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8. 井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3:1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貢獻者:Jane


  巽下坎上

井者,地中之泉也。為卦坎上巽下,巽者入也,水入于下而取于上,井之義也。巽為水*,汲水者,以木承水而上,亦井之義也。《序卦》:困于上者必反于下,故受之以井,所以次困。

*編按:「巽為水」應是「巽為木」之誤。

 

井,改邑不改井,无喪无得。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井綜困,二卦同體,文王綜為一卦,故《雜卦》曰「井通而困相遇也」。改邑不改井者,巽為市邑,在困卦為兌,在井為巽,則改為邑矣,若井則无喪无得。在井卦,坎往于上,在困卦,坎來于下。剛居于中,往來不改,故曰往來井井。《易經》與各經不同,元妙處正在于此。汔,涸也,巽下有陰坼,涸之象也。繘者井索也,巽為繩,繘之象也。羸者弱也,與羸其角同。汲水之人,弱不勝其瓶,將瓶墜落于井也。中爻離,瓶之象也,在離曰缶,在井曰瓶、曰甕,皆取中空之意。

言井乃泉脈,不可改變,其德本无得喪,而往來用之者不窮,濟人利物之功大矣。若或井中原涸無水,以至或有水,而人不汲,又或不惟不得水,或汲之而羸其瓶,則無以成濟人利物之功,故占者凶。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井養而不窮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凶也。

以卦德卦綜釋卦名卦辭,凡井中汲水,井上用一轆轤,以井索加于其上,用桶下汲,方能取上,是以桶入乎其水方能上也,故曰巽乎水而上水。巽字有木字,入字二意,《文選》「殫極之綆斷幹」,綆即轆轤之索也,養而不窮者,民非水火不生活也。改邑不改井者,以剛居中。在困卦,居二之中,在井卦,居五之中,往來皆井,不可改變也。未有功者,井以得水為功,井中水涸,以至汲水之索未入于井,皆無功也。若羸其瓶,是不惟不得其水,並汲水之具亦喪亡矣,豈不凶。青苗之法,安石之意,將以濟人利物而不知不宜于民,反以致禍,正羸其瓶之凶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

木上有水者,木承水而上也*。勞者即勞之也,勸者即來之也,相者即匡直輔翼也。勞民勸相者,言勞之不已,從而勸之,勸之不已,又從而相之也。人有五性之德,即地脈井泉,流行不息者也,逸居而无教,則近于禽獸,不能成井養不窮之功矣。君子勞民勸相,則民德可新,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往來用之,井井不窮矣。勞民勸相者,君子之井也。

*原文作「水承木而上也」有誤。

 

初六,井泥不食,舊井无禽。

陰濁在下,泥之象也。凡言食者,皆兌口也。今巽口在下,不食之象也。又巽為臭,不可食之象也。坎有小過象。凡易言禽者皆坎也:故師六五曰田有禽,以本卦坎又變坎也;比卦九五失前禽,以坎變坤也;恒大象坎。此卦坎居上卦,但二卦下卦皆巽,巽深入,禽高飛之物,安得深入于井中,故恒井二卦,皆曰无禽。井以得水齊井之口易汲為善,故初則不食,二則漏,三則求王明,四則修井,惟五六則水齊井口,易于汲取,故五六獨善。

初六陰濁在下,乃井之深而不可浚渫者也,則泥而不食,成舊廢之井。無井旁汲水之餘瀝,而禽亦莫之顧而飲矣,故有此象,占者不利于用可知矣。

 

《象》曰:井泥不食,下也。舊井无禽,時舍也。舍音捨

陰濁在下,為時所弃捨。

 

九二,井谷射鮒,甕敝漏。

上陽爻,下陰爻,兩開谷之象也,又變艮,山下有井,必因谷所生,亦谷之象也。坎為弓在上,射之象也。巽為魚,鮒之象也。鮒小魚,《莊子》「周視轍中有鮒魚焉,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又《爾雅》「鱖,小魚也」,注云似鮒子而黑,俗呼為魚婢,江東呼為妾魚。曰臣曰婢曰妾,皆小之意。前儒以為蝦蟆,又以為蝸牛,皆非也。巽綜兌,為毀折,敝之象也。下陰爻有坼,漏之象也。坎水在上,巽主入,水入于下,亦漏之象也。

