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易經543】有中天的八卦嗎?

Jack 在 2017, 十二月 31 - 15:57 發表

 

[圖片來源:中天新聞截圖。]

這裡要談的「中天八卦」和中天新聞沒有關係,所以想聽中天新聞八卦的,可以轉台。

學過易經的都大概知道,八卦有分「先天八卦」和「後天八卦」。

坊間有些易經老師(嚴格來說好像都是風水老師)在推行一種號稱已經失傳的「中天八卦」,並說這是屬於《歸藏》易的八卦圖,也有說是《連山》易的。

但不管說的是連山還是歸藏,祖述伏羲還是什麼老木的,總之這些講「中天易」或「中天八卦」的,都是以「失傳絕學」為號召。仔細解讀他們的主張,用簡單一點的語言把他翻譯出來,就是這個意思:我在講的是一個早已消失的學問,你要相信我,因為它早已經失傳了,所以只有我知道。

我真的完全不知道這些老師在講什麼鬼話,既然是早已經消失而不存在的學問,所以你是怎麼知道的?除非你挖出什麼全世界唯獨你有的死人骨頭來給大家看看。但這些講「中天易」的老師,其實也拿不出什麼獨家的典籍資料出來,甚至一般常見的典籍都講的零零落落,不知所云。多數都只是自我腦補而自我感覺良好的論述,能夠引述到的資料來源都是諸如「得自高人」這種賣弄玄虛的說法。

本文就要來好好談一下最早提出「中天八卦」的老祖到底是誰?他怎麼建構「中天易」,然後依據的又是什麼?

在了解這整個理論的前因後果之後,往後讀者再次看到「中天易」或「中天八卦」時,記得一定知道要轉台,不要迷路在八卦山裡走不出來。

先後天八卦與先後天之學

要了解「中天八卦」之前,一定要對先天八卦後天八卦有個基礎觀念。

先天八卦和後天八卦指的是兩種不同的八卦排列組合,並不是說易經裡有兩套不一樣的八卦畫法。

 延申閱讀:淺談先天八卦與後天八卦細探先天八卦圖(伏羲八卦圖):傳承千年的一場大烏龍?八卦圖該怎麼畫?

先天八卦是以「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方式推演出來的,傳說是伏羲所畫,所以又稱「伏羲八卦」。以這種「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的所謂「加一倍法」還可繼續推演出易經六十四卦,這整套相關的理論,可以總稱為「先天之學」。

後天八卦則是以八卦配五行之後依五行方位畫出來的,傳說是文王所畫,所以稱「文王八卦」。

實則伏羲八卦比較可能是陳摶畫出來的,傳授給種放之後,種放又傳給穆脩,穆脩傳給李之才(李挺之)。李挺之就是邵雍的老師,他的河圖、洛書,以及伏羲八卦與六十四卦等全都從李之才那裡學到的。

至於文王八卦的流傳時代反而更為久遠,大概在唐代時就可從一些民間器物看到後天八卦圖。但再古老,也不會是文王畫的,因為裡面已經完美地以八卦結合了五德終始說的思想,而戰國中期的清華簡《筮法》的八卦方位圖已具有現今後天八卦的大概樣子,但未完美解決五行配置的一些問題,所以推論後天八卦最早也大概是戰國後期,五德終始說成熟之後才可能定型。

而後天八卦與六十四卦卦序之間的關係,歷代易學家只含糊地說當今易經六十四卦卦序是文王所排列的,所以用的是後天八卦,但事實上後天八卦怎麼能夠演繹出現有的易經六十四卦卦序?目前為止看不到任何有意義的演繹法則與關聯。總之,先不管這些真真假假的一堆似是而非的易學「常識」,這些假文王之名的全都總稱「後天之學」。

朱元昇的中天易

既然有先天,後天,先與後之間一定要有個「中間」:古時候有個人就這麼想,於是就創立了「中天易」。

宋代有個名為朱元昇的易學家,他寫了一本叫《三易備遺》的書,易學網已經整理好了,可參考。

書名一看就知道要講的是《周禮》記載的「連山,歸藏,周易」三易之法。他還認為,三易之法都已經「遺」失了,得靠他把他寫下來,所以叫「備遺」。至於他憑的是什麼?答案就是河圖加洛書。

