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7. 卷三十七:熒惑占八

Jack 在 2012, 九月 24 - 07:50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八

熒惑犯石氏外官一

熒惑犯庫樓一

《黃帝占》曰:「熒惑犯天庫,兵車出庫,所指兵往也。」石氏曰:「熒惑入天庫,有兵;火守庫,兵起,亂十年。」郗萌曰:「熒惑入天庫,騎官兵起,期三年中,一曰天下有驚,若歲旱。」又占曰:「熒惑赤色,角三芒,三十日舍天庫,國有急,五諸侯悉發甲兵。」《玄冥》曰:「熒惑守庫樓,兵車大出,守之一月,兵亂十年乃罷。」《海中占》曰:「熒惑逆行守天庫,兵起,未罷;若順行,乃罷。以其遠近、東西南北,其日占之。」

熒惑犯南門二

郗萌曰:「熒惑,天候也,主發兵,常舍于南門;其出,色赤白而大,東西南北非其常,謀國兵起,其入則兵入,其所行而留止,兵隨而攻之。」又占曰:「熒惑居處無常,入時不得,求之南門中。」石氏曰:「熒惑若守南門,兵車大起。」又占曰:「熒惑入守南門,天下戰其北也。」又占曰:「熒惑犯南門,邊夷兵起,若道路不通。」

熒惑犯平星三

石氏曰:「熒惑守平星,兵起,且以亂亡。」又占曰:「熒惑犯平星,凶。」甘氏曰:「熒惑守平星,執政臣憂,若有罪誅者,期一年。」又占曰:「熒惑守平星,有獄出疑囚。」

熒惑犯騎官四

石氏曰:「熒惑入騎官,若守之,兵大起,車騎用,將軍出,若騎士憂。」郗萌曰:「熒惑守騎官,不出二十日,赦天下。」甘氏曰:「熒惑守騎官,有兵馬多發,若多死。」

熒惑犯積卒五

石氏曰:「熒惑入積卒,若守之,兵大起,士卒大行,若多死,期二年。」《玄冥占》曰:「熒惑犯守積卒,主失位,天下亂,兵大起,期百二十日。」石氏曰:「熒惑犯守積卒,主失位,天下凶。」

熒惑犯龜星六

甘氏曰:「熒惑守龜星,天下大水;去之疾,則旱,萬物不成,人民饑。」石氏曰:「熒惑守龜星,兵起,兵在外,再守龜,兵罷。」又占曰:「熒惑守龜星,有白衣聚,以入日占何國。」《海中占》曰:「熒惑犯守龜星,天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陰則水。」

熒惑犯傳說七

石氏曰:「熒惑犯守傳說,王者簡守廟,廢五祀,後宮凶;一曰有絕嗣君,期不出二年。」

熒惑犯魚星八

石氏曰:「熒惑守魚星,在其陽旱,在其陰水。」巫咸曰:「熒惑守魚星,火暴出,天下旱,五穀不成,人民大饑,期不出年。」甘氏曰:「熒惑犯守魚星之陽,為大旱,魚行人道;之陰,為大水,魚鹽貴。」

熒惑犯杵星九

《玉曆》曰:「熒惑守杵星,國有急兵,有賦米之事;若有軍糧之急。」《海中占》曰:「熒惑入杵星,若守之,天下有急發米之事,不出其年。」

熒惑犯龜星十

郗萌曰:「熒惑入龜星,天下大水;去,則旱。」《黃帝占》曰:「熒惑守龜星,為有白衣之會。」巫咸曰:「熒惑守龜星,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陰則水。」《玄冥占》曰:「熒惑入守龜星,王者有易水,若大旱,魚行人道。」

熒惑犯九坎十一

石氏曰:「熒惑守九坎,天下旱,名水不流,五穀不成,人民大饑;一曰之陽,大旱;之陰,有水。」甘氏曰:「熒惑守九坎,其國大旱,若大火之變,期百八十日。」石氏曰:「熒惑犯守九坎,凶。」

