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卜筮列傳】管輅4:知鬼神幽隱,自算天年

Jack 在 2017, 十一月 29 - 11:37 發表

 

本篇收錄的管輅神算故事包括:

相關文章:

與石苞談隱形

石苞在鄴城擔任典農的時候,和管輅見面。

問:我聽說,鄉民中有一個叫翟文耀的人,能夠隱形。這種事可以相信嗎?

管輅說:這是所謂的陰陽隱蔽的藏匿之術。如果能夠得到他的密碼,連四嶽都可以藏,河海都可以逃走,更何況七尺的身形。要悠遊於變化裡面,散於雲霧之中以幽暗你的身軀,布置金水來消滅蹤跡,法術夠數學算準了,這沒什麼困難的。

離朱

離朱,一名離婁,黃帝時的千里眼,眼力過人,百里可以看到秋毫。《莊子》中多處提及,《釋文》:「司馬云:黃帝時人,百步見秋毫之末。一云:見千里針鋒。孟子作離婁。」

杜伯乘火氣以流精

杜伯沒罪卻被周宣王所殺,死後化成厲鬼,宣王田獵時,杜伯乘著火氣,穿朱衣,戴朱帽,拿著朱弓,在眾目睽睽之下射殺宣王。另一說,宣王夢見被杜伯射殺而病死。

《史記正義》引周《春秋》:「宣王殺杜伯而無辜,後三年,宣王會諸侯田于圃,日中,杜伯起於道左,衣朱衣冠,操朱弓矢,射宣王,中心折脊而死。」國語云:「杜伯射王於鄗。」

《墨子》記載:今執無鬼者言曰:「夫天下之為聞見鬼神之物者,不可勝計也,亦孰為聞見鬼神有無之物哉?」子墨子言曰:「若以眾之所同見,與眾之所同聞,則若昔者杜伯是也。周宣王殺其臣杜伯而不辜,杜伯曰:『吾君殺我而不辜,若以死者為無知則止矣;若死而有知,不出三年,必使吾君知之。』其三年,周宣王合諸侯而田於圃,田車數百乘,從數千,人滿野。日中,杜伯乘白馬素車,朱衣冠,執朱弓,挾朱矢,追周宣王,射之車上,中心折脊,殪車中,伏弢而死。當是之時,周人從者莫不見,遠者莫不聞,著在周之《春秋》。為君者以教其臣,為父者以䜘其子,曰:『戒之慎之!凡殺不辜者,其得不祥,鬼神之誅,若此之憯遫也!以若書之說觀之,則鬼神之有,豈可疑哉?

彭生託水變以立形

齊襄公與自己的親妹妹文姜有染,文姜也是魯桓公夫人。齊襄公趁魯桓公夫婦兩人到齊國聘問時,派彭生殺了桓公,在魯人請求下齊襄公殺了彭生。一次在田獵時,遇到一隻大豬,左右說,這是彭生。襄公就拿箭射豬,大豬人立起來大聲啼叫。襄公回去之後連稱管至父叛變殺了齊襄公。

坎為豕,五行屬水,所以說「託水變以立形」。

石苞說:想聽聽這當中的奧妙,大哥你就好好談論一下這當中的數理。

管輅說:物不夠精的話就不神妙,數不神妙的話就不足以成法術,所以,精是神的會合,妙是與智慧的相遇。神的會合當中機轉相當的微妙,雖可以用人的性情來會通,卻難以用言語來談論。所以,魯班很難跟你說他的手是怎麼操作的,離朱無法跟你說明為何他能夠在千里之外明察秋毫。不是言語上的困難,孔子說「書不盡言」,書所無法道盡的就是那最精細的地方。「言不盡意」,言語無法道盡的意思,就是那最微妙之處,這些都是所謂的神妙。我們就舉個較大的例子來驗證這個道理,太陽在升上天空之後,萬里之外運作景物,照遍萬物,但等到它一落山掉落地面,你甚至連像炭火那樣的微光都看不到。十五滿月的時候,清明的月光照亮整個夜晚,夜裡讓人都可以遠望,但是一到大白天,月亮的光明卻連一面鏡子都比不過。能夠脫離日月的一定是陰陽之數,陰陽之數可以通達萬物,鳥獸都可變化,更何況是人。得到數理的人精妙,得到神通的人靈驗,不是只有生命有應驗,死亡同樣也有徵兆。所以杜伯冤死後,乘著火氣化為厲鬼,射殺了周宣王。彭生則假藉水氣而變形為大豬,找齊襄公復讎。所以,活人能夠出也能入,死者的鬼魂能夠現形也能夠幽隱,這就是物體的精氣,變化成為游魂。人與鬼相互感應,這是數理所使之然的。

