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5. 卷三十五:熒惑占六

Jack 在 2012, 九月 24 - 07:37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六

熒惑犯石氏中官上

熒惑犯攝提一

《洛書》曰:「熒惑入攝提,鉤巳,帝必亡。」《百二十占》曰:「熒惑入攝提,兵聚一國;若大臣有誅,人主憂;期百八十日。」巫咸曰:「熒惑入,若犯攝提,坐大臣,成刑。」石氏曰:「熒惑出,若入攝提,大臣誅,兵滿野。」《黃帝占》曰:「熒惑與攝提合,相走去。」郗萌曰:「熒惑守左攝提,左校兵作;右攝提,右校兵作。」

熒惑犯大角二

郗萌曰:「熒惑舍大角東、西,必有立侯。」《海中占》曰:「熒惑守大角,臣謀主者有兵起急,人主憂;王者誡慎左右,期不出百八十日,遠一年。」郗萌曰:「熒惑守大角,有亡國;一曰守三日,天下大哭。」《玄冥》曰:「熒惑犯守大角,臣謀君,子謀父,天下兵起,王者惡之,若有大喪,近期一年,中二年,遠三年。」

熒惑犯梗河三

巫咸曰:「熒惑犯守梗河、國有謀兵,四夷兵起,來侵中國,邊境有憂。」

熒惑犯招搖四

《聖洽符》曰:「熒惑犯招搖,邊兵大起,敵人為寇;若守之,敵人敗,若敵主死,不出二年。」《荊州占》曰:「熒惑入犯招搖,回紇兵起,侵犯中國,若防守之,兵自退,主其國有憂,期三年。」又占曰:「熒惑入若守招搖,旗幟起。」又占曰:「熒惑守曆招搖星者,遠夷有內相殺者,若邊將有不請於上,而誅夷狄者。」

熒惑犯玄戈五

《春秋緯》曰:「熒惑守戈之陽,以左右占其方;合則主居媵客,天下有議,女令橫行。」石氏曰:「熒惑守玄戈,亂於邑。」《春秋緯》曰:「熒惑逆行守玄戈,以妾為妻。」《聖洽符》曰:「熒惑犯守玄戈,邊兵大起,敵人為患;若守之,敵人敗,若敵王死,期不出二年。」

熒惑犯天槍六

巫咸曰:「熒惑守天槍,邊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荊州占》曰:「熒惑守天槍,多梟民;一曰鈇大鉞用。」

熒惑犯天棓七

《黃帝占》曰:「熒惑犯天棓,兵四起。」巫咸曰:「熒惑犯天棓,邊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熒惑犯女床八

《荊州占》曰:「熒惑犯床,凶。又曰:熒惑守女床、後宮奸謀。」甘氏曰:「熒惑犯守女床,兵起宮中;若妃後有暴誅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熒惑犯七公九

石氏曰:「熒惑犯七公,群臣有疑議。」《黃帝占》曰:「熒惑守七公,為民饑,君子安。」石氏曰:「熒惑守七公,有亂疾之事。」石氏曰:「熒惑犯七公,輔臣有議,臣相疑;若有誅者,人主有憂。」《玄冥占》曰:「熒惑犯守七公,天下亂,有兵起,大臣當,國有憂。」

熒惑犯貫索十

石氏曰:「熒惑入天牢中,犯乘守者,以獄為亂,多不平。」《荊州占》曰:「熒惑入天牢,天下有賊。又占曰:熒惑入天牢,大水、期一年;一曰旱、期一年;一曰歲饑、人相食。」《黃帝占》曰:「熒惑入天牢,赦;其守天牢二十日,赦;以丑未日侯之。」《荊州占》曰:「熒惑舍貫索,有國滅,無後。又占曰:熒惑幹貫索,天下赦;守二十日,小赦;三十日,大赦。」《洛書》曰:「熒惑守天牢,獄冤囚多。」《荊州占》曰:「熒惑守天牢,名水有絕者,若大魚死。又占曰:熒惑守天牢十月,大赦,遠期八十日。」巫咸曰:「熒惑守貫索,天下亂,兵大起,多有獄事,人有死者。」

