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折中】9. 小畜卦

Jack 在 2017, 三月 30 - 21:5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彖傳  象傳

 

9.   小畜卦  乾下巽上

【程傳】小畜《序卦》:「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相比附則為聚。聚,畜也。又相親比則志相畜,小畜所以次比也。畜,止也,止則聚矣。為卦巽上乾下,乾在上之物,乃居巽下。夫畜止剛健,莫如巽順,為巽所畜,故為畜也。然巽,陰也,其體柔順,惟能以巽順柔其剛健,非能力止之也,畜道之小者也。又四以一陰得位,為五陽所說,得位,得柔巽之道也。能畜群陽之志,是以為畜也。小畜,謂以小畜大,所畜聚者小,所畜之事小,以陰故也。《彖》專以六四畜諸陽為成卦之義,不言二體,蓋舉其重者。

小畜,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本義】巽,亦三畫卦之名。一陰伏於二陽之下,故其德為巽為入,其象為風為木。小,陰也。畜,止之之義也。上巽下乾,以陰畜陽,又卦惟六四一陰,上下五陽皆為所畜,故為小畜。又以陰畜陽,能係而不能固,亦為所畜者小之象。內健外巽,二五皆陽,各居一卦之中而用事,有剛而能中,其志得行之象,故其占當得亨通。然畜未極而施未行,故有「密雲不雨自我西郊」之象。蓋密雲陰物,西郊陰方,我者,文王自我也,文王演易於羑里,視岐周為西方,正小畜之時也。筮者得之,則占亦如其象云。

【程傳】雲,陰陽之氣,二氣交而和,則相畜固而成雨。陽倡而陰和,順也,故和。若陰先陽倡,不順也,故不和。不和則不能成雨。雲之畜聚雖密,而不成雨者,自西郊故也。東北陽方,西南陰方,自陰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以人觀之,雲氣之興,皆自四遠,故云郊。據西而言,故云自我。畜陽者四,畜之主也。

【集說】

○ 胡氏瑗曰:陰陽交則雨澤乃施,若陽氣上升,而陰氣不能固蔽,則不雨。若陰氣雖能固蔽,而陽氣不交,亦當不雨。猶若釜甑之氣,以物覆之,則蒸而為水也。自我西郊,是雲氣起於西郊之陰位,必不能為雨也。

○ 《程子語錄》:或以小畜為臣畜君,以大畜為君畜臣,曰:不必如此。大畜只是所畜者大,小畜只是所畜者小,不必指定一件事,便是君畜臣,臣畜君,皆是這道理,隨大小用。

○ 張氏浚曰:臣之誠意雖通於上,而君德未孚,若天氣未應,曰密雲不雨。西郊陰位,自我西郊,言陽氣未應也。

○ 《朱子語類》:問:「密雲不雨自我西郊」。曰:凡雨者皆是陰氣盛,凝結得密,方濕潤,下降為雨。今乾上進,一陰止他不得,所以《彖》中云「尚往也」,是指乾欲上進之象。到上九則以卦之始終言,畜極則散,遂為既雨既處,陰德盛滿如此,所以有君子征凶之戒。

○ 丘氏富國曰:乾本在上之物,今在巽下,則為柔所畜,故曰小畜。但六四以一陰而畜止五陽,能係其志,而不能固其志,此又畜道之小者也。夫物畜則止,止極則行,故小畜亦有亨義。密雲,陰氣也。自二至四互兌,屬西方,故曰西郊。四以柔居柔,故有此象。凡雲自東而西則雨,自西而東則不雨,陰先倡也。小畜以柔為主,不能固陽而止之,故雲雖密而不雨。

○ 林氏希元曰:小畜有二義,一是以小畜大,一是所畜者小。亦惟以小畜大,故所畜者小,其歸一而已矣。問:天氣屬陽,地氣屬陰,今以陰畜陽,反以天氣為陰,地氣為陽,何也?曰:以兩儀之分言,則位乎下而氣上騰者為陰,位乎上而氣下降者為陽。自四象之交言,則陰之騰上者又為陽,陽之下降者又為陰。此蒙引之說也,可以發朱子之所未發。

【案】此卦須明取象之意,則卦義自明。《彖》言「密雲不雨」者,地氣上騰,而天氣未應,以其雲之來自我西郊,陰倡而陽未和故也。蓋以上下之陰陽言之,則地氣陰也,天氣陽也。以四方之陰陽言之,則西方陰也,東方陽也。陰感而陽未應,乃卦所以為小畜之義,《彖傳》「尚往」謂陰氣上升,「施末行」謂陰氣未能成雨而降也。以人事擬之,則是臣子志存國家,未能得君父和合之象。諸家或以地氣上升者為陽,天氣下應者為陰,故於《彖傳》「尚往」亦屬陽說,惟張氏以為天氣未應者,於卦義極相合也。