石苞問:眼見的陰陽之理,不超過管輅大哥,那你為何不隱身?

管輅說:陵虛的鳥,喜愛天空的清高,不願當江漢裡的魚。淵沼的魚,喜歡樂水中的濡溼,不會和騰風的鳥交換,這是因為本性的差異而產生分位的不同。奴才我想要正身以明道,直己以親義,見數不以為異,知術不以為奇,夙夜研機,孳孳溫故。像素隱行怪這種事,實在沒時間弄這種搞怪事業呀。

 

管輅談平原郡為何鬧鬼

劉邠想到本郡的官舍,一直有鬼怪作亂,於是問管輅:此郡的官舍,一直有變怪,形態還千變萬化,實在恐怖,你看起來像是通達這種數術的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管輅說:此郡所以叫平原郡,本來有平原,山上沒有木石,和大地一片自然。含陰氣但無法吐出雲氣,含陽氣又無法激起風,陰陽雖然弱,還算是有些微的神靈之氣。但這微弱的神靈之氣還是不夠,卻只聚集了一些姦邪之氣,然後物以類聚,魍魎鬼怪成群。或者可能因為漢代末年的動亂,兵荒馬亂的擾攘,軍人的屍體流血汙染了山丘,所以每到黃昏,就會有些鬼怪出沒。明府的道德相當高妙,正所謂自天祐之,吉無不利。有上天的保祐自然無事。但願平安而百年福祿,光大上天美麗的恩寵。

這裡管輅引用到了大有上九爻辭:自天祐之,吉無不利。

劉邠問管輅:易言剛健篤實,輝光日新,這是一樣的嗎?

「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出自大畜卦彖傳。

管輅說:「不同的名稱,早上的陽光是輝,日正當中的才是光。」 

經過毌丘儉祖墓預測其兵敗

管輅隨著軍隊西行,路過毌丘儉祖先墓下的時候,靠著樹在那邊哀嘆,看來相當不快樂。

旁人問他怎麼一回事?他說:「林木雖然茂盛,但沒有可以維持長久的形態。墓碑碑文雖然寫得很美,但卻沒有子孫可以盡孝。玄武藏頭,蒼龍無足,白虎銜屍,朱雀悲哭,四面都有危機等在那裡,這會滅族呀!不用兩年時間,就會應驗了。」最後果然如管輅所說的。

【註】

毌丘儉:毌音貫,與毋有別。毌丘為複姓。曹魏後期的大將軍,因討伐司馬師兵敗而遭滅三族。

 

倪太守問何時下雨?

管輅拜訪清河倪太守,當時天旱。

倪太守問管輅什麼時候才會下雨。管輅說:「今天晚上。」

但是當天太陽很大,相當乾燥,白天看來完全不像會下雨的樣子。

管輅和倪清河見面時,他這麼推算:

造化之所以為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十六日壬子,直滿,畢星中已有水氣,水氣之發,動於卯辰,此必至之應也。又天昨檄召五星,宣布星符,刺下東井,告命南箕,使召雷公、電父、風伯、雨師,羣岳吐陰,衆川激精,雲漢垂澤,蛟龍含靈,燁燁朱電,吐咀杳冥,殷殷雷聲,噓吸雨靈,習習谷風,六合皆同,欬唾之間,品物流形。天有常期,道有自然,不足為難也。

倪太守說,說得倒是很好聽,能不能信,我實在很擔心。於是就把管輅留下,並說,如果晚上下雨,我們來怒吃兩百斤小牛肉,如果沒下雨,你要在這裡陪住十天。(歐買嘎,所以沒算準的話要賣十天屁股嗎?)

