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看圖說易]頤卦-修身養性之道

Jack 在 2011, 十月 7 - 08:17 發表

27.  頤卦 震下艮上(山雷頤)

卦爻辭:頤,貞吉,觀頤,自求口實。初九,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六二,顛頤,拂經于丘,頤,征凶。六三,拂頤,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六四,顛頤,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无咎。六五,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上九,由頤,厲,吉,利涉大川。


圖像說明 



頤卦是一個肖形卦,全卦長得就像是人的一張嘴,上下兩個陽爻象嘴唇,中間四個陰爻象牙齒-所以取頤的卦義。

頤原意就是人的口頰、口邊,引伸為「養」的意思:或者說是頤養。 

人靠嘴巴來養主要有兩種情況:一是吃進去的食物可以養生,這方面要懂得節制,要有所選擇,如此才能夠吃得健康;二是講出去的話,則可以養德,這方面必需謹言而有所思慮。

反之則可能變成俗諺講的:病從口入,禍從口出,這顯然就不是頤養之道,同時也是卜到這卦者應當小心注意的:要懂得避免造下口業,不管是吃進去的還是說出來的。 

 

 

頤卦卦義

上艮止,象徵嘴的上部,咀嚼時是不動的。頤養以恬淡守靜為宜,艮卦(止)三爻為吉,而上九更是最能以靜制動的全卦主爻。

下為震,為動,象徵下巴與下嘴唇,咀嚼時靠此活動。

頤卦是一個很典型的肖形卦:也就是卦的形狀長得和卦名很像。這一類的卦中最有名的像是鼎卦,噬嗑卦(口中含物),小過卦(飛鳥之象)。

頤卦上、下陽爻像是人的上、下嘴唇,中間四個陰爻則像是牙齒,因此取頤(口頰)之義。而頤卦上艮止,下震動,也有些類似人的嘴巴咀嚼的動作:上顎是停止的,動的是下巴。又卦象內震動而外艮止,有如人閉關苦練修養一樣。

人靠嘴攝食以維持生命,因此頤引申就是「養」的意思。就卦序來說,頤卦是繼大畜而來。《序卦》:「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頤。」大畜講的是畜(聚)集了一些賢才而用之,頤卦緊接在後則有聚養賢才之意。

卜到頤卦者,以守正居靜為吉,多看少吃,多聽少說,才是養身修德之道。在解全卦吉凶時,也應以此為大原則。也因此,屬「動」(震)的下三爻全部都是凶;屬「靜」(艮止)的上三爻全為吉。

卦爻辭釋義

 頤,貞吉,觀頤,自求口實。

上九同時為外卦(艮)及頤卦全卦的卦主,是下四爻求養的對象。但以剛居柔,不當位,故危厲;下乘六五,內與六三相應,故吉。
居尊位而反承上九為上九所養,有違頤道。但居貞為吉。
與九相應,向下求養可得,吉。
以柔處剛,不當位,又居於動之極,為妄動者。大凶。
六二乘初九(逆),與六五不相應。顛倒常理,違背頤養之道,凶。
初九妄動,不能守貞居靜,凶。 

〔斷〕養正則吉。

〔釋義〕守正則吉,觀察如何養人之道(觀頤),以自求口實(自求口實則是養自己之道)。

彖曰:「 觀頤,觀其所養也;自求口實,觀其自養也。」所以頤卦重在觀察頤養之道:包括如何養他人,以及如何養自己。又象傳說:「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觀察的目的,是要了解如何什麼有益,什麼有害,藉以節制飲食,謹言慎行。

初九,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

〔斷〕凶

〔釋義〕捨棄你的靈龜不用,看我大快朵頤,凶。

靈龜比喻的是「自養」(自己養自己)的極致典範,因為相傳靈龜只需啜飲空氣就能維生,是能夠自養的傳說中生物。捨棄自養之道,反而去看別人大快朵頤,在一旁垂涎而不可得,凶。

初九為下卦震卦的主爻,也是第一爻,是所謂的「震動」之主。以剛居陽,原本當位,而又與六四相應,為何為凶?頤卦卦辭說「貞吉」,頤卦以居貞守正為吉(居貞有靜守之意),而初九卻是妄動求之於六四(與六四相應),六四陰柔為無法養剛者,因此凶。初九原本可以自養,但卻妄動求養於六四,求養不成,反而自取其辱。

〔解字〕舍:捨棄,放棄不用。爾:你,指問卦者。靈龜:有兩種解釋。一是把靈龜當做有神靈而能預告吉凶者,如王弼曰:「舍其靈龜之明兆」便是採用此意。又周易正義曰:「靈龜謂神靈明鑒之龜」。二是把靈龜當做一種能夠自養的神聖動物。 程頤:「龜能咽息不食,靈龜喻其明智而可以不求養於外也。」朱熹:「靈龜,不食之物。」俞琰《周易集說》:「捨龜之靈能食氣以自養。」朵頤:朵為垂動貌,朵頤為口頰活動,及咀嚼貌。王弼註曰:「朵頤者,嚼也。」程頤:「朵頤為朵動其頤頷。」朱熹:「朵,垂也。朵頤,欲食之貌。」 

