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序卦傳今譯

Jack 在 2016, 二月 28 - 09:04 發表

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物之稚也。 

有天地之後,然後有萬物的產生,充滿天地之間的只有萬物,所以在天地(乾坤)之後接著就是屯卦。屯就是盈滿,屯就是萬物開始生長。萬物開始生長時一定是蒙昧的,所以接著就是蒙卦,蒙就是物體幼稚初生的意思。

:孔穎達:「上言『屯者,盈也』釋屯次乾坤,其言已畢。更言『屯者,物之始生』者,開說下『物生必蒙』,直取始生之意,非重釋屯之名也。故韓康伯直引剛柔始交,以釋物之始生也。」孔穎達認為,「盈」字並不是在解釋「屯」,而是說前面以乾坤來解釋已經足夠了。此說可供參考。按:盈為盈滿,「屯者盈也」並不是以盈來定義屯,而是在描繪「屯」。諸如此類的用語在序卦與十翼之中相當多。因此不可據此將屯解釋為盈滿,盈滿是在描繪「物之始生」(屯)盈滿天地。

物稚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飲食必有訟,故受之以訟。訟必有眾起,故受之以師,師者眾也。眾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

物體幼稚而初生時一定要去養它,所以緊接著就是需卦,需講的就是飲食之道。有了飲食之道之後一定會有爭執,所以接著就是訟卦(訟卦講的就是爭訟、爭執)。爭訟之後就會有群眾集結來討公道,所以接著就是師卦,師就是群眾的意思。群眾聚集起來了一定會有親比關係(有了親疏關係),比就是與人親近。

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

群眾來親近之後一定要將它聚集(畜養)起來,所以接著就是小畜卦。萬物(群眾)畜集起來之後就會有禮節的問題,因此接著就是履(履者禮也,履通禮)。有了禮節做為行為的準繩(踐履)之後,人就能夠安定,所以接著就是泰卦,泰就是通達、暢通的意思。事物沒有一直都暢通(順暢)的道理,所以接著就是否卦的閉塞不通(不通暢)。

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有大而能謙必豫,故受之以豫。

事物沒有永遠都是閉塞不通的,所以接著就是同人卦。與人會同的君王,萬物一定會歸於他,所以接著就是大有(大有就是大豐收)。擁有很多者不可以自滿,所以接著就是謙卦(告戒君子要謙虛)。擁有很多而又能夠謙虛的人必定能夠快樂,所以接著就是豫卦(豫為寬裕,快樂的意思)。

豫必有隨,故受之以隨。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

寬裕而快樂的人一定會有人跟隨,所以接著是隨卦。以歡喜心而跟隨於人者一定有事,所以接著就是蠱卦,蠱就是事(事情、事故)的意思。有事故之後就可變大,因此接著是臨,臨就是大的意思。事物變大之後就很可觀,所以接著就是觀卦。

可觀而後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賁,賁者飾也。至飾然後亨則盡矣,故受之以剝,剝者剝也。物不可以終盡剝,窮上反下,故受之以復。

事物可觀之後就有所契合,所以接著就是噬嗑卦,嗑就是契合的意思。事物不可以隨隨便便就契合,所以接著是賁卦,賁就是裝飾的意思。裝飾到極致之後事物美好的匯聚就該結束了(亨者嘉之會,美好事物的匯聚),所以接著就是剝爛,剝就是剝爛的意思。事物不會永遠一直剝爛而無止盡,窮困於上者復反於下,所以接著就是復。(復為回家、復返的意思。復也有歸根的意思。老子:歸根曰靜,是曰復命。)

復則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後可畜,故受之以大畜。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頤,頤者養也。不養則不可動,故受之以大過。

復返歸根之後萬物就不會死了(妄假借為亡),所以接著就是无妄卦(无妄即無亡)。萬物都沒有死亡所以就可以將它們畜養起來,所以接著就是大畜卦。萬物將他畜養起來就可以頤養,所以接著就是頤卦,頤就是養的意思。不頤養則不可以動作,所以接著就是大過。

「復則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傳統解釋為:改過遷善之後行為就不再虛妄而亂來,所以接著就是无妄卦。无妄為不虛妄、不亂來的意思。