熒惑犯天紀十一

石氏曰:「熒惑犯天紀,天下國相攻。」郗萌曰:「熒惑舍天紀星西,人相食;東、五穀不實;北、木果實;南、天下州戰。」巫咸曰:「熒惑守天紀,天下國相系。」石氏曰:「熒惑守天紀,君不安,有饑民。」《文曜鉤》曰:「熒惑守天紀,幸臣執權,有兵起,王者有憂。」甘氏曰:「熒惑犯守天紀,天下亂,山崩地動,人主不安,人亡國,期二年。」

熒惑犯織女十二

《黃帝占》曰:「熒惑入織女,兵起,十年乃解北方。又占曰:熒惑入織女,人主政一家族之;一曰政一國族之。」郗萌曰:「熒惑入東橋,二十日兵起。」《玉曆》曰:「熒惑入織女,天下有女喪,產乳多死;一曰絲綿布帛大貴。」《黃帝占》曰:「熒惑犯守織女,天下有女憂,有兵起急,不出其年。」《海中占》曰:「熒惑入犯守織女,有大兵起,十年乃罷,若貴女有憂。」

熒惑犯天市垣十三

《黃帝占》曰:「熒惑入天市,成鉤巳,反環繞之,天下惡,期十月。」石氏曰:「熒惑入天市,都邑有兵。」甘氏曰:「熒惑入天市,幣亂,人民憂;一曰錢幣亂。」《海中占》曰:「熒惑入天市,天子失廷,期六月。」郗萌曰:「熒惑入天市,名曰受穀,糴大貴。」又占曰:「熒惑入天市中,為將凶;一曰五官有憂;一曰赦。」《荊州占》曰:「熒惑入天市之中,大饑。」《玉曆》曰:「熒惑入天市中,為將相凶,人民有憂。」郗萌曰:「熒惑當天市門而止,糴貴再倍;若入市門中,糴五倍;更入廷則守之,糴貴十倍;人民大饑。」又占曰:「熒惑居天市,民訟。」石氏曰:「熒惑起,角芒長,色如雞血,三十日舍天市,臣謀其主。」《黃帝占》曰:「熒惑守天市,天下兵起。」劉向《洪範傳》曰:「熒惑守天市、必戮臣不忠者。」郗萌曰:「熒惑守天市垣,若入之,皆為辟亂;若天下名市移及失火;若有暴買立市;皆大臣坐之。」《玄冥占》曰:「熒惑守天市垣,若入之,皆為天下亂,名人受誅,人主憂,期一年。」郗萌曰:「熒惑入若守天市,必有大臣戮。」郗萌曰:「熒惑入若守天市,皆為更幣;一曰幣易。」

熒惑犯帝座十四

石氏曰:「熒惑犯帝座,有逆亂事。」《玄冥占》曰:「熒惑犯帝座,為臣謀主,天下亂,兵大起急,不出年。」石氏曰:「熒惑犯天廷,兵大起,有自立主者;若有徒王,期百八十日,若一年。」

熒惑犯候星十五

《聖洽符》曰:「熒惑守候星,天下饑,兵草起,國有憂,期二年。」《海中占》曰:「熒惑犯守候星,陰陽不和,五穀傷,人大饑,有兵起。」

熒惑犯宦者十六

甘氏曰:「熒惑犯守宦者,左右輔臣有誅,若戮死,期不出年。」

熒惑犯鬥星十七

郗萌曰:「熒惑守市鬥,糴石五百,守鬥中,糴石千。石氏曰:「熒惑守鬥,鬥斛之事,倉吏不平。」

熒惑犯宗正十八

石氏曰:「熒惑犯守宗正,左右群臣多死;若更政令,人主有憂。」

熒惑犯宗人十九

石氏曰:「熒惑犯宗人,親族貴人有憂,若有死者;一曰人親宗有離絕者。」

熒惑犯宗星二十

甘氏曰:「熒惑犯宗星,宗室之臣有分離者。」《玄冥占》曰:「熒惑觸抵宗星,宗中幸臣有誅者,期二年。」

熒惑犯東西咸二十一

陳卓曰:「熒惑犯東西咸,當去不去,賊臣有謀,不出一年。」石氏曰:「熒惑守東西咸,先樂後憂。」又占曰:「熒惑守咸星,女主憂誅,若貴女有戮死,期二年。」郗萌曰:「熒惑守東西咸,大戰。」《荊州占》曰:「熒惑守東西咸,憂兵。」石氏曰:「熒惑犯東西咸者,為有臣不從令,有陰謀。」

