結果上來說。就原因來說,雨象徵的是乾天陽氣在地上的流形。這是「天施地生」的過程。就卦之演變來說,乾坤旁通尚未成既濟和未濟的歷程,在此歷程中先成復與小畜、豫與姤,再成屯與家人、解與鼎。屯與解兩卦為坤體受陽,就是「雲行雨施,品物流形」的兩卦,屯與解卦彖傳分別說「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小畜卦彖傳說:「剛中而志行,乃亨。密雲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志行」講的是九二勢在必行,將與復卦旁通,成屯卦而成「天施地生」之功。「密雲不雨,尚往也」指的是乾卦九四已行成復,但九二未行而尚未「雲行雨施」,即後文講的「施未行」。因此「尚往」,宜往而施行,往則雲行雨施,品物流形。

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孟喜:「天子駕六。」古代天子馬車駕六典故源自於此。乾為大明,六爻皆陽,即大明終始,終始乃有始有終之義。六位時成者,乾道因時而變。《孟子萬章篇》:「孔子,聖之時者也。」筮者數也,《周易》乃占筮之書,古代以筮數為占。帛書《易之義》:「鍵也者八卦之長也,九也者六肴之大也。為九之狀,浮首兆下,蛇身僂曲,亓為龍類也。」《周易》的龍取象自筮數九,並以九象徵乾道之變化。九在六爻因時而變,即六位時乘。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貞:解釋「利貞」。乾道即天道,天道的變化在於讓生命各得其所,有利於萬物,萬物因此皆得生命之正。萬物皆因得利於天道而可貞定正固,即利貞。大,通太。大和,即太和。

首出庶物,萬國咸寧:劉瓛:「陽氣為萬物之所始,故曰首出庶物。立君而天下皆寧,故曰萬國咸寧也。」庶者眾也,庶物即萬物。乾為萬物大始,故曰「首出庶物」。

《彖傳》的這段註解在《文言傳》中也有所詮釋:「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而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萬國咸寧,可能講的是乾坤旁通成屯與家人,《彖傳》屯卦:「宜建侯而不寧。」不寧者,丕寧。家人卦:「正家,而天下定矣。」

2.   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馬地類,行地无疆,柔順利貞。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後順得常。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安貞之吉,應地无疆。

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解釋「元」,讚嘆坤道廣生之德。至,極至,無所不至。天施地生,乾道博施,坤道承順天道,廣生萬物,因此說「萬物資生,乃順承天」。

坤厚載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解釋「亨」。

品,類也。品物,萬物。咸亨,皆亨。坤道之廣生,在於能夠承順天道,「含弘光大」因「乃順承天」,乾為光為大。弘為大。此即乾卦《彖傳》講的「雲行雨施,品物流形」。荀爽:「乾二居坤五為含,坤五居乾二為弘,坤初居乾四為光,乾四居坤初為大也。」依荀爽注解,含弘光大指的是乾坤旁通而成屯與家人。

牝馬地類,行地无疆,柔順利貞:解釋「利牝馬之貞」。坤為陰為地,因此以地上跑的母馬作隱喻。乾為天,以飛龍為喻。侯果:「地之所以含弘物者,以其順而承天也。馬之所以行地遠者,以其柔而伏人也。而又牝馬,順之至也。誡臣子當至順,故作易者取象焉。」

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後順得常:解釋「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這段經文似乎與乾坤的旁通有關。乾卦《彖》講「雲行雨施,品物流行」,坤《彖》則講旁通的兩段歷程。乾四至坤初成小畜與復卦,坤初至乾體成小畜這是「先迷」,因為迷路,所以小畜卦講的都是「復」(回家,迷途知返)之事。小畜九二再到復五,復六五到小畜二,成家人與屯卦為後得。因此《彖傳》家人卦:「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家人有嚴君焉,父母之謂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屯卦:「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屯卦為坤體受乾,為雲行雨施而天造草昧。家人卦為乾體受坤,為坤陰先迷後得而家道正之卦。

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坤為西南之卦,又為朋象,因此往西南則得其朋,往相反的東北方為喪朋。另外也可以旁通來解釋。「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是乾四將之坤初成復與小畜,乾四至坤初即西南得朋,因此復卦說「朋來无咎」。「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則是指乾上將之坤三成謙與夬,夬即訣別之義,而謙即東北喪朋之象,蓋因下艮為東北,上坤為朋,艮在內為拒止之義。謙卦又曰「君子有終」,此「乃終有慶」。

安貞之吉,應地无疆:解釋「安貞吉」。「應地无疆」即前文所說「坤厚載物,德合无疆」。

3.  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剛柔始交而難生:剛柔即陰陽。剛柔交即乾坤交,天地交。《彖》泰卦:「天地交而萬物通也。」否卦:「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剛柔始交即天地始交,乾《彖》「雲行雨施,品物流形」講的就是乾坤旁通始交而生萬物,萬物在《周易》中即六十四卦的11520策。關於旁通,請參考乾卦《彖傳》註解。屯乃乾坤始交而萬物生的一卦。「難」字一語雙關,既是開天闢地的困難,也是萬物繁茂之義。朱熹以下卦震為剛柔始交,上卦坎為難生。於象而言,亦可通。

難為難易之難,困難之義。但也有茂盛的意思。《詩·小雅》「其葉有難」。《傳》:「難然盛貌。」難亦通儺,為古代消災解厄之儀式,《周禮·春官·占夢》:「遂令始難歐疫。」《夏官·方相氏》:「率百隸而時難,以索室驅疫。」《禮記·月令》:「季春,命國難。」「季冬命有司大難。」

動乎險中:以上下二體的卦德解釋屯卦。屯卦下震動,上坎險,乃動乎險中之象。

大亨貞:經文作「元亨利貞」,《彖傳》解釋少了「利」字,或有脫誤。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屯卦,下震為雷,上坎為雨,卦象為雷雨之動。《彖傳》坎卦不分上下,皆取象為水,《大象傳》則以上坎為雲,下坎為水,因此《大象傳》說「雲雷屯」,需卦則說「雲上於天」。滿盈,形容萬物始生而繁茂之狀,充滿於天地之間,因此說「滿盈」。屯亦有盈滿之義,《序卦傳》:「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天造草昧,形容乾天造物,萬物繁茂而蒙昧之狀。

宜建侯而不寧:宜於建立諸侯。不寧有兩種不同的解釋,一是內心不得安寧。因處天造草昧之時,因此忙於建立諸侯以治亂,內心不得安寧。其次是作「丕寧」,大寧之義。建立諸侯,萬邦得以治理而安寧。

4.  蒙,山下有險,險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時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應也。初筮告,以剛中也。再三瀆,瀆則不告,瀆蒙也。蒙以養正,聖功也。

山下有險,險而止,蒙: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卦義。蒙卦上為艮山,下為坎險,卦象為山下有險。險而止則是以二體的卦德解釋蒙,蒙為遇險而止。

蒙,亨,以亨行,時中也:解釋經文「蒙亨」。蒙卦之所以亨,因為以亨行,時中。這是以主爻來解釋蒙卦。主爻乃一卦之主,符合亨行、時中描述的只有九二。蒙為乾坤旁通成未濟過程所產生的卦,先是乾四至坤上成履和剝,再由履九五與剝六二交換成睽與蒙,因此蒙卦主爻九二乃是由履九五而來,履九五至剝二成蒙卦就是亨行與時中。荀爽:「此本艮卦也。」是以蒙卦為艮卦九三降二而來。

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應也:坎為志,志應指六五應於九二之志。艮為童蒙,我為九二。蒙卦乃童蒙求明之卦,九二為陽為明。

初筮告,以剛中也:筮為以蓍草求問於神明。剛中指的是九二。初次筮問則神明有所告,因為九二剛中陽明,初六與九二比應。

再三瀆,瀆則不告,瀆蒙也:六三不當位,又乘九二之剛,乃褻瀆之象。瀆蒙,褻瀆蒙道。

蒙以養正,聖功也:解釋經文「利貞」,言蒙卦當養正,乃符合聖人之功。艮卦在外為養,坎為律為正。《彖傳》以「眾正」釋「師貞」。蒙為養正之象,師則是眾正之象。五多功,九二與六五應。

5.  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需,須也:須,䇓也,雨中等待的意思。《說文》:「需,䇓也。遇雨不進,止䇓也。从雨而聲。《易》曰:雲上於天,需。」

險在前也:卦象坎卦在上,險在前之象。

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需卦卦義。乾剛健,坎在內為坎陷,在外為不陷。《序卦》:「坎者陷也。」《說卦》:「坎陷也。」需卦為君子剛健而不坎陷之義,因此說「其義不困窮」。此段也可能講需卦可再與明夷旁通成既濟。乾坤旁通,乾初與三至坤四與上,成需與明夷,需九二再至明夷五成既濟定。因九二將行至明夷上卦坤中,因此講其義不困窮。至既濟則說:「剛柔正而位當也。初吉,柔得中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既濟《彖》傳顯然以六二為成卦之主爻,並以「其道窮」言之。

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此以九五主爻解釋經文「需,有孚,光亨,貞吉」。九五為需卦主爻,居於五的天位,居上卦之中而當位,因此說「以正中也」。

