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蛤蟆什麼卦?談「大象」

Jack 在 2018, 十一月 2 - 13:02 發表

 

什麼是「大象」?

易學上「大象」原本專指六畫所構成的總體卦象,部份易學家甚至會窄化成上下二體的合稱。有時則是指註解《周易》卦辭的《大象傳》。

關於二體,延伸閱讀:談易經卦象的二體與互體

但明朝來知德把「大象」一辭拿來指涉一種特殊的卦象,而讓「大象」一辭變得相當混淆。

這種八卦取象法把六畫卦看成一個形態近似的三畫卦,例如,大壯 和夬大象像兌,可以說大象為兌,或大兌。觀 和剝是大艮  ,因此可取艮象。中孚、頤、益像大離,可取離象來解釋。小過、大過、恒,像坎,可以取坎象。

來知德《周易集註》卷首的〈易經字義〉這麼說:

有以卦畫之形取象者,如剝言宅、言牀、言廬者,因五陰在下,列于兩旁,一陽覆于其上,如宅、如牀、如廬,此以畫之形立象也。鼎與小過亦然。

又有卦體大象之象,凡陽在上者皆象艮巽,陽在下者皆象震兌,陽在上下者皆象離,陰在上下者皆象坎。如益象離,故言龜;大過象坎,故言棟;頤亦象離,故亦言龜也。又如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亦取噬嗑火雷之意,以中孚大象離,而中爻則雷也。故凡陽在下者動之象,在中者陷之象,在上者止之象。凡陰在下者入之象,在中者麗之象,在上者說之象。

《周易集註》中並大量採用了這樣的取象,特別是他所說的「大象」。究竟《周易》中是否具有這樣的象呢?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周易》中的取象有很多種。首先是爻象,在《周易》的陰陽符號發展完成之前,直接以數字畫卦,並以數字為象。數字符號演變出陰陽觀念後,有了承乘比應、當不當位、時中等爻象。然後是八卦卦象,有二體、互體、爻變等各種不同的取象方法。

另一較少見的象,是以六畫來取象,這種取象法有兩種:一是直接以六畫卦象聯想到物象,不經二體八卦的拆解。二是以六畫作一個放大版的八卦卦象來看。

六畫之象

先講第一類。這一類就是來知德所舉的剝卦、鼎與小過 ,所謂「以卦畫之形取象者」。只不過來知德所舉剝卦,認為宅、牀、廬都是取自剝的六畫卦象恐怕不洽當,諸如宅、廬比較像是上體艮卦卦象,而牀之象則是來自巽,因巽陽氣消退變艮,所以取剝牀之義。

個人認為,《周易》中的確有這類的象,畢竟這樣的觀象方式相當自然而淳樸。再者,證諸經文與卦名取義的確可見到這種痕跡。《周易》可能採這種卦象的還有頤,噬嗑,及中孚  。

例如,頤卦全卦長得像口腔,因此稱頤。頤是空無一物的口腔,經文說「自求口實」,要放入什麼東西由你自己決定,談的是養生與修身之道,《大象傳》說「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而噬嗑卦是口中咬著東西,這東西就是互體中的坎,坎為中間剛硬而外邊柔軟的食物,因此中間四爻皆以帶骨肉排的不同部位來引喻,《彖傳》則說「頤中有物曰噬嗑」。

鼎卦則是六爻合起來像鼎的形態,下一陰爻空虛,像是鼎的腳,爻辭以趾為喻。至二三四爻是一個乾卦,為陽實而圓者,像鼎身,這三爻爻辭談的都與鼎中食物有關。六五為鼎耳,上九是鼎鉉。鼎鉉是穿過鼎耳的橫桿,用以抬鼎。細讀經文就會發現,六爻基本上大致依這樣的配置在發揮。所以《彖傳》說:「鼎,象也。」