熒惑犯天江二十二

石氏曰:「熒惑守天江,必有立王;一曰賊起水中。」

(案韋昭《洞記》曰:漢靈帝中平三年,熒惑守天江,江夏兵遇南陽,反殺太守,岑頡太尉張廷克也。)

巫咸曰:「熒惑犯守天江,天下有水,若入之,大水齊城郭,人民饑亡,去其鄉。」

(案《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三年七月乙酉,熒惑犯天江,四年五月,天下大水。)

熒惑犯建星二十三

《聖洽符》曰:「熒惑犯建星,臣謀其主,若大臣不親其君,上下相疑,有兵起,王者有憂。」郗萌曰:「熒惑犯建星,嬰兒多死,大臣相諧。」《黃帝占》曰:「熒惑入建星,人臣有走者。」甘氏曰:「熒惑入建星,津河水大,若出,關梁不通。」郗萌曰:「熒惑入建星,人主謀,兵罷;出建星,軍乃戰。」石氏曰:「熒惑入建星,留二十日巳上,諸侯謀反,期百十二日。」甘氏曰:「熒惑舍建星,有置主。」郗萌曰:「熒惑舍建星,馬大貴。」《荊州占》曰:「熒惑舍星建星,人民起蠶桑以作婦,各安其土,天下大樂。」《黃帝占》曰:「熒惑色青,守建星北,天下有辱王,西去,天下有女主治者。」又占曰:「熒惑守建星三十日,天下有水。」石氏曰:「熒惑守建星三十日,色赤,大旱,赤地千里,民流滿道;星色青黑,則有女君憂。」郗萌曰:「熒惑守建星,宰相坐之。」又占曰:「熒惑守旗,附三十日,兵起。」又占曰:「熒惑守建星,地氣泄,貴人多死。」《荊州占》曰:「熒惑守建星,歲水,民饑,有自賣者。」《玄冥占》曰:「熒惑守建星,諸侯有謀,若大臣有戮死者,期百八十日。」

熒惑犯天弁二十四

甘氏曰:「熒惑犯天弁,若守之,則囚徒起兵;一曰五穀不成,糴大貴,人民饑。」

熒惑犯河鼓二十五

巫咸曰:「熒惑犯河鼓,大將死;犯左右將,左右將死。」《黃帝占》曰:「熒惑守河鼓,軍食絕。」《文曜鉤》曰:「熒惑守河鼓三十日,大將出必有戰,守左將、左將憂;守右將、右將憂;去疾;軍罷疾;去遲,軍罷遲;期不出年。」郗萌曰:「熒惑居河鼓中,若守之日,因數出入其間百日,兵大起。」

熒惑犯離珠二十六

石氏曰:「熒惑犯離珠,宮中有事,若亂宮者;若宮人有罪黜者。」《海中占》曰:「熒惑犯離珠宮,人有憂;若兵起宮中,若有誅,期二年。」《黃帝占》曰:「熒惑守離珠,有憂;行徐,憂甚,行疾,無故。」

熒惑犯匏瓜二十七

郗萌曰:「熒惑入匏瓜中,主人攻,一邑殘之;星出匏瓜,天下有遊兵,不戰。」甘氏曰:「熒惑犯守匏瓜二十日,狗群嘩,雞夜鳴,天下盡驚,若有兵,期百八十日,若一年。」《聖洽符》曰:「熒惑犯守匏瓜,天下有憂,若有遊兵,名果貴;一曰魚鹽貴,價十倍,不出期年。」

