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6. 卷三十六:熒惑占七

Jack 在 2012, 九月 24 - 07:45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七

熒惑犯石氏中宮下

熒惑犯積水四十一

巫咸曰:「熒惑入積水,大臣誅。熒惑守積水,有大名水出,出入定有水兵。」甘氏曰:「熒惑守積水,兵起,國有水災。」《荊州占》曰:「熒惑入積水,若守之,大小兵起。」巫咸曰:「犯守積水,水物不成,魚鹽貴。一曰以水為敗,糴大貴;民饑,期二年。」

熒惑犯積薪四十二

巫咸曰:「熒惑守積薪,大旱,江河易道,若火事。」石氏曰:「熒惑守積薪,大旱,為火事;庖官以火為憂。」郗萌曰:「熒惑守積薪,多火災,若火事,旱,兵起。」甘氏曰:「熒惑犯守積薪,天下大旱,五穀不登,民饑亡。」

熒惑犯火位四十三

《荊州占》曰:「熒惑守水位,下田不治。」石氏曰:「熒惑犯守水位,天下以水為害,津關不通;一曰大水入城郭傷人民,皆不出二年。」

熒惑犯軒轅四十四

《荊州占》曰:「熒惑犯軒轅、女禦,天子仆死。熒惑犯軒轅,所中以官名名之,皆成刑。」

(《黃帝占》曰:「成刑者憂喪。」)

《文曜鉤》曰:「熒惑入軒轅,主以後妃黨之過亡;一曰用事女當惑之;又曰:曰有白衣兵,期在百三十日。」《荊州占》曰:「熒惑入軒轅,中其端門中而東,大臣出令。」《雒書》曰:「熒惑犯若勾巳軒轅,妃後內亂。」《文曜鉤》曰:「熒惑輾轉軒轅中,遠後愛媵。」《春秋緯》曰:「專于妻妃,則熒惑輾轉軒轅中。」《黃帝占》曰:「熒惑行軒轅中,犯女主;女主失勢,

(失勢者,憂喪也。)

列大夫有放逐者;五官有不法者;色悴,為憂,為疾,其所中犯乘守者誅,若有罪。」《黃帝占》曰:「熒惑中女禦,為女主當之。」石氏曰:「熒惑在軒轅中,有女子謀人君者。」郗萌曰:「熒惑留軒轅,率留一日為十日久以率推之,其在軒轅四方,中央各為其方。」《黃帝占》曰:「熒惑守軒轅,期五月,兵起。」《元命包》曰:「熒惑守軒轅,貴妾爭。」《春秋緯》曰:「熒惑守貴房側,主亂於色。」石氏曰:「熒惑守軒轅,宮中有放者,期百二十日內赦。」《海中占》曰:「熒惑守軒轅,十五日以上,大兵起,宮人不安,天下亂,國易政,期三年。」郗萌曰:「熒惑守軒轅,女主惡之。

(《宋天文志》曰:前廢帝永光元年九月丁西,熒惑入軒轅在女主大星北、明年昭太后崩也。)

熒惑守軒轅,天下有慶賀事。赦類也。」

(《晉陽秋》曰:「孝武甯康元年七月乙未,火犯軒轅,大星,二年正月癸未,大赦天下。)

《荊州占》曰:「熒惑守犯軒轅,地動,又曰禦女有誅者。」石氏曰:「熒惑守軒轅,守衛有誅者。」《河圖》曰:「熒惑入軒轅中,復還守,應以善事則已。」《文曜鉤》曰:「熒惑逆行,守軒轅大星,環繞之若成勾巳,天下大亂,後妃當誅,宮破主亡,易其王,期百八十日,遠一年。」巫咸曰:「熒惑行,犯守軒轅,女主失政,若失勢;一曰大臣當之,若有黜者;期二年。」《荊州占》曰:「熒惑犯乘,守軒轅,主命惡之。」石氏曰:「熒惑入軒轅中乘守之,有逆賊,若水災。熒惑中犯乘守軒轅太民星,大饑,大流,皇太后族有誅者,若有罪;中犯乘守少民星,小饑、小流,皇后之族有誅者,若有罪。」

熒惑犯少微四十五

郗萌曰:「熒惑犯少微,賢士有讓善者。」石氏曰:「熒惑入少微,君當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威嚴,奪勢矣。」石氏曰:「熒惑犯守少微,名士有憂,五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者。」《黃帝占》曰:「熒惑入犯乘守少微,宰相易。熒惑中犯乘守少微,女主憂。」石氏曰:「熒惑入中犯乘守少微,五官亂,宰相有憂。」