利涉大川,往有功也:坎為大川。大川在外,剛健在內,為剛健而不坎陷之義。宜於涉大川,因前往將有功。五多功,九五中正剛強而不陷,因此往有功。

6.  訟,上剛下險,險而健,訟。訟有孚,窒惕,中吉,剛來而得中也。終凶,訟不可成也。利見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于淵也。

上剛下險,險而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訟卦卦義。上乾為剛,下坎為險。訟卦為上剛下險,險而健之象。

訟有孚,窒惕,中吉,剛來而得中也:解釋經文「訟有孚,窒惕,中吉」,因剛來而得中。剛來而得中指九二,訟卦自遯卦而來,遯九三下降至二為剛來。

終凶,訟不可成也:解釋經文「終凶」,因訴訟不可成。

利見大人,尚中正也:此以九五解釋利見大人。九二「剛來而得中」為訟卦成卦之主爻。九五當位中正,為治卦之主爻。

不利涉大川,入于淵也:坎在內為坎陷之象。坎為大川,大川在內為坎陷,因此不利涉大川。反之,需卦為利涉大川,剛健而不陷。

7.  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

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解釋經文「師貞」。坎在下為正,蒙卦《彖》曰「蒙以養正」,師卦曰「眾正」,可為證。艮山在外為養,故蒙卦說養正。師卦上坤為眾,坎在下為正,故曰眾正。師原義為軍隊,2500人曰師,引申為眾。軍隊最大的單位為軍,其次為師,師下為旅。師者,取其中。《彖傳》一向以「正」解釋貞,正為正邪的正。此言,能夠使眾人為正,則可以成王。

剛中而應:此指師卦之主爻九二,九二剛中而應六五之君。師卦為乾坤旁通而來,乾九五至坤六二,成大有與師。此亦有眾正之象。

行險而順:上下二體之卦德釋卦義。下坎為險,上坤為順,為行險而順之象。

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毒,通篤。毒天下,篤厚天下。此,指前文所言「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之美德。能夠以此美德篤厚天下,人民都會順從於他,因此而吉。得吉之後,怎麼會有罪咎。此以「吉」為「无咎」之條件,吉而後乃得无咎。

8.  比,吉也。比,輔也,下順從也。原筮元永貞,无咎,以剛中也。不寧方來,上下應也。後夫凶,其道窮也。

比,吉也。比,輔也,下順從也:解釋比卦經文「比吉」以及比卦卦義。比為親比之義,引申為輔助,下輔助上,因此說「下順從也」。此亦是上下二體卦象,因坤為眾為順,坤在下為下順從之象。

原筮元永貞,无咎,以剛中也:指九五爻。九五具陽剛而中正的美德,因此原筮元永貞无咎。

不寧方來,上下應也:上指九五,下為六二。九五與六二相應,為上下應。下坤為方(方國),坎為憂心為不寧,因此曰不寧方來。不寧方,不安寧之方國。

後夫凶,其道窮也:後夫,指上六。上位為窮,又乘九五之剛,因此為凶。這也可能講的是乾坤旁通的原則。總和《彖傳》旁通之例,乾坤三次交換可以得既濟或未濟。二、五先行則貞定,一與四,三與上等爻便不再交換。由於比卦是乾二至坤,因此不再繼續旁通,故曰其道窮。

9.  小畜,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密雲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小畜,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以主爻解釋小畜卦義。小畜是由乾坤旁通而來,乾卦九四至坤初,成小畜與復。小畜六四為坤初六而來,當位而與初九相應,又與九五比應,因此曰「柔得位而上下應之」。小為陰,小畜即陰畜,指坤初六之陰畜於乾體之四。而乾四至坤初則成復,復者陽之復也。因此乾四與坤初的旁通分別形成「陽復」與「陰畜」兩卦。

健而巽:上下二體之卦德,下乾剛健,上為巽。

剛中而志行,乃亨:指九二,剛中而志在必行乃能亨通。小畜再與復旁通,九二之復五成屯,屯卦則「雷雨之動滿盈」,乾陽雲行雨施而亨通。

密雲不雨,尚往也:九二未行,因此密雲不雨。九二往復五成屯則成雨,因此曰「尚往」。

自我西郊,施未行也:六四互體兌為西,故曰自我西郊。施未行,施指的是乾卦的「雲行雨施」,因九二未至復六二,尚未成屯卦之雨,成屯則「雷雨之動滿盈」為雲行雨施。九二未行而未能「雲行雨施」,因此言施未行也。

10.  履,柔履剛也。說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柔履剛也:此以主爻六三解釋履卦卦義。六三乘九二之剛,為柔履剛之象。

說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履卦經文。說者悅也,指六三,六三為下卦兌之主爻,因此可代表整個兌卦。六三與上卦乾之上爻相應,因此說「說而應乎乾」。下兌與上乾相應,因此能夠履虎尾而不咥人,得亨。六三為履卦成卦之主爻,由乾坤旁通而來,坤上六至乾三,成履與剝。

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剛中正指九五,九五為履卦治卦之主爻。上乾為君,五亦是君位,因此說履帝位。乾為光為大明,因此說光明。疚,病也。

11.  泰,小往大來,吉亨,則是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內陽而外陰,內健而外順,內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

小往大來,吉亨:重述經文。乾陽為大,坤陰為小。坤陰在外為小往,乾陽在內為大來。

則是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經文。乾為天,坤為地。乾天原本在上,陽氣由上而下行。坤地原本在下,陰氣由下而上,此為天地交之象。天地交則萬物通。上指乾陽,下指坤陰。天地交即上下交,此就人倫而言,上下若能交,則一氣相通而志同。易者交易、變易也,易經講的是陰陽交易、變易之道。卦象、陰陽有交易,有變易則萬物生,萬事通泰,沒交易沒變易則天地閉塞,萬事不通。這個原則可從泰否兩卦清楚看出,並貫穿六十四卦。

內陽而外陰,內健而外順,內君子而外小人:此進一步發揮闡述泰卦之上下二體的卦象。乾陽在內,坤陰在外,故曰「內陽而外陰」。乾卦剛健,坤卦柔順。乾為君子,坤為眾為小人,故曰「內健而外順,內君子而外小人」。內、外有兩種解釋方式。一是空間的內外,內卦為陽為健為君子,外卦為陰為順為小人。內外也可做動辭,內為接納、容納,外為排除。接納陽氣、剛健之德、君子。排除陰氣、柔順之德,小人。

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此就陰陽消息而言泰卦卦象。泰卦為陰陽消息而來。乾坤先是旁通而成復與小畜,復卦開始進入陰陽消息循環,首先是增加一陽而成臨卦,臨卦再增一陽成泰。因此泰卦是陽氣增長,陰氣消退之卦。陽為君子,陰為小人,此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之象。泰卦也是三陽三陰之卦卦變的開始。

12.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重述經文。否卦為乾陽在外,坤陰在內。乾陽為大,在外為往。坤陰為小,在內為來。因此說「大往小來」。

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經文。乾為天,坤為地。乾天尊貴而停留在上,陽氣未能下降。坤地卑而停留在下,陰氣未能上行,此為天地不交之象。天地不交則萬物閉塞不通。否即閉塞不通之意。天尊地卑,天地不交即上下不交,此就人倫而言,上下不能交,則天下大亂而無邦。

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此進一步發揮闡述否卦之上下二體卦象。坤陰在內,乾陽在外,故曰「內陰而外陽」。內坤卦為柔順,外乾卦為剛健。內坤卦為眾為小人,外乾卦為君子,故曰「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

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此就消息卦而言否卦卦象。否卦為陰長陽退而來。遯卦再增一陰而成否,因此否卦是陰氣增長,陽氣消退之卦。陽為君子,陰為小人,此為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之象。否卦也是三陰三陽之卦卦變的開始。

13.  同人,柔得位得中而應乎乾,曰同人。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文明以健,中正而應,君子正也,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

柔得位得中而應乎乾,曰同人:以主爻六二解釋同人卦。六二當位,故曰得位。六二亦是下卦離之主爻,與上面乾卦的九五爻相應,故曰應乎乾。

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此以旁通解釋經文。同人卦是乾坤旁通而來,乾卦九二至坤五,成同人與比。乾卦九二至坤五即「乾行」,乾行成比卦上坎,坎為大川,坎在外為剛健而不陷,因此曰利涉大川。乾九二至坤五,五為野,坤為眾人,君子與眾人會見於野,故曰同人于野。

文明以健:以上下二體的卦德解釋同人。內離為文明,外乾為剛健。

中正而應,君子正也:九五為中正。六二為同人卦成卦之主爻,九五為治卦之主爻,兩爻相應。九五居中而當位,故曰中正。乾為君子,九五中正,君子正之象。

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九五與六二相應。或者指乾坤旁通,乾九二至坤五,為通天下志。

14.  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

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以六五主爻解釋大有卦。大有為乾坤旁通而來,乾卦九五至坤二,成大有與師。六五雖柔,居五之尊位又得中,下應九二,與上九比應,故曰「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

其德剛健而文明:以上下二體的卦德解釋大有。內乾為剛健,外離為文明。

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以六五爻解釋「元亨」。六五與下卦乾天相應,為應乎天。與上九比應,亦是應乎天。時行者,乾九五至坤二,成大有與師。

15.  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

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以旁通解釋「謙亨」。謙卦為乾與坤旁通而來,乾上九至坤三,成謙卦與夬。乾為天,上九至坤三成謙為天道下濟而光明。坤三至乾上成夬,為地道卑而上行。

