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爻位吉凶理論的量化分析I:當位為吉、五多功、二多譽,三多凶?

Jack 在 2019, 三月 20 - 15:41 發表

 

一般談爻位的吉凶理論,一直缺乏具體而客觀的統計,易學家往往只憑當下「感覺」在立論。或者聽到某一理論,只找到可證明其理論的相關卦爻辭,未能總觀全部經文,因此流於偏頗。

比如說,「當位為吉」究竟對不對?中爻(五與二)真的有比較吉嗎?三是否多凶?

此文主要是要將卦爻辭的吉凶做一個簡明的量化統計,便於習易者能對於經文的吉凶判斷有一個總體的客觀評斷標準。詳細卦爻辭的吉凶可參考本文最後的經文吉凶表

關於爻位理論可參考以下文章:

吉凶如何判定

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不但可能因人而異,就算是同一人,在不同時間可能也會有不同的判斷。為了讓吉凶的判定盡量客觀,原則說明如下。

一、分三等:吉或偏吉,表格中為綠色;凶或偏凶,表格中為紅色;中性,表格中為棕色。所謂的中性,可能不吉不凶、吉凶難斷,或者可能是吉凶混雜。

二、直覺式的判斷:易經經文的吉凶判斷原則相當複雜,經常是有條件性的。總體來說,一句經文的判斷,多數盡量以表面直覺的文義來判定,有吉則為吉,有凶則為凶。避免過多的解讀。

三、爭議性文字:「无咎」一般會將其視為偏吉,解釋為沒事。但「无咎」其實是偏凶的判斷。因為無咎者有咎者也,無咎者善補過也。經文中出現無咎,是因為人有罪咎在身,而必須努力補過以免咎。若再加上經文的條件式判讀,「吉无咎」為得到吉之後才能無咎,「元吉无咎」為得到元吉之後才能夠無咎,因此都是偏凶的判斷,而不是吉或是中性的判斷。「亨」一般會解讀為亨通,進一步被視為吉。但亨與吉並不一樣,亨者嘉之會,吉凶者得失之象。嘉會並不等於吉。因此亨解讀為不吉不凶。「利...」為宜於做....,或者做...將有利,義近於做....為吉。所以解讀為吉的判斷。

四、概括性:由於吉凶原本就難定,因此此表以及此統計,只具有「遠處看山」的概括意義,只要能夠呈現吉凶的大略分布即可。也因此,關於個別卦爻辭的吉凶判定,不再做特別的論證與修正。

下表是根據本文後面的「周易經文吉凶表」所統計出來的數字。相關分析請見表後。

統計

  • *前一數字為加上卦辭。後一數字只計算爻辭。
  • 藍色為當位的爻。
卦辭 總計*
29 16 25 7 14 30 17 138/109
45% 25% 39% 11% 22% 46% 27%  / 28%
16 35 24 43 35 18 33 204/188
25% 55% 38% 67% 55% 28% 52%  / 49%
19 13 15 14 15 16 14 106/87
  30% 20% 23% 22% 23% 25% 22%  / 23%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總計
10 14 5 6 13 11 59
16 15 21 19 11 14 96
6 3 6 7 8 7 37
6 11 2 8 17 6 50
19 9 22 16 7 19 92
7 12 8 8 8 7 50

根據以上表格可看出:

凶爻比吉爻多

吉爻109,凶爻188。

驗證了《繫辭傳》說的:「作易者,其有憂患乎?」《周易》經文多有君子自省之義。

但若就卦辭來看,吉卦又比凶卦多。卦辭吉的有29卦,凶的16。

當位而吉?不當位而凶?

依照傳統當位理論,當位者偏吉。

所謂的當位,陽在陽位,陰在陰位。也就是陽在初、三、五;陰在二、四、上。

所謂的不當位,陰在陽位,陽在陰位。即陰在初、三、五;陽在二、四、上。

當位而吉者共有53爻,當位而凶者有92爻。

不當位而吉的有56爻,不當位而凶的有96爻。

這個數字顯示出,當位與吉凶無關。因當位與不當位的吉凶比例差不多,而且也和總體爻位吉凶比例相同。

若以王弼理論來修正,只有二至五爻有當不當位問題。如果只計算二至五爻呢?