九二陽剛居中,才德足以濟利,但上無應與,不能汲引,而乃牽溺于初,與卑賤之人相與,則不能成井養不窮之功矣,故以井言。有旁水下注,僅射其鮒之象。以汲水言,有破甕漏水之象。占者不能成功可知矣。

 

《象》曰:井谷射鮒,无與也。

无與者,无應與也。所以比初射鮒。

 

九三,井渫不食,為我心惻,可用汲,王明,並受其福。

渫者,治井而清潔也。中爻三變成震,不成兌口,不食之象也。為我心惻者,我者三自謂也,言可汲而不汲,人為我惻之也。坎為加憂,惻之象也。王明者指五也。中爻三與五成離,王明之象也。可用汲王明者,可求用汲于王明也。汲字雖汲水,其實汲引之汲。並者,三之井可食,福也,食三之井者亦福也。九二比于初之陰爻,不能成功,故教九三,求九五之陽明。

九三,以陽居陽,與上六為正應。上六陰柔不能汲引則王明時用而成濟人利物之功矣,故有井渫不食,人惻之象。所以然者,以正應陰柔,又无位故也。可用汲者,其惟舍正應而求五之王明,言若得陽明之君以汲引之,則能成井養之功,而並受其福矣。故教占者必如此。

 

《象》曰:井渫不食,行惻也。求王明,受福也。

行惻者,行道之人亦惻也。三變中爻成震,足行之象也。求王明者,五非正應,故以求字言之。孔子以周公爻辭忽然說起王明,恐人不知指五,所以加一求字也。不求正應,而求王明,此易之所以時也。比卦六四,舍正應而比五,皆此意。管仲舍子糾而事桓公,韓信舍項羽而事高祖,馬援舍隗囂而事光武,皆舍正應,而求王明者也。

 

六四,井甃,无咎。

甃者砌其井也,陰列兩旁,甃之象也。初為泥,三之渫,渫其泥也。二射鮒,四之甃,甃其谷也。既渫且甃,井日新矣。寒泉之來,井食豈有窮乎。

六四陰柔得正,近九五之君,蓋修治其井,以瀦畜九五之寒泉者也,故有井甃之象。占者能脩治臣下之職,則可以因君而成井養之功,斯无咎矣。

 

《象》曰:井甃无咎,修井也。

修井畜泉,能盡其職矣,安得有咎。

 

九五,井洌,寒泉食。

冽,甘潔也。五變坤為甘,以陽居陽為潔。寒泉,泉之美者也。坎居北方,一陽生于水中,得水之正體。故甘潔而寒美也。食者人食之也,即井養而不窮也。中爻兌口之上,食之象也。井以寒冽為貴,泉以得食為功。以人事論,冽者天德之純也,食者王道之溥也。黃帝堯舜禹稷周孔,立養立教,萬世利賴。井冽寒泉,食之者也。

九五,以陽剛之德,居中正之位,則井養之德已具,而井養之功已行矣,故有此象。占者有是德,方應是占也。

 

《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寒泉之食,王道也。中正者,天德也。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收者成也,物成于秋,故曰秋收。井收者,井已成矣。即小象大成之成也。周公曰收,孔子曰成,一意也。幕者蓋井之具也,坎口在上,勿幕之象也,言不蓋其井也。有孚者信也,齊口之水,无喪无得,用之不竭,如人之誠信也。元吉者,勿幕有孚,則澤及于人矣。

上六居井之極,井已成矣。九五寒泉為人所食,上六乃不掩其口,其水又孚信不竭,則澤及于人,成井養不窮之功矣,故有勿幕有孚之象,占者之元吉可知矣。

 

《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大成者,井養之功大成也。蓋有寒泉之可食,使掩其口,人不得而食之。或不孚信,有時而竭,則澤不及人,安得為大成。今勿幕有孚,則澤及人,而井養之功成矣。元吉以澤之所及言,大成以功之所就言。

 

回應

贊成discboy兄的看法。已依這個看法修改。原文保留「巽為水」,「編按」中並說明可能是「巽為木」之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