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習易心得4:〈高島占普法之戰得屯之比〉卦例解析

Lanceral 在 2021, 十月 15 - 15:10 發表

今天來分享《高島斷易》中一則我認為十分精采的占例。

 相關閱讀:春秋筮例總覽

西元1870年,普魯士和法國發生戰爭,簡稱普法之戰。高島的一位朋友叫益田孝,認為法國會贏,但他似乎不放心,所以請高島為法國是否能勝占筮,高島占得屯之比,初九爻變。

由於是以法國能否打勝仗占筮,所以高島以內卦《震卦》為法國、外卦《坎卦》為普魯士,貞震悔坎,貞法悔普。

高島先以卦德來看,屯卦為下卦震雷欲動,但上卦坎水有險,故不可進,先斷定法國此役不能勝。接著他以爻辭斷占,初九爻辭曰:「盤桓,利居貞,利建侯。」

「盤桓」,難進之貌,且有普魯士軍堅剛,如岩石一般不可突破;「利居貞」則表示法國不應該輕舉妄動,既已妄動,將無利可圖。

高島此處解占,為標準的卦爻辭解,並運用《屯卦》卦德做輔助解釋,甚至可說是和爻辭共同做主要吉凶的判斷。

然後,高島引用屯卦初九的《小象傳》:「以貴下賤,大得民也。」他認為「以貴下賤」,初九爻變成陰爻,似乎表示法國的皇帝﹙貴﹚將會成為普魯士的階下囚﹙賤﹚?他繼續解占,認為初九爻變後,下卦成坤為臣、為眾、為民,似乎是無國君之象,難不成此役之後,法國將從此捨棄帝制,改以民選領袖,成為一個共和國?

這段解占確實令我大為驚訝,基本上,以春秋的二十幾個古占筮例,是沒有用象傳作解,但這也可以理解,因為在那時,許多占例都是在孔子之前發生的,自然不會有十翼﹙傳﹚。﹙倘若假設十翼是孔子所作﹚

然而,高島竟然可以從「以貴下賤,大得民也」,這句初九的《小象傳》,進而斷出法皇拿破崙三世會成為普魯士階下囚,並且從此以後法國可能會成為一個共和國家……倘若高島沒有事後再加油添醋,這些斷占確實都是事先解的,那他真的是有強烈的靈感,因為之後法國這個泱泱大國的情形完全如他所斷這樣。

接著高島又以《彖傳》中的「動乎險中而難生」﹙他將彖傳兩句合在一起﹚,認為今內卦先動,遇外卦之險,即法國先啟戰端,但被普國所阻,所以不可勝。此處再度以《傳》來幫助斷卦。

並且高島認為上卦《坎卦》為普魯士,九五居中正之位,有兵士護將之象,可以看出普國君民是團結親和的;而下卦《震卦》為法國,初九為法皇,其位不中,代表法國君民之間並不和諧,並且高島還進而指出,初九躲在下互體坤之後,代表法皇是以法國人民當成其權力欲望的賭物,拿來豪賭一番,其心不正,亦可解釋為何法國君民不和諧之象。

這一段的解占同樣也令我欽佩,後來我去查歷史,確如高島所言,法皇是為了自身利益而掀起這場戰爭。但有可能是高島當時有關心國際形勢,所以事先了解法皇拿破崙三世大概是甚麼樣的人,進而藉此卦象放入自己的想法。

然後,高島繼續斷兩國作戰的戰略。他認為法國陽爻是初九,對應上卦的六四;而普魯士的陽爻是九五,對應下卦的六二,彼此皆有所應,所以是互有內應者之象。但是普魯士對應的六二居中,是在法國的核心位置,所得到的情報是重要且有效的;而法國對應的六四不中,是比較不重要的位置,故得到的情報也是較不重要且對戰事較無幫助的。這邊,高島延伸用《易經》特有的「承、乘、應、比」來豐富斷占內容,可以說他很有想像力,或者說他是藉著很強烈的靈感來解占。

