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卜筮列傳】管輅2:神算事跡之風角鳥占

Jack 在 2017, 十一月 17 - 11:42 發表

 

本篇收錄的管輅神算故事包括:

相關文章:

廣平郡劉奉林家媳婦病危

廣平郡劉奉林家媳婦病危,已買好棺材等著入斂了。

當時是正月,請管輅占卜看看。他說:「她的命當活到八月辛卯日中午的時候。」

林不相信,後來果然如管輅的預言,他媳婦的病況慢慢轉好,一直到秋天時才又發作而死。

 

王基家中鬧鬼

王基是三國時曹魏的重要將領,擔任安平太守時管輅曾經拜訪他,兩人共同談論《易經》。

談了好幾天,相談甚歡之下,王基說:「大家都知道,先生很善於卜卦,可說是一代奇才,理應奉上蓍策。」

古代是以揲蓍來起卦,奉上蓍策就是要請管輅算卦。

於是管輅為王基算了一卦,得到無咎的結果。但管輅說,家裡有三件不祥的東西,並告誡王基說:「願府君安身養德,從容光大,勿以知神姧汙累天真。」意思是要王基好好養生,修德積善,以避免遭受上天的責罰。

《繫辭傳》說:「无咎者,善補過也。」無咎並不是沒有罪咎,而是有咎在身,要善於補過才可免於罪咎。因此管輅建議王基必需安身養德來免去罪咎。

管輅詳細說明這三件不祥之物:

  • 有一賤婦生下一個男孩,一生下來便掉到灶中而死。
  • 床上應當有一隻大蛇咬著一隻筆,大人小孩都會看到,沒多久牠就會離去。
  • 還有一隻烏鴉飛到家裡面,和燕子打鬥,燕子死了,烏鴉離去。

就這三件不祥的怪事。

王基聽他這麼一說,嚇壞了,問說這會不會帶來什麼災難?

鯀變黃熊

傳說鯀被堯殺死之後,在羽山變成了一隻黃熊。《左傳·昭公八年》:「昔堯殛鯀於羽山,其神化為黃熊,入於羽淵,淵東有羽山。池上多生細柳,野獸不敢踐。」

如意變蒼狗

趙王如意變蒼狗的故事記載在《史記‧呂后本紀》。

呂后一向怨恨戚夫人還有他兒子趙王如意。她囚禁了戚夫人之後,召喚趙王,呂后兒子漢孝惠帝怕趙王被害,就拉趙王過去陪他一起,同吃同住,讓呂后找不到下手殺害的機會。

早上孝惠帝去射箭,只因趙王沒起身,太后就命人拿著酖酒去毒死了趙王。在害死趙王如意之後,還將他母親戚夫人剁去手足,挖去雙眼,燻聾雙耳,灌下瘖啞的藥,然後把人丟到糞坑裡,稱她「人彘」,彘就是豬。

過了幾天之後,呂后召請孝惠帝來觀看人彘。孝惠看了之後,一問,才知道這竟然是戚夫人。於是大哭一場,之後就開始生病,經過一年多時間,都無法起身。並請人轉告太后說:「這不是人做的事,我身為太后的兒子,終究是無法治理天下。」孝惠帝從此之後,每天吃喝玩樂,過著荒淫無度的日子,不再聽政。

有一次呂后齋戒沐浴舉行完祈福消災儀式之後,回宮的路上見到一隻像蒼狗的怪物衝撞她的腋下(另一說是做夢夢見),然後這隻狗就突然消失不見了。呂后有些擔心害怕,就卜問看看,結果說這是趙王如意的鬼魂在作祟。呂后因此腋下一直有病傷,然後就此駕崩。

黔喙之類

《說卦傳》艮為黔喙之屬。黔喙之屬泛指山上的野獸。孔穎達:「取其山居之獸也。」馬融曰:「黔喙,肉食之獸,謂豺狼之屬。黔,黑也。陽玄在前也。」另一說,以黔為鉗,鉗喙指的是會咬人的獸類。

管輅說:「純粹只是房子住久了,自然就會有魑魅魍魎作怪罷了。兒子生了,它自然就會走,而不是它自己說走就走,實在是「宋無忌」這個妖魔把它送到竈裡面的。至於大蛇咬著筆,這只是個老書佐而已(即辦理文書的副官)。和燕子打鬥的烏鴉,則是老鈴下(按「鈴下」指的是守鈴的人,或者是守門人)。至於卦裡面則看不到任何凶象,所以知道不是什麼妖魔要降下罪咎的徵兆,不用擔心。」

