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3. 既濟卦 (水火既濟)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7:29 發表

  既濟卦 水火既濟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初九,曳其輪,濡其尾,无咎。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上六,濡其首,厲。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圖:小配)

萬事俱備,條件已成、水火相濟而調和。

濟原本是河水的名字,後做為渡河的意思。由此再引申出渡口,救濟、救助、幫助,成功,完成,停止的意思。既字原本為一人跪座在食器旁並轉頭,表達「已經」吃飽,為已經、完成的意思。既濟字義也是指完成渡河,但引申為已經得到濟渡,已經成功,已經完成。意謂陰陽之相交,已經完成。反之,未濟卦就是渡水未能過,未能完成,引申則是陰陽完全不調和。

《雜卦傳》:「既濟,定也。」因既濟卦象已得陰陽之調和,因此說是安定。漢易學者如虞翻(仲翔)以爻變成「既濟定」,荀爽(慈明)陰陽升降亦是以成既濟做為基本理論框架,認為陰陽之變與升降會趨向於形成既濟,因為既濟卦六爻得位,陰陽皆得濟,是卦爻最完美與最穩定的狀態。

歸藏作岑,朱興國認為岑即涔霽,涔為陰雨連綿,霽為雨停放晴,涔霽即忽晴忽雨之意。王家台秦簡作,不得其解。

既濟卦是易經中最完美的一卦,具體來說,它的陽爻都在陽位,陰爻都在陰位,也就是六爻都當位。初九和六四相應、六二和九五相應、九三和上六相應,六爻相應。下卦主爻六二以柔居中當位又承剛,九五君爻剛中當位又乘柔。然而,既濟卦的危險就在於它的過於完美,因為這意味著未來只有走下坡,所以得既濟卦應當有避免或減緩走下坡的防患未然準備。

卦象離火在下而炎上,坎水在上而潤下,也是水火相交相濟之象。內離明而外坎險,也就是明在險前,不可以仗著條件很好就有恃無恐,而應在危險來臨之前就有所思慮與準備,因此《象傳》說:「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豫防」即「預防」,意思是說要有防患於未然的憂慮。

既濟卦是繼小過而來,《序卦》:「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又與未濟是成對的綜卦,也是錯卦,換句話說,兩卦彼此相互顛倒,而每個爻位的陰陽也都相反。易經六十四卦這樣的對卦並不多,除了既濟與未濟之外就只有否與泰,以及隨與蠱、漸與歸妹。

既濟與未濟也是六十四卦中結尾的最後兩卦,而之所以不將既濟排於最後,是因萬物不可窮盡,以既濟為結束則是代表完美句點,也是六十四卦的結束,但實則天道循環,始卒若環,無始無終,所以以未濟為終,代表這不是一個實質的結束,而是另一循環的開始,所以《序卦》說:「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總體來說,既濟講的是「守成」之道,如何讓最佳狀態保持更久,是既濟卦的挑戰。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彖》曰: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初吉,柔得中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

《象》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既濟,小亨通,利於貞定。開始為吉,最後會亂。

物極必反,既濟卦為一切事情的條件都到位,完美到無以復加,但緊接著的則是開始情況逐漸走下坡,走到極點則是既濟成未濟,未濟則亂矣。因此說「初吉終亂」。象傳警告要「思患而豫防之」。

「亨小利貞」有兩種讀法,作「亨小,利貞」或「亨,小利貞」。兩者的句型在易經中都不常見。類似者如賁「亨小利有攸往」,遯「亨小利貞」。「小」字一般做為修飾辭之用,除了這幾例之外,在易經中都是放在欲修飾的字辭之前,如巽卦有「小亨,利有攸往」,因此「亨小」雖然語義上也通,但並不是易經中用辭的體例。若以《彖傳》來看,賁卦「賁亨…故小利有攸往」,遯卦「遯亨,遯而亨也…小利貞」,顯然亨後面並不連「小」字,小用以修飾「利」字。但既濟爻辭的《象傳》很曖昧不清:「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所以到底是「亨小,利貞」,還是「亨,小利貞」,也不明確,若依《象傳》「小者亨也」來看,或許「亨小利貞」是「小亨,利貞」之誤。