熒惑犯敗臼十二

石氏曰:「熒惑守敗臼,民不安其室,憂失其釜甑;若流移,去其鄉。」又占曰:熒惑守敗臼,饑喪。」

熒惑犯羽林十三

《荊州占》曰:「熒惑入羽林之宮二十日,天子當之。」郗萌曰:「熒惑經過羽林中,天子為軍自守。」《荊州占》曰:「熒惑舍羽林之宮,兵大起。」《黃帝占》曰:「熒惑守羽林,大赦。」石氏曰:「熒惑守羽林,馬有行,期三十日。」又占曰:「熒惑芒角赤色,守天軍三十日,大國有急,諸侯悉發兵甲;一曰興兵者亡。」又占曰:「熒惑守羽林,兵起,期六十日;火經羽林,臣欲弑主。」

(《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太元元年九月,熒惑犯哭泣星。入羽林,占曰:中軍兵起,三年六月,熒惑又守羽林。占曰:禁兵起,四年六月,兗州刺史謝安,謝玄擊氏賊,大破之,餘皆走,十四年十二月,熒惑入羽林,十五年,翟遼據司兗,眾軍屢討弗克,鮮卑又跨略並冀。安帝義熙四年十月戍子,熒惑入羽林,五年高祖討鮮卑,是後南北軍旅運轉不息。宋文帝元嘉十三年十二月戊子,熒惑入羽林,後三年,廢大將軍彭城王義康及其黨與犯,所收掩皆羽林兵出也。)

《聖洽符》曰:「熒惑入羽林守之二十日以上,臣欲弑主,大人當之,期九十日。」

(案《荊州占》曰:「漢二年熒惑入羽林,起角三芒守之三十日,國有負兵,秦以之亡也入。)

《海中占》曰:「熒惑入守羽林,入有兵起;若逆行變色成勾已,天下大兵,關梁不通,急不出其年。」郗萌曰:「熒惑入守羽林,有叛臣中兵也。」《元命苞》曰:「熒惑守羽林,若壘城,謀在司馬將軍為亂。」《荊州占》曰:「熒惑入天軍,凶。」又占曰:「熒惑入天軍,兵敗不可用,國更殘也。」郗萌曰:「熒惑犯守天陣,為兵起,有破軍死將。」甘氏曰:「熒惑入壘壁陣,在司馬,內將軍為亂,宮中兵起。」郗萌曰:「熒惑入壘城,有兵起。」

熒惑犯北落師門十四

石氏曰:「熒惑守北落師門,為兵大起;舍軍門,兵起。」《玄冥占》曰:「熒惑入守北落師門、兵大起,將軍出境,士卒大行。」石氏曰:「熒惑與北落師門相貫,抵觸光芒相及,有兵大戰;破軍殺將,伏屍流血,不可當也;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熒惑犯土司空十五

《海中占》曰:「熒惑守土司空,其國以土起兵,若有土功之事,天下旱。」郗萌曰:「熒惑守土司空,備大臣。」

熒惑犯天倉十六

《黃帝占》曰:「熒惑入天倉中,主財寶出,主憂,臣在內,天下有兵,而倉庫之戶開;主人勝客,客事不成,期二十日中而發。」石氏曰:「熒惑出入天倉,天下穀聚一邦。」郗萌曰:「熒惑近天倉,天下大旱,天下轉粟,期其年中;一曰期三年;一曰千倉敗,天下饑。」《春秋圖》曰:「熒惑經天倉,去而不守,其歲惡,糴大貴,倉大出。」石氏曰:「熒惑守天倉三十日,有轉粟之事。」《黃帝占》曰:「熒惑守天倉,天下轉粟千里,糴貴。」《海中占》曰:「熒惑守天倉,天下有兵,若有出粟。」郗萌曰:「熒惑守天倉,已去復反,天大饑,人相食,不出五年。」《玄冥占》曰:「熒惑逆行守天倉,天下大饑,人相食,期二年,遠三年。」

熒惑犯天囷十七

石氏曰:「熒惑入天囷,天下兵起,國倉儲積之物皆發出:一曰禦物多有出者,庫藏空虛,期二年。」郗萌曰:「熒惑守天囷二十日,粟出布於民,歲大饑。」

(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太元二十年六月熒惑入天囷。隆安九年王恭舉兵,朝廷殺之。及王國寶王緒,是後連歲大旱,人民大饑也。)

《玉曆》曰:「熒惑守天囷,兵起,王者財寶皆出用,庫藏中虛耗,人主不安,其國有憂,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熒惑犯天廩十八