熒惑犯天津二十八

《海中占》曰:「熒惑犯天津,關道絕,不通;有兵起,若關吏有憂。」郗萌曰:「熒惑犯天津五日,國相出走。」又占曰:「熒惑入漢中,大亂,大旱,大殘;以其所近舍四方,中央死而不葬,易世立王。」郗萌曰:「熒惑入漢中,為將相貴人有渡江事,一曰貴人溺死。」又占曰:「熒惑色青,若蒼,二十日,舍天津中,必有亡海、失江;天下備道路,修橋樑。」又占曰:「熒惑赤芒而守天津三十日,關梁不通,不可以渡,人主有憂;若諸侯兵起,有亡國,期一年,遲二年。」石氏曰:「熒惑守天津,兵船大貴。」《聖洽符》曰:「熒惑入天津,去復還守之,津道不通,諸侯起兵,天下亂,期三年。」

熒惑犯螣蛇二十九

石氏曰:「熒惑犯螣蛇,魚鹽貴。」甘氏曰:「熒惑守螣蛇,天子前驅凶,若奸臣有謀,前驅為害。」《海中占》曰:「熒惑入守螣蛇,天子憂前驅為害;若因水為敗,期不出年。」

熒惑犯王良三十

巫咸曰:「熒惑入王良,人主墮墜,以車為敗,馬多死,關道不通。」郗萌曰:「熒惑入王良,車騎貴。又占曰:熒惑入天橋,赦。」又占曰:「熒惑舍王良,地動。」石氏曰:「熒惑三十日舍王良,將亡,一曰將士皆亡,車騎行。」《文曜鉤》曰:「熒惑守王良,津橋不可渡,並諸侯不通;守之三十日,大兵起,車騎行,期二年。」《春秋緯》曰:「熒惑守王良,兵馬起。」郗萌曰:「熒惑守王良,天下大水,道不通。」郗萌曰:「熒惑守天馬,天子馬多死者。」《齊伯占》曰:「熒惑守王良,天下有兵,諸侯相攻,強臣謀主,期不出年。」

熒惑犯閣道三十一

巫咸曰:「熒惑守閣道,閣道中有伏兵,臣有謀主者;若宮中兵起,期百八十日,若一年。」《荊州占》曰:「熒惑守閣道,中有伏兵,人主當藏房中,或備女兵。」石氏曰:「熒惑犯守閣道而絕漢者,為九州異政,各主其王,天下有兵,期二年。」

熒惑犯附路三十二

石氏曰:「熒惑守附路,太仆有罪,若有誅,一曰馬多死,道無乘馬者。」

熒惑犯天將軍三十三

郗萌曰:「熒惑入天大將軍,興軍者吉。」《荊州占》曰:「熒惑舍天大將軍,有陰謀。」石氏曰:「熒惑守天大將軍,軍吏不安,饑為敗。」巫咸曰:「熒惑守天大將軍三十日,天下有兵,大將出行,期一年。」《荊州占》曰:「熒惑守天大將軍,兵大起,將軍行。」石氏曰:「熒惑守犯天大將軍,為大將軍死,若誅。」

熒惑犯大陵三十四

石氏曰:「熒惑入大陵,國有大喪,大臣誅,若戮死者大半;皆不出年。」《荊州占》曰:「熒惑入大陵,女主宗室有誅者。」又占曰:「熒惑入大陵,天下盡喪,死人如丘山。」《玉曆》曰:「熒惑入守大陵,天子崩;若幸臣有死者,大人當;之期二年。」

熒惑犯天船三十五

巫咸曰:「熒惑入天船,諸侯有自立者,有兵起,若關津不通,人主憂。」郗萌曰:「熒惑守天船,不出三年,樓船大作,五穀大貴。」《玄冥占》曰:「熒惑守天船,天下有兵,若有喪,守之三十日,有亡國。」《聖洽符》曰:「熒惑入守天船,兵大起,舟楫用,有亡國,期不出年。」

熒惑犯捲舌三十六

郗萌曰:「熒惑入捲舌,國有佞臣謀其君,以口舌為害,人主有憂。」石氏曰:「熒惑乘捲舌,天下多喪。」《春秋緯》曰:「熒惑守捲舌,天下多亂,謀國君,以口舌之害,起寇。」石氏曰:「熒守捲舌,有讒言亂主明口,口舌作。」《文曜鉤》曰:「熒惑入捲舌,若守之,天下大旱,有兵起;讒臣亂主,其國有憂,期不出年。」