初九,曳其輪,濡其尾,无咎。

《象》曰:曳其輪,義无咎也。

拉著車輪,沾溼了尾巴,沒有罪咎。

車輪被陷住,無法前進。狐狸的尾巴被水沾濕,使其行動不便。然而由於謹慎小心,不輕舉妄動,所以無咎。六爻上為首,初為尾。

曳,音「業」或「意」,牽引、往後面拉。曳其輪,牽引車輪,形容車子出現問題而無法前進的樣子。濡,音如,沾溼。這裡指的是小狐狸沾濕尾巴。何以知道是小狐狸?未濟卦:「小狐汔濟,濡其尾。」既濟初九和未濟九二都說「曳其輪」,宋衷認為,這是因為陽圓陰方(天圓地方)。

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

《象》曰:七日得,以中道也。

婦人喪失了飾品,不必去追逐,失物七日自然回來。

婦人,已嫁人者稱作婦。茀,音福,女子的頭飾,或者車子的蓬蓋。婦喪其茀,失去首飾或車子的蓬蓋,所以不能出行。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象》曰:三年克之,憊也。

高宗征伐鬼方,要三年才攻下。小人則無法承擔如此之重責大任。

高宗為有才德有能力的殷商君主,征伐鬼方尚且如此困難,如果是一般凡夫俗子,恐怕完全無法勝任。此比喻事情困難,只有有才德的君子,才堪此重任。即使如此,也要多年時間才得以完成。此亦告戒占者,當專心於內務,不要輕易往外征伐為宜。《象》曰:「三年克之,憊也。」征伐之事,是勞民傷財的大工程。

高宗指殷商的中興君主殷王武丁,據《史記》記載,武丁「思復興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決定于冢宰,以觀國風。」後來夢見一個名叫「說」的聖人,從群臣中卻遍尋不著,於是到民間去尋找,終於找到了傅說。後來「武丁修政行德,天下咸驩,殷道復興。」

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

《象》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旅人在外,穿著衣服雖然破舊,但是鬼方還是會來偷竊,因此終日警戒。

此爻是繼九三高宗伐鬼方而來。高宗伐鬼方三年,軍旅在外的人相當勞苦疲憊,衣服都相當破舊。但仍有鬼方來偷襲偷竊,因此必需整日戒備。

「繻有衣袽」有多種不同的解釋,但意思都是要有備而無患。一、依王弼,準備好塞船破洞的綿布,以免船有破洞而沉船。繻作濡,指船漏水。衣袽,舟漏水時可以用來塞漏洞的綿布。二、穿著破舊衣服。虞翻:「袽,敗衣也。」虞翻認為,此爻是繼上爻「伐鬼方三年而來」,在伐鬼方的時候,旅人因為辛勞因此穿著衣服都非常破舊。之所以終日戒,因為鬼方會來偷竊。

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

《象》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實受其福,吉大來也。

《禮記》:子云:「敬則用祭器,故君子不以菲廢禮,不以美沒禮。主人親饋則客祭,主人不親饋則客不祭。故君子苟無禮,雖美不食焉。《易》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寔受其福。』《詩》云:『既醉以酒,既飽以德。』以此示民,民猶爭利而忘義。」

東鄰殺牛很豐盛,但不如西鄰以簡單的禴祭實惠而能受到神的福祐。

東村的人殺牛大肆祭祀,鋪張浪費但不合時宜,反而不如西村的人以最簡單而符合時節的方式祭祀來得實惠。鄭玄認為,東鄰西鄰分別喻指商紂和周文王,因周在西,殷在東。

既濟已經快要終了,此時正是簡約的時候,不當奢侈浪費而鋪張。夏季的祭祀裡只要簡單的祭禮就可以得到鬼神的保佑。此亦告戒君子,除謹守簡約之道,凡事都要順應時機,誠心誠意。

禴,音「月」,原本為夏季的祭祀,引申指的是簡便、從簡的祭禮。另有一說認為禴是殷商的春天之祭。

上六,濡其首,厲。

《象》曰:濡其首厲,何可久也。

弄濕了頭,危險。

已到既濟的盡頭,時局將轉為不濟。不知深淵在前,而暴虎馮河,所以有濡首之象。注意有滅頂的危險。

濡為濕的意思,濡其首為弄濕頭。渡水而弄濕頭,此有滅頂之危險,所以說「厲」。

坎為水為濡。例如需卦的需即古濡字,濡象由上之坎而來。六爻中初為尾,上為首。因此初九說濡其尾,上六說濡其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