《黃帝占》曰:「熒惑守天廩,有兵起,天下粟聚于一國,若有運粟之事。」甘氏曰:「熒惑入守天廩,天下有兵,歲大饑,倉粟散出,不出其年。」石氏曰:「熒惑犯守天廩,天下亂粟散出。」

熒惑犯天苑十九

巫咸曰:「熒惑入天苑,天下以馬起兵;若守之,牛馬禽獸多死。」石氏曰:「熒惑入守天苑,牛馬羊禽獸多疾疫,若守之二十日,天下兵起,馬多死,其國憂。」

熒惑犯參旗二十

石氏曰:「熒惑入參旗,邊縣兵起。」石氏曰:「熒惑守天弓,天下亂,兵大起,人民驚恐,其國憂,若三十日守之,必有國亡。」陳卓曰:「熒惑守參旗,下謀上。」郤萌曰:「熒惑守參旗,兵大起,弓弩用,士將出行;一曰弓矢貴。」

熒惑犯玉井二十一

《黃帝占》曰:「熒惑入玉井,為強國失地;其出之,強國得地。」巫咸曰:「熒惑入玉井,國有水憂,若以水為敗,水物不成,期不出年。」《荊州占》曰:「熒惑守玉井,多大水,有溺死者。」《齊伯五星占》曰:「熒惑守玉井,天下大水,溝瀆溢流,殺人民,期百八十日。」

熒惑犯屏星二十二

郗萌曰:「熒惑留舍屏星三日,民疾疫。」石氏曰:「熒惑守屏星二十日,臣謀主;若貴臣有誅;若戳死,期一年。」甘氏曰:「熒惑守天屏二十日,國移。」又占曰:「熒惑入守屏星,諸侯有謀,若大臣戮死者。」

熒惑犯天廁二十三

《黃帝占》曰:「熒惑守天廁,國移,若易名。」石氏曰:「熒惑守廁中,有賊兵。」郗萌曰:「熒惑守天廁,糴貴。」又占曰:「熒惑守廁矢,矢圊之間有伏,謀反,貴人驚于圊廁。」《甄曜度》曰:「熒惑入守廁星,天下大饑,人相食,死者大半,期二年。」甘氏曰:「熒惑入守廁星,有謀臣在廁中,王者警備之。」

熒惑犯天矢二十四

《海中占》曰:「熒惑守矢星,天下旱,五穀不成,人民大饑,多疾死,期不出年。」《荊州占》曰:「熒惑守矢星,貴人有疾。」

熒惑犯軍市二十五

《荊州占》曰:「熒惑入守軍市,兵大起,將軍出,若以饑兵起。」《雄圖三光》曰:「熒惑入軍市,若守之,軍大饑,將離散,士卒亡,期不出年。」

熒惑犯野雞二十六

甘氏曰:「熒惑入犯守野雞,其國凶,必有死將,軍營敗,兵士散走。」

熒惑犯狼星二十七

《春秋緯》曰:「熒惑守狼弧,諸侯相攻。」《海中占》曰:「熒惑守狼星,四夷兵,來侵中國,弓矢大貴,王者有憂;一曰夷將有死者。」郗萌曰:「熒惑守狼弧,小有憂;其成鉤已若環繞之,大人憂;期六月。」又占曰:「熒惑守狼弧,狄自反其主。」郗萌曰:「熒惑守狼,有小令,出大水。」《荊州占》曰:「熒惑守狼,天下發兵;一曰其國有兵。」又占曰:「熒惑守狼星,狗大貴,不即多死,狼,天狗也。」石氏曰:「熒惑入守狼,野獸死。」甘氏曰:「熒惑犯守狼星,將軍出,有千里之行,天下皆兵,盜賊縱橫,若有死將,期二年。」

熒惑犯弧星二十八

巫咸曰:「熒惑守弧星,兵大起,將軍出行,弓弩大貴,國多盜賊,民不安,期百八十日,遠一年。」郗萌曰:「熒惑守弧星,人民饑,食茹粟,穀大貴。」又占曰:「熒惑以五月守弧星六十日,其邦有兵戰。」《荊州占》曰:「熒惑守弧星,貴人多死,若將當代貴人。」又占曰:「熒惑守弧星,大將有千里之行,國政驚;一曰車騎兵出。」

熒惑犯天稷二十九

《海中占》曰:「熒惑犯守天稷,有旱災,五穀不登,歲大饑饉;一曰五穀散出。」

 

