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漢上易傳叢說

Jack 在 2012, 十二月 23 - 20:3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漢上易傳叢說-2  漢上易傳叢說-3  漢上易傳叢說-4

. 甲壬得戌亥者均謂之乾,不一其甲子壬子也。乙癸得申未者均謂之坤,不一其乙未癸未也。故論乾則甲子與壬子同,甲寅與壬寅同,甲辰與壬辰同,壬午與甲午同,壬申與甲申同,壬戌與甲戌同;論坤則乙未與癸未同,乙巳與癸巳同,乙卯與癸卯同,乙丑與癸丑同,乙亥與癸亥同,乙酉與癸酉同。

. 乾,陽物也,得於乾者皆陽物也,乾造成男是也。坤,陰物也,得於坤者皆陰物也,坤道成女是也。

. 陰陽家八卦變五鬼、绝命、天醫、生氣、绝體、遊魂、福德,其卦乾坤坎離震巽艮兑相對而變,亦先天之序也。

. 疾者,陰陽偏勝而不得其正也。故卦以陰居陽、陽居陰者謂之疾。所得之偏者亦然,三疾是也。或曰:偏乎陰者資之以陽,偏乎陽者資之以陰,謂陰處陰則誤也。陰陽各得其正,非疾也。《說卦》以坎為心病。坎者,乾之二五交乎坤也,二陽不當位,疾也;五陽當位,通也。故坎又為心亨。先儒概以坎為病則誤也。曰心病、曰心亨者,二五中也。

. 離為飛鳥,鳳謂之朱鳥,離也。又謂之朱雀,故雀入大水為蛤,離極成坎也。

. 變坎七變艮,二即五也。初自下爻三變即前,參以變也。次自中爻下而二變,次自中爻上而二變,即前伍以變也。參去伍,伍去參,皆不能變,此三所以為極數,五所以為小衍也。若一若二即未變也,故曰天地定位,易行乎其中。

. 巽為號,又有嗃嗃者,何交乎離也。巽為風,離為火,大且急者,風火之聲,怒聲也。天下之大聲有四,曰雷、曰風、曰水、曰火,《詩》曰:眾怒如水火。

. 或用一卦,或用一爻,或不可用則曰勿用,天下之時无不可用者,顧用之如何耳。

. 一索再索三索,先論揲蓍,次論策數中便有八卦,次論畫卦中坎離互有四卦。

. 歸藏之乾有乾大赤,乾為天、為君、為父,又為辟、為卿、為馬、為禾,又為血卦。

. 歸藏,小畜曰:其丈人乃知。丈人之言,三代有之。

. 臨川解睽六五噬膚曰:膚六三之象,以柔為物之間,可噬而合。此卦自二至上,有噬嗑象,此互體也。

. 後說之弧一作壺。爻有坤坎離艮而无震足,當作弧。

. 明夷之離為小過之飛鳥,无妄之坤為睽之掣牛。

. 離畜牝牛,離中之陰即坤之陰也。坎為馬脊,坎中之陽即乾之陽也。

. 莧,陸澤草也,生於三月四月。莧,蒉也,葉柔根堅而赤,陸大於莧,葉柔根堅,堅者,兑之剛也。堅而赤,赤者,乾之色也。

. 困,九月霜降氣也,故曰株木、曰蒺藜。蒺藜者,秋成也。大過,十月小雪氣也,故曰枯楊生稊、枯陽生華。姤,五月夏至氣也,故曰以杞包瓜,王瓜生於四月,中氣故也。夬,三月清明氣也,故曰莧陸夬夬,莧陸,三月四月生也。

. 闗子明曰:接物者言接之而已,非同之也。故濯物心无所瀆汙。謂之洗心,言洗濯其接物之心无所瀆汙,故謂之洗心。而注者誤以為洗濯萬物之心。

. 郭璞《洞林》得豫之小過,曰:五月晦日,群鱼來入州城寺舍。注以乙未為魚星,非也。豫艮為門闕,震為大塗,六三變九三,互有巽體,巽為魚。豫五月卦,坤為晦日。

. 兑為妾,變為巽,巽為近市利,則倚市門矣。故《洞林》咸之漸,兑成巽曰:妾為倡。

. 王弼謂頤初九不能使物由已養,誤也。夫使物由已養,有命存焉。初九在下,未能養人而當自養以正,故以朵頤戒之。

. 易之有《說卦》猶詩之有詁訓也。

. 天命聖人以祐下民,微陰浸長,民將内潰,聖人含章不耀,中正自處,委任賢佐,厚下安宅,盡人謀以聽天,雖有隕越,自天隕之,吾志不動也。不舍天之所命也。周公曰:我弗敢知。孔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