這裡所說的「宋無忌」即是火怪,或者是住在灶中的妖怪。《博物志》卷九記載:「水石之怪為龍罔象,木之怪為躨罔兩,土之怪為羵羊,火之怪為宋無忌。」

管輅還説:「商王高宗的鼎,不是要讓雉雞來叫的。殷商的宮庭階梯,也不是用來讓樹木生長的。但這野雉雞飛到鼎耳上這麼一叫,讓武丁變成了偉大的高宗。桑穀在殷商宮庭裡這麼一長,讓太戊又再次復興殷商。所以,知道這三件東西不吉祥就好,先生只要能夠安身養德,要能從容光大,不要因為這種怪力亂神的東西來污損你的天真。」

據《史記》記載,殷商高宗(武丁)在祭祀成湯時,有雉雞飛到祭祀的鼎耳上鳴叫,這是耳不聰的凶象。祖己則安慰說:「大王不要擔心,只需要把政事修治好就沒事了。」於是武丁修政行德,復興殷商。殷商太戊時,伊陟為相,宮庭裡竟然一夜之間長出像大拱門一樣的桑穀。伊陟勸太戊只要修德就不會有事,結果太戊聽從他的話,不久桑穀就自己枯死。後來殷商也因此復興,「諸侯歸之,故稱中宗」。

管輅同鄉乃太原問他說:「你先前幫王府占卜,談到一些怪物,說老書佐是蛇,老鈴下是烏鴉,他們本來都是人,為什麼都變成這麼卑賤的怪物?這是從爻象裡看出來的,還是你瞎掰的?」

管輅說:「如果不是性與天道是什麼,我沒事幹嘛違背爻象然後自己亂掰?萬物的變化,沒有長久不變的形態,人的變異,也沒有長久的形體,或者大的變小的,或者小的變大的,這個沒有什麼好壞優劣可說。萬物的變化,全都源自於道。所以夏鯀,是天子夏禹的父親。趙王如意,是漢高祖的兒子。而鯀變成黃熊,如意變成蒼狗,他們都是以至尊的地位然後變成了黔喙之類。更何況蛇符合辰巳之位,烏鴉則是棲息在太陽裡面的精靈,這是騰黑的明象,白日之流景,像書佐、鈴下這些人,都是以卑微的身軀而變化成蛇、烏鴉,這不會太過份吧!」 

依管輅所說的「蛇者協辰巳之位,烏者棲太陽之精」來推斷,這一卦可能本卦上巽下離,為家人卦。因為巽卦後天卦位即辰巳之位,離為日為灶。變爻為二,因此為家人之小畜卦。離為大腹,爻動之後下離成乾。在之卦,離下互體有兌為毀折,為灶中產子而死。燕為玄鳥,家人卦中下體離為烏,離上互體為坎,為烏與燕鬥之象。爻動之後,坎象不見,互體存離,因此說「燕死烏去」。

信都令家中婦女受驚,王基放棄學習易數

信都令家中婦女受到驚嚇,經常恐懼害怕而一直疾病叢生,就請管輅占筮看看。

管輅說:「你家北堂西邊,死了兩個男子,一個拿著矛,一個拿著弓箭,頭在牆壁裡,腳在牆壁外。持矛的專門刺人的頭,所以家裡的人經常頭很重很痛,以至於頭都抬不起來。而持弓箭的專門射人胸腹,所以家人經常覺得胸悶心痛,無法飲食。白天這些鬼魂就到處遊蕩,晚上就來害人,所以才會讓家中婦女驚恐。」

於是王基就叫信都令依照管輅的指示挖掘這些骸骨,令人在房子裡開挖。

挖了八尺深之後,果然看到兩具棺材,一具裡面有矛,另一具裡有角弓和箭。由於年代久遠,箭身木頭都已腐爛消失,只剩下鐵的零件殘留。挖出之後,就將骸骨遷葬到城外十里的地方,之後家中就不再有人生病。

王基說:「我年青時就喜愛讀《周易》,玩占也很久了,卻不曉得易數這麼神妙。」

於是便追隨管輅學易,討論天文星相。每次管輅總是能夠開啟各種兆象的變化,推演出吉凶的徵兆,無微不至地詳細說明,盡情發揮易數的精神。

王基說:「一開始聽您說話,思索著如何才能夠做到像你一樣。最後卻總是亂了套,現在總算了解了,這完全是上天賦予的,不是人力所做得來的。」

於是就把《周易》藏了起來,不再去想這些事,不再學任何有關卜筮的東西。

 

清河王經遷官

清河王經卸下官職要回家,管輅和他見面。

王經很想請管輅幫他算卦,但又覺得不好意思,只說:「最近有一件怪事,讓我覺得心裡有些不安,要麻煩你幫我算個卦。」

管輅笑著說他一翻之後,幫他算了一卦,說:「爻象來看是吉的,沒有什麼鬼怪。」

又說:「你呀,晚上在你家大堂門口,然後有一道長得像燕爵的流光射入你的懷裡,殷殷有聲,讓你感覺心神不安,你解開衣服想看怎麼一回事,卻又彷徨不知所措,還招呼了家中婦人來,一同尋找這道餘光。」