熒惑犯甘氏中官二

熒惑犯四輔一

《荊州占》曰:「熒惑犯四輔星,君臣失禮,輔臣有誅。」

熒惑犯五帝內座二

《荊州占》曰:「熒惑入紫微宮中,犯五帝內座,大臣弑主。」

熒惑犯造父三

郗萌曰:「熒惑入造父中,車馬貴。」又占曰:「熒惑舍造父,水大出。」《黃帝占》曰:「熒惑守造父,材官騎士出,馬動兵起。」

熒惑犯杵臼四

郗萌曰:「熒惑守杵臼星,國有舂米軍旅之事。」又占曰:「熒惑守天杵,即大溝瀆多水。」

熒惑犯司命五

郗萌曰:「熒惑守司命,多暴死者;司命主百鬼,與輿鬼同候。」

熒惑犯天雞六

郗萌曰:「熒惑舍天雞三十日,旱;又曰雞夜鳴,天下盡驚。」

熒惑犯市樓七

郗萌曰:「熒惑犯市樓,天下易弊。」又占曰:「熒惑乘市樓,天下有所發,期不出三年。」

熒惑犯日星八

郗萌曰:「熒惑犯日星,為大戰。」

熒惑犯亢池九

郗萌曰:「熒惑犯亢池,海大魚死。」

熒惑犯天田十

郗萌曰:「熒惑守天田,五穀不成,黍貴。」《荊州占》曰:「熒惑守天田,旱。」又占曰:「熒惑守天田,人主犯禮,有災。」

熒惑犯天門十一

《荊州占》曰:「熒惑入天門,去復還,關梁不通。」又占曰:「熒惑舍天門,進退前後,凶,兵大起;熒惑守天門,國絕祀;各以其日占。」

熒惑犯平道十二

甘氏曰:「熒惑入守平道,天下兵亂。」

熒惑犯進賢十三

《宋書天文志》曰:「宋孝武孝建元年十月乙丑,熒惑犯進賢星,時吏部尚書謝莊表解職。」

熒惑犯酒旗十四

《春秋文曜鉤》曰:「飲食失度,熒惑徘徊酒旗。」《荊州占》曰:「熒惑守酒旗,天下大酺,有酒肉財物賜,若爵宗室。」

熒惑犯諸王十五

《春秋緯》曰:「熒惑入諸王星,主以妃黨縱恣,為天下所謀。」又占曰:「熒惑入諸王星,下不信上,王者微。」

熒惑犯天高十六

郗萌曰:「熒惑入天高,先軍起,後有赦。」《荊州占》曰:「熒惑入天高,有奇令;又曰入天高中十日,成鉤已,有贖罪之令。」《荊州占》曰:「熒惑入天高,留二十日,小赦;三十日十赦。」郗萌曰:「熒惑逆行天高中,必有破軍死將、亡國去王。」《蓬萊占》曰:「熒惑守左高,反者不勝;守右高,反者勝。」

熒惑犯礪石十七

郗萌曰:「熒惑入礪石,邊卒兵起。」《黃帝占》曰:「熒惑舍礪石二十日,諸侯開庫,發兵。」

熒惑犯積屍十八

甘氏曰:「熒惑守積屍,大人當之。」

熒惑犯五潢十九

《黃帝占》:「熒惑入五潢,為天下大亂,易政;一曰貴人死。」郗萌曰:「熒惑舍五潢,有兵,車騎行。」《黃帝占》曰:「熒惑入五潢,為運道不通,兵起。」郗萌曰:「熒惑舍五潢,牛馬多疾死,腐爛道傍。」巫咸曰:「熒惑入五潢中,大亂,大旱,大殘,以其近占四方殃,死而不葬,易世立王。」陳卓曰:「熒惑守五潢,賊起水中;一曰有淫雨。」《黃帝占》曰:「熒惑中犯乘守五潢,期二十日,兵起。」

熒惑犯咸池二十

《黃帝占》曰:「熒惑入咸池中,天下大旱。」甘氏曰:「熒惑入咸池,因行其中不止,是謂致兵,諸侯兵起,天不亂。」甘氏曰:「熒惑入咸池,有兵喪,天子且以大敗,失忠臣,若旱;一曰大水,道通,貴人死;以入日占國。」郗萌曰:「熒惑入咸池,為有以迷惑人主者;一曰地動出搖。」