當位而吉者37爻,當位而凶者57爻。

不當位而吉者39,不當位而凶者63爻。

同樣顯示出當不當位與吉凶無關。

但如果根據《當不當位(得位與失位)爻象深論與修正II--回歸原典》一文來修正,那麼「當位為吉」或許是能夠成立的。

在《當不當位(得位與失位)爻象深論與修正II》一文對於《象》轉詳細分析之後發現,當位幾乎是專門針對三、四兩個爻位而發的,並不是像傳統理論一樣六爻通用,也不是像王弼說的適用於二至四爻。

若只針對三、四兩爻來統計,當位的吉爻有5+8 =13次,凶爻有21+16 = 37次。「吉/凶」為0.351。
不當位而吉有6+2 = 8,凶有19+22=41。「吉/凶」為0.195。

三、四兩爻的總吉凶數為21-78。「吉/凶」得0.269。

由以上的數字比較可看出,在三、四兩爻,當位的確有讓吉/凶的數字略微提高,而不當位則讓吉/凶的數字略微降低。因此當位為吉在這兩爻可能是適用的。

得中為吉

《繫辭傳》說「二多譽」,「五多功」,這兩爻有時也稱「中爻」,《彖傳》及《象傳》中會以「中」來稱呼。

基本上二、五兩爻的確較其他諸爻為吉。二爻共有25次吉,五爻有30次,合計(55)為總數(109)的一半,也較其他諸爻為高,如初爻只有16次,三爻為7,四爻為14,上爻為17。

同時這兩爻為凶的次數也偏低,二爻為24,五爻為18,只佔總數(188)兩成多一些。相較之下其他爻為凶的比例較高,初爻為35,三爻43,四爻35,上爻為33。

再進一步比較二與五兩爻,五又比二為吉。

至於「中正」之象有沒有較吉呢?所謂中正指的是中爻得正當位,具體而言就是六二和九五。

中正:六二和九五得吉的有24,得凶的有20。

不中正:九二和六五得吉的有31,得凶的有22。

顯然「中正」之象並沒比「不中正」為吉,這再次印證了「當位為吉」理論不成立的結論。

事實上,六爻中,五爻為吉的次數又顯著的偏高,為凶的次數則顯著偏低。而二爻只是吉的次數略高,凶的次數略低。因此也可說五又比二為吉。

三多凶

《繫辭傳》說「三多凶」,統計數字可說相當支持這個論調。

三爻凶的數字(43)顯然較其他爻位還高,其他爻位凶的次數為初35、二24,四35,五18,上33。

而吉數(7)也較其他諸爻偏低。其他爻位為吉的次數,初16,二25,四14,五30,上17。

其初難知,其上易知?

《繫辭傳》:「其初難知,其上易知,本末也。初辭擬之,卒成之終。」

表現於吉凶,究竟是怎樣,很難說。但基本上初、四、與上三個爻位,其吉與凶的次數,大概都差不多,雖然看來上爻有略微吉一些些,四有略凶一些些,但差異性不顯著。三個爻位的吉凶大概也都是在平均值左右。

至於陰陽落在初與上是否會有吉凶上的差別?例如,理論上陰爻宜下不宜上,落在初就比較吉,在上為比較凶?相反的,陽爻宜貴不宜賤,是否落在初較凶,上較吉?

