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7. 困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3:14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貢獻者:Jane


  坎下兌上

困者,窮困也。為卦水居澤中,枯涸無水,困之義也。又六爻皆為陰所掩,小人之揜君子,窮困之象也。《序卦》: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所以次升。

 

困,亨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此卦辭乃聖人教人處困之道也,言當困之時,占者處此,必能自亨其道,則得其正矣。他卦亨貞,言不貞則不亨,是亨由于貞也。此卦亨貞,言處困能亨,則得其貞,是貞由于亨也。然豈小人所能哉,必平素有學有守之大人,操持已定,而所遇不足以戕之,方得吉而无咎也。若不能實踐躬行,自亨其道,惟欲以言求免其困,人必不信而益困矣。言處坎之險,不可尚兌之口也。二五剛中,大人之象。兌為口,有言之象。坎為耳痛,耳不能聽,有言不信之象。

 

《彖》曰:困,剛揜也。險以說,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貞大人吉,以剛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說音悅

以卦體釋卦名,又以卦德卦體釋卦辭。坎剛為兌柔所揜,九二為二陰所揜,四五為上六所揜,此困之所由名也。兌之揜坎,上六之揜四五者,小人在上位也。如絳灌之揜賈誼,公孫弘之揜董仲舒是也。二陰之揜九二者,前後左右皆小人也。如曹節侯覽輩之揜黨錮諸賢,王安石惠卿之揜元祐諸賢是也。險以說,卦德也。困而不失其所亨者,人事也。處險而能說,則是在困窮艱險之中,而能樂天知命矣。所者指此心也,此道也,言身雖困,此心不愧不怍,心則亨也。時雖困,此道不加不損,道則亨也。不于其身,于其心,不于其時,于其道,如羑里演易,陳蔡絃歌,顏子在陋巷不改其樂是也。君子即大人也,貞大人吉者,貞字在文王卦辭連亨字讀,彖辭連大人者,孔子恐人認貞字為戒辭也。剛中者二五也,剛中則知明守固,居易俟命,所以貞大人吉也。貞大人者,貞正大人也。尚口乃窮者,言不得志之人,雖言亦不信也。蓋以口為尚,則必不能求其心之無愧。居易以俟命矣,是不能亨而貞者也。故聖人設此戒以尚口,則自取困窮矣,尚口如三上相書,凡受人之謗,不反己自修,與人辯謗之類。

 

《象》曰: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澤,所以瀦水。澤无水,是水下漏而上枯矣,困之象也。致者送詣也。命存乎天,志存乎我,致命遂志者,不有其命。逆命于天,惟遂我之志,成就一箇是也。患難之來,論是非不論利害,論輕重不論死生,殺身成仁,舍生取義,幸而此身存,則名固在,不幸而此身死,則名亦不朽,豈不身困而志亨乎。身存者,張良之椎,蘇武之節是也。身死者,比干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是也。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

凡言困者,皆柔揜剛,小人困君子也。臀,坎象,詳見夬卦。人之體,行則趾在下,坐則臀在下,故初言臀。株者根株也,乃木根也。《詩》「朝食于株」,諸葛亮《表》「成都有桑八百株」,王荊公詩「日月無根株」,皆言根也。中爻巽木,在坎之上,初又居坎之下,木根之象也。坎為隱伏,幽谷之象也。水在上,幽谷在下,則谷之中皆木根矣,言入于幽谷之中,而臀坐于木根之上也。此倒言也。因有臀字,文勢必將困于株木之句,居于臀下,故倒言也。若曰臀入于幽谷,則不通矣。覿見也,坎錯離為卦又居三,三歲不覿之象也。不覿者,不覿二與四也。

初六,以陰柔之才,居坎陷之下,當困之時,遠而與四為應,近而與二為比,亦欲揜剛而困君子矣。然才柔居下,故有坐木根入幽谷,終不得見二四之象。欲困君子,而反自困,即象而占可知矣。

 

《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此言不覿之故,幽對明言,二與四合成離有明象。初居離明之下,則在離明之外而幽矣,所以二與四得見乎幽谷,而入幽不明者,不得見乎二四也。

 

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亨祀,征凶无咎。紱音弗

困于酒食者,言酒食之艱難窮困也。如孔子之疏食飲水,顏子之簞食瓢飲,儒行之并日而食是也。酒食且困,大于酒食者可知矣。《程傳》是。凡易言酒者皆坎也,言食者皆兌也,故需中爻兌言酒食,未濟與坎皆言酒也。朱紱者,組綬用朱也。方來者,其德升聞而為君舉用之也。利用亨祀者,亨者通也。誠應之意,乃象也。亦如利用禴之意,言當通之以祭祀之至誠也。坎隱伏,有人鬼象,故言祀。征凶者,當困之時,往必凶也。凶字,即大象致命之意。正所謂困而亨也,所以无咎。中爻離,朱之象。又巽繩,紱之象。坎乃北方之卦,朱乃南方之物,離在二之前,故曰方來,此即孔明之事。困酒食者,卧南陽也。朱紱方來者,劉備三顧也。利用亨祀者,應劉備之聘也。征凶者,死而後已也。无咎者,君臣之義无咎也。