. 王洙曰:木之始紐引孚甲觸地而出,能破鏗确无所不通,巽之上剛是也。根柢散之,自固其植,巽之下柔是也。以至華實成落而不反其故處。《雜卦》曰:升不來也。

. 震亦為王者,五行更,王始於震也。震,乾之一索也,其王之始基乎?故大王。文王與武王之南狩皆用此象,升之三不用此象者,決躁也。

. 分陰者,六、八也;分陽者七、九也;迭用柔剛者,互變也。

. 人疑《繫辭》非孔子作,乃門人所作,不然。子曰何也?此大不然,荅問者所以起意也。如困之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此爻言人曰動必有悔,雖有悔也,征則吉,可不動乎?

. 鲋,子夏作蝦蟇,此五月卦也。

. 初奇、二偶、三奇、四偶、五奇、六偶,卦有取於奇偶為象者,如乾九四曰淵。淵,重坎也,自四至上有重坎象。

. 五兵之有戈,上銳將有兵者,刀劍有光,離也。

. 郭璞筮升之比,升二、三、五變也。五變坎,曰:和氣氤氳,感潛鴻,坎下伏離,離為飛鳥,鹅鳧同象。

. 郭璞為東海世子母病筮,得明夷之既濟,坤變坎,曰:不宜封國列土以致患,母子不並貴。坤為國邑,坎折之,坤母坎子,土克水也。又曰:當有牛生一子而兩頭,一子謂坤變坎,此《說卦》所謂子母牛也。兩頭者,坎離相應,離中爻有田。

. 璞得大有之泰,云:七月中有蛇在屋間,出食雞雛。案:離為飛鳥,變坤,互中有震,震為大木者,梁也。巳在上爻,故云屋。此大過,云本未弱,取棟橈象也。

. 《洞林》以巽為大雞,酉為小雞者,酉,巽之九三爻也。以此推之,午為馬,乾之九四也;丑為牛,坤之六四也;寅為虎,艮之上九也;辰為龍,震之九三也;未為羊,兌之上六也。

. 八卦兼用五行乃盡其象,管輅、郭璞共用此術。

. 巽為風,蠱,蟲以風化,故為蠱。

. 又筮遇節之噬嗑,曰:簮非簮,釵非釵,此以内卦兑言也。兑為金,大抵斷卦當先自内。又曰:在下頭斷髭鬚。所謂頭者,坎中之乾也,須者,在首下而裔也,柔坎也。

. 顧士犀母病,得歸妹七日亡者。歸妹,女之终也。

. 卦有取前卦以為象者,有取後卦以為象者,有一爻而取兩象者,有一象而兼二爻者,有一爻變動而二爻共取以為象者,其言可謂曲矣。然而盡萬物之理,不如是無以致曲焉,不如是其言亦不能以中矣。

. 乾策三十六,陽也;坤策二十四,陰也。陽合於陰而生震、坎、艮者二十八策;陰合於陽而生巽、離、兑者三十二策。乾坤六爻,其策六十。

. 澤中有火,非火居澤下也。如以剛限之,故火不見滅,是水在鼎中,火巽鼎下之象,非革象也。蓋水火之性寒熱燥濕皆有常,然澤中有火,則水火之性,革其常矣。息,止也。火炎上而水息之,水潤下而火息之,有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之象,故曰水火相息。若以剛限之,則無同居之象。郭璞言有温泉而無寒燄,璞其知革睽之象歟?