顯然是沒有這種情況。陰爻不管在初與上,吉凶比例都是差不多。陽爻也是。

例如,陰爻在初與上的吉-凶數都是6-19。而陽爻在初的吉-凶數為10-16,上為11-14。

比較陰與陽兩者在初與上的表現,陽爻似乎都略比柔爻吉一些。這可能是因為初與上都有「首」、「先」的意思。初為時間上的初始,上為空間、階級地位上的尊,對於柔爻來說較不適宜。不過,總體來說,陽爻得吉的次數(59)原本就比陰爻(50)略高一些。所以這個數字也不具太大的代表性。

但即使如此,若以柔爻在各爻位的表現來看,在初與上並不比其他爻位為凶。柔爻最凶的還是在三,最吉的在五,次吉的在二。和總體分布也是一樣的。

結論:

爻位有顯著吉凶意義的,中位(二、五)的確是較吉的。其中五又比二還吉。

三位則是最凶的。

當不當位,可能只對三、四兩爻有影響。若以傳統說法將六爻吉凶都列入統計,可能無任何的影響。在初或在上,也對吉凶沒顯著的影響。

至於乘承(順逆)與應與不應等爻象,需要另外再作表。就等有機會再探索了。


周易經文吉凶表

凡例說明:

  • 白字 = 陽;黑字 = 陰。例:初爻白字即初九;二爻黑字即六二。以此類推。
  • 底色綠=偏吉或吉。紅=偏凶或凶。棕=有吉有凶;或不吉不凶;或吉凶難斷。
卦辭
元亨利貞 潛龍勿用 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或躍在淵无咎 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亢龍有悔
元亨利牝馬之貞安貞吉 履霜堅冰至 直方大不習无不利 含章可貞或從王事无成有終 括囊无咎无譽 黃裳元吉 龍戰于野其血玄黃
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屯如邅如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即鹿无虞幾不如舍往吝 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蒙亨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發蒙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 包蒙吉納婦吉子克家 勿用取女見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困蒙吝 童蒙吉 擊蒙不利為寇利禦寇
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需于郊利用恒无咎 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需于泥致寇至 需于血出自穴 需于酒食貞吉 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有孚窒惕中吉終凶利見大人不利涉大川 不永所事小有言終吉 不克訟歸而逋其邑人三百戶无眚 食舊德貞厲終吉或從王事无成 不克訟復即命渝安貞吉 訟元吉 或錫之鞶帶終朝三褫之
貞丈人吉无咎 師出以律否臧凶 在師中吉无咎王三錫命 師或輿尸凶 師左次无咎 田有禽利執言无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 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比吉原筮元永貞无咎不寧方來後夫凶 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缶終來有它吉 比之自內貞吉 比之匪人 外比之貞吉 顯比王用三驅失前禽邑人不誡吉 比之无首凶
小畜 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復自道何其咎吉 牽復吉 輿說輻夫妻反目 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有孚攣如富以其鄰 既雨既處尚德載婦貞厲月幾望君子征凶
履虎尾不咥人亨 素履往无咎 履道坦坦幽人貞吉 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 履虎尾愬愬終吉 夬履貞厲 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小往大來吉亨 拔茅茹以其彙征吉 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 无平不陂无往不復艱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翩翩不富以其鄰不戒以孚 帝乙歸妹以祉元吉 城復于隍勿用師自邑告命貞吝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拔茅茹以其彙貞吉亨 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 包羞 有命无咎疇離祉 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傾否先否後喜
同人 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貞 同人于門无咎 同人于宗吝 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歲不興 乘其墉弗克攻吉 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大師克相遇 同人于郊无悔
大有 大有元亨 无交害匪咎艱則无咎 大車以載有攸往无咎 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 匪其彭无咎 厥孚交如威如吉 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亨君子有終 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鳴謙貞吉 勞謙君子有終吉 无不利撝謙 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无不利 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
利建侯行師 鳴豫凶 介于石不終日貞吉 盱豫悔遲有悔 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貞疾恒不死 冥豫成有渝无咎
元亨利貞无咎 官有渝貞吉出門交有功 係小子失丈夫 係丈夫失小子隨有求得利居貞 隨有獲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孚于嘉吉 拘係之乃從維之王用亨于西山
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幹父之蠱有子考无咎厲終吉 幹母之蠱不可貞 幹父之蠱小有悔无大咎 裕父之蠱往見吝 幹父之蠱用譽 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 咸臨貞吉 咸臨吉无不利 甘臨无攸利既憂之无咎 至臨无咎 知臨大君之宜吉 敦臨吉无咎