熒惑犯太微四十六

郗萌曰:「熒惑犯太微,天下不安。」

(《宋書天文志》曰:明帝泰始二年四月壬午,熒惑入太微。犯右執法,其年四方反叛,內兵大出,六師親戎,昭太后後崩,撫軍將軍殷孝祖為南賊所殺。尚書右仆射蔡興宗以熒惑犯右執法自解,不許,後失淮北四州地。彭城、兗州並為虜所沒。)

《帝覽嬉》曰:「熒惑行犯太微左右執法,大臣有憂。」

(《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四年五年戊戌,熒惑犯右執法,五年七月庚申,丞相王導薨。武帝永初三年九月癸卯,熒惑經太微犯右執法,已未犯左執法。元嘉三年徐羨之及傳亮謝晦悉誅,十六年九月熒惑犯右執法,明年大將軍義康出,徒豫章。誅其黨。《晉陽秋》曰:太元十二年五月丙午,熒惑出端門,犯左執法。十三年正月丙午,左將軍謝玄薨戊辰,冠軍將軍桓石虎薨。)

巫咸曰:「熒惑犯太微門右,大將死,門左,小將死。」

(《晉陽秋》曰:孝武甯康元年九月癸巳,火入太微、掩西蕃上將,二年正月己酉,北中郎將徐兗二州刺史刁彝薨,《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六年三月甲寅,熒惑順行,犯上將星,四月丁丑,又犯右執法,是時何充為執法。有遣,命避其咎。明年求為中書令,建元二年。庚水死、皆大將執政之應也。是歲正月、征西將軍庚亮薨。穆帝升平四年八月丙辰,熒惑犯太微西上將星、五年正月北中部郎將郗曇薨。宋前廢帝永興元年熒惑入太微,犯西上將星,其年太宰江夏王義恭尚書令,柳元景仆、射顏師伯等並誅,太尉沈慶之薨,廬陵王敬先、南平王敬猷,南康侯敬淵並賜死。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桓延熹八年五月壬午,熒惑入太微,犯右執法,九年九月辛亥,熒惑入太微西門,積五十八日九年十一月,太原守劉瓚荊州刺史李隗等皆棄市。永康元年十二月,太傅陳蕃、大將軍竇武、尚書令尹勳,黃門令山水等皆枉死。)

郗萌曰:「熒惑犯左右執法,左右執法者,誅若有罪。」陳卓曰:「熒惑犯太微東南陬星,天下大饑,近期一年,遠期五年。」《荊州占》曰:「熒惑道,從太微西蕃北南方星間入,到南蕃東方星間出道;中西蕃直出入者,非道也。」甘氏曰:「熒惑常以十月、十一月入太微天庭受制,而出行列宿,司天道之國,罰無道之君,失禮之臣,若犯左相,左相誅;犯右相,右相誅,守宮三旬,必有赦,期六十日。」《玄冥占》曰:「熒惑常以十月丙子入太微宮七日,受制而出,行列宿,司無道之國,七日以上成災,如占。」《文曜鉤》曰:「熒惑以戊子日順入太微庭中,受使于天子,不為咎,非其日,災殃如占。」郗萌曰:「熒惑當太微門,為受制;當左執法,為受事左執法;當右執法,為受事右執法;守太微門三日以下為受制;三日以上為兵、為賊、為亂、饑。」《荊州占》曰:「熒惑出東掖門,為相受命東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門,為將受命西南出,刑事也,期以春夏。」《黃帝占》曰:「熒惑入天庭,色白潤澤,為期百八十日,有赦。」《帝覽嬉》曰:「熒惑入太微,而出端門者,臣不臣。」

(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桓就壽元年八月已己,熒惑入守太微二十一日,出端門,為亂臣。是時梁氏專政。)

《聖洽符》曰:「熒惑入太微庭中央,帝族相攻伐,天子憂;若守端門,臣謀弑君;若留止門外,大臣戮死。熒惑入太微庭中,天倉閉,婦女不得食,天下饑荒。」郗萌曰:「熒惑入天庭,在屏南出門,扉左,左將死;出門扉左,右將死;直出無為。」《合誠圖》曰:「熒惑入華闕門,臣殺之候也。熒惑入庭中,臣多逆,不軌。」

(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光和五年四月,熒惑在太微中守屏,占曰:熒惑入太微,為亂臣,是時中常侍趙忠、張讓、郭勝,孫璋等並奸亂也。)

