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4. 未濟卦 (火水未濟)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7:31 發表

  未濟卦 火水未濟

未濟,亨。小狐汔濟,濡其尾,无攸利。初六,濡其尾,吝。九二,曳其輪,貞吉。六三,未濟,征凶,利涉大川。九四,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賞于大國。六五,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上九,有孚于飲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未濟,亨。小狐汔濟,濡其尾,无攸利。(圖:小配)

水火不濟,冷熱不調,同受水火之害。

未濟原意為未能渡水,無法渡水。引申為事情無法成功,無法得到救濟。

《易經》中以「小狐汔濟,濡其尾」的故事說明。小狐狸在旱季裡趁河水乾涸欲渡水,不知深淺就冒然下去,結果濕了尾巴。此段卦辭也可解釋為小狐狸在旱季中覓食尋水,尋求救濟,找到水源原本認為能以為濟,但因未審查情況而不小心落水,同時受到水火之害。為陰陽、冷熱不調之義。

卦象離上坎下,火性炎上而又居上,水性潤下而又居下,水火違行而無法交合,造成了陰陽、冷熱的失調。這有如否卦,地之陰氣停於下,天之陽氣停於上,天地之氣無法交泰。

未濟又有外文明而內幽暗的卦象,外表很美麗,但實則危險藏於內。因此小狐未能明斷,而受美麗外表之欺騙,貿然下水。之所以舉「小狐」者,老狐狸疑心重,因此有「狐疑」的成語,小狐則涉世未深,未多深算就行事。

和既濟卦每一爻陰陽都當位相反的,未濟卦每一爻都陰陽失位,陽爻在陰位,陰爻在陽位。

未濟卦是繼既濟卦而來,也是六十四卦的最終卦。《序卦》:「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既濟與未濟是成對的綜卦(反對卦),也是錯卦(旁通卦)。而之所以不將既濟排於最後,是因萬物不可窮盡,若以既濟為結束是代表完美畫下句點,也是六十四卦的結束,但天道循環,始卒若環,無始無終,以未濟為終正是代表這不是一個實質的結束,而是另一循環的開始。

得未濟卦者,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注意觀察之後再做判斷,小心美麗外表下藏著危機,因此絕對不可輕舉妄動,否則很容易因此受騙而遇險,甚至惹來殺身之禍。對於自己所處的位置,更應當小心選擇。所以《象》曰:「火在水上,未濟,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上博簡作未淒,清華簡作淒,可能是未淒之誤。依《說文》,淒為雲雨起的意思,未淒就是雲雨未起。雨在周易代表陰陽調和,雲雨未起則代表陰陽不調和。

未濟,亨。小狐汔濟,濡其尾,无攸利。

《彖》曰:未濟亨,柔得中也;小狐汔濟,未出中也;濡其尾,无攸利,不續終也,雖不當位,剛柔應也。

《象》曰:火在水上,未濟,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未得救濟,亨通。小狐狸在旱季裡覓食尋水,濕了尾巴,無所利。

小狐狸因為沒有仔細審查情況而貿然下水,不得其利,反受其害,因此卦辭後面說「无攸利」。《彖傳》「小狐汔濟,未出中也」,未出於險中,未能脫離危險。「不續終也」,無法持續到最後,暗指將會慘遭滅頂。

未濟也有亨道,在於柔順而得中庸,指六五爻,「柔得中也」,「雖不當位,剛柔應也」。《象》曰:「君子以慎,辨物居方。」處未濟時君子要謹慎辨別事物,以及選擇自己所處的地方。小狐狸見水就往下跳,未能辨別水之深淺,所以受水之害,而無所利。若能謹慎觀察辨別,再小心下水,則可涉水,得到亨通。

濟原義為渡水的意思,引申為救濟。「小狐汔濟」帛書作「小狐气涉」。《史記‧春申君列傳》:「易曰:『狐涉水,濡其尾。』此言始之易,終之難也。」有學者引《史記》堅稱此段爻辭應作「未濟,亨小,狐汔濟,濡其尾」才正確,作「小狐汔濟」為誤。但《史記》所引頂多只能作為一種可能的句讀,至少彖傳是作「小狐汔濟」。

小狐汔濟因「汔」字理解不同而有各種不同解釋。一、小狐狸在河乾涸時過河。小狐狸沒辦法過大河,因此必需等水乾涸之後,才能過河。汔,音企,涸,乾涸的意思。此為王弼看法。二、小狐狸渡水差點就成功,但還是沒成功。汔,音幾,幾乎,幾近。鄭玄、虞翻、朱熹持此看法。三、小狐狸很大膽的過河。汔,作仡,勇敢、大膽的樣子。程頤做此解。四、小狐狸在乾旱裡覓食尋水,尋找救濟。狐狸雖然是會游泳的動物,但基本上是很不喜歡水的動物,除非被逼不得已,否則不會下水。因此才有「濡其尾,吝」的爻辭。「濟」雖原義為渡水,但亦可解釋作「救濟」。若濟解釋為救濟,引申則為覓食或尋水,那麼「小狐汔濟」為乾旱中小狐狸在尋水喝,或是在覓食,因此不小心「濡其尾」,很不爽,最後甚至落水還可能滅頂。在旱季覓食不易,小狐已受火熱之害,現在見到水源以為能以為濟,反又受水之害,因此同時受到了水火交迫,此即未濟之卦義。五、小狐狸乞求救濟,尋水喝或覓食。易經中許多文字都是雙關語,汔或有「乞」,乞求之意味。