熒惑犯五車三十七

石氏曰:「熒惑犯五車,大旱,若有喪;一曰犯庫星,兵起西北方,若西方;犯倉星,穀貴,若有水。」《黃帝占》曰:「熒惑入五車、大旱;一曰留不去,大旱。」《海中占》曰:「熒惑入五車,兵大起,車騎行,五穀不成,天下民饑,若軍絕糧。」巫咸曰:「熒惑入五車,天下亂,大兵起,其國大旱,人民饑亡;若有赦,期百八十日。」郗萌曰:「熒惑入五車,大旱;以所近,占四方、中央。」又占曰:「熒惑入五車,赦,必先軍起,後有令。」又占曰:「熒惑以春入五車,赦。」韓楊曰:「熒惑出入五車,貴人溺死。」郗萌曰:「熒惑至五車,兵在外者有功,得地五百里。」《黃帝占》曰:「熒惑過畢口,直五車一月,兵連戰一歲;留二月,兵連戰二歲;留三月,兵連戰三歲;若其留土車,兵在外有小功,得地百五十日,留水車,當以水為難。」郗萌曰:「熒惑出五車東,東西留二十日以上,卿死之;去之復還,其國君死之;有大赦。」又占曰:「熒惑舍五車西南,萬民多死。」《黃帝占》曰:「熒惑守五車星,五穀大貴,人相食。」郗萌曰:「熒惑守五車,必易帝王;天下有以車之名官者,大敗;有車器之怪。」又占曰:「熒惑守五車,格、休留十日,有大喪。」又占曰:「熒惑守五車二十日,有喪;以入日占何國。」又占曰:「熒惑守五車,格、休、右軍大發;一曰大赦。」《黃帝占》曰:「熒惑入五車中,犯乘守天倉星,下轉,菽粟大貴。」又占曰:「熒惑入五車中,犯乘守天倉星,以食起兵。」《荊州占》曰:「熒惑入五車中,犯乘守天庫星,兵起,亂十年。」

熒惑犯天關三十八

《海中占》曰:「熒惑入入天關,左右必有置立關塞之事;一曰必有逆兵不順者。」石氏曰:「熒惑守天關,道路不通,多盜賊,弟攻兄,子攻父,臣攻君。」郗萌曰:「熒惑守天關,大臣有不道者。」又占曰:「熒惑守天關二十日,若四十日,天下大赦。」又占曰:「熒惑守天關,必有一國之王不朝者,車有急行。」《荊州占》曰:「熒惑守天關,為有兵;關梁不通。」《玄冥占》曰:「熒惑守天關,若以七月、十月守之,二十日、若三十日,必有大赦,期不出年。」《帝覽嬉》曰:「熒惑逆行,守天關,車騎有急行,兵大起,士卒滿野,期九十日。」《雒書摘亡辟》曰:「熒惑逆行,守天關,東方兵起。」《荊州占》曰:「熒惑入天關留止守焉,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州州戰。」《海中占》曰:「熒惑守犯天關,道絕;天下相疑,有關梁之令。」郗萌曰:「熒惑行,不從天關,不出其年,有兵。」