. 兩儀生四象,孔氏謂金木水火禀天地而有,土則分王四季,且金木水火有形之物,安得為象哉?孔氏失之遠矣。

  莊氏之實象、假象、義象、用象於釋卦中破之。

  何氏謂神物變化垂象圖書,此易外别有(闕)。

  易有四象,所以示也。此象謂爻卦之象。

  七八九六乃少陰少陽老陰老陽之位,生八卦之四象也。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兼天五之變化,上下交易,四象備其成數,而後能生八卦,於是坎離震兑居四象正位,各以本位數存三以生餘數,則分乾坤艮巽之卦,四象既列,五居四位,此河圖五十有五,居四位之數。

. 劉氏曰:八純卦兼兩儀四象而盡五十五數,謂先布五十五位後除天地四方數,餘以奇耦數排之,便見八卦之位。此說不通,所謂乾者,天也,坤,地也;所謂坎者,北方也,離,南方也,兑,西方也,震,東方也,今除天九地六,四方四數而分布八卦,即八卦所用止三十六,而十九數為贅矣。夫八卦皆本於乾坤,而坤之數乾兼有之,故八卦不出於三十六,夫三十六數,六、九也。九,老陽之數也,此小成之卦也。若大成之卦三十二策也、二十八策也、二十四策也,而三十六策皆兼有之。蓋天地之數五十有五,自一衍而五,大衍為五十,五十則五十五在其中。其用四十有九,則一在其中,更不論五十五也。若除天地四方之数,又於四象二儀之外而有八卦矣,故曰其論不通。

. 劉氏曰:內十五,天地之用,九六之數也。兼五行之數,四十合而為五十有五,備天地之極數也。曰九與六合為十五,水一、六,火二、七,木三、八,金四、九,土五、十,凡四十數配合論之則不通。虞翻曰:甲乾乙坤相得合木,丙艮丁兑相得合火,戊坎己離相得合土,庚震辛巽相得合金,天壬地癸相得合水,翻謂天地者,言乾坤也。十日之數:甲一、乙二、丙三、丁四、戊五、己六、庚七、辛八、壬九、癸十,故乾納甲壬配一九,坤纳乙癸配二十,震納庚配七,巽納辛配八,坎納戊配五,離納己配六,艮納丙配三,兑納丁配四,此天地分五十五數也。

. 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五行之生數也;水六火七木八金九土十,五行之成數也。一三五七九,奇數二十五;二四六八十,偶數三十,奇耦之數五十有五,此五行分天地五十有五之數也。《太玄》三八為木,四九為金,二七為火,一六為水,五五為土,五五者,十也。洛書之數也。劉牧曰:十五天地之用,九六之數也,兼五行之數四十,合而為五十有五,備天地之極數者,誤也。言五行之成數,則九六在其中矣。

. 韓氏曰:衍天地之數,所赖者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則其一不用也。不用而用以之通,非數而數以之成,斯易之太極也。此言是也。四十九數總而為一者,太極也。散而為四十九,即太極在其中矣。故分而為二以象兩,揲之以四以象四時,四時者,坎離震兑,此六七八九之數也。

. 又曰:夫无不可以無明,必因於有,固常於有物之極,必明其所由宗,此言未盡也。四十九因於太極,而太極非无也,一氣混淪而未判之時也。天地之中在焉,故謂之太極。極,中也。

. 京房云:五十者,謂十日十二辰二十八宿也。凡五十其一不用者,天之生氣將欲以虛來實,故用四十九焉。此言五十數之見於天者,其成象如此,謂其一不用為天之生氣,則非也。

. 馬融云:易有太極,謂北辰也。太極生兩儀,兩儀生日月,日月生四時,四時生五行,五行生十二月,十二月生二十四氣。北辰居位不動,其餘四十九運轉而用也。季長之論不若京房,蓋兩儀乃天地之象,而北辰不能生天地也。故邵雍曰:萬物皆有太極、兩儀、四象之象。

. 荀爽曰:卦各有六爻,六八四十八,加乾坤二用,凡五十。初九潛龍勿用,故用四十九也。乾用九,坤用六,皆在八卦爻數之内。潛龍勿用,如勿用娶女之類。

. 鄭康成云:天地之數以五行氣通,凡五行減五,大衍又減一,故用四十有九。康成所謂五行氣通者,蓋謂十日十二律二十八宿,三者五行之氣通焉。為五十五減五行之數,為五十大衍,又減一,為四十九,其說本於《乾鑿度》與京房為一說。而五行氣通,其說尤善,但後學一例詆之,不詳觀耳。

. 董遇云:天地之數五十有五者,其六以象六畫之數,故減而用四十九,非也。董謂五十有五減卦之六畫為四十九,不知五十有五,天地之極數,大衍之數五十。其一太極不動,而四十九運而為八卦,重而六十四,若去六畫,即說不通矣。

. 顧懽云:立此五十數以數神,神雖非數,因數以顯,故虛其一。數以明其不可言之義,所謂神雖非數,因數以顯是也。然其說大而無當,不及韓說。劉氏謂韓注虛一為太極,即未詳其所出之宗,而顧之未詳又可知矣。