王經大笑說:「完全被你說中了。」

管輅說:「吉呀!這是遷官的徵兆,你該準備就任新的職務了。」

沒多久,王經被任命為江夏太守。

 

鐵齒劉長仁酸管輅聽鳥語,反被酸成賤人

管輅到安德令劉長仁家裡,有隻喜鵲在閣樓屋頂上鳴叫,聲音有些急切。

管輅說:「這隻鵲說,東北方有個婦人昨天殺了她丈夫,然後誣賴是西邊鄰居別人家的丈夫殺的。不用等到太陽下山,告狀的人就會來了。」

時間到了,果然東北方有鄰居來告狀,說隔壁的婦人殺了她丈夫,還騙說是因為西邊鄰居的男人和她丈夫有過節所以殺了她丈夫。

喜鵲說的全都應驗了。

這個劉長仁,很鐵齒又會辯論,聽說管輅聽得懂鳥語之後,每次見到管輅就酸他說:

人講的話叫作「言」,而鳥獸的聲音叫作「鳴」,所以聽到言語就知道這是有知識而高貴的萬物之靈,聽到鳴叫聲就知道這是無知而下賤的東西。怎麼會有人把鳥的鳴叫當作是語言,瞎扯什麼神明的異象。孔子說:「吾不與鳥獸同群。」你就知道鳥獸有多賤了。

管輅聽到之後這麼回答:

上天雖然有大象,但他不會言語,所以運轉星相在天上,流布神明在地下,展示風雲現象來表達異象,驅使鳥獸來通神靈。

表現的異象一定有沉浮的徵候,通靈的一定有宮商等五音的應驗,所以當時宋襄公失德,六隻鶂鳥在天上倒退嚕。宋景公祖母伯姬在被宮中大火燒死之前,就有鳥唱出這場災難。四國還沒有發生火災的時候,融風就已經發生。天空出現赤鳥夾日的異象,結果荊楚遭殃。這些都是上天所指使,自然呈現出的明符。

從律呂來考證的話音聲就有個根本,從人事來推算的話吉凶就不會有錯失。以前的秦祖因為功勞而受封。葛盧聽音,事跡就被寫到《春秋》裡,這些都是以前真實存在的典範,不是聖賢的虛名而已。

商朝將興,是從一顆燕卵開始的。文王受命,丹鳥銜書,這些都是聖人的靈應祥瑞,周王朝的美麗國祚,你竟然說他賤!像聽得懂鳥的鳴叫聲,精通到鶉火的星相,靈通到八神這等功夫,自然不是你這種人的事,就像子路無視於死生一樣。

劉長仁說:「你雖然講得這麼漂亮,但華而不實,實在是不能相信。」

但這次親眼目睹管輅翻譯鵲語,精準命中,才終於服了管輅。

六鶂退飛

《春秋》僖公十六年記載:「六鷁退飛,過宋都。」

《左傳》:「六鷁退飛,過宋都,風也。周內史叔興聘于宋,宋襄公問焉,曰:是何祥也,吉凶焉在?對曰:今茲魯多大喪,明年齊有亂,君將得諸侯而不終。退而告人曰,君失問,是陰陽之事,非吉凶所生也,吉凶由人,吾不敢逆君故也。」

僖公十六年,有六隻鷁鳥在天上倒退著飛,經過宋都。《左傳》記載說,這是因為風吹的關係。不過,當時周內史叔興受聘於宋國,宋襄公就問周內史說,這有什麼徵候嗎?是否可以看出什麼吉凶?周內史回答說:現在魯國發生很多大喪的事,明年齊國有內亂,君王你將會得諸候而無以為終。

但周內史退下之後,私下這麼說:國君問這問題失了身份了,這種屬於陰陽徵候的事,不是吉凶所產生的原因。吉凶是因為人所造成的,我會那麼回答,只是不敢當面忤逆國君而已。

赤鳥夾日

《左傳》哀公六年:「有雲如眾,赤鳥夾日以飛,三日。」

天上有雲像人海一樣,一群赤色的鳥夾著太陽在飛,連續三天。

楚昭王見狀,請人去請教周太史,周太史認為上天將會降禍給昭王,請楚昭王舉行消災儀式,可將上天的罪咎轉移給他的大臣。楚昭王不答應。

四國火災與融風

《春秋》昭公十八年:「夏,五月,壬午,宋,衛,陳,鄭,災。」

災即火災,該年五月壬午這一天,宋衛陳鄭四國同時發生火災。

《左傳》:「夏,五月,火始昏見,丙子,風,梓慎曰,是謂融風,火之始也,七日其火作乎,戊寅,風甚,壬午,大甚,宋衛,陳,鄭,皆火,梓慎登大庭氏之庫以望之,曰,宋,衛,陳,鄭,也。」