接著,高島又運用綜卦來解。他認為法國在開戰之時是瞧不起普魯士的,法國認為自己必勝,就像從法國的角度來看,《震卦》是長子,《坎卦》僅是中男,長子大過中男。然而,高島認為普魯士方面對兩方強弱的判斷才是正確的。以普魯士方面來看,也就是《屯卦》的綜卦《蒙卦》,普魯士是中男沒錯,但法國卻是《艮卦》少男,而中男勝過少男,故普魯士知道自己打贏的機會其實很大。

不僅如此,原《屯卦》初九爻動,以普魯士綜卦《蒙卦》來看,變成了《蒙卦》上九爻動,而上九爻辭曰:「擊蒙;不利為寇,利禦寇。」由於是法國挑起戰端,法國為寇,爻辭曰「不利為寇」;普魯士是被動防禦者,為禦寇,而爻辭曰「利禦寇」,所以普魯士將「擊蒙」,也就是打贏法國,這又再度預示了法敗普勝。

這一段高島的解卦我想要補充一下,在「太卜之遺法」裡,也就是春秋古占筮法中,《左傳》僖公十五年,晉獻公為嫁伯姬於秦穆公,占筮得歸妹之睽,上六爻變,而史蘇在解占時,似乎也用到之卦《睽卦》的上九爻辭。這在古占筮法中較為特別,一般是不會使用之卦的爻辭解占,但史蘇似乎有使用,所以此一「太卜之遺法」占例也讓我們解占者有一個參考,當有特別靈感之時,之卦的爻辭亦可用來豐富或補充斷占。

但高島此占例又和《左傳》這例不同,高島並非使用之卦《比卦》的初六爻辭,而是先使用綜卦技巧,以普魯士角度看,《屯卦》變為《蒙卦》,再用《屯卦》初九對應《蒙卦》上九,然後取《蒙卦》上九爻辭來豐富斷占,來肯定之前已經預測的法敗普勝的解占。

由於高島先以綜卦解,再以綜卦爻動之爻辭解,正好十分符合此「普法之戰」雙方是敵對角色的問題。於是由此推之,在某些特殊占問中,高島此解占方法應當可以用來參考,至於是甚麼樣的特殊占問呢?按照此「普法之戰」占筮推之,應有明確的貞悔兩方,並且此貞悔兩方的立場相對立,代表兩方看事情的角度不同,那麼或許可以推衍使用綜卦,然後再視當下解占靈感,看是否使用綜卦爻動之辭來豐富斷占內容。但由於《左傳》占例和高島此占例,皆是一爻動的占例,所以暫且可以先合理推論,這樣子的解占方法可能用於一爻動的占筮較合宜﹙但並非定論﹚。然而,由於我閱讀許多「太卜之遺法」和卦爻辭解占的占例,使用之卦爻辭的例子十分少,所以亦可合理推論,除非解占者有特別強烈的靈感,否則像《左傳》使用之卦爻辭和高島此占使用綜卦爻辭的解占方法,不被視作常例應該是比較洽當的。

並且再補充一點:太卜之遺法中是沒有使用「綜卦」的,不只綜卦,後世所常見的「錯卦」、「交卦」、「六畫的互卦」等,在太卜之遺法中皆找不到。古法在這一點上,顯得十分直接而簡單:「所見即所用」。

最後高島又以綜卦《蒙卦》補充說明,內卦《坎卦》為普魯士為坎險,不易進犯;外卦《艮卦》為法國為艮止,不能前進,從而再度支持他前面「法無法勝普」的解占。

《高島斷易》所錄此占十分精彩,包含使用貞悔,運用卦德和爻辭解,運用《易傳》輔助解,取象。使用互體,使用「承、乘、應、比」的技巧,使用綜卦和綜卦爻辭,取綜卦之象等。應證事後的結果十分準確,故和各位易友、老師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