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卜筮列傳】管輅I:三國第一神算

Jack 在 2017, 九月 18 - 13:23 發表

管輅(209年-256年)字公明,是三國時代魏國平原郡人。平原郡是西漢所立,大致在今天山東省德州市中、南部以及惠民縣、陽信縣一帶。他可說是三國時代真正神機妙算的第一人,甚至就整個中國歷史來說,少有人可與比擬。

提到三國時代,以「神機妙算」知名的人物,一般人想到的大概會是諸葛亮。但事實上,正史記載中諸葛亮比較是一個政治家或軍事家,和卜筮、神算,易經說不上有什麼關係,易學上甚至沒留下什麼著作,甚至在正史記載裡難尋相關事跡。他的神機妙算形象多數是小說家言再加上鄉民口耳相傳所塑造出來的。至於世傳宣稱是諸葛亮所著的《馬前課》和《諸葛神數》都只是宋明之後的偽託之作。

三國時代的易學名家,就注經解經者來說,有王弼、虞翻,王肅等。而如果就卜筮神算來說,則非管輅莫屬。如果就正史記載事跡為標準,管輅可說是神算第一人。無怪乎有傳說,一些命理師會祭拜「管先師」,這個管先師就是管輅。

關於管輅的神算事跡,《三國志》中記載相當多,且待下篇詳細介紹。本篇先介紹管輅生平大略。

傳承:上承焦贛,下開梅花

管輅這個人的儀容非常粗魯,醜男一枚。但他一點威儀與架子也沒有,喜歡喝酒。飲食之間喜歡講笑話開玩笑,無所不談,所以很有人緣。

自幼就喜歡觀天文,研究星相,他的占筮和當時神醫華佗的醫術是齊名的,算是占筮的第一把交椅,真正的神算家《三國志‧魏書》就如此評管輅:

華佗之醫診,杜夔之聲樂,朱建平之相術,周宣之相夢,管輅之術筮,誠皆玄妙之殊巧,非常之絕技矣。

「術筮」指的就是利用《周易》來占筮的技術。

三國時代易學名家輩出,但以占筮為名的就只有管輅。其他重要而偉大的易學家還有王弼和虞翻等,但王弼、虞翻在周易上的名氣及傳於世的,主要還是對周易的註解。管輅雖無註解傳世,但卻留下很多占筮神算的言行事跡。至於民間傳有一本《管公明十三篇》的書,這是明清時期出現的偽託之作,並非管輅的著書。

《三國志》方技傳與所引輅別傳裡所載事跡相當多,他所通曉的命理非常廣,可以說是全才,舉凡易經、占筮、堪輿、天文、命相,無一不能,而且斷事經常都很神準。

但他的學術傳承到底源自何人,當時就引人好奇。

《三國志》記載中,管輅父親在管利漕運河時,他曾向當地一個名叫郭恩的人學習《周易》和星相,但經過幾十日就超越老師,沒多久反過來老師變成了他的學生。

管輅如此神機妙算,又沒拜過什麼名師,是否有什麼眾人未聽聞的奇遇,或者家中有什麼祕而不傳的絕學之書?他的弟弟管辰回憶說,其實管輅所讀的書,不外乎《易林》、風角及鳥鳴、仰觀星書共三十幾卷而已,全都是當時一般人買得到的書。他死的時候,也有人好奇,想從他那裡看能不能偷到一些祕笈絕學,結果就只有這些平凡無奇的書。

管辰如此評說:「夫術數有百數十家,其書有數千卷,書不少也。然而世鮮名人,皆由無才,不由無書也。」本文取字易學網。

管輅神算憑藉的是無人可及的才學,和有沒有奇書無關。但從他所讀的書,以及《管輅傳》裡的事跡記載來看,管輅學術可說上承漢代焦延壽的占侯,下承宋明的梅花心易。

所以王陽明弟子季本在《易學四同別錄》中指出,梅花易應該源自於三國管輅的祕傳占法:「此法頗似魏管輅所斷之占,豈漢魏以來皆用其術而後人祕之,至於久乃文其說,美其名,而假重於康節邪。」

天生的星星王子

管輅八、九歲時就喜歡仰望天空,觀察星相,一有機會就會問人這些星宿是什麼名稱,晚上經常看星星看到不睡覺,所以他老爸老母對此很傷腦筋,卻是怎麼禁都禁不住。他說:「我年紀雖小,但就是喜歡看天文。」還常常說:「家裡養的雞,野外的雁鳥,都知道時間了,更何況是人呢。」