府丞及府令都在場,所有官員都說不可能。一直到快要黃昏了,還是看不到任何雲氣,所有的人都在嗤笑管輅。

管輅說:「樹上已經有少女微風了,樹木間還有陰鳥和鳴,然後又有少男風起,眾鳥和翔,應驗要來了!」

沒多久,果然有艮風鳴鳥,太陽還未下山,東南方有山雲像高樓一樣湧起。黃昏之後,開始雷聲動天。等到黃昏擊鼓結束之後,一片漆黑,星月全都看不到,風雲並起,竟然瞬間下起了傾盆大雨。

倪太守就跟管輅開玩笑說:「誤打誤撞的,沒什麼神奇的。」

管輅說:「誤打誤撞都能夠中,功夫要很好呀!」於是倪太守準備豐盛酒食,以盡主人之禮,共同慶祝。管輅終於不用陪住十天了。

自算天年

正元二年(西元255年),管輅四十七歲。

他的弟弟管辰問說:「大將軍待你這麼好,以後應該可以大富大貴喔!」

管輅長歎一口氣說:「自己有多少斤兩自己很清楚。老天爺給我才華聰明,但不給我年壽,恐怕只能活到四十七、八歲,甚至看不到女兒嫁人,兒子娶媳。如果能夠躲過這個死劫,那麼我很希望可以做個洛陽令,讓百姓路不拾遺,不再有人擊鼓鳴冤。但恐怕我是到太山上治鬼,沒有這個機會來治理活人了。又能怎麼辦呢?」

管辰問他為什麼。管輅說:「我額頭上不生骨頭,眼睛裡不守精靈,鼻子沒有樑柱,腳沒有天根,背上沒有三甲,肚子沒有三壬,這些都是無法長壽的現象。而且我本命在寅,出生的時候又是月蝕(按:寅為木,月為坎為水,水原可生木,但被蝕)。上天是有常數的,這種事沒辦法隱諱,只是我們知不知道而已。我前前後後幫人看相,說中死期的已經超過百人,從來就沒看走眼。」

那一年八月,管輅當上少府丞,隔年二月就死了,年四十八。

管輅既有聰明才華,又有如日中天的大運,當時名聲之顯赫,有如火猛風疾。一時權貴,無不來攀附,賓客如雲。無論賓客多少,管輅都會設食宴請。不論貴賤,都是以禮相待。京城中來人紛紛,不只因為他的名聲和勢力,是因為管輅這個人懷有德性。假設他不如此短命,榮華恐怕不是世人所能夠擬測的。

他的弟弟管辰曾經想要跟管輅學卜筮還有星相,管輅說:「沒辦法教你啦!談到卜筮,沒有極度的精妙無法見到數理,沒有極致的神妙無法看到當中的大道。讀《孝經》、《詩經》、《論語》就夠讓你當上三公了,卜筮不用懂。」管辰因此就不再想學卜筮的事了。

管輅的學術性格

管輅家的子弟中,沒有人能夠傳承他的神算之術,關於這件事管辰這麼說:

晉魏的名士,見到管輅道術如此神妙,占候推算從來就沒偏差,料事如神。大家都認為一定家裡藏有什麼祕而不傳的隱書或者是象數納甲一類的祕笈。

但我每次看管輅的書,就只有《易林》,風角、鳥鳴,還有仰觀星書等一類的書籍而已,總計也不過三十幾卷,都是一般人會有的書。

然而,管輅自己獨自住在少府官舍,沒有家人子弟跟隨他。在他死的時候,有人好奇,不但不哭他喪,還去偷他的書,結果還是只有《易林》、風角,和鳥鳴等一些平凡的書而已。

當世的術數有一百又數十家,書有數千卷,書實在不少。但是世間很少有名人,都是因為沒有那個才華,不是因為沒有書。

世人喜歡拿管輅和漢代的京房比較,但東漢時的京房雖然善於卜筮以及風律的占法,最後卻不免於殺身之禍。反觀管輅則是自己知道天命只到四十八歲,明哲的智慧不是京房所能比。

京房眼睛見著遘讒的朋黨,耳裡聽著青蠅貪婪的聲音,卻是百諫而不能回頭。對上,京房不能度量君王的想法;對下,不懂得避開邪佞陰險之徒,只妄想著要以天文、洪範來利國利身,卻是無法自拔而什麼功夫都使不上力,最後身陷棄市大刑,可說是「枯龜之餘智,膏燭之末景」,死狀悽慘。