石氏曰:「熒惑入太微中華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南出端門者,為必有反臣。熒惑入太微西門,出東門,臣謀其主,人君不安,欲求賢佐,有入中華西門,出中華東門,為臣出令;有入太陰西門,出太陰東門,為天下大亂;有喪,若水大。熒惑若入中華西門,天子憂之;若出中華東門,天下大亂,兵大起,期不出二年。」甘氏曰:「熒惑出太微天庭中,有立王;若徙王。」郗萌曰:「熒惑出天庭中,當道而為勾巳天庭,天下更紀。」

(《宋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熙十四年十月癸已熒惑入太微,犯西蕃上將,仍順行至左掖門。留二十日,乃逆行,元熙元年三月五日,出西蕃上將西三尺許。又陡還入太微時填星在太微,繞填星成勾巳。其年四月二十七日丙戍。從端門出,占曰:熒惑填星勾巳天庭,天下更紀。二年六月,晉帝遜位。高祖入宮也。)

郗萌曰:「熒惑入太微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為臣伐主,入西門,而折出右掖門,為大臣假主之威,而不從主命。熒惑入西華門,出端門,為臣詐稱詔。熒惑入太微端門,出東門,為貴者奪威勢。」《荊州占》曰:「熒惑出門微南門,執法用大事;出械掖門,大臣誅。」

(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延光二年八月己亥,熒惑出太微端門,是時大將軍耿寶中常侍江京等譖太子乳母王男,廚監邴吉等,殺之,徙其父母妻子日南也,九月丁酉,廢太子為濟陰王。)

《荊州占》曰:「熒惑入太微宮,為天下驚,一曰有兵。熒惑入天庭,國不安其宮。熒惑入太微庭中,主命無期。熒惑入天庭,君子惡之,又曰大臣死。熒惑入太微,色白無芒,天下大亂,一曰天下大饑。」《黃帝占》曰:「熒惑東行入太微庭,出東門,天下有爭兵,

(《宋書天文志》曰:安帝義熙十年五月癸卯,熒惑順行入太微,十一月林邑寇交州刺史杜慧度距戰於九真,大敗之。)

若守將相丞禦史大臣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天庭,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若入南逆行,出西南門,有大水,逆行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蕃,而留不去,楚國凶殃。」巫咸曰:「熒惑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大臣有誅,若諸侯戮死,期二年。」石氏曰:「熒惑逆行太微之中,及出左右掖門者,有逆謀,天子有命將征伐之事,一曰大赦可以解其患。」郗萌曰:「熒惑逆行,入左掖門,為臣劫其主。」

(《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元興三年正月戊戍,熒惑逆行犯太微西垣,占曰:天子戰于野,上相死,是年二月丙辰,殺桓玄等,桓循劫帝如江陵。)

《荊州占》曰:「熒惑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諸侯將有殺上者;至黃座而成,不至黃座而還,有謀不成,以其日入占國。熒惑逆行天庭中不止,有大獄。」郗萌曰:「熒惑入太微宮中,至屏而留,有兵在中。」郗萌曰:「熒惑入天庭中,留十日以上,赦。」《荊州占》曰:「熒惑道南蕃,入留止南門,為大臣有憂。

(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中元,二年八月丁巳,火犯太微西南角星,相去二寸,太微西南星,為將相、後太尉趙熹,李訴等免官。)

熒惑入太微,若從右入,七日以上,為人主有憂。

(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桓永康元年正月庚寅,熒惑逆行入太微東門,留百日,出端門,其年十二月丁丑。桓帝崩。《宋書天文志》曰:晉簡文咸安元年十二月辛卯,熒惑逆行入大太微二年三月不退。是時帝憂桓玄之逼,常懷憂慘,十二月帝崩也。)

熒惑入天庭中二十日以上,延尉坐之,期六月。熒惑留太微庭中,為天下大憂;中央留十日以上,為天下有亡徒為兵者。」《黃帝占》曰:「熒惑守太微垣門外之左,延尉有事;守門外之右,丞相禦史有事。熒惑守端門中二十日,臣謀反,主出走,期不出百二十日。」

(《宋書天文志》曰:「晉海西公太和六年,閏月,熒惑守端門十一月,桓玄廢帝。)

甘氏曰:「熒惑守角亢,反守太微,臣有謀兵天子者。」《春秋緯》曰:「熒惑守太微,王者惡之。」郗萌曰:「熒惑守太微,諸侯及三公謀其上,鈇鑕用,必有斬臣;又曰女主不吉。」

(《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康三年四月,熒惑守太微六十日後,賈後陷殺太子,而趙王廢後,又殺之,斬張華,裴顯遂纂位,廢帝為大上皇,天下從此構亂連禍也。)