. 劉謂天一居尊而不動,則與馬季長言北辰不動何異?若謂不動,則筮者當置一策以象天一不動,不當言其用四十有九也。動静一源,顯微無間,知四十有九為一之用,即知一為四十有九之體矣。

. 劉曰:天一者,在數為天一,在日為甲,在象為六之中位,在純卦為坎之中爻,在重乾為初九,在復為陽爻,在辰為建子,在五行為水,在律為黄鍾,劉所謂一者,言一之定位也。不知五十去一,則一在四十九中,使四十九去一,則一又在四十八。凡有數則未嘗無一,而一之所在無往而不為萬物之祖,得此而不失,是謂執天地之機。

. 又曰:一用天德,天德者,九也。乾用九者,謂天德不可為首也。用之如何?見群龍無首吉也。此存乎其人也。坤用六者,利永貞是也,非謂一用九也。

. 又曰:乾道包坤,陽得兼陰,此論用之於八卦小成其三十六爻皆出於乾可也。若謂乾三兼坤之六,成陽之九,幹運五行成數而通變化則誤也。

. 劉前論天地之數十五,四方之數四,九十有九通,八卦之爻三十六為五十五。今論七九六八之策,又曰:先分天地數為二十,後兼四時為二十四,何其紛纷耶?

. 少陽七者,謂天五駕地二為七。前言地以二上交於天五而生七,七為少陽之數也。陽以進,故進二之九為老陽之數,此一進也。若以四位合之,則少陽數七,四七二十八也。又四位進二見八,二十八進八,故老陽數三十六也。又以天地四時數因之,天地分二,少陽數七,二七則一十四也,四七則二十八也,成一百六十有八。數陽生自復至乾,凡六卦,每卦進八,故老陽數二百一十有六。若天五駕地二為七,二進之為老陽,四位合之,四七二十八,又四位進二見八,二十八進八為三十六。四位者,指四時之位也。天地四時之數二十四,以天地四時數因之,天地分二,少陽數七,二七則一十四,四七則二十八,二七十四,又四七二十八,凡四十二。又四因之,成一百六十有八數。陽生自復至乾,凡六卦。復、臨、泰、大壯、夬、乾,每卦進八,故老陽數一百一十六。謂於一百六十有八之上又進六八四十八,成二百一十六為老陽之數。謂之老陽者,皆乾爻也。

. 少陰數八者,謂天五駕天三為地八。陰以退,故退二之六,六為老陰之數,此一退也。若以四位合之,則少陰數八,四八三十二也。又四位,每位退二見八,則一十六,四八則三十二也。成一百九十二陰。生自姤至坤。凡六卦每卦退八,故老陰數一百四十有四也。

. 劉氏論咸恒二卦不繫之於離,其論過於韓注。至言天地之數五十有五,循十日而周一元,三周而萬物之數足,則為可疑也。夫劉氏配五行生成之數,五、十居中,水火居右,木金居左,始於丙丁,终於庚辛,周而復始,六十日之納音盡矣。此一律含五音而成六十律之說也,而配於易之上經三十卦則不合矣。雖甲子始於乾,而癸亥终於離則不合也。乾當甲金而二十九卦,豈盡然哉?《繫辭》言二篇之策當萬物之數,而謂三周五十五數一百八十爻為萬物之數足,則未之聞也。

. 易有以一策當一日者,乾坤之策是也;有以一爻當一日者,七日來復是也;有以策數七八九六言日者,勿逐七日得是也。易之取象豈一端而盡?六十卦直日兩卦相去皆七日,其實則六日七分,猶書稱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其實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禮》言三年之喪,其實二十七月。《詩》言一之日、二之日,其實十一月、十二月之日。何於此六日七分而疑之乎?先儒以此候氣占風效證寒温,而劉氏易之以五卦各主五日,則吾不知其說也。

. 劉氏曰:鄭氏雖以四正卦之爻減二十四之數,與當期之日相契,則又與聖人之辭不同也。四正之卦四六二十四爻,主二十四氣,此先儒舊傳,非鄭氏配合也。劉氏用六十卦主期之日,則四正之卦主二十四氣不廢也。故曰:策數當日而不取爻數,則一爻一日,五卦一月何謂也?