熒惑犯南北河戍三十九

《黃帝占》曰:「熒惑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南河戍為旱。」石氏曰:「熒惑行南河戍中,若留止者,為四方兵起,百姓疾病。」郗萌曰:「熒惑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南河戍,皆為兵。」又占曰:「熒惑經南河戍之南,行法峻暴,誅罰不當;經北河戍之北,以女子金錢、貪色、奢侈、失治道;近期三年,中期六年,遠期九年而災至。」《荊州占》曰:「熒惑中犯乘守南河戍,天下兵盡起。」《黃帝占》曰:「熒惑乘南河戍,若出南河,為中國兵。」又占曰:「熒惑舍南河戍二十日,若三十日,國有男喪。」《海中占》曰:「熒惑舍南闕下,饑。」《黃帝占》曰:「熒惑蝕南河戍西星,有兵;蝕南河戍東星,天下州戰。」巫咸曰:「熒惑過南河戍之西星,木果不實。」郗萌曰:「熒惑守南河戍間,大國君重不吉,子代。」又占曰:「熒惑守南河戍,女主憂,若多旱災。」石氏曰:「熒惑守南河,蠻夷兵起邊戍,有憂;若有旱災,人民饑。」《玉曆》曰:「熒惑守南河戊,以火為害;一曰邊寇入境。」《文曜鉤》曰:「熒惑逆行,犯守南河,有男主之喪;若犯乘守南戍,天下兵盡起;一曰家相擊;一曰州戰;一曰饑。」郗萌曰:「熒惑入北河戍,從西入六十日,有喪;從東入五十日,有兵。」《荊州占》曰:「熒惑入北河,守戍西,留上焉,不出,即天下兵悉起。」《荊州占》曰:「熒惑入北河戍,大臣有盜賊者。」郗萌曰:「熒惑北至北戍,去北戍三丈,當復發千人以上;去北戍二丈,復萬人以上;去北戍一丈,城閉,道無人行。」又占曰:「熒惑守北河戍,環繞之,主突厥主死。」《黃帝占》曰:「熒惑入若舍河戍,天下有覆獄移擊;二曰大臣誅。」郗萌曰:「熒惑舍北河戍三十日,有女喪。」《文曜鉤》曰:「熒惑守北河邊,兵大起,來侵境;若守之二十日,其國有憂。」郗萌曰:「熒惑守北戍間,大國女主重不吉。」又占曰:「熒惑失度,守陰門若陰陽,皆為諸侯奸。」《荊州占》曰:「熒惑守北河戍,有兵兵罷,無兵兵起;一曰水。」《玄冥占》曰:「熒惑守北河三十日不下,天下大水,人民饑,期不出年,若二年。」郗萌曰:「熒惑出北河戍北,若守北河戍,環繞之,邊境將帥有不請於上,而伐夷狄之君者,勝之。」巫咸曰:「熒惑守若舍北河戍之西者,人相食;蝕北戍之東星,五穀無實。」《黃帝占》曰:「熒惑留止守北河戍,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又占曰:「熒惑守若蝕北戍之東星,有兵。」郗萌曰:「熒惑守輿鬼,逆行守北河,有女子喪。」又占曰:「熒惑舍兩河中,留二十日,關河不渡,諸侯不通。」《黃帝占》曰:「熒惑守南北河三十日,諸川皆溢。」《文曜鉤》曰:「熒惑守兩河,兵起,天下因悲。」司馬遷《天官書》曰:「熒惑守南北河,穀不登。」郗萌曰:「熒惑守兩河戍間百日,天下中隔不通。」《荊州占》曰:「熒惑守兩河間,天下乖離,道路不通。」石氏曰:「熒惑久守天闕門,主絕祀,以入日占國。」郗萌曰:「熒惑守天闕門中三十日,有大喪。」又占曰:「熒惑守日月之門,國內亂,以其日占國。」又占曰:「熒惑入天高,先軍起,後有赦。」又占曰:「熒惑守衡星,大國女主有憂。」《黃帝占》曰:「熒惑入天高中,留二十日,小赦;三十日,大赦。」郗萌曰:「熒惑不行天門,天闕門為有喪。」又占曰:「熒惑逆行天高中,必在破軍死將,亡國去王。」

熒惑犯五諸侯四十

巫咸曰:「熒惑入五諸侯,伺其出日而數之,皆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文曜鉤》曰:「主軟弱,憒愚,則熒惑守五諸侯。」郗萌曰:「熒惑守五諸侯,諸侯有奪地、斬死者。」石氏曰:「熒惑犯五諸侯,諸侯有奪地、斬死者。」石氏曰:「熒惑犯五諸侯,若守之,兵大起,將士出,諸侯有憂,若有兵死者,期三年。」

(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太興三年十二月己亥,熒惑居五諸侯南,踟躕留止三十日。永昌元年三月,王敦攻京師,六軍敗績於是殺周頭刁協戴淵等。)

《海中占》曰:「熒惑犯五侯,其國有兵,車騎出行;若貴臣有殃,若有死者。」《玉曆》曰:「熒惑逆行,犯守五諸侯,秦國不以興兵,先起亡,後起昌。」郗萌曰:「熒惑中犯乘守五諸侯,為所中犯乘守者誅,若有殃期,三年兵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