《玄冥占》曰:「熒惑入太微,無所犯守,順度而行,出左右掖門,所之野,天子謀之。」《黃帝占》曰:「熒惑幹太微,留守三日以上,為必有兵革,天下赦。」《合誠圖》曰:「熒惑入太微,陵犯留止,後三年,必有喪。」《荊州占》曰:「熒惑入太微天庭,所犯乘守者,若有罪,各以守官名之。熒惑食太微東西蕃,四輔輔臣有誅者。」

熒惑犯黃帝座四十七

石氏曰:「熒惑犯黃帝座,改政易王,天下亂,存亡半。」甘氏曰:「熒惑入中華門,犯帝座,天下亂,賊臣害主,破宮;期九十日。」《荊州占》曰:「熒惑犯黃帝座,大臣戮死。」《玉曆》曰:「熒惑入太陰西門,犯黃帝座,天子宮破國滅絕嗣,不出二年。」甘氏曰:「熒惑中黃帝座,臣殺其主。」《雒罪級》曰:「熒惑入黃帝座,不吉;強臣弑主。」甘氏曰:「熒惑入黃帝座,大人戮死,朝廷有哭。」郗萌曰:「熒惑入天庭直出,期十日,入蕃期二十日,去出尺,期十日,用赦。」《荊州占》曰:「熒惑入帝座,其色白者,為有赦。熒惑入天庭,至黃帝座,有赦。」《荊州占》曰:「熒惑近黃帝座北,諸侯徙,天子辱;若中黃帝座,為大人傷。」甘氏曰:「熒惑近黃帝座,大臣謀,為亂不成。熒惑觸黃帝座,主亡。」《黃帝占》曰:「熒惑守黃帝座,為大人憂。」

熒惑犯四帝四十八

《玉曆》曰:「熒惑入太微,犯四帝,臣有謀,若被誅。」石氏曰:「熒惑犯守四帝,臣謀主,去之一尺,事不成。」石氏曰:「熒惑犯乘守四帝坐,辟憂。」

(辟君也。)

甘氏曰:「熒惑中犯乘守四帝坐,天下亡。」

熒惑犯屏星四十九

郗萌曰:「熒惑入太微宮中,至屏而留,為有兵在中。」

(《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二年正月甲午,熒惑逆行,在屏而南,其年四方及叛,內兵大出,六卿親戎。)

甘氏曰:「熒惑犯守屏星,君臣失禮,下謀上,一曰大臣有戮死者。」石氏曰:「熒惑中犯乘守屏星,為君臣失禮,而輔臣有誅者,若免罷去。」

熒惑犯郎位五十

甘氏曰:「熒惑犯守郎位,輔臣有誅,左右宿衛者為亂,王者宜備之。」

熒惑犯郎將五十一

巫咸曰:「熒惑守郎將,曰淩,淩則將有誅,若將有憂;一曰大臣為亂,戒慎左右。」《荊州占》曰:「熒惑犯乘守郎將,且有以符節為奸者。熒惑中犯乘守郎將,必有不還之使。」

熒惑犯常陳五十二

甘氏曰:「熒惑犯守常陳,守衛有謀,兵起宮中,天子自出行,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熒惑犯三台五十三

《玉曆》曰:「熒惑入犯上台司命,近臣有罪,若有誅,一曰近臣有逃去者,以五色占:黃白、無故;青黑,憂死喪;期一年。」郗萌曰:「熒惑犯守上臺,宮中禁門燔,太尉病,天子惡之,犯守中台,司徒、公族、皇后忌;犯守下臺,司空為庶人;皆期百七十二日。」《文曜鉤》曰:「熒惑犯守中台,司中奸臣有謀,若有誅者,中公當之。」巫咸曰:「熒惑犯守下臺,司祿近臣有罪,若出走;色黑者死。」《黃帝占》曰:「熒惑守三台三十日,天下大亂,兵起宮中,大臣戮死;若守三台間,尤甚急,期百八十日。」郗萌曰:「熒惑守三台三日以上,三公有戮死者。熒惑守三能之中央百二十日,三公皆謀,害國。熒惑入天柱,天下有慶賀之事。熒惑居天柱,兵起,三年乃止。熒惑留系天柱,地大動,兵大起。」《春秋緯》曰:「天下奮擊,臣子相譖,三公專恣;則熒惑流而觸能。」

熒惑犯相星五十四

石氏曰:「熒惑犯相星,輔臣凶。熒惑守相星三十日,大臣為亂,天下兵起,人主有憂。」

熒惑犯太陽守五十五

石氏曰:「熒惑犯守太陽守,執禦臣憂,內將軍有死者,期九十日。」甘氏曰:「熒惑犯守太陽守,大臣戮死,若有誅,期不出年。」

熒惑犯天牢五十六

《荊州占》曰:「熒惑入天獄,貴人多枉死者。」石氏曰:「熒惑入天牢,若守之二十日。名人有系者;一曰若有赦,期不出百八十日。《海中占》曰:「熒惑犯守天牢,王者以獄為蔽,一曰貴臣多下獄,若有叛臣篡獄殺君,不出二年。」