就連和鄰居小朋友玩遊戲,別人家小孩只知道玩泥巴,他卻經常在地上畫天文及日月星辰圖。和人的對答,還有在評論事情,往往有驚人而不平凡的言論,一些飽讀詩書,博學多聞之士,也說他不過,所以鄰里都知道,這小朋友長大之後將不同凡響。

長大之後,果然深明《周易》,星相、風角占、鳥占、面相,全都相當專精。

管輅這個人肚量很大,為人很有包容心,就算別人憎恨他他也不記仇,也不會因為別人喜歡他就刻意去褒獎人,對人總是能夠以德報怨。

他常說:「忠孝信義,是為人處世的根本,根本不能不厚。廉介細直,這是讀書人浮華的外表裝飾,不是什麼重要不可的事。」

又如此評論自己:「知我者稀,則我貴矣。安能斷江漢之流,為激石之清?樂與季主論道,不欲與漁父同舟,此吾志也。」

意思是說:沒有人了解我,那代表我很稀有而珍貴。如何才能斷江漢流水,像那沖刷岸石的清流?喜愛與司馬季主這樣的賢人論道,不想要和漁父坐同一條船,這就是我的志向。本文取字易學網。

季主即西漢的司馬季主,有名的卜筮人。根據《史記‧日者列傳》,司馬季主有德而博聞,在長安市區擺攤為人卜筮算命。賈誼和宋忠曾在市場裡拜訪司馬季主,與他論道。「不欲與漁父同舟」並不是看不起漁人而真的不和他同舟,這是一種比喻。漁父隱喻愚昧之徒,管輅為人海派而很有親和力,但就是不喜歡和笨蛋為伍。這或許是一些聰明人的通病,而管輅為人直爽,也豪無忌諱地如此表達。

 

十五歲神童

管輅對父母非常孝順,對自己的兄弟很篤厚,對待朋友更是體貼而無微不至。

魏晉的讀書人流行「清談」,清談除了談論玄學之外,另一流行的話題就是「臧否人物」,也就是評論時人言行的好壞。當時專門臧否人物的一些名士,後來對管輅也都是口服心服。

父親擔任琅邪即丘長時(琅邪即丘在今山東臨沂附近),管輅十五歲,來到官舍裡面讀書。一開始讀《詩經》,《論語》還有《周易》,就馬上「開淵布筆」,寫下讓人驚豔的文章。當時官學裡來自遠方還有國內的學生共有四百多人,全都被他的才華所懾服。瑯琊太守單子春相當愛才,聽說官舍裡有管輅這一號俊秀之士,想見他一見,於是管輅老爸便叫他去拜訪太守。

太守為此大會賓客一百多人,並找來當時很多善於清談的名人雅士。喜歡喝酒的管輅就向單子春說:「府君不但是名士,看來又如此英雄尊貴。管輅我只是個小小少年郎,膽子很小,怕被你們這麼一看,就嚇得失了魂,所以想先喝上三升清酒來壯壯膽,然後才有膽說得上話。」

子春聽他這麼一說,心中大喜,就倒了三升清酒讓管輅喝,讓他自己先乾。酒喝完之後,管輅就問子春:「今天想要和我對談的,是府君四坐的這些名士嗎?」

子春說:「很希望我自己就能夠和你來個旗鼓相當。」

管輅說:「我才剛開始讀《詩經》、《論語》,還有《周易》,學問還很淺薄,沒辦法上引聖人之道,討論秦漢時代的故事,不過倒是很想談論金木水火土,還有鬼神之事。」

子春說:「這個是最困難的,然後你以為這很容易?」

於是管輅開始話匣子打開,大談陰陽之理,文采煥發,枝葉橫生。有時候會引用到一些聖人典籍的話,但多數讓人感覺到那麼渾然天然。

於是子春和在座的名士開始跟著加入討論,辯論的話題此起彼落,而管輅卻是一一對答如流,游刃有餘,沒人能夠難得了他。從中午一直談論到黃昏,酒食已盡,子春就告訴大家:「這年青人太有才器了,聽他的言論就好比司馬相如的天子游獵賦一樣的精彩,這麼磊落雄偉,英神而茂盛。而且不只是善於言論而已,這年青人一定很懂天文地理變化的數理。」

於是子春就對徐州發聲,宣布管輅為神童。

 

學生變老師,神童變神人

管輅父親督管曹操所建的利漕這條運河,利漕百姓中有個人名叫郭恩,字義博,有才學,善於《周易》、《春秋》,也會天文。管輅曾經跟著義博學《周易》和星相,結果很快就追過老師,後來郭恩還反過來跟管輅學藝,但在這天賦異秉的學生面前,最終自嘆天賦不足而放棄。

