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 需卦

Jack 在 2019, 十月 24 - 17:04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欽定四庫全書

日講易經解義卷三

〈乾下坎上〉

需有二義:以全體言之,坎險在前,下卦乾體剛健,能不冒進以䧟於險,有能需之才;以九五一爻言之,陽剛居尊,值當需之時,能建中表正,不欲速邀功,有能需之德。有其才又有其德,此所以能需而有亨吉涉川之效也。然四陽乾健知險,固能需矣。而四上二陰,亦能出穴終吉,何也?坤順知阻,能從陽也。四順聽九五,上敬順三陽,故雖需血入穴,而終能出穴獲吉,剛德真足貴哉。

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此卦乾下坎上,以乾健臨坎險,知險不進,有需待之意,故名為需。卦辭言善需者,必以天德行王道,然後可以濟險而成功也。

文王繫需彖辭曰:乾坤開闢而後,既建侯以統治之,復立師以教育之。治道已盡矣。此時或有未通之聲教,或有未消之隱憂。惟當靜以待之,不宜欲速邀功。卦體九五有陽剛中正之德,其需也,非限於時也,非屈於勢也,乃根於至誠惻怛,不欲擾民動眾之一心也。有孚如是,則不為利障,不為欲牽,豈不光亨?且本純王之心,發為純王之政,規模遠大,不行險徼倖而貞焉,則久道化成,天下皆享安靜和平之福,何吉如之?即一旦臨大難,而從容可以觀變,詳慎可以圖機,雖涉大川,亦无不利。甚矣!治道之貴需也。昔武王克商,天下已定,其時猶多頑梗未化之民。成王周公,知其當需也,故不以兵刑勝之,惟丁寧誥誡,悠優漸漬而涵濡之。卒之頑消梗化,不動聲色,而措天下於泰山之安。非孚貞之明效大驗耶。

《彖》曰: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䧟,其義不困窮矣。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此《彖傳》,是釋需彖辭,以明能需之實也。

孔子釋需彖辭曰:卦名需者,須待之義。此卦坎在乾上,是險難在前,時固當需,而以乾之剛健臨之,剛則能斷,健則知險。既有定識,又有定力,自不肯冒進以䧟於險。揆之於義,宜乎其不困窮矣。辭曰「有孚光亨貞吉」者,卦體以九居五,是以陽剛之德居天子之位,為位乎天位,有正中之德也。正則大道為公,无苟且邀功之事;中則定靜不擾,无營私計利之心。孚貞如是,其光亨而吉也,不亦宜乎!又曰「利涉大川」者,蓋本此正中之德,往以濟險圖功,則安詳鎮定之中,自裕觀變濟時之略,又何難不可平,而何功不可建哉?夫有國家者,内而宮府,外而海甸,艱難險阻,往往伏於不測,雖盛明之世,亦所必有。惟在人主,秉剛健之德,審時而動,行正道以成大功耳。信乎!非有德者不能需,非能需者不能涉大川也哉。

《象》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

此《象傳》,是言君子處需之道也。

孔子釋需象曰:卦體下乾上坎,乾為天,坎為雲,雲上於天,將雨而猶未雨,有須待之意,需之象也。君子法之,以治道值當需之時,不宜妄作生事,勞心擾民。凡所以定禍亂而開太平者,既經綸創作於前,此時惟宜恭己无為,飲食宴樂,養其氣體,怡其心神,徐以俟德化之成,可也。蓋明作固所以圖功,而時未可有為,則紛更反以致擾。故優游靜鎮,以俟運會之自至,誠有不得不需者耳。豈躭溺晏安,而矯托清淨,坐致廢弛者可藉口哉。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

《象》曰:需于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

此一爻是明遠害之道,貴能守其常也。郊,曠遠之地。

周公繫需初爻曰:初九在下,去險最遠,而陽德剛健,又能自守,有需于郊之象。然天下有才之人,往往為才所使。倘此心妄動,不能持久,而冒進圖功,于事无濟,祗取咎耳。故必慎終如始,超然利害之外,確乎若將終身焉,則收身名兩全之利,而決不至躁進以取咎矣。

孔子釋初象曰:天下何地无險?何時无險?特患人不明不哲,冥行自犯耳。初九之高蹈遠引,需于郊者,乃審機明而持志決,自不犯險難而行也。夫无位難以圖功,而局外不宜生事。初之不犯難行,乃常分,亦常道也。所謂「利用恒无咎」者,揆之常分常道,未為失也。蓋聖賢處世,時至事起,原無可强致之功業。彼不能義命自安,汲汲有為,以速戾者,亦未明乎恒之義耳。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

此一爻是見二有剛中之德,故終能遠害也。沙近水,二近坎,故有沙象。衍,寬裕也。

周公繫需二爻曰:九二漸近于險,而剛中能需,不肯冒進,有需于沙之象。夫九二上應九五,出身任事,非若初之超然世外者比。乃亦遲迴却顧,需而不前。不有退懦之譏,必有觀望之誚,小有言所不免矣。然二志存濟險,獨能觀變相時,不為浮議所搖,則剛健不䧟,終成濟險之功,何吉如之?