管輅弟弟管辰在《管輅別傳》中則如此評論:

至於仰觀星辰天相,俯察人事以斷定吉凶,推斷遠期都能夠精準算出在那一年發生,而如果是推斷近期的事,往往在日、月的範圍內都不會算錯。所以,其精妙實在不亞於甘德、石申等先人。

像射覆,這是一種推算未知之物的數術,東方朔更無法和他相比。

看人骨形就能夠判斷貴賤,看人面相顏色就可知道人的生死,許負和唐舉這些人也無法超越他。

像他觀看風的陰陽之氣就可以推測出預兆徵候(風角),聽鳥叫聲就可以看破神機(鳥占),這方面管輅也可算是一代奇才。

假設管輅飛黃騰達,當上宰相大臣,然後因為惠澤天下而名垂千古,一生政跡都載入竹帛史冊,然後他那一堆不為人所見的占驗記錄全都列舉在冊,再讓這些史冊都祕而不傳,千年之後才被人所發現,有道之士一定相信而愛如珍寶,而無道者一定懷疑而覺得奇怪。

當時名人談管輅

劉太常談管輅如何成名

劉太常即劉寔,劉寔與劉智二兄弟合稱穎川兄弟。管輅曾說,和潁川兄弟兩人聊天,就是很有精神,聊到天黑了都不會累疲。除了這兩人之外,和其他人聊天,大白天的就開始杜辜想睡了。

劉太常這麼說管輅:

管輅開始讓人所認識,是因為鄰居婦女卜問走丟的牛,說是在西面死巷的牆中,抬頭往上看,看看各個墳頭,果然找到牛了。婦人反而因此誤會,認為牛是被藏起來的,於是告官,一察驗才知道是用易數找到的,裴冀州因此就知道管輅這個人了。

管輅曾在路上遇見一小老百姓,他的妻子走丟了,管輅幫他卜了一卦。教他明天早上到東陽城門等一個擔著小豬的人,拉著他跟他打架。接著都依管輅說好的劇情發展,那個人的小豬逃走了,然後就一起追小豬,小豬跑到人家房子裡了,撞破了主人的甕,婦人從甕裡面出來了。劉侯說,很多諸如此類的故事講不完。管辰所言,只是十分之一、二而已。

Firefox作怪,管輅幫村民殺火狐狸

中書令史紀玄龍,是管輅同鄉里的人,以下是他所談的管輅事跡:

管輅住在農家時,曾經有次去問候遠鄰,主人因為家裡經常失火,相當苦惱。

管輅幫他卜了一卦之後,教他明天到南邊的田陌上等著,應當會有一個頭戴角巾的書生經過,架著一輛黑牛拉的舊車,一定要拉住並將他留下,宴請他,能幫你消除這個災禍。

接著,鄉民就聽從管輅的警告,依指示去做。書生一定會要求離去,但不要聽他的,怎樣也要將他留下來住宿。

當然了,這莫名其妙的留宿,讓書生感到相當不安,以為主人對他有所企圖。

當天晚上,主人很疲憊地走進房間時,這書生手緊抓著刀子溜出了門,靠著兩堆薪柴的中間,側立一旁,並偽裝他已經睡了,突然有個小東西直接跑過來,像隻野獸,手中拿著火把,用口吹火。書生一受驚嚇,一刀砍了過去,砍斷了他的腰部,一看,竟然是一隻狐狸。

自此之後,主人就不再鬧火災了。

華長駿:管輅卜筮十得七八,沒那麼神準

前長廣太守陳承祐從城門校尉華長駿那裡聽到這些故事:

以前管輅父親當清河太守時,召管輅當官,華長駿和管輅兩人年紀都還小,後來因為兩個人同鄉同里的,所以就變成了好友,經常來往,知道這些故事,談到管輅神算應驗的故事,恐怕要比《管輅別傳》寫的還要多出三倍以上。而且管辰不但才華不夠,當時又年紀小,多在鄉下農家裡,所以對於管輅的事跡很多他都不知道。 

華長駿又說,管輅卜筮也不是都神準,大概就是十次有七八次算中了。華長駿問管輅原因,管輅回答說:道理不會有差錯,來卜問的人有人會隱瞞事實,所以才會偶爾失準。 

華城門夫人,是魏故司空涿郡盧公女兒,得了疾病,連年都無法病癒。當時華家住在西城下南纏里裡面,有三個馬廄在屋子東南邊。

管輅卜筮說,應當有軍隊從東方來,自己說能夠治好病,你就聽他的,一定可以得到幫助。

之後沒多久,果然有個南征中管馬廄的人,需要補充兵卒,來拜會盧公,占卜之後說能夠治女孩的病。盧公就表示,請他留下來,專門幫忙治病。一開始先是用散藥,然後再用藥丸,很快就奏效了。於是就上奏請除去他管馬廄的職位,改補太醫缺。 

管輅跟著父親到利漕,當時他父親管轄下的地方有個以捕鹿為生的村民,在早上出門回家時見到毛血,發現鹿被人偷走了。

這件事鬧到管輅那裡,管輅為他問了一卦之後說:「這個偷鹿的人是你家東巷的第三戶人家。你直接到他家門前,等到沒有人時,拿一小片瓦片,偷偷掀開他家碾米房東邊前頭算下來第七根的椽木,然後把小瓦片放進去。不用等到明天吃飯時間,自然會送還給你了。」

那天晚上,偷鹿者的父親頭痛得要死,發高燒而引起嚴重的頭痛,然後這小偷也找上了管輅。管輅揭發了他暗中做過的壞事,這小偷全部承認而懾服。管輅就命令他擔著鹿肉鹿皮鹿內藏等歸還原處,病自然就會好了。另暗中請失主前去取走他的失物,還請他依照先前的方法,把藏起來的瓦片取出來丟掉。然後小偷父親的發燒頭痛就好了。 

都尉治內史有人丟了東西,管輅請他隔天早上在廟門外看看,應當會遇到一個人,然後請他指天畫地,再分別往四個方位舉手,自然就可以找到失物。晚上果然東西就自己回來了。

管輅為顏超延壽

這個故事出自干寶所著的《搜神記》。

管輅到平原,看到顏超相貌,應該會短命而死。顏超父親就請求管輅幫忙延壽。

管輅告訴他:你回家,找到一盒清酒,一斤鹿肉乾。卯日,到收割完的麥田邊,南方有顆大桑樹,下面有兩個人在下圍棋。接著你就只管幫他們斟酒,然後奉上鹿肉乾。他們酒喝完了,你就繼續幫忙倒,要喝乾了才算數。如果他們有問你什麼,你什麼話也別說,只要跟他們叩頭拜答就好。這樣就一定有人會救你兒子了。

顏超依管輅說的話前往,果然看到兩個人在下圍棋,他就擺好鹿肉乾,倒上酒。

這兩人很專心的在下棋,但邊下棋會邊喝酒邊吃鹿肉乾。

倒了好幾番酒了,他們還是沒注意到顏超的存在。

過一會兒,北邊那個人忽然看到顏超在旁邊,大叫一聲:「你怎麼在這裡?」

顏超只跟他叩頭拜答。

南面那個人說:剛剛我們喝了他的酒吃了他的鹿肉,一定是有所請求囉。

北邊那個人說:文書都已經決定好了。

南面那個人說:文書借我看看。

見到顏超壽命只有十九歲,於是拿筆一畫,說:「讓你活到九十歲吧。」顏超拜謝之後就回去了。

管輅告訴顏父說:大大幫助你兒子了,恭喜你兒子可以增壽。坐在北邊的那位是北斗,南邊的是南斗。南斗注生,北斗注死。人受胎出生,都是從南斗再到北斗。所有的祈求,都是面向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