盥而不薦有孚顒若 童觀小人无咎君子吝 闚觀利女貞 觀我生進退 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 觀我生君子无咎 觀其生君子无咎
噬嗑 亨利用獄 屨校滅趾无咎 噬膚滅鼻无咎 噬腊肉遇毒小吝无咎 噬乾胏得金矢利艱貞吉 噬乾肉得黃金貞厲无咎 何校滅耳凶
亨小利有攸往 賁其趾舍車而徒 賁其須 賁如濡如永貞吉 賁如皤如白馬翰如匪寇婚媾 賁于丘園束帛戔戔吝終吉 白賁无咎
不利有攸往 以足蔑貞凶 以辨蔑貞凶 剝之无咎 剝牀以膚凶 貫魚以宮人寵无不利 碩果不食君子得輿小人剝廬
亨出入无疾朋來无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利有攸往 不遠復无祇悔元吉 休復吉 頻復厲无咎 中行獨復 敦復无悔 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无妄 元亨利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无妄往吉 不耕穫不菑畬則利有攸往 无妄之災或繫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災 可貞无咎 无妄之疾勿藥有喜 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大畜 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有厲利已 輿說輹 良馬逐利艱貞曰閑輿衛利有攸往 童牛之牿元吉 豶豕之牙吉 何天之衢亨
貞吉觀頤自求口實 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 顛頤拂經于丘頤征凶 拂頤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顛頤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无咎 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 由頤厲吉利涉大川
大過 棟橈利有攸往亨 藉用白茅无咎 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棟橈凶 棟隆吉有它吝 枯楊生華老婦得其士夫无咎无譽 過涉滅頂凶无咎
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習坎入于坎窞凶 坎有險求小得 來之坎坎險且枕入于坎窞勿用 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无咎 坎不盈祗既平无咎 係用徽纆寘于叢棘三歲不得凶
利貞亨畜牝牛吉 履錯然敬之无咎 黃離元吉 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 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 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醜无咎
亨利貞取女吉 咸其拇 咸其腓凶居吉 咸其股執其隨往吝 貞吉悔亡憧憧往來朋從爾思 咸其脢无悔 咸其輔頰舌
亨无咎利貞利有攸往 浚恒貞凶无攸利 悔亡 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貞吝 田无禽 恒其德貞婦人吉夫子凶 振恒凶
亨小利貞 遯尾厲勿用有攸往 執之用黃牛之革莫之勝說 係遯有疾厲畜臣妾吉 好遯君子吉小人否 嘉遯貞吉 肥遯无不利
大壯 利貞 壯于趾征凶有孚 貞吉 小人用壯君子用罔貞厲羝羊觸藩羸其角 貞吉悔亡藩決不羸壯于大輿之輹 喪羊于易无悔 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艱則吉
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无咎 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 眾允悔亡 晉如鼫鼠貞厲 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明夷 利艱貞 明夷于飛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馬壯吉 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貞 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于出門庭 箕子之明夷利貞 不明晦初登于天後入于地
家人 利女貞 閑有家悔亡 无攸遂在中饋貞吉 家人嗃嗃悔厲吉婦子嘻嘻終吝 富家大吉 王假有家勿恤吉 有孚威如終吉
小事吉 悔亡喪馬勿逐自復見惡人无咎 遇主于巷无咎 見輿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終 睽孤遇元夫交孚厲无咎 悔亡厥宗噬膚往何咎 睽孤見豕負塗載鬼一車先張之弧後說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
利西南不利東北利見大人貞吉 往蹇來譽 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往蹇來反 往蹇來連 大蹇朋來 往蹇來碩吉利見大人
利西南无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无咎 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負且乘致寇至貞吝 解而拇朋至斯孚 君子維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无不利
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已事遄往无咎酌損之 利貞征凶弗損益之 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 損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元吉 弗損益之无咎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利用為大作元吉无咎 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永貞吉王用享于帝吉 益之用凶事无咎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中行告公從利用為依遷國 有孚惠心勿問元吉有孚惠我德 莫益之或擊之立心勿恆凶
揚于王庭孚號有厲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壯于前趾往不勝為咎 惕號莫夜有戎勿恤 壯于頄有凶君子夬夬獨行遇雨若濡有慍无咎 臀无膚其行次且牽羊悔亡聞言不信 莧陸夬夬中行无咎 无號終有凶
女壯勿用取女 繫于金柅貞吉有攸往見凶羸豕孚蹢躅 包有魚无咎不利賓 臀无膚其行次且厲无大咎 包无魚起凶 以杞包瓜含章有隕自天 姤其角吝无咎