初九,復自道,何其咎,吉。

【本義】下卦乾體,本皆在上之物,志欲上進,而為陰所畜。然初九體乾,居下得正,前遠於陰,雖與四為正應,而能自守以正,不為所畜,故有進復自道之象。占者如是,則无咎而吉也。

【程傳】初九陽爻而乾體,陽在上之物,又剛健之才,足以上進而復與在上同志,其進復於上,乃其道也,故云復自道。復既自道,何過咎之有?无咎而又有吉也。諸爻言无咎者,如是則无咎矣,故云「无咎者,善補過也」。雖使爻義本善,亦不害於不如是則有咎之義。初九乃由其道而行,无有過咎,故云「何其咎」,无咎之甚明也。

【集說】

○ 王氏申子曰:復,反也。初以陽剛居健體,志欲上行,而為四得時得位者所畜,故復。然初剛而得正,雖為所畜而復,如自守以正,不為所畜者,故曰復自道。言雖為彼所畜,而吾實自復於道也。

○龔氏煥曰:復自道,此復字與「无往不復」、「不遠復」之義同,謂復於在下之位而不進也。初九以陽剛之才位居最下,為陰所畜,知幾不進而自復其道焉,何咎之有。九二牽復,亦謂與初九牽連而内復也。易及諸經,無有以復為上進者。

○ 俞氏琰曰:復,謂返於本位也。以初九之剛,往應六四之柔而受其制,豈不失其道而有咎?今也返而以正道自守,故能轉咎而為吉。

○ 何氏楷曰:天地間氣化人事,皆有陰畜陽之時。陽既為陰所畜,便不宜過剛躁動。初以陽才居陽位,潛伏於下,何咎之有?先言何其咎,而後言吉者,以无咎為吉也。

【案】傳義皆以復為上進,沿王弼舊說也。以大畜初二爻比例觀之,則王氏、龔氏諸說為長。

九二,牽復,吉。

【本義】三陽志同,而九二漸近於陰,以其剛中,故能與初九牽連而復,亦吉道也。占者如是則吉矣。

【程傳】二以陽居下體之中,五以陽居上體之中,皆以陽剛居中,為陰所畜,俱欲上復。五雖在四上,而為其所畜,則同是同志者也。夫同患相憂,二五同志,故相牽連而復。二陽並進,則陰不能勝,得遂其復矣,故吉也。曰:遂其復則離畜矣乎?曰:凡爻之辭,皆謂如是則可以如是,若已然則時已變矣,尚何教誡乎?五為巽體,巽畜於乾,而反與二相牽,何也?曰:舉二體而言,則巽畜乎乾;全卦而言,則一陰畜五陽也。在易隨時取義,皆如此也。

【集說】

○ 王氏申子曰:二所乘之初,為陰所畜,亦既復矣。所承之三,又為陰所畜,說輻而不進矣。二以陽處陰,居下得中,上又無應,故不待畜,即與同類牽連而復,是不自失其中者也。自能審進退而不失其中,故吉。

○ 何氏楷曰:與初相牽連而復居於下,故吉。

九三,輿說輻。夫妻反目。

【本義】九三亦欲上進,然剛而不中,迫近於陰,而又非正應,但以陰陽相說,而為所係畜,不能自進,故有「輿說輻」之象。然以志剛,放又不能平而與之爭,故又為夫妻反目之象。戒占者如是則不得進而有所爭也。

【程傳】三以陽爻居不得中,而密比於四,陰陽之情相求也,又暱比而不中,為陰畜制者也,故不能前進,猶車輿說去輪輻,言不能行也。夫妻反目,陰制於陽者也。今反制陽,如夫妻之反目也。反目,謂怒目相視,不順其夫而反制之也。婦人為夫寵惑,既而遂反制其夫。未有夫不失道而妻能制之者也。故說輻反目,三自為也。

【集說】

○ 項氏安世曰:輻,陸氏《釋文》云:本亦作輹。按:輻,車轑也。輹,車軸轉也。輻以利輪之轉,輹以利軸之轉,然輻無說理,必輪破轂裂而後可說,若輹則有說時,車不行則說之矣。大畜、大壯,皆作輹字。

○ 又曰:九三「反目」稱妻,言相敵也。上九「既雨」稱婦,言相順也。

○ 胡氏炳文曰:大畜九二輿説輹,輹與輻或據《左氏傳註》以爲通用,何也?曰:《説文》,輹,車下横木,非輻也。大畜九二說輹,剛而得中,自止而不進也。小畜九三説輻,剛而不中,止於陰而不得進也。說輹可復進,說輻則不可以行矣。

【案】九三比近六四,故有夫妻之象。過剛不能自制其動,雖有六四比近畜之,不能止也。進不利於行,故曰輿說輻。退不安其室,故曰夫妻反目。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本義】以一陰畜眾陽,本有傷害憂懼,以其柔順得正,虛中巽體,二陽助之,是有孚而血去惕出之象也,无咎宜矣。故戒占者亦有其德則無咎也。

