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9. 坎卦 (坎為水)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1:21 發表

  坎卦 坎為水

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初六,習坎,入于坎窞,凶。九二,坎,有險,求小得。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于坎窞,勿用。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无咎。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上六,係用黴纆,寘于叢棘,三歲不得,凶。

《彖》曰: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圖:小配)

前後都有危險,習慣於危險。

三畫卦的坎卦因陽爻坎陷於二陰之中所以稱坎。坎原是古代人牲獻祭的坑洞,或是牢獄,因此象徵的是危險。

在六畫卦中坎卦有時也稱「習坎」。習有兩個意思:一是重覆,意指兩個坎卦重疊,也就是內外都是坎險。二是習慣,內外皆是險,因此而習慣於危險,在危險中求亨通。所以習坎就是上下內外都是坎,但能通於內外,遊走於危險之中,險中求通。

坎通陷,也是陷阱的陷,陷甲骨文作(臽),上為人,下為臼。臼或可視為凵中有落土的形狀。此為將人推入坑洞中的人牲之祭,其下方的凵即是坎的古字。凵原本意指上古人牲祭祀或地牢之用的坑洞,臽或陷則是將人牲丟進凵中。因此坎代表的是凶象不言而喻,而在易經中坎更是象徵危險,因此《彖傳》:「習坎,重險也。」除了危險,坎的取象又可為河川、溝瀆,都是自凵的凹下地形引申而來。凡成凵之坎塹形勢者,皆可取象為坎。

帛書坎作贛,贛與竷形近,竷通坎。歸藏坎作「犖」,秦簡作「勞」,清華簡作。《說文》:「犖,駁牛也。」段注曰:「馬色不純曰駁。」犖本意為顏色不純的牛,這類牛通常被用於耕田拉車等苦力,故引申為勞。坎為勞卦,歸藏易卦名與《說卦傳》說法相符。

《序卦》說:「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大過為陽氣過盛,因此必需對陽氣有所限制,坎卦就是將陽氣坎陷,制約「陽過」的一卦。

在吉凶上,坎代表著危險,六十四卦中凡有坎象者幾乎都代表危險:如屯卦,因有險而取其「難」意;蹇卦因前有坎險而停止不前;困卦也是因為內有水險,而取其「困」義。而習坎卦是雙重的危險,當然是很不好的一卦,因此卦爻辭多數都是以偏凶居多。

解釋坎卦要特別注意的是,卦辭及爻辭中有亨,有「小有得」等正面的情況,但並非真的意味沒有危險,或是脫離危險。實際上都是險中求通,所以卦辭説「維心亨」。「維心亨」道出了坎卦的本質:既然內外皆危險,進退都是坎,那不如安之若命,因此坎卦之能亨通,是屬於心理及修為層次的問題,而不是求卦者在現實上真的脫離危險。

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彖》曰:習坎,重險也。水流而不盈,行險而不失其信。維心亨,乃以剛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

《象》曰: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

雙重的牢坎,有誠信,維持內心的亨通,行為得到獎賞。

內外都是坎陷,前後上下都是危險,能夠求亨通者,只有內心的改變,所以說「維心亨」。意謂坎卦的亨通並非實質意義的亨通。

總體來說,遇到坎卦雖然不能大吉,內外都是坎險,但只要保持樂觀的態度,誠心為善,還是能夠小有收獲的。

八經卦中唯有坎卦加一「習」字,讓有些學者懷疑習為贅字。習原本指的是鳥學飛而不斷嘗試,在此有兩種意義,一是「重覆」,意謂兩坎重疊。《彖》曰:「習坎,重險也。」上有天險下有地險,兩險重疊即重險。二是指習慣,習坎為習慣於危險、習慣於牢獄、牢坎中的生活。

孚為誠信。九二至九五等四爻合起來卦象類似一個縮小版的中孚卦,內陰柔而陽居上下,故曰有孚。

尚,通賞,獎賞之意。行有尚,行為得到肯定而受到獎賞。但處坎之時,能夠得到的應該只是小獎賞,不會是大獎賞。

初六,習坎,入于坎窞,凶。

《象》曰:習坎入坎,失道凶也。

雙重的坎險,落入更深的坎陷裡,凶。

坎窞為古代之地牢或獻祭人牲用的坑洞,初爻最下方為落人坎陷最深處無法出脫之象。此先言習坎,再言入於坎陷,入於坎中之坎,為坎的最深處。又初六動下體成兌,兌為毀折。靜則有坎險,動則有毀折,動靜皆凶。

九二,坎有險,求小得。

《象》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坎洞中有手枕,雖沒有枕頭,但也算是小小的獲得。

「坎有險」傳統解釋為坎洞中有危險。九二居於下坎的中間,因此仍居於危險之中,此為坎有險。但因本性剛強又居中,具有陽剛而中正的美德,是能夠自力救濟者,因此說求小得。雖能有小得,但仍居於危險的境地,也只是險中求通,並非化險為夷,也未脫離危險。雖能夠險中求通,小事求之可有獲得,但大事不行。