初六,濡其尾,吝。

《象》曰:濡其尾,亦不知極也。

狐狸的尾巴被水沾濕,自取其濡(辱)。《象》曰:「濡其尾,亦不知極也。」不知自己的極限、能耐,而遭此濡。

未濟之時,未謹慎審察情勢,不自量力而冒險行事,不蒙其利,反受其害。六位中上為首,下為尾。初六說濡其尾,上九說濡其首。濡其尾,沾溼了尾巴。濡,音「如」,沾濕。

九二,曳其輪,貞吉。

《象》曰:九二貞吉,中以行正也。

車輪陷住,無法前進,貞定為吉。

因禍得福。雖然車子出狀況,但正因為如此而不貿然前進,更加謹慎小心,衡量輕重,知所貞定而吉。

曳,音「業」或「意」,牽引、往後面拉。曳其輪,牽引車輪,形容車子出現問題而無法前進的樣子。既濟初九和未濟九二都說「曳其輪」,宋衷認為,這是因為陽圓陰方(天圓地方)

六三,未濟,征凶,利涉大川。

《象》曰:未濟征凶,位不當也。

未得救濟,出征凶,利於涉險渡河。

居於坎陷、危險的盡頭,水最深,必須倚賴大木才能渡水。自己能力不夠,如果貿然前進則有滅頂之患,征凶。

爻辭講「未濟,征凶」,又言「利涉大川」,前後矛盾。王弼認為,前面講的是無法自救、自濟。後面講的是尋求外援而得濟。朱熹則提出兩種看法,一是未濟征凶是指不利於行陸路,利涉大川意指行水路則宜。二是懷疑「利涉大川」應作「不利涉大川」。

另「濟」也可解釋作「成」,虞翻:「濟,成也。」荀爽則認為未濟指的是男女婚姻未成。

九四,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賞于大國。

《象》曰:貞吉悔亡,志行也。

貞定則吉,免於後悔。振作而大舉征伐鬼方,必需花費三年時間才能攻下,然後受到大國的封賞。

四原本就是多懼的位置,九四又不當位,所以本當有悔。貞吉悔亡,言貞定則吉,悔也當亡。若不貞定而大舉行動,那麼必需經過三年(長時間)的征討才會有功。

震,振作,大有為。鬼方,北方的小國。三年,概數,泛指需要幾年的時間。既濟九三《象》曰:「三年克之,憊也。」「大國」《周易集解》作「大邦」,周稱殷為大國。有賞於大國,似乎是講周受到殷王朝的封賞。既濟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此處「震用伐鬼方」應指周也參與了殷王伐鬼方之事,王應麟、李道平考證認為這是季歷。但是季歷也就是文王父親,當商王文丁之時,距高宗(武丁)有五世之久,大約有百年時間,這或許是高宗之後的另一次征伐,不過現代學者認為另有其人,如高亨認為「震」為周之大臣名。

六五,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

《象》曰:君子之光,其暉吉也。

貞定則吉,免於後悔。君子的德性光暉,能夠打動人心而讓人信服,吉。

虛心禮賢下士,求教於人,反而因此而更加散發出自己的領袖魅力。徵求於人而能以誠意打動人心。六五為君爻,又居於上卦離日之中,與九二相應,光暉映人之象。

上九,有孚于飲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象》曰:飲酒濡首,亦不知節也。

相信於飲食喝酒之宴樂,沒有罪咎。但若喝酒喝到頭都埋於酒中而濕了頭,那麼相信也將會失去這一切。

未濟已過,將轉既濟。信於既濟(有孚),適度的飲酒逸樂無傷大雅,但告戒君子當有所節制,不能耽溺。

「濡其首」為雙關語,字面意思承前文,只是在描繪飲酒無度,不知節制的樣子,所以《象》曰「飲酒濡首,亦不知節也」,言喝酒喝到頭都埋到酒桶裡,整個頭都濕了。但同時承既濟與未濟兩卦的脈絡,兩卦都在講小狐汔濟的事,若未能度量自己能力可能渡水滅頂。因此這裡「濡其首」也在暗指若不知節制,會有滅頂之凶。

爻辭前後各有「有孚」,孚為信,有孚意指相信於…,確信…。前者相信既濟已要到,所以開始逸樂。後者則不知節制,確信將因此而有凶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