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闡述「謙受福,滿招損」之義,無論天道、地道、鬼神之道,還是人道,都是惡盈而好謙。盈者滿也。天道虧盈而益謙,天道會虧損盈滿者,而增益謙虛者,如日中則昃,月滿則虧。地道變盈而流謙,如山高谷深。鬼神害盈而福謙,鬼神傷害盈滿之人,造福謙虛者。人道惡盈而好謙,人道厭惡盈滿之人,喜愛謙虛者。

就卦象而論,謙卦乃乾卦虧其上爻而成,乾卦上九至坤三成謙,乾體變成夬,夬者缺也虧也。因此乾上至坤三成謙,即天道虧盈而益謙之象。

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謙虛反而得到尊貴而發光,卑下反而讓人無法踰越,這也是君子之終。

16.  豫,剛應而志行,順以動,豫。豫順以動,故天地如之,而況建侯行師乎?天地以順動,故日月不過,而四時不忒。聖人以順動,則刑罰清而民服。豫之時義大矣哉。

剛應而志行:以九四主爻解釋豫卦。九四陽剛,與初六相應,為剛應。互體坎為志,上卦震為行,有志行之象。但志行也可能是就旁通而言。豫卦為乾坤旁通而來,乾初九至坤四,成豫與姤。姤九五將成豫二成解與鼎。志行,或言豫六二將至姤五,姤五將至豫二。

順以動,豫: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豫。下坤為順,上震為動,豫為順以動之象。

豫順以動,故天地如之,而況建侯行師乎:以卦德解釋經文「豫,利建侯、行師」。言天地之運行亦如豫卦卦德,更何況是建侯行師。

天地以順動,故日月不過,而四時不忒:天地如豫之卦德以順動,所以日月之運傳不會有過錯,四時之消息不會有差錯。忒,差錯。

聖人以順動,則刑罰清而民服:聖人如豫之卦德以順動,則刑罰清明而人民服從。

豫之時義大矣哉:《彖傳》以「時義」讚嘆者有四卦,豫、遯、姤,與旅。其中豫和姤為乾坤旁通時同時生成的兩卦,乾初九至坤四,成豫與姤。

17.  隨,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大亨,貞,无咎,而天下隨時,隨時之義大矣哉。

剛來而下柔:以初九主爻解釋隨卦。隨卦是否卦卦變而來,否卦上九至初,初六至上,而成隨。剛來而下柔,指否卦上九下降成隨卦初九,下於六二與六三兩個柔爻。

動而說,隨:以上下二體卦義解釋隨卦卦義。

大亨,貞,无咎,而天下隨時:經文「元亨利貞」,但《彖傳》只解釋「大亨貞」,缺一利字,與屯卦同。此或有訛誤。依朱熹,「天下隨時」當作「天下隨之」。朱熹:「王肅本時作之,今當從之。釋卦辭,言能如是,則天下之所從也。」此擴大詮釋隨之卦義,能大亨貞而无咎,則天下將隨從之。

隨時之義大矣哉:朱熹:「王肅本時字在之字下,今當從之。」依朱熹,此句當作「隨之時義大矣哉」。

18.  蠱,剛上而柔下,巽而止,蠱。蠱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終則有始,天行也。

剛上而柔下:以卦變解釋蠱卦。蠱卦是泰卦而來,泰初九至上為剛上,泰上六至初為柔下。

巽而止: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蠱卦。

蠱元亨,而天下治也:擴大解釋蠱卦之卦義,蠱(有事)而能大亨,則可以天下治。

利涉大川,往有事也:解釋經文「利涉大川」,因有事要前往。《序卦傳》:「蠱者事也。」

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終則有始,天行也:泰卦初九至上成蠱,初至上為終則有始、天行之象。

19.  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剛浸而長:以消息卦解釋臨卦。臨卦是消息卦而來,復卦剛長而成臨。浸,逐漸。

說而順: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臨卦。下兌說而上坤順,說而順之象。

剛中而應:以九二主爻解釋臨卦。臨卦為復卦剛長而來,此剛長之爻即九二。九二剛中而與六五相應,故曰剛中而應。

大亨以正,天之道也:大亨以正解釋元亨利貞。臨卦大亨以正,此乃天道。

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以陰陽消息解釋經文「至于八月有凶」。陽長陰退為息,陰長陽退為消。消不久,陰長陽退乃不久之事。臨為陽長之卦,若不久而陰長陽退,則是遭凶之時。

20.  大觀在上,順而巽,中正以觀天下。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下觀而化也。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大觀在上:九五主爻為大觀在上。觀有二義,一是諦視,仔細看,觀摩之義,讀做官。二是示人,朱熹所說的「有以示人而為人所仰也」,讀做灌。「大觀」在上應該是採第二義,乃上位者有以示人,在上而為人所觀仰。《爾雅·釋宮》:「觀謂之闕。」觀卦六畫大象象一艮,大型之門闕,為觀臺樓闕之象。

順而巽: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觀,下卦坤為順,上為巽,順而巽之象。

中正以觀天下:以九五主爻解釋觀卦,擴大引申大觀在上之義。九五處中而當位,具中正之德。下卦坤為邦國為眾人,九五大觀在上,有觀天下之象。

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下觀而化也:解釋觀卦經文「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下觀而化,下四陰承九五之陽。此觀為諦視之義,音官。在下者諦視盥禮,虔誠而受教化。

觀卦為消息而來,否卦陽退陰長成觀。觀卦也是四陰二陽之卦卦變的開始。

21.  頤中有物,曰噬嗑。噬嗑而亨,剛柔分,動而明,雷電合而章,柔得中而上行,雖不當位,利用獄也。

頤中有物,曰噬嗑:此以六爻所構成之卦象解釋噬嗑卦。噬嗑為頤中有物之象。此「物」有兩種解釋,一是九四陽爻,陽為實。二是以互體坎為物。

噬嗑而亨,剛柔分,動而明:剛柔分,以卦變解釋經文。噬嗑卦由否卦卦變而來,否卦九五降初,初六升至五,為剛柔分。動而明,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震為動,上離為明,為動而明之象。

雷電合而章: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卦義。下震為雷,上離為電,雷電合而章之象。章,美。

柔得中而上行,雖不當位,利用獄也:以主爻六五解釋經文。否卦初六上行至五而得中,雖然不當位,但柔中,因此利用刑獄。

22.  賁亨。柔來而文剛,故亨。分剛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柔來而文剛,故亨:以卦變解釋賁亨。賁卦由泰卦而來,泰卦上六至二,文飾乾體兩剛爻而成離,因此曰柔來而文剛。

分剛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也:以卦變解釋小利有攸往。泰卦九二與乾體分離,至上以文飾坤體之柔,成上體艮卦,故曰分剛上而文柔。上九自乾天而來,上也是天位,因此說天文也。

文明以止,人文也:以上下二體的卦德解釋卦義。賁卦下離為文明,上艮為止,為文明以止之象。

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進一步申論賁卦之啟示,觀察天文可以洞察時間、時機的變化。而觀察人文,君王可以藉以化成天下。

23.  剝,剝也,柔變剛也。不利有攸往,小人長也。順而止之,觀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虛,天行也。

柔變剛也:「柔變剛」傳統以消息卦解釋,認為是五柔將變化上九之剛而成坤。但依字義來看並不通順。柔變剛應該是指坤上六由柔變成剛,因剝卦乃乾坤旁通而來,乾三至坤上,使得坤上六柔變剛而成剝。坤上至乾三,乾變履。柔變剛也是後文所說的「天行」,乾天剛爻至坤上之天位。

不利有攸往,小人長也:此以消息卦解釋不利有攸往,因為剝卦也是消息卦中陽退陰長之卦,五柔將剝一陽,因此不利有攸往。消息卦中,陽長之卦利有攸往;反之,陽退陰長之卦為不例有攸往。如復、夬卦為陽長,曰利有攸往。剝為陽退陰長,曰不利有攸往。其餘消息卦可據以類推。

順而止之,觀象也: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剝卦。下卦坤為順,上卦艮為止,順而止之之象。

君子尚消息盈虛,天行也:剝卦既是旁通而來,也是十二消息卦。就消息來說,是觀卦陰長陽消而來,此乃消息盈虛之自然。就旁通來說,是坤卦上六柔變剛而成,有盈虛之象。此有如謙卦與夬卦關係,謙卦為坤三至乾上,乾上剛變柔,因此謙卦說「天道虧盈而益謙」,虧盈者,虛盈也。

24.  復,亨。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无疾,朋來无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利有攸往,剛長也。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无疾,朋來无咎:以初九主爻及上下二體卦德解釋經文「出入无疾,朋來无咎」。初九主爻為剛反之爻,剛反有兩種解釋。一是從陰陽消息而來,坤卦陽長,陽爻歸來,因此曰剛反。初九也可以旁通來解釋。乾卦九四至坤初成復,是為陽復、剛反於坤體,地下一陽動;坤初至乾四成小畜,為陰畜於乾體。陰為小,小畜者,陰畜也。剝卦和復卦《彖傳》都講「天行」,天行者,乾陽至坤體。剝卦為乾卦九三至坤上,復卦為乾卦九四至坤初。動而以順行為上下二體之卦德,下卦震為動,上卦坤為順。朋來无咎,坤為朋,震為來,復卦即朋來之象。