熒惑犯文昌宮五十七

《黃帝占》曰:「熒惑入文昌宮,庭中有兵,天下有耗,土空民饑。」《春秋緯》曰:「熒惑入文昌庭,守二十日以上,必有兵,君不康。」石氏曰:「熒惑入文昌,天下大亂,王者憂,亡期一年。」《荊州占》曰:「熒惑守文昌,天下大亂,不出其年。」郗萌曰:「熒惑入司命,近臣有抵罪者。熒惑三十日舍司祿,民大疾,舍司命,小童疾。」

熒惑犯北斗五十八

郗萌曰:「熒惑入北斗魁,天下多獄,廷尉坐之。熒惑入守北斗,貴人有系者。」甘氏曰:「熒惑守北斗,天下大亂,諸侯皆起兵,王者有憂。」郗萌曰:「熒惑守北斗,有移徙民,宮宅賤。」《玉曆》曰:「熒惑守衡星,有女喪,若貴女有殃;有兵兵罷,無兵兵起。」《雄圖三光占》曰:「熒惑入北斗魁中而守之十日,天下大亂,易其王,天子死,五都亡,期二年,遠三年。」《春秋緯》曰:「熒惑入北斗杓頭,為政令猶豫。」《海中占》曰:「熒惑抵北斗杓頭星,女主政令猶豫,若女主用事,期一年。」齊伯曰:「熒惑舍北斗西,人相食;舍其東,五穀無實;舍其南,果無實,舍其北而之東,天下大兵戰。」郗萌曰:「熒惑系輔星,有死相,若夷之。」巫咸曰:「熒惑與北斗鬥,有徙王、移都邑,宮室破壞,人民去其鄉,不出年。」

熒惑犯紫微宮五十九

石氏曰:「熒惑入紫微宮中,大臣有謀,兵宮中,天下大亂,人民傍徨,背棄其鄉,逃走四方,期不出二年,遠三年。」《荊州占》曰:「熒惑入紫微宮,天下邑裂,大夫多死者,一為天下有亡國,天下無人,一曰帝有亂臣;一曰天下大亂;又曰從陰入有死王。」《帝覽嬉》曰:「熒惑守紫微宮中,天下諸侯伐其主,主以驕暴失帝位。」巫咸曰:「熒惑守紫微宮,民莫處其家宅,流移去其鄉。」《荊州占》曰:「內亂。」

(《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懷永嘉三年正月庚子,熒惑犯紫微,占曰:當有野死之王,又為火燒宮。是時太吏令高堂沖奏;乘輿宜遷幸,不然必無洛陽。後帝崩於平陽。)

熒惑犯北極鉤陳六十

《黃帝占》曰:「熒惑入紫宮,犯北極中央大星,為不道,臣殺其君,子害其父,賊臣破國,天下大亂,期不出九十日。」《春秋緯》曰:「熒惑犯北極左星,支為嗣。」郗萌曰:「熒惑犯北極中央大星,帝有亂臣,應以善事巳。」巫咸曰:「火入北極,天下亂,兵大起,聚于一國;若出之疾,兵還罷。」《荊州占》曰:「火入天樞,國家有變,一為天下之兵聚一國。」《雄圖三光占》曰:「火入北極,天子憂;若犯抵之,天子死,後宮亂,不出三年。」《黃帝占》曰:「火出天樞,兵盛於四野。」《荊州占》曰:「火舍天樞下三月,芒赤色怒,地大動,民大恐,兵起不已,三年乃止。」甘氏曰:「火犯北極,若守之,大臣謀主,若耀刺北極,為殺太子,期百二十日。」《荊州占》曰:「火守天樞,大人憂;一曰天子女多死。」郗萌曰:「火犯太子星,太子憂死,犯庶子星,庶子憂死;一曰中犯北極星,主有大憂;一為有大喪;一為有反相。」《荊州占》曰:「火守鉤陳,人主憂。」黃帝曰:「火犯鉤陳,後宮亂,兵起宮中,幸臣謀主,王者有憂。」

熒惑犯天一六十一

石氏曰:「火犯天一,幸臣有謀,有兵起,人主憂。」齊伯曰:「火守天一,臣弑其主。餘殃為水災。」

熒惑犯太一六十二

石氏曰:「火犯守太一,幸臣有謀,有兵起,人主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