這本書裡面有很大一部份專門在談「中天歸藏易」,事實上當初家鉉翁在朝廷上進狀這本書時,說是「《中天歸藏書》數萬言」,可見這本書就是以「中天歸藏」最為有名。裡面有一節〈紀歸藏易曰中天〉這麼介紹「中天易」:

文王有先天後天之辭,《太玄》有中天之名,邵子於《觀物外篇》以伏羲易為先天,以文王易為後天,迨伯溫著《皇極經世系述》則曰「唐虞者其中天而興乎,堯舜者其應運而生乎」,是又以唐虞之時為中天。然愚考《周禮》「三易」之序曰:「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伏羲《連山》既以先天維之,文王《周易》既以後天紀之,則黃帝《歸藏》不得不維以中天。是蓋本《周禮》所述三易之序云爾,非敢自異於伯溫也。若夫《文言》曰:「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太玄》「九天」之名一曰中天,此先天後天中天,其義又各有旨,非此之謂。

以下大概說明與分析這段文字的意思。

第一句「文王有先天後天之辭」就不知道老朱在說什麼了。

是說《周易》卦辭還有分先天、後天的嗎?怎麼分?還是說的是他後面引用的《文言傳》「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但這句話怎麼會是文王說的?傳統儒家認為《文言傳》是孔子作的呀。(不過《文言傳》應該也不是孔子作的,而是後世儒門弟子輯逸編纂而成。)

「《太玄》有中天之名」指的是漢代楊雄所作的《太玄》這本書,曾經提到「九天」,「九天」的第一天不是星期天而是「中天」。不過這個扯得有點遠了,遠得很跳痛。老朱自己後面也承認了,所以就原諒他吧。

邵子指的是邵雍。先天、後天之學就是從邵雍開始流傳開來的,《觀物外篇》則是邵雍寫的書。「伯溫」不是那個電視劇上常看到的「神機妙算劉伯溫」,而是紹雍的兒子邵伯溫。

朱元昇所說的「中天」,主要是依據兩個重要資料而來。

首先是邵雍的先天與後天之學。因為邵雍兒子在闡釋他老爸的《皇極經世》時既然好像提到還有個「中天」,所以邵雍的「先天」之學及「後天」之學中間,一定還夾一個「中天」之學。只不過他對於邵伯溫說的「唐虞者其中天而興乎」以堯舜為中天很不滿意。所以他就繼續想,什麼才是真的中天?既然先天是伏羲的,後天是文王的,那麼中天一定是伏羲和文王中間的易學。

於是他看到了《周禮》提到的三易之法得到了啟發,發現了失傳的中天之學。

「三易之法」包含了連山、歸藏,與周易,就是周室太卜掌管的三種占筮法,基本上連山與歸藏可視為周朝時保存的上古占筮法,年代與方法上應該比周易更古老。

「三易」到底屬於那些朝代或聖王的?古時候的最主流說法是鄭玄提出的,分屬夏、商、周三代。杜子春則認為是伏羲、黃帝,及周。但孔穎達引《世譜》認為是神農、黃帝,及周。因為神農氏又名「列山氏」,列山通連山。但究竟那個說法為真?其實都無從考查起,也就是說,這些大儒所說的,全都沒有可靠證據可以證明誰說的是正確的,這裡我們只能靠「愛」來發電做學問,就是你愛信誰就信誰。

老朱顯然愛上了小春的說法,原因可能是「伏羲」和「先天」剛好對得上。然後進一步認為既然連山是伏羲的易學,也是先天之學。周易是文王的易學,也是後天之學,那麼夾在中間的歸藏,也就是黃帝的易學,理所當然一定是「中天易學」了。

結論:朱元昇所說的「中天易」指的就是黃帝的易學,也是《周禮》中所說的《歸藏》易。

整個觀念的發展資料與邏輯如下表:

《周禮》大卜、簭人「三易」 連山 歸藏 周易
鄭玄說這是: 夏易 殷商易 周易
杜子春說這是: 伏羲易 黃帝易 周易
孔穎達引《世譜》說這是: 神農易 黃帝易 周易
邵雍提出先天之學和後天之學。先天之學源自伏羲畫八卦,後天之學為文王之演易。
邵雍兒子伯溫曾經提到「唐虞者其中天而興乎」。
朱元昇總合以上資料說: 伏羲=先天 黃帝=中天 周易=後天