在這場四國大火之前一周,梓慎就已從「風角」占中觀察到異象。丙子日起風時,梓慎說是「融風」,這是火的開始。杜預注:「東北曰融風。融風,木也。木,火母,故曰火之始。」祝融為火神,融風或許意謂這是會造成火災的風。

秦祖

孔子弟子,《史記》:「秦祖字子南。」事跡不詳,但在七十二弟子之列。

葛盧聽音

《春秋》僖公二十九年「二十有九年,春,介葛盧來」,《左傳》:「介葛盧聞牛鳴,曰,是生三犧,皆用之矣,其音云,問之而信。」

簡狄吞燕卵生契

《史記‧殷本紀》:「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簡狄是殷商始祖契的母親,三姐妹在野溪洗浴時遇到燕子下蛋,吞下燕卵生下契。「玄鳥」即燕子。

文王受命,丹鳥銜書

《史記‧周本紀》,《正義》引《尚書》帝命驗云:「季秋之月甲子,赤爵銜丹書入于酆,止于昌戶。其書云:『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不敬則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

「赤爵」即紅雀,周尚赤,所以用「赤爵」、「丹書」。酆,文王晚年將周都由岐下遷到酆邑,或稱豐邑。昌戶,文王的門口。文王姓姬,名昌。

與王弘直論風覺占

管輅到列人縣典農(農業官)王弘直那裡,看到有高三尺多的龍捲風從申位上方過來,在庭院中搖擺不定地在迴轉,停了之後又重新再起,這樣子好一陣子才終於停止。王弘直就問管輅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管輅說:「東方會有馬吏來,恐怕是有為人父的,因喪子而嚎啕大哭。」

隔天,膠東吏來了,帶來王弘直兒子的死訊。他問管輅怎麼知道的?

管輅說:「那天是乙卯日,那麼就是長子的徵兆(乙卯後天八卦震方)。木落於申(風為巽,巽為木,申方來),斗建申,申破寅(申金剋寅木),這是死喪的徵兆。日加午的時候這個風發動起來,則是馬的徵兆(午馬),離是文章(午為離),這是官吏的徵兆。申未是虎,虎是大人,這又是父親的徵兆。」

有隻雄雉雞飛來,停在王弘直家裡鈴柱上面,他感到相當不安,就請管輅算卦,管輅說:「五月一定會升官。」當時是三月,五月時果然王弘直任勃海太守。

管輅和王弘直談論卜筮,說:風隨著時間而動,爻則是透過象來應驗。時間是神明的使者,象是時間的形式表現。只要能夠以時間來求得他的道理法則,就不會太難。

管輅善於「風角」之術,風角即觀看風的形態來占卜。這裡談的大致是卦爻與風角之間的關聯。「風角」在梅花易數中則作「風覺」。《梅花易》中這麼說:「風覺占者,謂其見風而覺也,見鳥而占也。凡見風起而欲占之,便是風從何方而來,以之起卦。又須審其時,察其色,以推其聲勢,然後可斷其吉凶。風從南方來者,為家人。(南方屬離火,合得風火家人卦)。東來者,為益卦之類。」

王弘直本身也是個很有學問的人,道術也懂一些,只是並不專精,他問管輅說:「真的可以用風來推演變化嗎?」

管輅說:「這只是風的皮毛而已,有什麼好奇怪的?」

又說:「若夫列宿不守,眾神亂行,八風橫起,怒氣電飛,山崩石飛,樹木摧傾,揚塵萬里,仰不見天,鳥獸藏竄,兆民駭驚,於是使梓慎之徒,登高臺,望風氣,分災異,刻期日,然後知神思遐幽,靈風可懼。」

八風

《淮南子·墬形訓》:「何謂八風?東北曰炎風,東方曰條風,東南曰景風,南方曰巨風,西南曰涼風,西方曰飂風,西北曰麗風,北方曰寒風。」

《呂氏春秋·有始》:「何謂八風?東北曰炎風,東方曰滔風,東南曰熏風,南方曰巨風,西南曰淒風,西方曰飂風,西北曰厲風,北方曰寒風。」

梓慎:《春秋》記載,昭公十八年夏,五月壬午日當天,宋衛陳鄭四國火災。《左傳》載,梓慎在前一星期就觀察到風象,預測這一場火災。丙子日,也就是七天前,他看到起風,說:「這是融風,火的開始,七天將會有火燒起來。」

刻期日:推算出日期。刻,推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