. 遯臨卦義不同,何氏從建子陽生至建未為八月,褚氏自建寅至酉為八月,孔氏以建丑至否卦八月。劉氏云:若從建子則卦辭當在復卦之下,否之六三當消泰之九三,又更臨卦之九二不應。今以遯之六二消臨之九二,則於我為得則是。劉氏取何氏之說而條達之也。又曰:臨彖曰浸而長,遯彖亦曰浸而長,二卦之爻相偶而彖辭皆有陰陽消長之義。又王氏卦略云:臨剛長則柔微,柔長故剛遯,故伊川亦用此說。

. 周公作爻辭多文王後事,則知文王之旨,周公述而成之,故以周正言易有三名,夏曰連山,商曰歸藏,周曰周易。連山,神農氏之别號也;歸藏,軒轅氏之别號也;並是代號,所以易題周以别餘代,猶《周書》、《周禮》之謂也。周公不得不以周之正朔定其月也。

. 劉氏以天地五十五數布之五行,自丙丁至甲乙為一周,其辰子丑午未自甲乙至壬癸為一周,其辰寅卯申酉自壬癸至庚辛為一周,其辰辰巳戌亥,故上經三十卦,三周而成六十卦,六十卦當期之日,其策一萬一千五百二十。

. 子雲子午九,丑未八,寅申七,卯酉六,辰戌五,巳亥四。以六辰相配,成十二支之數,蓋有得於納音之說也。其於十日亦然。

. 鄭康成言四象曰:布六於北方以象水,布八於東方以象木,布九於西方以象金,布七於南方以象火,備為一爻而正,謂四營而成。

. 《乾鑿度》曰: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以周事,一卦六爻,一爻一日。凡六日用事,一曰諸侯,二曰大夫,三曰卿,四曰三公,五曰辟,六曰宗廟,爻辭善則善,凶則凶。流演曰:諸侯在初,大夫次,尊王官也。

. 又曰:三畫以下為地,四晝已上為天。

. 又曰:易氣從下生,故動於地之下,則應於天之下;動於地之中,則應於天之中;動於地之上,則應於天之上。故初與四,二與五,三與六,此之謂應。

. 十日十二辰二十八宿,凡五十,大衍之數也。

. 又曰:歷以三百六十五日四分之一為一歲,易以三百六十析當期之日,此律歷數也。

. 兑乾,金也,而乾為大赤,故兑金從火革。

. 坎生於坤,本乎地也,故潤下;離生於乾,本乎天也,故炎上。

. 占法以八卦绝鄉為墓,金生巳,故乾兑墓在艮;木生亥,故震巽墓在申;水生申,故坎墓在巽;火生寅,故離墓在乾;土生申,故坤艮墓在巽。此合河圖洛書而言之也。

. 七為少陽,九為老陽,八為少陰,六為老陰。一五九老陰變老陽,二五六少陽變老陰,三五七少陰變少陽,四五八老陽變少陰,反復數之,其變無窮。

. 我仇有疾,王弼以六五為九二仇,伊川以初六為九二仇,鄭虞以九四為九二仇。按先儒說,我據四之應,四承我之應,故曰我仇。四為毁折之象,故曰有疾。而子夏傳亦曰:四以近權,惡我專任,四之覆餗,正无幾矣,豈輒謀我哉?怨偶曰:仇當以四為仇。

. 安定胡先生以陸作逵。案虞氏所傅之象,上之三成既濟,三陸也。夫上之所生者進也,所反亦進也,兹所以動而不窮歟?漸至九五極矣,進至上九亢矣,是以上反而之三,然後安處。考之鴻象坎象,既退自南而北向之時也。宜以陸為正。或曰:鴻漸至此,千里之舉也。曰:不然,鴻飛冥冥,潔身而去之象也,非漸也。

. 漸卦,虞氏之象以否坤之三上之四,乾之四下之三,而初上二爻不正,故所變之爻止於初三。上三爻而已,餘二四五爻不動。六四,否坤之三也,故卦以為婦孕不育,以為寇,小人之爻也。九三,乾之四也,故戒以夫征不復,順以相保,不中之爻也。

. 中孚,王洙曰:柔在內而巽說,合和之性也。剛得中而上下信,化言之道也。中孚天理之端,叶於教化之義,若鳥之孚卵,柔渾於内而剛鷇於外,嫗伏化羽不違其期,自然之信也。此與小過旁通,自中孚而變,故小過有飛鳥之象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