坎有險,坎已是險,又言險,文義重覆,與下文「小有得」亦不連貫。當作「坎有檢」,檢為手枕,枕手之用。帛書作「贛有訦」,訦借為枕。《釋名》:「枕,檢也,所以檢項也。」牢坎中有枕,可以有較好的休息,即後文說的「小有得」的得。六三「險且枕」帛書作「噞且訦」,鄭玄作「檢且枕」,注曰:「木在手曰檢,木在首曰枕。」「檢」即枕手用的木頭,「枕」為做為枕頭用的木頭。「坎有檢」,坎中有手枕可充當枕頭。因此六三爻接著說「檢且枕」,以檢為枕。

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于坎窞,勿用。

《象》曰:來之坎坎,終无功也。

進退都是牢坎,有手枕暫且充當枕頭。進入了地牢坎洞裡,凡事皆不可行。

六三失位乘剛,處於兩個坎險交界之處,又是多凶的爻位,進退都是坎險,因此凡事都不可行。檢且枕,以檢(手枕)為枕頭,要人安之若命之義。

來之坎坎,後退是坎,前進也是坎,進退都是坎。《易經》中由外到內為「來」,由內到外為「往」。「之」也是「往」的意思。

「險且枕」當作「檢且枕」,帛書作「噞且訦」,鄭玄作「檢且枕」,注曰:「木在手曰檢,木在首曰枕。」《釋名》:「枕,檢也,所以檢項也。」檢為擱手用的手枕,枕為讓人躺著用的枕頭。傳統解釋「險且枕」為危險而讓人不安。王弼:「枕者,枝而不安之謂也。」宋儒多依王弼此說,程頤:「枕謂支倚。居險而支倚以處,不安之甚也。」朱熹:「枕,倚著未安之意。」另一解釋以枕為安、止息,休息。干寶:「枕,安也。」虞翻:「枕,止也。」現代張立文等學者則主張為「沉」,下沉的沉。《釋文》:「九家作玷,古文作沉。」

入于坎窞,落入坎窞的坑洞裡。窞,音「但」,通陷、臽,為坎中之坎,坎洞的最深處。

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无咎。

《象》曰:樽酒簋貳,剛柔際也。

一樽酒,二盤食物,以及裝水的瓦罐,將如此簡約的飲食從窗戶送進,最後無罪咎。

傳統認為這是在講祭祀祖先或是奉獻於王公的事,雖然東西簡單,但當危難之時,禮輕情義重。然而觀坎卦之本義,全卦講的應該是人被關入地牢之事,九四應該是親友帶著飲食來探監,所以飲食必需從窗戶遞進去。

六四已脫離內部的危險,只要再渡過外部這一關就能夠出險,再加上承載九五之君,因此比較接近出險的機會。

「樽酒簋貳用缶」有兩種讀法,依王弼註解為「樽酒,簋貳,用缶」。但歷代儒者多數支持另一讀法:「樽酒簋,貳用缶。」就《象傳》「樽酒簋貳,剛柔際也」來看應該是王弼比較正確。

樽,本作「尊」,酒器。簋貳,二個盤子,兩盤子的食物。簋,音「鬼」,盛黍稷的竹編盤子,通常以偶數為用,最少為二,兩個則成一組。所以簋貳就是一組或一對盤子。這裡指兩盤的食物。缶,音同「否定」的否。盛水用的瓦器,圓腹小口。牖,音「有」,窗戶。王弼注解認為這是供給王公或拿到宗廟祭祀之用,但坎卦所言應該是人被關進地牢之事,所以這段文字較像是親友遞送飲食探監。

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

《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

坎陷並未填滿,小土丘已挖平,免於罪咎。

坎險雖然還未完全渡過,但是署光已現,沒有永遠的坎險。小土邱已平,比喻平安之日已近,故曰無咎。九五已近坎之尾,剛中而處互卦艮體之上,變而上體坎成坤,坤為平地,故曰「坻既平」。

此爻或言人牲獻祭的埋人過程,獻人牲的坎洞還未填滿,但旁邊用來填坑用的小土坵已鏟平,土已用盡。

祗或作祇、禔,解釋相當岐異,王弼認為是語助辭,程頤認為音義都與「抵」同,達到的意思。虞翻認為是平安。《說文》引作「禔旣平」,也是解釋為平安:「禔,安福也,从示是聲。《易》曰:禔旣平。」此依鄭玄注:「祗,當為坻,小邱也。」平安的意思應該來自「既平」。

上六,係用徽纏,寘于叢棘,三歲不得,凶。

《象》曰:上六失道,凶三歲也。

被繩子綑綁起來,囚禁在荊棘所設的圍牆裡面。三年都無法逃脫,凶。

係,綑綁。黴纆,繩子,或指黑繩子,徽解作黑。

寘,音義同「置」,這裡引申為囚禁的意思。「寘于叢棘」,將人囚禁在叢棘裡。叢棘,上古時候囚禁人犯的地方,外圍會種植一叢叢的荊棘當做圍牆,以避免犯人逃跑。

回應

老師好:
坎卦有2個地方有問題請老師確認.
九五
"一但盈滿"其中"但"應為"旦"
"無耐缺乏輔佐之才"無耐"應為"無奈"

謝謝

老師好:
坎卦還有2個地方有問題請老師確認.

六四
"比喻一簡單實用"其中"一"似為贅字
九五
"平毯之後"其中"毯"應為"坦"

謝謝

上六字義解釋中,小標「係用徽纏」,應為「係用徽纆」。「黴纆」應為「徽纆」。

 

os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