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以「天行也」解釋經文「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傳統以消息卦解釋「七日」,因自乾至復剛好歷經七個階段:姤、遯、否、觀、剝、坤,復。

利有攸往,剛長也:以剛長解釋「利有攸往」。就陰陽消息來說,復卦為剛長之卦,坤卦剛長而來。復之後又剛長成臨。

25.  无妄,剛自外來而為主於內,動而健,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祐,行矣哉。

剛自外來而為主於內:以卦變解釋初九主爻。无妄卦是從遯卦而來,遯九三下降之初,成為主爻,因此說「剛自外來而為主於內」。周易原本以上面三爻為外,下面三爻為內,此卦的內外,是初與三的相對應關係。三為外,初為內。

動而健: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无妄卦下震為動,上乾剛健,動而健之象。

剛中而應:九五剛中,為治卦之主爻,與六二相應。

大亨以正,天之命也:解釋元亨利貞,大亨以正即元亨利貞。

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祐,行矣哉:解釋經文「不利有攸往」。鄭康成:「妄之言望,人所望宜正,行必有所望。行而无所望,是失其正,何可往也。」

26.  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養賢也;利涉大川,應乎天也。

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有多種讀法。《孫氏周易集解》作:「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另可作:「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

剛健篤實,以上下二體解釋大畜卦義。下卦乾為剛健,上卦艮為篤實。

輝光日新其德,乾為大明,輝光之象。艮在外為養,大畜為畜養大明,故有輝光日新之義。

剛上而尚賢,以卦變解釋卦義。大畜為大壯卦變而來,大壯九四上升到上位成大畜,並成止健之象(能止健)。上艮為止,下乾為健。

不家食吉,養賢也:大畜為君子養於門下之象,養賢之義,因此不家食吉。

利涉大川,應乎天也:六五與九二相應,與上九比應。

27.  頤貞吉,養正則吉也。觀頤,觀其所養也;自求口實,觀其自養也。天地養萬物,聖人養賢以及萬民,頤之時大矣哉。

頤貞吉,養正則吉也:解釋經文「頤貞吉」。頤為養,貞為正。頤貞吉者,養正則得吉,不養正則凶。

觀頤,觀其所養也:解釋經文「觀頤」字義。鄭玄:「觀頤,觀其養賢與不肖也。」所養,指的是君子所養之人。觀察一個人養的都是雞鳴狗盜之徒,還是機智謀士,還是天下萬民,諸如此類的。君子所養,當以正為吉,此後文所言聖人養賢及萬民,才是君子之養正。

自求口實,觀其自養也:解釋經文「自求口實」。鄭玄:「頤中有物曰口實。自二至五有二坤,坤載養物,而人所食之物皆存焉。觀其求可食之物,則貪廉之情可別也。」自養,指的是自己如何養自己,觀察一個人如何自養,德行便可知。例如,自肥者貪,有所不取者廉,諸如此類的。

天地養萬物,聖人養賢以及萬民:承上「頤貞吉」以及「觀頤」而言。養萬物是天地之養正,養賢以及萬民則是聖人養正之事。

28.  大過,大者過也。棟橈,本末弱也。剛過而中,巽而說行,利有攸往,乃亨,大過之時大矣哉。

大者過也:解釋大過義。鄭玄:「陽爻過也。」大為陽,大者過即陽者過。過,過錯。

棟橈,本末弱也:棟木彎曲,是因為本末羸弱。王弼:「初為本而上為末也。」向秀:「初為善始,末是令終。始終皆弱,所以棟橈。」本為下六,末為上六。陰者弱。巽為大木、宮室,兌為毀折,大過為大木、宮室毀壞之象,故曰棟橈。

剛過而中:所指是九二還是九五,未詳。虞翻認為是九二。個人竊疑,彖傳中另有一種陰陽交換模式,一次兩個爻,一爻在上卦,一爻在下卦。下爻當位則上爻不當位,下爻不當位則上爻不當位。相較之下,既濟定旁通模式所交換的兩爻一定都是不當位的,而未濟定路徑所交換的爻一定都是當位的。例如,大過卦是乾卦初、上兩爻和坤卦四、三兩爻交換而得。乾初到坤四,乾上至坤三,成小過。坤三至乾上,坤四至乾初,成大過。剛過而中,指的可能是乾卦初上兩爻越過到坤卦卦體之中,大象呈坎。而小過指的則是兩個陰爻過去乾體。彖傳與易經多有以六爻為一個大象的例子。像鼎卦,小過卦。

巽而說行,利有攸往,乃亨: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經文「利有攸往,亨」。大過下卦為巽遜,上卦為兌說,巽而說行之象。以巽遜而喜悅之態,則宜有所往,並得亨通。

29.  習坎,重險也。水流而不盈,行險而不失其信。維心亨,乃以剛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

習坎,重險也:解釋卦名。習者鳥數飛,此處藉以描繪重坎之象,坎為險,因此說是重險。習又有習慣之義,因處於重坎而仍能心亨。

水流而不盈,行險而不失其信: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卦義。重坎即是水流而不盈滿之象。《易經》八純卦的上下二體都一樣,這樣的卦象都有「不止」的運行之義。所以乾卦《大象傳》說「天行健」,天行即描繪天體運行不止。坤卦《大象傳》說「地勢坤」,大地之綿延不絕。習坎乃水流不盈,行險而不止之義。陸績:「水性趨下,不盈溢崖岸也。月者水精,月在天,滿則虧,不盈溢之義也。」

維心亨,乃以剛中也:解釋經文「維心亨」,因為坎卦兩個陽爻都得中。

行有尚,往有功也:指九五。坎在外乃往有功之象,因九五中正而不陷,五多功。陽在坎中本是坎陷之象,但坎之險位在下,因此在下卦則九二為坎陷。若在上卦成九五,就不陷。如需《彖傳》:「利涉大川,往有功也。」蹇:「利見大人,往有功也。」

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上坎卦為天險,天險不可攀登踰越。升,登也。下坎卦為地險,地險則是山川丘陵之屬。

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此言坎險之時用,王公設置天險地險以守護他的國家。

關於坎離兩卦如何由乾坤而來,李挺之卦變圖以陰陽上交下交而來。個人竊疑,這是乾坤兩卦的二五交易而來,乾二之坤五,乾五之坤初,成離與坎。

30.  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柔麗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

離,麗也:荀爽:「陰麗於陽,相附麗也。亦為別離,以陰隔陽也。」離為附的意思,言陰附於陽。麗字以鹿之一對角表達成雙成對的意思,後又有形影不離之義。段玉裁《說文》注:「兩相附則為麗。」此以麗解釋離,當是取其附麗之義。

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日月附麗於天,百穀草木附麗於土。

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雙重的光明(上下皆離)以附麗於正道,如此則可化成天下。

柔麗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以主爻解釋經文。六二爻為柔麗乎中正之象,所以亨通,畜養牝牛則吉。

31.  咸,感也。柔上而剛下,二氣感應以相與,止而說,男下女,是以亨,利貞,取女吉也。天地感而萬物化生,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觀其所感,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咸,感也:以感解釋咸卦卦義。

柔上而剛下,二氣感應以相與:以卦變解釋咸卦。咸卦是否卦而來,否卦原是陰陽不交,天地閉塞,否卦六三至上成咸之上六為柔上,上九至三為剛下。柔上剛下而天地之氣相互感應。相與,相互幫助,即爻象上的相應。咸卦六爻皆應,初六與九四、六二與九五,九三與上六皆應。

止而說,男下女,是以亨,利貞,取女吉也: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經文「亨利貞取女吉」。止而說為上下二體之卦德,下艮為止,上兌為說。男下女,少男艮下於少女兌,《周易》以男下於女為男女婚合之象。如漸卦少男下於長女為女歸吉。

天地感而萬物化生,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闡述咸感之大義。天地因為相感而讓萬物化生,聖人因為聖德能夠感動人心而讓天下和平。

觀其所感,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仔細觀看所感動的是什麼,就可以看出天地萬物之性情。

32.  恒,久也。剛上而柔下,雷風相與,巽而動,剛柔皆應,恒。恒,亨,无咎,利貞,久於其道也。天地之道,恒久而不已也,利有攸往,終則有始也。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時變化而能久成,聖人久於其道而天下化成,觀其所恒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恒,久也:恒是長久之義。

剛上而柔下:以卦變解釋恒卦。恒卦是由泰卦而來,泰初九至四為剛上,六四至初為柔下。

雷風相與: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卦義,雷與風各爻皆相應,乃雷風相與之象。

巽而動: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恒卦下卦巽,上為震動。

剛柔皆應:恒卦六爻全部都相應。六十四卦只要上卦與下卦為陰陽相反之卦就會六爻相應,《周易》中有八個卦具備這樣的條件:泰與否,咸與恒,損與益,既濟與未濟。

恒,亨,无咎,利貞,久於其道也:因為能夠恒久於道,所以可得「亨,无咎,利貞」。

利有攸往,終則有始也:生生之謂易,恒卦恒常之道在於終則有始,循環不已,生生不息。此有如易經六十四卦,以未濟為終,因既濟為定而窮,未濟不定而能通,通則有始而循環不已。

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時變化而能久成:日月得天道而能長久照明天下,四時因為變化而能夠長久成就萬物。