熒惑犯天街二十一

郗萌曰:「熒惑舍天街中央,大赦;一曰當天街,為諸侯自立為王;一曰大水。熒惑留止,若逆行天街中,為兵草起。熒惑不從天街者,為政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文曜鉤》曰:「熒惑守天街,政塞奸出,上下相疑,四方隔絕。無通時。」郗萌曰:「熒惑犯天街,國絕祀,以入日占國。」石氏曰:「熒惑犯守天街,及徘徊亂行,主弱臣強,道路隔絕,天下不通。」

 

熒惑犯甘氏外官三

熒惑犯狗星一

郗萌曰:「熒惑舍狗星三十日,旱。又曰狗群嗅,天下人盡驚。」

熒惑犯狗國二

《荊州占》曰:「熒惑守狗國,外夷為變。」

熒惑犯哭星三

《晉陽秋》曰:「孝武太元年九月癸亥,熒惑犯哭星,二年八月,征西大將軍桓豁薨,十月尚書令王彪之薨。」

熒惑入八魁四

《荊州占》曰:「熒惑守八魁,兵大起。」

熒惑犯鈇鑕五

《荊州占》曰:「熒惑犯鈇鑕五月以上,臣有謀者。」石氏曰:「熒惑入鈇鑕,若其星動搖,鈇鑕用。」郗萌曰:「熒惑乘守鈇鑕,為鈇鑕用,將有憂。」

熒惑犯天庚六

郗萌曰:「熒入天庚中,大旱,粟貴,發用。」

熒惑犯芻槁七

《黃帝占》曰:「黃惑入芻槁中,主敗寶出,亂臣在內。」

熒惑犯九州殊口八

《荊州占》曰:「熒惑守九州殊口,九州兵起。」

熒惑犯天節九

《荊州占》曰:「熒惑守天節,持節臣有奸謀,若使臣死。」

熒惑犯九遊十

石氏曰:「熒惑守九遊,日食星墜,天下大亂;若入九遊,兵起。」

熒惑犯軍井十一

《荊州占》曰:「熒惑入軍井三日以上,其歲大水。」

熒惑犯水府十二

《荊州占》曰:「熒惑入水府,有謀臣;一曰逆行水府,天下大水。」郗萌曰:「熒惑守水府,天下洪水。」

熒惑犯天狗十三

《荊州占》曰:「熒惑入天狗,兵謀,北夷大饑,來歸。鄰國多土功;若守之,為兵謀。」

熒惑犯天廟十四

《黃帝占》曰:「熒惑入天廟,若守,為廟有事;一曰為凶,憂。」《荊州占》曰:「熒惑入天廟,有廟殘之事;吏不去,則死。」

 

熒惑犯巫咸中外官四

熒惑犯長垣一

郗萌曰:「熒惑入長垣,敵人入中國;出長垣,則出。」《玉曆》曰:「熒惑入長垣,若守之,匈奴入漢國。敵人四夷若皆出,期一年。」

熒惑犯土司空二

《荊州占》曰:「熒惑守土司空,有兵;又曰守入土司空,有土徭之事。」

熒惑犯鍵閉三

郗萌曰:「熒惑犯乘鍵閉星,大臣有謀,天子不尊事天者,致火災于宗廟,王者不宜出宮下殿,有匿兵於宗廟中者。」

(《宋書》云:「晉穆帝升平三年正月壬辰,熒惑犯鍵閉,占曰:人主憂,五年正月,穆帝崩。」)

熒惑犯天柱四

《荊州占》曰:「熒惑守天柱,兵鼓起。」

熒惑犯天淵五

《荊州占》曰:「熒惑入天淵,大旱,出焦枯;若守之,海水出,江河決溢,若海魚出。」

熒惑犯鈇鑕六

《黃帝占》曰:「熒惑入鈇鑕,為大臣誅。」《推度覽》曰:「大臣戮亡,熒惑環鈇鑕。」《荊州占》曰:「火犯鈇鑕,兵起。」

熒惑犯天廄七

《荊州占》曰:「熒惑入天廄十日以上,廄馬有食變。」石氏曰:「熒惑出入天廄,天下廄有憂,長吏敗;若干天廄,兵起。」《黃帝占》曰:「守天廄,為廄災之事;人主以馬為憂,不即馬疾。」郗萌曰:「熒惑守天廄災三十日,騎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