「不養則不可動,故受之以大過」。大過為大的過錯。《雜卦》:「大過顛也。」顛即翻轉、顛覆。翻轉是極大的動作。不養不可動,反之,頤養之後即可動。因此大過亦為大的動作。

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陷必有所麗,故受之以離,離者麗也。

事物不可以終究一直過錯,所以接著是坎卦,坎就是陷入的意思。陷入坑坎者一定會有所依附(麗),所以接著就是離卦,離就是麗(依附)的意思。

【以下下經開始】

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義有所錯。

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尊卑,有上下尊卑之後禮義就有交錯。

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

夫婦之道不可以不長久,所以接著就是恒卦,恒就是長久。

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物不可以終遯,故受之以大壯。物不可以終壯,故受之以晉,晉者進也。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夷者傷也。

事物不可以長久一直停留在它的住所,所以接著就是遯,遯就是離開的意思(退為離開)。事物不可以永遠逃避,所以接著就是大壯(大壯為陽氣壯盛,或是大的傷害)。事物不可以終究壯盛,所以接著就是晉,晉就是進陞的意思。進陞則一定會受傷,所以接著就是明夷,夷就是傷的意思(明夷就是光明受到傷害)。

傷於外者必反其家,故受之以家人。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物不可以終難,故受之以解,解者緩也。

在外受傷者一定會回自己家,所以接著就是家人卦。家道窮困之後一定會乖離孤獨,所以接著就是睽卦,睽就是乖離的意思。乖離孤獨之後就會有困難,所以接著就是蹇卦,蹇就是困難的意思。事物不會終究一直都是困難的,所以接著就是解卦,解就是斷,斷開的意思。或者是緩解。(按:《釋名》:「緩,浣也,斷也。持之不急則動搖,浣斷自放縱也。」)

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損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已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決必有所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

斷開之後一定會有所損失,所以接著就是損卦。一直減損不停之後(物極必反)一定會變成增益,所以接著就是益卦。一直增益而不停止一定會潰決,所以接著就是夬卦,夬就是決(潰決)的意思。潰決之後一定會相遇,所以接著就是姤,姤就是遇。

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

事物相遇之後就會聚集,所以接著就是萃卦,萃就是聚集的意思。聚集而向上就是升,所以接著就是升卦。一直不停的上升之後必定會窮困,所以接著就是困卦。在上窮困的必定會從往下從新開始,所以接著就是井卦。

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動也。物不可以終動,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

定居不動的水井不可以不變革,所以接著就是革。變革事物就非鼎不可了,所以接著就是鼎卦。主掌器物的非長子不可,所以接著就是震卦(震為長子,鼎為代表權力的器物),震就是動的意思。事物不可以終究都是在動的,必需讓它停止,所以接著就是艮卦,艮就是停止的意思。

物不可以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進必有所歸,故受之以歸妹。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

事物不可以終究都是停止的,所以接著就是漸卦,漸就是漸進的意思。漸進一定能夠有歸宿,所以接著就是歸妹。得到歸宿的必定能夠豐大,所以接著就是豐卦,豐就是豐大的意思。但是窮大的必定會失去他的居住之所,所以接著就是旅。(豐《說文》作寷,為大屋的意思。旅為放逐、羈旅的意思。豐與旅,一住大屋,一遭放逐)。

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入而後說之,故受之以兌,兌者說也。說而後散之,故受之以渙,渙者離也。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

羈旅者理當沒有地方可以容身,所以接著就是巽卦。巽就是逐漸進入的意思。逐漸進入之後就能夠說服他人,所以接著就是兌,兌就是說(說為說服,或者是喜悅)。說服之後就能夠將人驅散,因此接著就是渙卦,渙就是離散的意思。事物不可以終究都是離散的,所以接著就是節卦(節為節制)。

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過。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節制之後就可以相信,因此接著就是中孚卦。(節也有符節之義,符節即取信之用。中孚為誠信的意思。)有誠信者一定就能夠行事,所以接著就是小過(小小超過,陰氣過盛)。有超過於事物的一定能夠成事,所以接著就是既濟(既濟為已經完成)。事物不可以窮盡,所以以未濟做為六十四卦的結束(未濟為尚未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