人久於其道而天下化成,觀其所恒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人因為恒久於天道,天下化成。觀恒常之道,就可見天地萬物之情。如日月之久照,四時之變化,乃天地之恒。

33.  遯亨,遯而亨也。剛當位而應,與時行也。小利貞,浸而長也。遯之時義大矣哉。

遯亨,遯而亨也:解釋經文「遯亨」。遯為退的意思。遯而亨,退而能夠亨通。

剛當位而應,與時行也:以主爻九五解釋卦義。九五陽剛當位而得中,與六二相應,能與時而行者。

小利貞,浸而長也:以陰陽的消息解釋小利貞。浸,逐漸。浸而長,指的是陰氣。陰氣稱小,小利貞因為陰氣逐漸增長。遯卦是由姤卦陰氣增長而來。同時也是二陰四陽之卦卦變的開始。

34.  大壯,大者壯也,剛以動,故壯。大壯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大壯,大者壯也:解釋大壯義。陽稱大,大者壯即陽氣壯。大壯卦為泰卦陽氣增長而來,因此為陽氣壯盛。大壯卦也是四陽二陰之卦卦變開始的一卦。

剛以動,故壯: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乾剛健,震為動,剛以動之象,所以稱壯。

大壯利貞,大者正也:解釋經文利貞,大者宜於正固。

35.  晉,進也。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晉,進也:《說文》:「進也,日出萬物進也。」《序卦傳》晉卦和漸卦都以「進」來解釋,《彖傳》則對漸卦的「進」另有解說:「漸之進也,女歸吉也。進得位,往有功也,進以正,可以正邦也。」與晉卦陰陽相反的需卦《雜卦傳》則說:「需,不進也。」得需不可進,得晉則必需「自昭明德」,以進為宜。《象傳》:「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

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以上下二體解釋晉卦。下卦為坤為地,上卦離為明,晉卦為明出地上之象。「順而麗乎大明」則是以上下二體的卦德解釋卦義,下卦坤為順,上卦離為麗。大明為乾(離為明,乾為大明)。離乃陰附麗於乾體之卦,故曰「麗乎大明」。

柔進而上行:以卦變解釋晉卦。晉卦可能由旁通而來,亦可由卦變而來。若是旁通而來,為乾初至坤四,乾三至坤上,乾體成訟,坤體成晉。綜觀《彖傳》,除了無反對卦的坎離、頤大過、中孚小過之外,若二、五未行,那麼二陽四陰、四陰二陽,以及二陰四陽、四陽二陰之卦,可能會以卦變解釋,但沒有以旁通來解釋者。晉為四陰二陽之卦,若以卦變來看,乃觀卦而來,觀六四上行至五成晉,為柔進而上行。蜀才:「此本觀卦。」同理可推論,晉卦之後的明夷卦是臨卦而來。

36.  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明入地中,明夷:以上下二體解釋卦義。明夷下卦為離,上卦為坤。離為光明,坤為地,是明入地中,光明隕落之象。

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以卦德解釋卦義,並以文王做比喻。內卦為離,有文明之德。外卦為坤,柔順之義。以文明之德而蒙大難(困於羑里),柔順處之,這是文王之明夷。荀爽:「明在地下,為坤所蔽,大難之象。大難,文王君臣相事,故言大難也。」

利艱貞,晦其明也: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經文「利艱貞」。坤為腹,離為明。明者聰明也。明夷乃明藏腹中,韜光養晦,晦其明之象。

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內難而能正其志」未知卦象基礎來自何處。虞翻以陰陽相反之旁通義來解釋,明夷陰陽相反為訟卦。虞翻:「箕子,紂諸父。故稱內難。五乾天位,今化為坤,箕子之象。坤為晦,箕子正之。出五成坎,體離,重明麗正。坎為志,故正其志,箕子以之,而紂奴之矣。」按:虞翻所講之旁通,指的是卦象之陰陽相反,即來知德所說的「錯」象。而不是指乾坤之陰陽交換歷程。

37.  家人,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家人有嚴君焉,父母之謂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傳統諸儒以爻位來解釋這段文字,以陽為男,陰為女,謂家人卦中間四爻皆當位為男女正。但這樣的註解有很大的問題,《彖傳》中談爻者以剛柔稱之,談男女者當是與八卦卦象有關。此處的男女談的都是男女的卦象,但家人卦下為中女,上為長女,女正之象有了,男正之象呢?此卦互體只有一個坎,坎卦主爻九三在內。再者講互體則不具內外之義。因此這裡「男女正」的答案在旁通。

家人卦是乾坤旁通陰陽交換而來,先是乾四與坤初交換,得小畜和復,小畜九二再和復卦六五交換成家人和屯。屯乃坤體受陽,雲行雨施,天造草昧之卦。家人則是乾體受陰,男女正位而家道正之卦。一講天道,一講家道。兩卦則同是乾坤往既濟定發展過程當中乾陽與坤陰中行得位之卦:乾九二成屯卦九五尊位,坤六五成家人六二而中正。家人卦的男正乎外指的是小畜九五至復六成屯上之坎,女正位乎內則是指復六五至小畜二而成家人下卦之離。乾陽得九五多功之尊位君位,而坤陰得六二多譽之臣位,乾元坤元皆得中正。小畜乃陰畜而迷途之卦,坤卦講的「先迷」;家人則是迷而後反家之卦,坤卦講的「後得」。因此小畜六爻講的是「復」,回家的故事。復卦是陽氣之復(回家、歸來),但相對應的小畜是陰氣之迷途。陰氣之復(回家)則是在家人。復卦六五至小畜成家人之六二,此乃陰氣之「回家」,因此以家人為卦名。

家人有嚴君焉,父母之謂也:傳統以九五為父,六二為母。但也可以前述的卦變歷程來解釋。

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傳統以中間四爻皆當位來解釋。但以旁通歷程來解釋為佳。

38.  睽,火動而上,澤動而下,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說而麗乎明,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小事吉。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萬物睽而其事類也,睽之時用大矣哉。

火動而上,澤動而下: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睽卦卦義。上卦離為火,火性炎上,因此曰火動而上。下卦兌為澤,澤水動則下行,因此曰澤動而下。此乃火澤違行之象,故曰睽。

二女同居,其志不同: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卦義。下卦兌為少女,上卦離為中女,兩女同居之象。兩個女卦的主爻六三與六五皆不當位,卦體又有水火違行之義,因此為二女同居,其志不同之象。

說而麗乎明: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卦兌為說,上卦離為麗為明,為說而麗乎明之象。

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小事吉:傳統以卦變解釋,例如虞翻說:「柔謂五,无妄巽為進。從二之五,故上行。」虞翻以睽卦從无妄而來,而无妄又是遯卦卦變而來。无妄二之五,為柔進而上行。個人認為,睽卦為乾坤旁通往未濟卦發展的陰陽交換歷程而來。乾三至坤上成履卦與剝卦,履五再至剝二,成睽與蒙。柔進而上行為剝二上行至履五而成睽,得中而應乎剛為六五與九二相應。

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萬物睽而其事類也:這是就履卦與剝卦旁通而變為睽與蒙卦而言。天地睽為剝卦下體坤與履卦上卦乾,天地相睽違而能旁通,因此曰其事同。男女睽為履卦下卦少女,和剝卦上卦少男,兩卦為乾坤旁通而得,雖然相睽而能志通。男女睽也可視為睽卦上卦中女,與蒙卦下卦中男相睽,兩卦為乾坤旁通而來,因此曰其志通。蒙卦《彖傳》:「以亨行,時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應也。」

39.  蹇,難也,險在前也。見險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利見大人,往有功也;當位貞吉,以正邦也。蹇之時用大矣哉。

蹇,難也:以難解釋蹇卦卦義。

險在前也:以上下二體解釋蹇卦為何是難。坎險為難,卦象坎險在前,因此為難。

見險而能止,知矣哉: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蹇卦。坎險在前,下艮為止,止在險前,見險而能止之象,故曰智矣哉。知,智也。反之,蒙卦為止在險後,因此為童蒙,童蒙則不智。

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坤為西南,蹇卦無坤,為何說利西難?雖有東北,但為何說不利東北?蹇卦是乾坤旁通往既濟發展過程當中,兩次陰陽交換而來。先是乾上之坤三,成夬和謙,謙卦上為坤為西南,下為艮為東北。「利西南,往得中也」指的是夬卦九二往謙之五,即謙卦上卦之坤中,而成蹇。在這一旁通過程當中,謙下東北(艮)已道窮,夬卦九二可中行而至謙上坤體(西南)而得中,但往艮體(東北)已無路可求通,因此曰「不利東北,其道窮也」。若東北再行,則成既濟。既濟《彖》曰:「終止則亂,其道窮也。」這段講的是乾坤兩卦的旁通原則,旁通可中行而貞定,但不可成既濟而定,成既濟定則道窮而亂。

利見大人,往有功也:蹇之主爻九五為夬九二而來,在旁通前為謙卦六五,謙六五至夬二成革,夬下卦乾為大人,故曰利見大人。夬九二至謙五變蹇,剛得中而成九五之尊,五多功,因此曰往有功。

當位貞吉,以正邦也:九五當位得正,因此曰當位貞吉。夬九二至謙上卦之坤中,坤為邦國,因此曰「以正邦也」。

40.  解,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解,利西南,往得眾也;其來復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時大矣哉。