九二以剛中之德,當困之時,甘貧以守中德而為人君之所舉用,故有困于酒食,朱紱方來之象,故教占者至誠以應之,雖凶而无咎也。

 

《象》曰:困于酒食,中有慶也。

言有此剛中之德,則自亨其道矣,所以有此朱紱方來之福慶。

 

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藜,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兌錯艮,艮為石,石之為物,堅而不納,其質無情。石在前,困于石之象也。據者依也,坎為蒺藜,蒺藜乃有刺之物,不可依據。蒺藜在後,據于蒺藜之象也。坎為宮,宮之象也。中爻巽為入,入其宮之象也。此爻一變,中爻成乾,不成離目,不見之象也。坎為中男,兌為少女,則兌乃坎之妻也。兌之中宮,坎之中宮,皆陽爻非陰爻,入其宮不見其妻之象也。此爻一箇入字見字不輕下,周公之爻辭,極其精矣。舊註不知象,所以以石指四,蒺藜指二,宮指三,妻指六也。

六三,陰柔不中不正,當困之時,亦欲揜二之剛而困君子矣,但居坎陷之極,所承所乘者,皆陽剛。孤陰在于其中,前困者無情,後據者有刺,則一己之室家,且不能保,將喪亡矣,況能困君子乎,故有此象,所以占者凶。

 

《象》曰:據于蒺藜,乘剛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不祥也。

乘剛者,乘二之剛也。不祥者,死期將至也。此爻變為大過,有棺槨象,所以死期將至,人豈有不見其妻之理,乃不祥之兆也。殷仲文從桓元,照鏡不見其面,數日禍至,此亦不祥之兆也。

 

九四,來徐徐,困于金車,吝,有終。

金車指九二,坎車象,乾金當中,金車之象也。自下而上曰往,自上而下曰來,來徐徐者,四來于初也,初覿乎四,四來乎初,陰陽正應故也。

九四與初為正應,不中不正,志在于初,故有徐徐而來于初之象,然為九二所隔,故又有困于金車之象。夫以陰困陽之時,不能自亨其道,猶志在于初,固為可羞,然陽有所與,終不能為陰所困也,故其占如此。

 

《象》曰:來徐徐,志在下也。雖不當位,有與也。

志在下者,志在初也。有與者,四陽初陰,有應與也。且四近君,故陰不能困。井卦二五皆陽爻,故曰无與。

 

九五,劓刖,困于赤紱,乃徐有說,利用祭祀。說音悅

兌錯艮,鼻象,變震足象。截鼻曰劓,去足曰刖,上體兌為毀折,錯艮為閽寺刑人,下體中爻離為戈兵,又坎錯離,亦為戈兵,上下體俱有刑傷,劓刖之象也。若以六爻卦畫論之,九五為困之主,三陽居中,上下俱陰坼,亦劓刖之象也。赤紱者,臣之紱也。中爻離巽,與九二同,紱乃柔物,故亦此象之。三柔,困赤紱之象也。赤紱者,四與二也。四乃五之近臣,三比之。二乃五之遠臣,三揜之,故曰困于赤紱。劓刖者,君受其困也。赤紱者,臣受其困也。兌為悅之象也,乃徐有悅者,言遲久必有悅,不終于困也。利用祭祀者,乃徐有悅之象也,蓋祭盡其誠則受其福矣。教九五中正之德,不可以聲音笑貌為之也。

九五,當柔揜剛之時,上下俱刑傷,故有劓刖之象。三柔比四而揜二,故不惟劓刖,又有困及于赤紱之象。則君臣皆受其困矣,然九五中正而悅體,既有能為之才,又有善為之術,豈終于其困哉,必徐有悅,而不終于困也。蓋能守此中正之德,如祭祀之誠信,斯有悅而受其福矣。故教占者,占中之象又如此。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說,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為陰所掩,故志未得。以中直,與同人九五同。直即正也,受福者,中正之德。如祭祀之誠信,則受福而不受其困矣。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

艮為山,為徑路,為果蓏。《周禮》「蔓生曰蓏」,葛藟之類。高山蹊徑,臲卼不安。兌錯艮,有此象,又正應坎,為陷,為叢棘,為蒺藜,亦皆葛藟之類之象。蓋葛藟者,纏束之物。臲卼者,危動之狀。曰者自訟之辭也。兌為口,變乾為言,曰之象也。曰動悔者,自訟其動,則有悔,亦將如之何哉。動悔之悔,上六之悔也。有悔之悔,心之悔悟也。聖人教占者之悔也,征者去而不困其君子也。與蒙卦幾不如舍,舍字同。

上六陰柔,亦欲揜剛,而困君子矣。然處困之極,反不能困,故欲動而揜乎剛,則纏束而不能行。欲靜而不能揜乎剛,則又居人君之上。危懼而不自安,是以自訟其動則有悔,故有此象。然處此之時,顧在人之悔悟何如耳。誠能發其悔悟之心,去其陰邪之疾,知剛之不可揜棄而去之可也,故占者惟征則吉。

 

《象》曰:困于葛藟,未當也。動悔有悔,吉行也。

欲揜剛,故未當。有悔,不揜剛,故從吉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