既然伏羲有先天八卦和六十四卦,而文王有後天八卦和六十四卦的卦序,那麼黃帝當然也要有他自己專屬的一套中天八卦和六十四卦,所以接下來就是要開始尋找「中天卦序」還有它的內容了。

在這本《三易備遺》裡還附有很多卦圖,當然還有很多文字的說明,其中有一個〈歸藏坤乾之圖〉長這樣:

這裡要注意的是「坤乾」兩個字,為什麼不說是「乾坤」?因為傳說「連山易」以艮為首,都跟你說是連「山」了,艮為山,所以連山易艮為首。而「歸藏」則是以坤為首,這是因為《禮記》記載,孔子曾經在田野調查時到宋國(宋國為殷商後)找到了「坤乾」:「吾欲觀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徵也,我得坤乾焉。」依鄭玄解釋,這個可能就是殷易,所以後世也都大概這麼認為。

朱元昇如此解釋這個圖:

《說卦》曰: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

此〈歸藏坤乾圖〉,稽之《說卦》此章之辭而作也。八卦之位,悉循《說卦》此辭之序。六甲五子之運,悉循先天「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之序,皆自然而然。意者夫子得坤乾於宋,闡微辭於《說卦》歟?不然。《說卦》何以曰「昔者聖人之作易也」?既一言之而又申言之歟?《歸藏易》作於黃帝,因於殷代,其昔者聖人之作歟。且《說卦》一篇序卦位者凡三章,其一曰「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次二曰「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次三曰「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此三章序聖人設卦之位,有不相似然者,蓋亦各有旨也。言易者不深揣此三章措辭之不同者何故,乃為之說曰:此夫子汎言易耳。欲為辯別,秪成駢贅,又否,則曰:此乃一時講,師各以所聞述其辭,是以有不同,非夫子係易之作以故。聖人作易之心,壹鬱不能自達於後世,可勝言哉。夫此三章,序卦有如此不同者,正所以闡伏羲則河圖洛書作連山易,黃帝因伏羲則河圖作歸藏易,非偶然措辭之不相似然者也。其曰坤以藏之,其辭約而博,微而顯者歟。

結論是,朱元昇發現到《說卦》傳有三段文字和八卦卦序的排列有關,而且順序都不大一樣。所以他認為,這三個卦序分別是先天、中天,和後天。「天地定位」開頭那段是先天八卦卦序,「雷以動之」開始那一段是中天八卦卦序,而「帝出乎震」那一段則是後天八卦。

  • 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 → 這是先天八卦
  • 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這是中天八卦
  • 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這是後天八卦

另有一〈坤乾象數合一圖〉

先天八卦的反排?

簡單說,朱元昇認為《說卦傳》「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這段就是「中天八卦」的卦序。

許多在講「中天八卦」的老師不曉得是沒讀過《三易備遺》還是讀了但沒看懂,總之都會自己弄個奇怪的八卦圖或奇怪的卦序,但和這裡的八卦卦序並不一樣。

上面兩個圖最裡面的那圈八卦提取出來,就可清楚看到這個卦序。

這個卦序相當奇怪,相當多理論的矛盾衝突。

首先,依朱元昇的理論,《歸藏》是首坤的,所以位於左下方的坤是這個八卦的開始,這個八卦次序排出來應該是這樣:

坤-艮-坎-巽-震-離-兌-乾

然後他引《說卦》那一段,明明是「首震」,而且他在排這圖時,以右上和左上為首,即震巽為首,顯然是配合《說卦》傳。依《說卦傳》所排出的八卦次序為:

震-巽-坎-離-艮-兌-乾-坤

然後另一圖又特別強調卦數,但這明明就是逆時鐘安排的先天卦序。

最後為何中天卦要一右一左這樣對稱地安排,這也很奇怪。

依這種經典的解讀法,似乎大家「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兌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的方位順序要怎麼排其實是很隨興的,那怎麼知道就是朱元昇說的這樣子?無怪乎後世在談中天八卦的,每個人排出來也都很隨興而都不一樣了。

中天六十四卦卦序

接下來我們再看外圈的六十四卦卦序。

朱元昇是以類似宮卦的方式在安排六十四卦,內卦為什麼卦就屬於什麼宮卦,如內卦為坤者,都屬坤宮卦。外卦則是依「坤-艮-坎-巽-震-離-兌-乾」卦序排列。從坤宮順時針看起,以下為六十四卦卦序:

坤宮卦

坤宮
上卦
下卦

艮宮卦

小過 艮宮
上卦
下卦

坎宮卦

未濟 坎宮
上卦
下卦

巽宮卦

大過 巽宮
上卦
下卦

震宮卦

无妄 噬嗑 震宮
上卦
下卦

離宮卦

同人 家人 既濟 明夷 離宮
上卦
下卦

兌宮卦

歸妹 中孚 兌宮
上卦
下卦

乾宮卦

大有 大壯 小畜 大畜 乾宮
上卦
下卦

在圈圈中間則還有各卦所屬的五行,以及一些數字的。五行比較簡單,但這些數字比較麻煩。不過簡單來說,基本上就是依朱元昇自己特有的一些納音方法去套用河圖洛書,然後取得這些數。有興趣的朋友自己可參考《三易備遺》這本書。

其實就是朱氏圖書之學

單從「中天」這樣的用語,就可看出朱元昇完全誤會了邵子的先、後天之義。邵子《觀物外篇》這麼說先後天:

先天學心法也,故圖皆自中起,萬化萬事生乎心也。先天學主乎誠,至誠可以通神明,不誠則不可以得道。

先天之學心也,後天之學迹也。堯之前先天也,堯之後後天也。後天乃效法耳。

之所以名先天,意指它呈現的原理是先天而有,在天地之先,邵子以「心」來介定,這個概念類似於《繫辭傳》講的「形而上者謂之道」的形而上。之所以名後天,意指它所呈現的原理是後天而有,在天地之後,類似於《繫辭傳》講的「形而下者謂之器」的形而下,邵子以「迹」來界定。心與迹也類似於後儒愛講的體與用。但朱元昇把它理解為古代的兩個朝代或聖王了,所以中間當然得再安插一個天。

其次,所謂的伏羲八卦、文王八卦,原本都只是邵子假託古聖王之名而建構的易學框架,與伏羲文王本就無關。至於三易之說,雖然《周禮》有載,但源自那一些聖王也是無所稽考。所以朱元昇所用以建構「中天易學」的,其實都只是以後儒一些不足為信的論述做為基礎。

古人假託聖王以著書,是個不好的風氣,但也不能以此來完全否認其學術的價值。以邵子的先天之學來說,就有他的理論創新,這種創新對於後世在理解與銓釋易學上也有很多的貢獻。但無論如何,關於「著作權」,還有著作的理論基礎,都還是要講明白的。

再細觀朱元昇的所謂「中天易」內容,表面是在闡釋易學,其實是在發揮他的圖書之學。所謂的圖書,指的是河圖、洛書。

《三易備遺》裡,不管是連山、歸藏,周易,在朱元昇眼中,都是圖書的發用。

在套用河圖、洛書中的數字之後,接著就是用他自己的一套「納音」來填充三易內容。而所引用到的經典資料呢?除了《周禮》三易之法,《說卦傳》那幾句之外,其餘的幾乎都是朱元昇自己在腦補自說自話了,完全沒有任何憑據。簡言之,朱元昇只是利用連山、歸藏,周易這三個名辭,自己憑空想像一堆,最後還像吸了毒一樣,一直用「得聖人作易之心」來麻醉自己。

仔細讀完整本《三易備遺》,真的不知道這本書在講什麼。

先說《連山》、《歸藏》這兩本完全無所稽考的書,朱元昇講得煞有其事,但他自己都知道這兩本書根本也沒傳世,竟然可以憑著說卦傳一句話就湊出那麼多故事,好像這兩本書在他手上已經重建起來的樣子,這也算是個奇葩,自我感覺良好的千古最佳典範。(按:馬國翰等輯逸的《歸藏》在清朝才有,宋朝只能零星在一些古書見引述。但這也是偽歸藏。)

再以《周易》這本大家都可得的書為例,細讀完《三易備遺》第三部份的《後天周易》之後,有種平行時空的感覺,他讀的《周易》大概和我們讀到的是不同本《周易》,只能用一句網路流行語來表達:我到底看了三小?(我到底看到了什麼鬼東西?)那種落差可能和讀了張愛玲的《易經》是差不多的。

有具體文本可考的「後天周易」都變成鬼畫符了,那麼無文本可考的「先天連山」與「中天歸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