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解卦。下坎為險,上震為動,險以動之象。坎來而動行,積極行動以逃避危險之象。

利西南,往得眾也;其來復吉,乃得中也:解卦卦象中沒有坤卦,為何說「利西南」?解卦是乾坤旁通而來,乾坤往未濟卦發展歷程中兩次陰陽交換而得。先是乾初至坤四,成姤和豫。姤九五和豫六二交換,乾體變鼎,坤體變解。豫下卦為坤,姤九五中行至豫下坤中成解卦,坤為西南為眾,因此「利西南,往得眾」。乾初至坤四而成豫卦的陽爻,為復初之陽,因此曰其來復吉。乃得中也,姤九五成豫卦下卦坤之中。

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乾行得坎,雷雨作,雲行雨施,為有功之象。

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乾卦《彖》傳:「雲行雨施,品物流形。」解卦為雷雨作,雲行雨施之卦。具體而言,乾初至坤四,九五至二,得解卦而雷雨作。「百果草木皆甲坼」,萬物脫殼而出,生命解放。坼,裂也。甲,殼。甲坼,殼裂開。

41.  損,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損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應有時,損剛益柔有時,損益盈虛,與時偕行。

損下益上,其道上行:以卦變解釋損卦。損卦是從泰卦而來,泰卦九三至上,上六至三,損下卦乾之陽,益上卦坤之陰,所以曰「損下益上,其道上行」。先儒以上艮山、下兌澤之卦象解釋「損上益下」,鄭玄:「艮為山,兌為澤。互體坤,坤為地。山在地上,澤在地下,澤以自損增山之高也。」後儒多採此說。但對應於益卦講「損上益下」,上下二體卦象就無法解釋。此當以卦變來解釋,才符合彖傳之義。損卦為損下卦乾之陽,以益上卦坤之陰。益卦則上損上卦之乾,以益下卦之坤。

二簋應有時:祭祀要簡約,有其時機。損卦為應當簡約、簡樸之時,因此經文說「二簋可用享」,此進一步解釋二簋可用享。簋為祭祀時盛裝黍稷以敬鬼神的盤子,以偶為用,因此二是最為精簡的排場,二簋即極簡的祭祀。孔穎達:「二簋至約,可用享祭矣。」

損剛益柔有時,損益盈虛:損乾剛,益坤柔,損益乃天地盈虛之道,與時而行。

42.  益,損上益下,民說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慶;利涉大川,木道乃行。益動而巽,日進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與時偕行。

損上益下,民說无疆:以卦變解釋卦義。益卦是從否卦而來,否九四至初,初六至四,損上卦乾之陽,益下卦坤之陰,為損上益下。損上益下為君子施德於眾之義,因此民說無疆。

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否卦上卦剛爻,至初居卦體及兩陰爻之下,為自上下下。乾為道為大明為君子,坤為眾為民。君子下下,施德於民,其道大光之義。

利有攸往,中正有慶:以九五主爻解釋經文利有攸往。初九乃卦變成卦之主爻,九五乃治卦之主爻。九五中正而有功,與六四比應,因此說利有攸往。

利涉大川,木道乃行: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經文利涉大川。巽為木,震為行,木道乃行之象。木道乃行,行舟之義,因此曰利涉大川。

益動而巽,日進无疆: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震為動,上為巽。動而巽之象。巽為入為漸進,動而可進能入,因此曰日進無疆。

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否卦上乾陽布施陽氣於坤,坤為地,震為生。坤得陽而廣生。

43.  夬,決也,剛決柔也。健而說,決而和。揚于王庭,柔乘五剛也;孚號有厲,其危乃光也;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窮也;利有攸往,剛長乃終也。

夬,決也,剛決柔也:決,決斷之義。剛決柔,傳統解釋為五剛決斷一柔,這是以陰陽消息在解說夬卦。但剛決柔像是一語雙關,既可說是消息上的五剛決一柔,也可用旁通來詮釋,解釋為剛潰決而變成柔,這和剝卦的「柔變剛」有些類似。乾三至坤上,成夬與謙。

健而說,決而和: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乾為健,上兌為和。剛健而能悅,是能決斷又能和悅之義。

揚于王庭,柔乘五剛也:以全卦卦象解釋經文。夬卦卦象為一個柔爻乘五個剛爻。周易和彖傳中所談的象,除了上下二體的八卦卦象之外,還有以六畫為卦象者。像鼎卦,頤卦,噬嗑,小過,還有夬。

孚號有厲,其危乃光也:乾上至坤三成謙,謙卦《彖》曰「天道下濟而光明」,謙九三經文「勞謙,君子有終」,取的是互體坎象。坎為勞為險,乾行為光。謙之九三即乾上,乾上至坤三,坤體成謙,乾上成謙卦互體坎中,乾體成夬,因此說其危乃光。

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窮也:乾坤旁通成謙夬之後,下一階段為中行之時,夬九二至坤五,成革與蹇,蹇卦卦辭說不利東北,《彖傳》說「不利東北,其道窮也」,即指謙下東北(艮)已道窮,不能再陰陽交換。夬九二若乾行至謙五,謙上卦為坤為邑,則為告自邑。夬下乾體將成離,離為兵戎,因所尚乃窮(將成蹇),因此曰不利即戎。

利有攸往,剛長乃終也:以陰陽消息解釋利有攸往。夬卦也是十二消息卦,乃陽長之卦,由大壯增長一陽而來。至夬再增一陽即成乾卦,變為純陽之體。成夬卦成乾之後十二消息卦陽氣增長到此為止,接下來就是陽退陰長之卦,因此曰剛長乃終。

44.  姤,遇也,柔遇剛也。勿用取女,不可與長也。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剛遇中正,天下大行也,姤之時義大矣哉。

姤,遇也,柔遇剛也:姤卦古或作遘,為遇的意思。柔遇剛傳統以消息卦詮釋,初爻陰長,為柔返遇剛。但也可以旁通來解釋,乾初至坤四,成姤與豫,姤初即坤之六四。坤四至乾初成姤,為柔遇剛,後文講的天地相遇。下一階段則是姤五至豫二,成鼎與解。鼎講人道,解為天道。如家人之為男女正,屯為天造草昧。鼎為「聖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養聖賢」之卦,解卦則是雷雨作,雲行雨施之卦,《彖傳》說:「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因此姤也預告,「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

勿用取女,不可與長也:解釋經文「勿用取女」,取通娶。不可與長,無法與此女長相廝守。

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乾初至坤四,成姤與豫。坤四至乾初為天地相遇,姤與豫將成鼎與解為品物咸章。坤《彖》:「含弘光大,品物咸亨。」

45.  萃,聚也。順以說,剛中而應,故聚也。王假有廟,致孝享也;利見大人,亨,聚以正也;用大牲,吉,利有攸往,順天命也。觀其所聚,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萃,聚也:萃為聚,上兌為見,下坤為眾,眾見聚會之象。

順以說: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坤卦為順,上兌卦為說。

剛中而應,故聚也:主爻九五剛中,應六二,所以為聚。

王假有廟,致孝享也:王至于廟,以致上孝享。享,祭祀。孝享,表達孝道之祭祀。

聚以正也:解釋利貞。《彖傳》以貞為正。

46.  柔以時升,巽而順,剛中而應,是以大亨;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

柔以時升:不知所指何爻。最可能是六五,但六五從何而升?只可能是二或三。若從二而升,那麼升卦是蹇卦而來。若從三而升,那麼就是坎卦而來。不管是那從蹇或坎,《彖傳》餘卦都沒有這樣的卦變體例。升與萃的產生模式應該與兩卦陰陽相反的无妄及大畜卦一樣。《彖傳》比較可能是以无妄為遯卦而來,无妄言「剛自外來而為主於內」,遯卦九三至初成无妄,初九即无妄成卦之主爻。而大畜言「剛上而尚賢」,大壯九三至上成大畜。同理可推,萃卦應是觀卦而來,觀六四至上成萃為柔進而上。而升卦則是從臨卦而來,臨六三降至初成升才是。虞翻:「臨初之三,又有臨象;剛中而應,故元亨也。」

巽而順: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升卦下為巽,上為坤為順,巽而順之象。

剛中而應:九二主爻與六五相應。

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虞翻:「謂二當之五,為大人,離為見,坎為恤,二之五得正,故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離,南方卦,二之五成離,故南征吉,志行也。」

47.  困,剛揜也。險以說,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貞大人吉,以剛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

困,剛揜也:揜,通掩,言剛爻受到遮敝,指九二或九五,九二剛爻坎陷於中,九五為上六所乘。困卦是由否卦卦變而來,否上九降至二,六二升上。因此剛揜比較可能是說九二,言否卦上九至二而揜。

險以說: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坎為險,上兌為說。

貞大人吉,以剛中也:九二剛中。

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虞翻:「兌為口,上變口滅,故尚口乃窮。」

48.  巽乎水而上水,井,井養而不窮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凶也。

巽乎水而上水,井: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卦義。巽為入為木,井卦巽在水下,為木入於水而使水出,以木汲水之象。

井養而不窮也:井水養民而不會有窮困。

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剛中為九二或九五。

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巽木無以行舟,故曰未有功。《彖傳》有五卦言及「往有功」,一卦講「乘木有功」。