六二,顛頤,拂經;于丘頤,征凶。

〔斷〕凶

〔釋義〕顛倒向下求養,是違背常理;往高處求養,又所求非人,征凶。

六二陰柔居中又得位,為何為凶?陰爻無以自養,因此需求養於人。與六二比鄰相應的是初九,往下求養於初九,但六二與初九為柔乘剛(逆),違背了頤養之道,因此說「顛頤,拂經」。于丘頤則是指六二向上求養,上卦為艮,為山,因此說「丘」,上卦能養六二者只有上九,但能與六二相應而養的只有五,五為陰,六五與六二不相應,故征凶。

〔解字〕顛,顛倒,顛倒向下。顛頤:指六二顛倒向下求養,求養於初九。拂:違背。拂經,違背常理,違反常道。丘,指高處。于丘頤:往高處求養。朱熹:「 求養於初,則顛倒而違於常理,求養於上,則往而得凶。丘,土之高者,上之象也。」

 

六三,拂頤,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斷〕大凶

〔釋義〕違背頤養之道,凶,十年都不得用,沒有長遠利益。

六三以柔居剛,不當位,又位於下卦震卦的最上面,也是震動的頂點,違背守靜的頤養之道,因此為凶,且達十年之久。

〔解字〕拂:違背。拂頤:違背頤養之道。 

六四,顛頤,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无咎。

〔斷〕吉

〔釋義〕顛倒向下求養,吉。老虎行走時視線往下看,它追逐獵物的欲望自然流露而出,沒有罪咎。

〔解字〕顛頤與六二的顛頤同義,都是指向下求養。六四與初九原本又相應,因此而吉。虎視眈眈:眈是老虎步行時,目光往下看的樣子。因六四求養於初九,因此曰「耽耽」。來知德:「天下之物,自養于內者莫如龜,求養于外者莫如虎。」初九講「靈龜」,六四講「虎」。靈龜是自養的極致典型,而老虎則是求養於外的另一典型。初九捨靈龜的頤養之道不用,為凶。六四雖求養於外,但天真而自然,且又得其養,故吉,無咎。 

六五,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

〔斷〕守靜居正則吉,不宜涉險行事。

〔釋義〕違背頤養之道的常理,守正居靜則吉,不可以涉水(不可行險)。

六五是尊位,但柔以居之,不當位,不足以自養,反求諸上,所以說是「拂經」。不過因為以柔承剛(順),與上有應,所以吉。不可涉大川者,虞翻曰:「涉上成坎,乘陽无應,故不可涉大川矣。」意謂六五若往上成為上九,而上九下而成為六九,就成為坎,成坎之後這兩爻也變成「逆」(柔乘剛),故謂之。大川,為水,在易經都是比喻「危險」,不可涉大川為不可冒險行事的意思。 

上九,由頤,厲,吉,利涉大川。

〔斷〕險中有吉

〔釋義〕頤養之道的源頭(從這裡所頤養),危厲,吉,利於涉大川。

上九同時為外卦(艮)及頤卦全卦的卦主,是下方四個陰爻求養的對象。但以剛居柔,不當位,又養下方四陰爻,責任重大,以為「厲」。吉者,因為六五陰陽相承(為順),又與內卦的六三相應。而頤卦講的又是居貞守靜之道,上九處艮之頂,又為艮之卦主,是能守靜,以靜制動者,因此為吉。

〔解字〕由:自從。「由頤」意謂整卦的頤養之道,是自上九而來,因為上九為頤卦的主爻。厲:危厲,上九不當位,故危厲。

 

回應

這要看每個人相信的是什麼。若是象數易那套,那麼可參考這篇拙見,個人並不茍同。

依此類見解,那麼坤為十(或說十為土之成數)。屯六二,復上六,也都說十年。損六五益六二皆言十朋。這些爻都可取得坤象。

但《周易》真是這樣創作出來的嗎?我不相信(理由請參考上面連結)。

若是依義理派之說法,那麼或許會認為十數是代表一個完備之終數。

但或許作易者當初其實只是很單純想表達「很久」的概念,他的意思只是想說「很久很久」,也不見的真的是十年,就算是九年、十一年、二十年他也不是很計較,就像我們現在口語或許會說「下輩子」吧來表達時間上需要非常久。你怎麼知道並證明其實並不是這種情況?

但不管那一種看法,全都是後人的詮釋與推論,沒有人可以證明當初周文王眼裡看到什麼心裡又想到什麼然後讓他因此寫下「十年」的爻辭(甚至周易是不是周文王所作都還是個有爭議而無法絕對證明者)。所以最後諸如此類的爭論也都只是一場空洞而最終沒有解答的思想虛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