亨王假有廟利見大人亨利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有孚不終乃亂乃萃若號一握為笑勿恤往无咎 引吉无咎孚乃利用禴 萃如嗟如无攸利往无咎小吝 大吉无咎 萃有位无咎匪孚元永貞悔亡 齎咨涕洟无咎
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允升大吉 孚乃利用禴无咎 升虛邑 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 貞吉升階 冥升利于不息之貞
亨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 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享祀征凶无咎 困于石據于蒺蔾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來徐徐困于金車吝有終 劓刖困于赤紱乃徐有說利用祭祀 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
改邑不改井无喪无得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井泥不食舊井无禽 井谷射鮒甕敝漏 井渫不食為我心惻可用汲王明並受其福 井甃无咎 井洌寒泉食 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已日乃孚元亨利貞悔亡 鞏用黃牛之革 已日乃革之征吉无咎 征凶貞厲革言三就有孚 悔亡有孚改命吉 大人虎變未占有孚 君子豹變小人革面征凶居貞吉
元吉亨 鼎顛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鼎有實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虧悔終吉 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鼎黃耳金鉉利貞 鼎玉鉉大吉无不利
亨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 震來虩虩後笑言啞啞吉 震來厲億喪貝躋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震蘇蘇震行无眚 震遂泥 震往來厲億无喪有事 震索索視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鄰无咎婚媾有言
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 艮其趾无咎利永貞 艮其腓不拯其隨其心不快 艮其限列其夤厲薰心 艮其身无咎 艮其輔言有序悔亡 敦艮吉
女歸吉利貞 鴻漸于干小子厲有言无咎 鴻漸于磐飲食衎衎吉 鴻漸于陸夫征不復婦孕不育凶利禦寇 鴻漸于木或得其桷无咎 鴻漸于陵婦三歲不孕終莫之勝吉 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吉
歸妹 征凶无攸利 歸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眇能視利幽人之貞 歸妹以須反歸以娣 歸妹愆期遲歸有時 帝乙歸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幾望吉 女承筐无實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 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豐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无咎 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來章有慶譽吉 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无人三歲不覿凶
小亨旅貞吉 旅瑣瑣斯其所取災 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 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 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 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凶
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進退利武人之貞 巽在牀下用史巫紛若吉无咎 頻巽吝 悔亡田獲三品 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終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吉 巽在牀下喪其資斧貞凶
亨利貞 和兌吉 孚兌吉悔亡 來兌凶 商兌未寧介疾有喜 孚于剝有厲 引兌
亨王假有廟利涉大川利貞 用拯馬壯吉 渙奔其机悔亡 渙其躬无悔 渙其群元吉渙有丘匪夷所思 渙汗其大號渙王居无咎 渙其血去逖出无咎
亨苦節不可貞 不出戶庭无咎 不出門庭凶 不節若則嗟若无咎 安節亨 甘節吉往有尚 苦節貞凶悔亡
中孚 豚魚吉利涉大川利貞 虞吉有它不燕 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 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 月幾望馬匹亡无咎 有孚攣如无咎 翰音登于天貞凶
小過 亨利貞可小事不可大事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 飛鳥以凶 過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 弗過防之從或戕之凶 无咎弗過遇之往厲必戒勿用永貞 密雲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 弗遇過之飛鳥離之凶是謂災眚
既濟 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曳其輪濡其尾无咎 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 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繻有衣袽終日戒 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 濡其首厲
未濟 亨小狐汔濟濡其尾无攸利 濡其尾吝 曳其輪貞吉 未濟征凶利涉大川 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賞于大國 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 有孚于飲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