孔子釋二象曰:九二之需于沙,由其剛而得中,居心寬裕,譽不加喜,謗不加憂,故雖小有言,毫不動念,卒能從容鎮定,險濟功成,而以吉終也。自古豪傑,有志濟世,急欲圖功,往往因一言不平,逞意氣于一擊,至於奮不顧身。故聖人以小有言警之,使知濟天下之險者,當沈其謀,老其識,堅其守,以俟時宜,甚不可因人言而輕動其心,冒昧前進,自貽伊戚也。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象》曰: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

此一爻是為過剛不中、不善需者示戒也。泥,䧟人之地。

周公繫需三爻曰:九三切近坎體,將䧟于險,有需于泥之象。夫水涯之泥善䧟,三需於此而過剛不中,輕躁妄動,寇害之至,實自致之,將誰尤哉?

孔子釋三象曰:初之需于郊,遠之而不敢進也。二之需于沙,進矣,而未敢逼也。三之需于泥,則逼于水,而禍害已在目前矣。此即善需,猶恐不免,況剛而不中,意氣過激,適足以速寇乎。然此總由不知敬慎故耳,若能競業小心,時時敬慎,庶操心危而慮患深,猶可轉危為安,不至禍敗也。蓋天下事,未有不成于敬慎,而敗于疏忽者。東漢陳蕃竇武,手握大權,欲清宦豎,卒之奸惡未除,反遭其害。唐張柬之等,反周為唐,乃忽三思,養虎遺患,喪身誤國,非皆不知敬慎之義者耶?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象》曰:需于血,順以聽也。

此一爻是明出險之道在于順時也。坎為血卦,故有血象。又為隱伏,故有穴象。

周公繫需四爻曰:六四入于坎體,是其身當大難之衝,進固不可,退亦不能,有需于血之象。幸順正知阻,持重括囊,卒能潛身遠害,免冒險之禍。又有出自穴之象,則雖未能有濟國謀,而明哲亦可以自保矣。

孔子釋四象曰:四之需于血,而終能出自穴者,以其有柔正之德,晦迹韜光,不冒進强爭,而順聽乎機會之自然也。

按:三能敬慎,雖迫于險而不敗。四能順聽,即䧟于險而可出。然則能敬且順,又何險難之不可處哉?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此一爻是言人君處德位兼隆之時,自恭己而成化也。

周公繫需五爻曰:九五位乎天位,而有剛健中正之德。夫剛健既知險,而中正又善需,是治道至當需之時,閒暇安恬,无係无營,有需于酒食之象。如是則一人養无為之度,天下享寧謐之休,不亦貞而吉乎!

孔子釋五象曰:凡人主,值當需之時而不能需者,皆由无德而求治太急也。五之「需于酒食貞吉」,以中心无為,克守至正,故喜功之念不作,急遽之謀全消,惟怡然自養以養天下,故能合乎正道而吉也。自古帝王,未有不歷艱危險阻,而底定天下者。及大難既平,小民甫離湯火,急宜安靜勿擾,休養而生息之。三代以前,尚矣。漢之文帝,承高惠之後,一切更定制度,謙讓未遑,惟勤勤于勸農養老,薄賦蠲租8,卒致海内向風,幾于刑措。其有合於此爻之義者歟。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象》曰: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此一爻是言,得賢共濟為出險之道也。不速之客三人,指下三陽爻言。

周公繫需上爻曰:上六陰柔,无濟險之才,又處險極,困窮所不免矣。故有入于穴之象。幸下應九三,九三與下二陽同德同體,需極並進,是眾賢不用約結,不須號召,合志協謀,偕來赴難,有不速之客三人來之象。倘能竭誠盡禮,敬以待之,借其剛健之才,以拯一時之險,始雖不免困窮,終當濟險出穴,而吉可必也。

孔子釋上六象曰:能需固貴有德,而出險尤須借才。上六入于穴,是已䧟于險矣。以不速之客來,敬之而得終吉者,上雖德不稱位,不善處需,然敬賢自輔,集思廣益,猶可出險免患,不至於大有失也。夫德不當位,苟知敬賢,猶可獲吉。若德與位稱,而能虛己下賢,其功效更當何如?先儒謂:需又有急切相須之義,欲濟天下之險艱,必需羣才之輻輳,殆於上爻見之矣。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