【程傳】四於畜時,處近君之位,畜君者也,若內有孚誠,則五志信之,從其畜也。卦獨一陰,畜眾陽者也,諸陽之志係於四,四苟欲以力畜之,則一柔敵眾剛,必見傷害,惟盡其孚誠以應之,則可以感之矣。故其傷害遠,其危懼免也。如此則可以無咎,不然則不免乎害矣。此以柔畜剛之道也。以人君之威嚴,而微細之臣,有能畜止其欲者,蓋有孚信以感之也。

【集說】

○ 項氏安世曰:以陰畜陽,以小包大,能無憂乎?獨恃與五有孚,故能離其血惕,去而出之,以免於咎。臣之畜君,必信而後濟,非與上合志,不可為也。

【案】此爻《程傳》之說獨明,蓋惟此爻與《彖》義合者,以其為卦之主故也。

九五,有孚攣如,富以其鄰。

【本義】巽體三爻,同力畜乾,鄰之象也。而九五居中處尊,勢能有為,以兼乎上下,故為有孚攣固,用富厚之力而以其鄰之象。「以」猶《春秋》以某師之以,言能左右之也。占者有孚則能如是也。

【程傳】小畜,眾陽為陰所畜之時也。五以中正居尊位而有孚信,則其類皆應之矣,故曰攣如。謂牽連相從也。五必援挽,與之相濟,是富以其鄰也。五以居尊位之勢,如富者推其財力,與鄰比共之也。君子為小人所困,正人為群邪所厄,則在下者必攀挽於上,期於同進;在上者必援引於下,與之戮力,非獨推已力以及人也,固資在下之助以成其力耳。

【集說】

○ 《朱子語類》云:孚有在陽爻,有在陰爻,伊川謂:中虛信之本,中實信之質。

【案】此爻之義,從來未明。今以卦意推之,則六四者近君之位也,所謂小畜者也。九五者君位也,能畜其德以受臣下之畜者也。四曰有孚,是積誠以格其君。五亦曰有孚,是推誠以待其下,上下相孚而後畜道成矣。故四曰上合志者,指五也。五曰以其鄰者,指四也。四與五相近,故曰鄰。又鄰即臣也,《書》曰臣哉、鄰哉是也。富者積誠之滿也,積誠之滿,至於能用其鄰,則其鄰亦以誠應之矣。故《象傳》曰「不獨富也」,以誠感誠之謂也。大抵上下之間,不實心則不能相交,故曰富以其鄰;不虚心則亦不能相交,故曰不富以其鄰。所取象者,本於陽實陰虚,而其義一也。

上九,既雨既處,尚德載,婦貞厲。月幾望,君子征凶。

【本義】畜極而成,陰陽和矣,故為「既雨既處」之象。蓋尊尚陰德,至於積滿而然也。陰加於陽,故雖正亦厲。然陰既盛而抗陽,則君子亦不可以有行矣。其占如此,為戒深矣。

【程傳】九以巽順之極,居卦之上,處畜之終,從畜而止者也,為四所止也。既雨,和也。既處,止也。陰之畜陽,不和則不能止,既和而止,畜之道成矣。大畜,畜之大,故極而散;小畜,畜之小,故極而成。尚德載,四用柔巽之德,積滿而至於成也。陰柔之畜剛,非一朝一夕能成,由積累而至,可不戒乎?載,積滿也。《詩》云:厥聲載路。婦貞厲,婦謂陰,以陰而畜陽,以柔而制剛,婦若貞固守此,危厲之道也。安有婦制其夫,臣制其君,而能安者乎?月望則與日敵矣。幾望,言其盛將敵也,陰已能畜陽而云幾望,何也?此以柔巽畜其志也,非力能制也,然不已則將盛於陽而凶矣。於幾望而為之戒曰,婦將敵矣,君子動則凶也。君子謂陽。征,動也。幾望,將盈之時。若已望則陽已消矣,尚何戒乎?

【集說】

○ 楊氏時曰:三陽下進,一陰畜之不能固,故「密雲不雨,尚往也」。至上九則往極矣,故既處。夫陰陽和則雨,而婦以順為正。雖畜而至於雨,以是為正則厲矣。月遡日以為明者也,望則與日敵。故幾望則不可過。君子至此而猶征焉,則凶之道也。小畜以陰畜陽為主,其極必疑陽,故戒之如此。

○ 項氏安世曰:上九居畜之極,畜道已成,昔之不雨者,今既雨矣;昔之尚往者,今既處矣。彖之所謂亨,於是見之。載者,積也。畜至於上,其德積而成載,則所畜大矣。然以小畜大,非可常之事也。婦道貞此而不變,則為危,君子過此而復行,則為凶。蓋月望則昃,陰極則消,自然之理也。

○ 王氏應麟曰:小畜上九「月幾望」則凶,陰疑陽也。歸妹六五「月幾望」則吉,陰應陽也。中孚六四「月幾望」則无咎,陰從陽也。

【案】此爻亦以畜道既成言之耳,楊氏說最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