話說管輅跟著郭恩學《周易》,才十天而已,就已經能夠舉一反三,然後反過來辯倒老師。接著開始在學校裡揲蓍起卦,幫同學占卜,不論是疾病死亡,貧富命運等各種疑難雜症,全都料事如神,沒有人不驚怪的,所以就稱管輅為神人。

管輅還跟隨義博學星相,連續三十天熬夜不睡覺,告訴義博說:「老師,你就告訴我墟落在那裡就好了,至於怎麼推算運會、談論災異,這些自然我有我的天分。」

跟著義博學不到一年,管輅就超越老師,反過來由義博跟他請益《周易》和天文星相。每次聽管輅的言論,義博總是拍案叫絕,還曾說:「聽到你談到這些至理的時候,讓我忘了病痛。光明與黑暗的差別,實在太遠了。」

郭恩等兄弟三人,全都有跛腳的疾病。於是郭恩請管輅幫忙問筮,看到底是什麼原因?管輅說:「卦中有你家的本墓,墓中有個女鬼,這女鬼不是你的伯母就是叔母。以前鬧饑荒的時候,應當是因為貪圖她幾升米的利益而把她推到井裡給害死了,嘖嘖有聲,然後又推了一塊大石頭下去,把她的頭給砸破,她變成了孤魂野鬼,含冤而痛苦,因此向老天申訴了。」於是郭恩痛哭流涕地認罪,表示懺悔,並期望這個罪咎不要殃及子孫。管輅說「火形不絕,水形無餘」,不會殃及後代。

管輅有一次到郭恩家時,有隻鳩飛到樑頭上,叫得很悲傷。管輅說:「應該會有一個老公公從東方過來,帶來一隻豬,一壺酒。雖然主人因此很歡喜,但是會發生一些小事故。」隔天,果然有客人來訪,而且就像管輅所描述的一樣。郭恩勸客人要少喝酒,戒吃肉,謹慎火燭,居家平安等等的。然後要去射雞來請客,結果箭從樹間快速穿過,射中一個幾歲大的小女孩的手,流血如注而受到驚嚇。」

義博跟管輅學習聽鳥鳴占卜的方法,管輅說,雖然郭君很喜好道,但天才不夠,又聽不懂音律,恐怕教不了。於是管輅為他解說八風的變化,五音的數理,以律呂做為各種鳥叫聲的音律,以六甲做為時間日期的端兆,變化無窮。義博安靜的沉思,苦心鑽研好幾天之後,仍然一無所得。最後說:「才氣不夠呀!根本無法推算出這些徵兆。」所以就放棄了。

【註】

風角占與鳥占

風覺占,即觀風之形色,聽風之五音,藉以起卦占筮。鳥占則有點像是聽鳥語,或者以鳥所發出的五音來起卦。《管輅傳》中有許多相關的故事。

《梅花易》中有「風覺鳥占」,當中的「風覺」即「風角」。

風覺鳥占者,謂見風而覺,見鳥而占也。然非風鳥而占,而謂風覺鳥占也。凡卦之寓物者,皆謂之風覺鳥占。如易數,總謂之觀梅之數也。

風覺占者,謂其見風而覺也,見鳥而占也。凡見風起而欲占之,便是風從何方而來,以之起卦。又須審其時,察其色,以推其聲勢,然後可斷其吉凶。風從南方來者,為家人。(南方屬離火,合得風火家人卦)。東來者,為益卦之類。審其時者,春為發生和暢之風,夏為長養之風,秋為肅殺,冬為凜冽之類。察其色者,帶埃煙雲氣,可見其色黃者,祥瑞之氣,青者半凶半吉。白主刀兵,昏黑者凶,赤色者災,紅紫者吉。辨其聲勢者,其風聲如陣馬,主鬥爭。如波濤者,有驚險。如悲咽者,有憂慮。如奏樂者,有喜事。如喧呼者,主鬧哄。如烈焰者,主火驚。其聲洋洋而來,徐徐而去者,吉慶之兆也。

八風

《淮南子·墬形訓》:「何謂八風?東北曰炎風,東方曰條風,東南曰景風,南方曰巨風,西南曰涼風,西方曰飂風,西北曰麗風,北方曰寒風。」

《呂氏春秋·有始》:「何謂八風?東北曰炎風,東方曰滔風,東南曰熏風,南方曰巨風,西南曰淒風,西方曰飂風,西北曰厲風,北方曰寒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