  • 需: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 坎:行有尚,往有功也。
  • 蹇:利見大人,往有功也。
  • 解: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
  • 漸:進得位,往有功也。
  • 渙: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 中孚: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

歸納之後「有功」之象主要有兩種,一是坎在外為有功之象,如需、坎、蹇是也,因坎在外為剛健而不陷,九五中正而多功。若再嚴格定之,坎在外的幾卦,下卦都是陽卦,沒有陰卦。二是有巽進之象者,如漸與渙。其中渙卦彖曰「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中孚「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可推論中孚亦是乘木行舟而有功之義。唯一例外者是解卦,解卦坎在內,之所以有功是因動而能免乎險。井卦坎在外,但卻說「未有功」,蓋因巽在水下,無以達到乘木之功。

49.  革,水火相息,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已日乃孚,革而信之。文明以說,大亨以正,革而當,其悔乃亡。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大矣哉。

水火相息:息有三種解釋。馬融:「息,滅也。」虞翻:「息,長也。」王弼兼容生長與消滅兩相矛盾的字義解釋為生變:「息者,生變之謂也,火欲上而澤欲下,水火相戰,而後生變者也。」革卦下卦為離火,離火炎上。上卦為兌澤,澤水毀下,為水火不容之象,即王弼所說的水火相戰。

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下離為中女,上兌為少女。二女同居而水火不容,故曰「其志不相得」。與革卦同樣由中女和少女所組成的睽卦,《彖傳》說:「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似乎中女和少女註定是不能好好相處的兩卦,睽卦為各有想法,志不同行,但也互不侵犯。但革卦兩女正面交戰,水火不容。

已日乃孚,革而信之:解釋經文已日乃孚。革為變革之義,變革之日乃可孚信。

文明以說,大亨以正,革而當,其悔乃亡:解釋經文其悔乃亡。二體卦德為文明以說之象。大亨以正解釋元亨利貞,大亨以正為適當之變革,革而得當才得悔亡。

天地革而四時成:天地因為有變革所以有四時的變化。

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言商湯和周武的革命,乃順應天命,呼應民心。革卦成卦主爻為六二,六二承順於九三,為應乎人,因三為人位。六二遠應九五,為順乎天,因五為天位。革卦是乾坤旁通而來,先是乾上之坤三,成夬與謙。接著夬二之謙五,成革與蹇。革之六二由謙之六五而來。

50.  鼎,象也。以木巽火,亨飪也。聖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養聖賢。巽而耳目聰明,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元亨。

鼎,象也:言鼎卦乃六畫之象,鼎卦六畫構成一個鼎器之象,初為鼎足,互體乾為鼎身兼鼎實,六五為鼎耳,上九為鼎鉉。

以木巽火,亨飪也: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卦義。巽為木為入,鼎卦巽在火下,為以木入於火而出火,生火煮物,烹飪之象。亨,烹也。

聖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養聖賢:聖人烹飪以敬獻給上帝,偉大的烹飪則是為了要養聖賢。享,祭祀,表敬獻之意。此明烹飪之時用,在養聖賢。因此鼎有養聖賢之義。鼎乃取新之卦,革在去故,鼎則在創造新局面,因此以養才為首務。

巽而耳目聰明:以上下二體卦象解釋卦義。下卦為巽,上卦為離。上離為目為明,為何說耳目聰明?上離之主爻為六五,六五既是上體離目之明,又是全卦鼎之鼎耳,因此說是耳目聰明。

柔進而上行:以主爻六五解釋元亨。朱熹認為柔進講的是卦變,虞翻註解則很矛盾:「大壯上之初,與屯旁通。天地交,柔進上行,得中應乾五剛,故元吉亨也。」大壯上之初,指鼎卦是大壯卦變而來,但上之初為剛上而柔下,是剛進而上行,並非柔進而上行。另一可能解釋為鼎自遯而來,遯六二至五成鼎卦,即符合柔進而上行的描述。另一可能則是從乾坤旁通而來。先是乾初至坤四,成姤與豫,姤九五至豫二,成鼎與解。因此鼎卦六五是從豫六二而來,二之五即是上行。解卦為乾元雲行雨施之卦,萬物生命得到解放,《彖傳》說「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鼎則是坤元厚德載物,含弘光大之卦,《彖傳》說「聖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養聖賢」。

得中而應乎剛:主爻六五得中而應九二之剛。

是以元亨:鼎卦經文為「元吉亨」,但細讀《彖傳》全文,可確定當初《彖傳》作者看到的經文為「元亨」,例如前文「大亨以養聖賢」,此處更直言「是以元亨」。因此朱熹認為經文當是「元亨」,「吉」字當是衍文。

51.  震,亨。震來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也,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

震,亨:震為動,為起,為行。起而行則可得亨。

震來虩虩,恐致福也:解釋經文。震卦上下皆震,上卦震作振解,為振動拍打之義。下卦之震為來,震古卦名為來,震即來。因此重震即震來之象。來為瑞麥,震來即拍打瑞麥以祈福。虩虩,通解為恐懼貌。但個人認為亦可為狀聲辭,形容震來之聲。恐致福,驚省恐懼乃可求得福氣之來。

笑言啞啞,後有則也:震為鳴,笑言之象。後震互體有坎,坎為律為法,則之象,因此曰後有則。啞啞,歡笑聲。

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也:百里,大約是古代諸侯國之大小,象徵的是諸侯國。鄭玄:「雷發聲聞于百里,古者諸侯之象。諸侯出教令,能警戒其國。內則守其宗廟社稷,為之祭主,不亡匕與鬯也。」

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解釋經文不喪匕鬯。鬯為澆地請神之香酒,匕是大湯匙,用以舀香酒澆地。不喪匕鬯,不失祭主之地位。因此說「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

52.  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艮其止,止其所也。上下敵應,不相與也,是以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也。

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以止解釋艮卦卦義。當止則止,當行則行,動靜行止皆依順時機,這才是光明之大道。

艮其止,止其所也:經文做「艮其背」,《彖》做「艮其止」,朱熹:「易背為止,以明背即止也。背者,止之所也。」

上下敵應,不相與也,是以不獲其身:上下敵應,艮卦六爻皆不相應。八純卦全都是六爻不應,《彖傳》唯獨在艮卦中以「上下敵應」來描述。有學者因此將「敵應」列為一種「應」,也就是「不應」之應,這有過度讀解之嫌。傳統易學並沒把「敵應」列為一「應」。「敵應」主要是要解釋經文「不獲其身」,艮為背,背與背相對,如敵之互應,彼此無有交接,因此不獲其身。

53.  漸之進也,女歸吉也。進得位,往有功也,進以正,可以正邦也。其位剛得中也。止而巽,動不窮也。

漸之進也,女歸吉也:解釋經文女歸吉。漸之前進,女子嫁人則吉。

進得位,往有功也:以卦變解釋漸卦。漸卦為否卦而來,否卦六三至四成漸。六三至四為進,成漸卦六四之後當位而承五,為進得位,五多功。進既得位,往則有功。

進以正,可以正邦也:或指九三。九三為否卦九四而來,至三在否卦坤體之上而當位,因此曰正邦。但也可能指的是九五,但九五難以解釋「進以正」之象。若與後文合看,則「其位剛得中也」,當指九五。

其位剛得中也:九五為治卦之主爻,陽剛而得中。

止而巽,動不窮也: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漸卦下艮為止,上為巽。若能止而漸進,則可動而不窮。

54.  歸妹,天地之大義也。天地不交,而萬物不興。歸妹,人之終始也,說以動,所歸妹也。征凶,位不當也;无攸利,柔乘剛也。

歸妹,天地之大義也:歸妹,嫁女。歸,女子嫁人,妹是少女之稱。嫁女乃天地之大義。

天地不交,而萬物不興:補充說明前文「天地之大義」,歸妹則男女交,乃天地之大義,因天地交則萬物生,天地不交則萬物不興。《彖傳》泰:「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否:「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此段亦可能是以卦變在闡述歸妹卦有天地不交之象,因此以歸妹來回歸天地之大義。歸妹卦由泰卦而來,泰卦乃天地交之象。泰九三至四,六四至三。乾陽上升,坤氣下降,乃天地不交之象。

歸妹,人之終始也:歸妹乃人倫之終始。

說以動,所歸妹也: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歸妹下卦為兌,上卦為震。兌說而震動,說以動之象。

征凶,位不當也:以爻象解釋經文征凶。歸妹成卦主爻有六三與九四,兩爻原本在泰卦中都是當位之爻,但在歸妹卦中則變成都不當位。六三也是下卦兌之主爻,可代表下卦之少女。九四則是上卦震之主爻,可代表上卦之長男。震為起為征,因此也可能只是就九四爻而言位不當。除此之外,歸妹卦二、三、四、五等中間四爻皆不當位。

无攸利,柔乘剛也:六三和六五皆是柔乘剛之象。六三為成卦之主爻,六五為治卦之主爻。

55.  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豐,大也:豐為盛大。

明以動,故豐: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卦離為明,上卦震為動,明以動之象。

王假之,尚大也:解釋經文王假之。豐為大。王弼:「大者王之所尚,故至之也。」

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豐卦為日動、日行之象。離日動,宜照遍天下。豐卦由泰卦卦變而來,泰六四至二,泰下之乾變成離,六二為離日之中。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豐卦為日行之象,故以日行闡述天地消息之理。日中則昃,日中之後則開始偏西。

