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0. 離卦 (離為火)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1:24 發表

  離卦 離為火

離,利貞,亨,畜牝牛,吉。初九,履錯然,敬之,无咎。六二,黃離,元吉。九三,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九四,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醜,无咎。

《彖》曰: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圖:小配)

光明,聰明,美麗、附麗、附著。

帛書及清華簡卦名皆作羅。《揚子.方言》說:「羅謂之離,離謂之羅。」離與羅兩字甲骨文所表達的意象很相像,畫的都是網子網到小鳥,因此古字通用。《繫辭傳》:「作結繩而為罔罟,以佃以漁,蓋取諸離。」此即以離為網罟的意思。

離在卜辭中作擒獲、捕獲使用。《詩‧新臺》「魚網之設,鴻則離之」,說的就是用魚網網到了水鳥,也是取擒獲義。因此三畫卦的離也可取象獲得、網羅、被網羅(罹難)。

離又可假借為麗,原為偶對、附著的意思,引申為美麗。卦義則還引申為光明、聰明。王家台秦簡卦名即作「麗」,《說卦》:「離,麗也。」《序卦》:「離者麗也。」《彖傳》:「離,麗也。」麗原本為成雙成對的意思,引申為附著、美麗、美好。今人所說的「儷影雙雙」最符合麗字本義,兌卦《象傳》說「麗澤兌」,這裡的麗即是採「偶對」的意思,這與離為附麗、附著義是相通的。古籍中除《易經》離卦採附著義之外,如《莊子》「附離不以膠漆,約束不以纆索」,就是以離為附著。

由此可見《周易》中的離卦與現今的離別、離開意思完全相反。雖然荀爽解釋離卦說,陰居中讓兩陽分離所以為別離,但這只是荀爽試圖解釋為何離解釋為離別,不能反過來將離別做為離的本義。離別之義,或許是從「罹」而來。

六十四卦也是六畫卦的離,上下都是離,所以是聰明又聰明,美麗又美麗。然而內外皆聰明會有察察為明的過失,美麗又美麗則有過於炫耀與華麗的偏差。因此「中庸柔順」對於離卦來說是很重要而需要具有的美德。

卦辭說「畜牝牛吉」。畜就是培養、涵養的意思。牝牛為母牛。牛為非常柔順的動物,牝牛更是柔順中之柔順。此隱喻要能涵養柔順之德性則吉。

《序卦》:「(坎)陷必有所麗,故受之以離。離者,麗也。」離卦是繼坎卦而來,因為要走出坎險的陰暗,需要有光明的指引,因此以麗繼之。

六爻的判斷上,下離三爻取附麗或美麗之義,上離三爻則皆取罹難之義。

坎離兩卦也是《周易》上經的結束。《周易》上經始於乾坤,終於坎離,以天地水火為天道演變的綱維。以離坎為終者,先天八卦圖中以天地定位,而後天八卦則以離坎為天地,離坎可以說就是後天的「乾坤」。而六十四卦的最後兩卦,也就是下經最後,則以水火兩卦組成的既濟與未濟為結尾,以為後天及易道演化之大成。

離,利貞,亨,畜牝牛吉。

《彖》曰: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柔麗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

《象》曰:明兩作,離,大人以繼明照于四方。

附麗,利於貞定,亨通,畜養母牛做為祭祀之用則吉。

畜牝牛比喻君子涵養柔順中正之德,牛被視為是溫馴的家畜,而母牛又是溫馴中之溫馴。所以畜牝牛比喻要培養柔順的特質。

六二和六五分別為上下離卦的中爻與主爻,一陰包於二陽之內,坤(純陰)為牛,陰包於陽所以是畜牝牛之象。兩陰爻皆居中,因此卦辭又說「利貞」,貞者正也,定也。這與坤卦卦辭「利貞」、「利牝馬之貞」極為相似,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離可視為坤體附麗於乾之象。

「畜牝牛吉」指的可能是古代祭祀之事。古時祭祀所用之牲,會先行占問之後再畜養之,待祭祀時使用。牝,音「聘」,雌性。

《彖傳》「離麗也」的麗當解釋為「附麗」,偶配、附配的意思。言日月(上離)附於天(乾),百穀草木(下離)附於地(坤),雙重的光明(上下之離)附配於正道,陰柔之德(六二與六五)附配於中正的德性,所以美善匯聚(亨),畜養母牛來祭祀為吉。

初九,履錯然,敬之,无咎。

《象》曰:履錯之敬,以辟咎也。

穿的鞋子像是涂金的,小心或尊敬他,就不會有罪咎。

錯為涂金,錯然就是像涂金的樣子。此為能夠從小處細微處看人看事,能明察秋毫,觀察入微。從鞋子就看出一個人的身份、地位,知來者腳下踩的鞋子都如此華麗光鮮,當然要心存敬畏,以避免犯錯惹禍上身。