小過卦則是以飛鳥為喻,經文說「飛鳥遺之音」,《彖傳》解釋說:「有飛鳥之象焉。」若以八卦卦象來取象,飛鳥應取離象,但小過卦中沒有任何離象,除非爻變。小過卦中間兩爻像鳥圓圓的身體,下兩陰與上兩陰則像兩邊拍動的翅膀,全卦就是飛鳥之象,因此宋衷這麼注解:「二陽在內,上下各陰,有似飛鳥舒翮之象,故曰飛鳥。」雖然虞翻特別抨擊並否認這種取象,但這些不同看法皆各自代表一家之言,難斷孰是孰非。小過爻辭中,初和上爻也談飛鳥,取的才是八卦的離象。爻變之後下卦或上卦都變為離卦,因此兩爻分別說「飛鳥以凶」,「飛鳥離之」,因為離字的原始字義就是網羅飛鳥。反過來,陰陽相反的中孚為上下皆圓而硬,中間空,像一待孵化的卵。孚可能就是孵的本字。

← 陶德該當何卦?

《朱子語類》談到幾則宋儒以這種取象註解周易者。如鄭東卿少梅說易象,因鼎卦是鼎之象,所以推理說革   是爐之象,上畫如爐口,五四三是爐之腹,二是爐之下口,初是爐之底。程迥解井卦九二「井谷射鮒」,以鮒為蝦蟆(蛤蟆),並說井有蝦蟆之象:「上,前兩足;五,頭也;四,眼也;三與二,身也;初,後兩足也。」不過朱熹評說穿鑿附會,若果如此,此卦為何不稱「蝦蟆卦」而說是「井卦」。

八卦的「大象」取象法

第二種大象的卦象則是以六畫卦為放大版的八卦,例如小過   為大坎,或稱「大象坎」,中孚為大離    為大艮   為大巽  為大震  ,  為大兌  。

這種取象法從何開始難以考證,但宋時就已開始流行,到明朝來知德則大肆發揮,並逐漸受到易學家的廣泛採用。

如《朱子語類》大壯卦這麼說:「此卦多說羊,羊是兌之屬。季通說,這箇是夾住底兌卦,兩畫當一畫。」季通即朱子高徒蔡元定,將大壯卦兩爻當一爻,因此其象如兌。

胡一桂《周易啓蒙翼傳》的〈卦爻取象例〉:

易中卦爻及彖傳中取象,有取變體、似體、互體、伏體、反體,不一而足。變體如小畜上九,稱既雨,无坎而取雨象者,以上九變則為坎也。似體如頤似離而稱龜,大壯似兌而稱羊之類也。

這裡說的「變體」即爻變,「似體」即來知德所說的「大象」,如頤卦取龜象,大壯取兌象而稱羊。

這種「大象」取象最顯著的例子為大壯卦  ,這也是為何蔡元定和胡一桂也都以此為範例。兌為羊為傷,大壯卦有大傷義之外,經文也以暴怒的羝羊(公羊)為比喻。但其餘卦象的關聯就不是那麼直覺,多數必需經過易學家的詮釋才得以找到卦象的基礎。至於這些解釋是否就是經文原義,就見仁見智了。以下利用這種卦象試解幾卦。

例如,觀卦可視為大艮,艮為鬼門宮闕,引申為宗廟,因此經文講的是宗廟中舉行的盥禮。臨卦則是大震,六畫卦的陽氣歸來取的是復卦,但陽氣的增長則取臨卦,可能是臨卦為大震,因此臨也有震卦的威懼之義。中孚為大離,這個大離既有前述的鳥卵待孵之義,還有飛鳥的意思。爻辭九二「鳴鶴在陰,其子和之」似乎講的就是鶴鳥的孵化。由於中孚為大離,因此取象的鶴屬大型的飛鳥。

這可以解釋為何損六五和益六二經文同樣都說「或益之十朋之龜」。因損六五和益六二爻變之後都變成中孚卦,陰變陽,虛變實,益之之象。中孚即大離,離為龜,大離即大龜。兩卦互體都有坤,坤為十。

證諸經文,這種「大象」應該也是存在的,但不應像來知德所運用的那樣支離而瑣碎,大底蔡元定的「兩畫當一畫」是較為合理的取象法。例如大坎,解釋小過卦有其道理,但大過、咸、恒、萃、升等中間有陽兩邊皆陰的卦都視為大坎就有些牽強了。同理,中孚視為大離有其道理,但再把頤、損、益、大畜、无妄都視為大離也是有些偏離了。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