56.  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小亨,旅貞吉也,旅之時義大矣哉。

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小亨:以卦變和卦德解釋經文。旅卦由否卦而來,否卦六三至五成旅之六五。六五得中於外,又承順上九。止而麗乎明則是上下二體之卦德,下卦艮為止,上卦離為麗為明。麗,附麗。

57.  重巽以申命,剛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順乎剛,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重巽以申命:申命有二種解釋,一是重命,巽為命令,重巽即重命之象。重命者,重覆的下達命令。申也可做闡述的意思。申命,闡述命令。兩種解釋以前者為佳。

剛巽乎中正而志行:九五具中正之德,居於上巽卦的中間,因此曰巽乎中正。

柔皆順乎剛:初六與六四兩柔都順於剛。

58.  兌,說也。剛中而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

兌,說也:兌為說的古字,有兩種意思,一是說話的說,一是喜悅的悅。

剛中而柔外:九五剛中,上六柔外。

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闡述說的作用。以說服方式讓人民前進,人民會忘記當中的辛勞。以說服方式讓人民犯難,人民會不怕死的去做。說服功效之大,人民會受到鼓勵。

59.  渙亨,剛來而不窮,柔得位乎外而上同。王假有廟,王乃在中也。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渙亨,剛來而不窮:用卦變解釋卦義。渙卦是從否卦而來,否卦九四降至二為剛來而不窮。

柔得位乎外而上同:否卦六二至四成渙,六四得位承九五之剛。

王假有廟,王乃在中也:九五在中。

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巽為木,有舟楫之利,下為坎水,乘木有功之象。

60.  節亨,剛柔分而剛得中。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說以行險,當位以節,中正以通。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

節亨,剛柔分而剛得中:以卦變解釋經文。節卦是由泰卦而來,泰九三至五,與下乾體分。六五至三,與上體坤分,故曰剛柔分。九三至五得中,成九五之尊,為剛得中。

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苦節不能堅定,因為這是窮困之道。

說以行險:以卦德談節卦卦義。下兌為說,上坎為險。以喜悅之心行險,做為節制之道。

當位以節:九五主爻當位而居節之君位。

中正以通:九五主爻中正,以中正之德而通險。

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補充說明前面所言「苦節不可貞」,言當節以制度才不致於變成苦節。天地因為有節,所以有四時。人道則當用制度做為節度,如此才能夠不傷財,不害民。

61.  中孚,柔在內而剛得中,說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魚吉,信及豚魚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中孚以利貞,乃應乎天也。

柔在內而剛得中:兩柔爻居中於內。《彖傳》還有《周易》多有以六爻之卦直接取象者,例如鼎卦六爻象鼎之形,再如頤卦、噬嗑、小過之飛鳥。中孚的柔在內也是以六爻所構成的卦象而言。剛得中,九二和九五,兩剛爻皆得中。

說而巽,孚,乃化邦也: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卦義。下兌上巽,說而巽之象,悅而能入而有孚信之義,因此可以感化邦國。

豚魚吉,信及豚魚也:孚者信也。信及豚魚,孚信及於君子和小人。《周易》以豚象徵君子,魚象徵小人。遯卦既是講君子隱退,又講繫遯(豚)之事。遯六二與姤初六皆有繫豚豕之義,蓋因巽為繩,乾為君子為豚為豕。《說卦》以坎為豕,但《說卦》取象經常與經文不一致。以魚為民的例證,一在姤九二講包有魚,九四講包无魚,講的是兩爻與初六的關係。九二與初六比應為包有魚,九四與六雖遠應,但魚已為九二所得,因此對九四來說為遠而未得之象。魚為民,因此九四《象傳》說「遠民也」,經文說「起凶」。起凶為征凶之義。因為遠民,所以征凶。剝卦六五曰「貫魚以宮人寵」,上九說「君子得輿」,輿者眾也民也,得輿即得民心,因上九得六五所貫之魚,得民最眾。

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上巽木,下澤水。水上之木為舟楫,全卦六畫呈中虛之象,因此曰「乘木舟虛」。渙卦下坎水,上巽木,亦是乘木舟行之象,《彖傳》說「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反之,大過卦為巽在澤下,《大象》說「澤滅木」,此乃沉船之象,因此大過上六曰「過涉滅頂」。井卦巽木在坎水下,入水而出水,無舟行之功,因此曰「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

62.  小過,小者過而亨也,過以利貞,與時行也。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剛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有飛鳥之象焉,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順也。

小過,小者過而亨也:小過為小有超過而能夠亨通。陰稱小,小過亦有陰過之義。小者過而亨,如《大象傳》所說的:「君子以行過乎恭,喪過乎哀,用過乎儉。」行用當有過乎尋常的謹慎。

過以利貞,與時行也:有所超過、過錯之後,能夠有利而正定,這是因為能夠隨著時機而行動。

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六二與六五以柔而得中,因此小事吉。

剛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九四剛爻失位。九三與九四兩個剛爻皆未得中,所以不可以做大事。小事、大事如何區別?小為陰,大為陽。小事,如私事、陰事、隱密之事、瑣碎、細節之事,都屬小事。大事,如公事、公開之事、公眾之事、架構、組織之事,都屬大事。

有飛鳥之象焉,飛鳥遺之音:以六爻為飛鳥之象。《周易》八卦卦象以離為鳥,小過大象像八卦中的坎卦,因此這裡的「飛鳥之象」指的並不是八卦卦象。《周易》卦象有以全卦六爻直接取象者,如鼎、頤、噬嗑,中孚。小過的「飛鳥之象」也是屬於此類。傳統看法認為,六十四卦是從八卦重疊而來,並有文王重卦演易為六十四卦之說,《史記周本紀》就說:「(西伯)其囚羑里,蓋益易之八卦為六十四卦。」但當代許多出土證據皆指向,至少在商初就有六畫卦,而且似有六畫卦在先,再有三畫之八卦的情況,因此很多學者認為八卦卦象乃後出而要讓六畫卦卦象邏輯化所產生。簡言之,六畫卦卦象的存在,很可能先於八卦。小過卦全卦中間兩爻像鳥身,上下分別兩個陰爻像飛鳥拍動的翅膀,此為飛鳥之象。反之,中孚像卵,因此以卵孵為喻為象。上震為鳴為音,下艮為距,因此有飛鳥遺音之象,哲人日已遠之義。

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順也:上逆,上卦六五六四兩柔爻乘九四之剛,為逆,九四剛爻不當位,因此不宜上。下順,下卦初六六二兩陰爻承九三之剛,為順,九三剛爻又當位,因此宜下。若往下則大吉,但不宜上,往上可能為凶。此亦符合前面所言,小事吉,不可大事。

63.  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初吉,柔得中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

既濟亨,小者亨也:經文言「既濟亨小利貞」,《彖傳》言「小者亨」,與經文不符,依《彖傳》來看,經文可能是「小亨,利貞」,朱熹:「亨小,當為小亨。」

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既濟卦六爻全部當位,因此說「剛柔正而位當」。

初吉,柔得中也:六二得中在下,下為初始,因此曰初吉。

終止則亂,其道窮也:六二言初吉,那麼終止則亂當指九五。九五亦得中,具中正之德,為何言終止則亂?此可能是就乾坤旁通之結果而言。乾卦雲行雨施,與坤卦旁通而至既濟,至屯卦雷雨作為雲行雨施之時,至既濟則已完成。濟有完成之義,為雲行雨施之完成。齊也可假借為霽,為雨停之義,既濟即雨停,言雲行雨施已停,因此曰其道窮也,言乾坤旁通已成,窮極而不可再互通。另一可能旁通路徑為乾上之坤三而成謙與夬,謙為天道下濟,夬為天道之盈虧。夬二再至謙五,成蹇與革,《彖傳》蹇卦:「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革卦:「天地革而四時成。」蹇卦不利東北,因為其道窮。其道窮是呼應既濟卦「終止則亂,其道窮也」而言,因蹇下卦艮為東北,此言革九四若再行,往東北(蹇初)則成既濟而窮。

64.  未濟亨,柔得中也;小狐汔濟,未出中也;濡其尾,无攸利,不續終也,雖不當位,剛柔應也。

未濟亨,柔得中也:六五為柔得中。經文做「未濟亨小狐汔濟」,有學者依《史記春申君列傳》所引易曰「狐涉水,濡其尾」堅稱經文當做「未濟,亨小。狐汔濟」。但依《彖傳》當做「未濟,亨。小狐汔濟」。

小狐汔濟,未出中也:九二居坎中,坎陷而未能出。以小狐為喻者,涉世未深,即使本性多疑,亦難以判斷形勢。

濡其尾,无攸利,不續終也:以乾坤旁通觀點來看,未濟卦是乾坤變解與鼎,再由解與鼎而來。解卦雷雨作,萬物皆甲坼,為乾元之雲行雨施。濟通霽,雨停之義。未濟,雨未停。乾坤旁通由屯家人變既濟,於既濟言「其道窮也」,因既濟則定,定則窮。由解鼎變未濟曰「不續終」也,因未濟為未成,雲行雨施而未成,因此曰不續終。不續終,孔穎達:「濡尾力竭,不能相續而終至於登岸,所以无攸利也。」

雖不當位,剛柔應也:未濟卦六爻皆不當位,但六爻皆相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