傳統解釋認為,履為履行,行為。錯然為行為小心謹慎的樣子。此言如履薄冰,心存敬畏才能避免於罪咎。或者解釋為禮儀相當複雜,告戒行為必須謹慎小心。「錯然」為錯縱複雜之義。

初九為趾、腳,因此以履(鞋子)為喻。離卦在講各種不同的美麗之事,初九最處低下,因此言履華麗,切合卦象與卦義。

六二,黃離,元吉。

《象》曰:黃離元吉,得中道也。

黃色的美麗,大吉。

黃為「中色」,象徵中庸的美德。六二居於下卦中央,得位又以柔居中,所以具有中庸又柔順貞正的美德。如卦義中所說的,離卦最重要的是要有中庸之德。因此六二為大吉。

黃離或指黃驪鳥。《說文》:「離黃倉庚也。」倉庚即離黃,或作驪黃。

九三,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

《象》曰:日昃之離,何可久也。

日落的美麗,不敲盆唱歌,就只能老來等死空哀嘆,凶。

《象》曰:「日昃之離,何可久也。」言日薄西山的美麗是無法持久的,因此讓人有種哀愁別離之感。但這是天道循環無法改變的常理,「鼓缶而歌」是勸人對於人生必需豁達,要能夠活在當下,享受最平凡的快樂,隨興而歌。不然以將死的高齡,也只能空自哀嘆,那麼就只有凶咎可言。

日昃,太陽偏西,意指太陽要西下。昃,音同「平仄」的「仄」。九三為下卦離的最上也是最後,因此說「日昃之離」。

缶,音同「否定」的否。盛水用的瓦器,圓腹小口。缶是平常人家會有的器具,鼓缶是拿缶為鼓,比喻隨興、平凡。鼓缶而歌,隨興而唱歌。形容人樂天豁達而隨興,能夠活在當下,隨時隨地自得其樂。

耋,音跌,人過八十為耋。嗟,音「街」,哀嘆。古人平均壽命短,年過八十已是非常高齡,「大耋」則已過八十五可能近九十之高齡,意思似於我們現今說的「人瑞」。得此高齡,人應覺得滿足而豁達,才能鼓缶而歌,知足常樂,若還看不開,只知哀歎,那麼人生就只是等待隨時可能來臨的死亡,當然是大凶。

九四,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

《象》曰:突如其來如,无所容也。

火災來得非常突然讓人反應不過,前火未滅後火又起,火勢熊熊燃燒,毫無生路,死路一條,一片死灰。

此離取象「罹」。九四是下面離火的上方,火性炎上,所以剛好是下方離火所燃燒的熱點,又是上方離火的起火點,因此火勢特別旺盛。如卦義所說,離卦最重要的是要中庸,但九四卻是此卦中火勢最旺盛與偏激的一爻,剛而不當位,又居於多懼之地。整段爻辭在講突然來的一場大火災,讓一切化為烏有,一片死灰。雖然爻辭沒有「凶」字,但極凶之至不在言下。

另有看法認為,「突如其來如,焚如」是形容九四氣燄之囂張,有如烈火,直撲六五而去,六五為柔弱之君王,因此這講的是造反逼宮。「死如、棄如」意指九四的行為於天理所不容,因此罪當該死,為天下所棄絕。鄭玄則認為,這是三種不同的罪刑:「焚如,殺其親之刑。死如,殺人之刑也。棄如,流宥之刑。」

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象》曰:六五之吉,離王公也。

眼淚鼻涕一直流,憂慮歎息。吉。

《象》曰:「六五之吉,離王公也。」此說明為何痛苦憂慮如此還會是吉,是因為附麗於王公。

離卦的吉道在中庸,六五之君雖有災臨身以致於痛哭流涕,哀戚悲歎,但因有柔順而中庸的美德,知所憂慮警惕,因此反而能夠化險為夷,轉危為安,最後變成吉。此亦警惕人當有憂慮之心,才可為吉。

六五變全卦成同人,同人為周天子會同諸侯(王公)協助征伐不順服者之義。同人九五說「先號咷而後笑」,與此處「出涕沱若,戚嗟若,吉」爻義有些互通。

涕,音替,鼻水或眼淚。沱,音駝,鼻涕或眼淚一直流的樣子。戚,憂慮,悲哀。嗟,音街,悲歎,歎息。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醜,无咎。

《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大王派遣出征,有戰功,拿下敵人首腦,捕獲的不是同族類的人,沒有罪咎。

王指君王,爻位為六五。王用出征,指君王用上九為將軍以出征討伐異族。嘉,善,指功勳,戰果。折首,拿下對方的首領。

匪,非,否定的意思。醜,類,同類。匪其醜,非其類,即異族或叛亂者。

回應

老師好:
離卦有幾個地方有問題請老師確認.
卦義
有兩處"函養"其中"函"似應為"涵"
初九
"紛岐"其中"岐"似應為"歧"
"引申是小心異異的意思"其中"異"應為"翼"
上九
有三處"判逆"應為"叛逆"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