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5. 晉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4 - 13:0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文字輸入:Sandy


  離上坤下

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晉,進也。康當作亨。郭京云:王弼舊本作晉亨,此卦下坤上離,順而麗乎大明,故亨。錫如師錫,錫貢下錫上也。古者上與下,下與上,通謂之錫。候用錫馬蕃庶,諸候朝王之禮也。晝日三接,王接諸候之禮也。諸候進獻于王,而其物既大且多,所以表其順也。王接諸候于晝以訪問之,時所以昭其明也。三釋文作息暫反。 

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无咎。

初與四應,初方進而四在上止抑之而使之退處于下,故曰晉如推如。摧,罪雷反,抑也。釋文云:退也。二與己比又同體,宜若相孚者,而以我見摧於四,不我孚也,故曰罔孚。初蓋不特見摧于四,又不見信于二,所以吉且无咎者,貞與裕也。占者弗獲于上,蓋唯守貞則吉,設不為朋友所信,亦當以寛裕,則无咎。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

愁,狀由反。釋文云:鄭玄作子小反,云變色貎。六三將欲上進而九四媢疾以惡之,故曰晉如愁如。四雖惡之二也,能以貞道自守,而不求倖,進故吉。王母陰之尊,指六五也。介福,大福也。大明之主在上,四豈能阻二之進,二進則五接之,故受福。 

六三,眾允,悔亡。

允,信也,從也。三居二陰之上,二陰皆順從之,以其能相引而與之俱進也。若不顧其下,冒然獨進,則眾怨歸之,能无悔乎。居非其位,本當有悔,眾允之是以悔亡也。不言晉者,以九四阻于前,未能遽進也。 

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鼫鼠,螻蛄也,俗呼為土狗,非詩之碩鼠也,詩之碩鼠乃大鼠也,與此不同。孔氏正義按蔡邕勸學篇云:鼫鼠五能不成一技術,注云:能飛不能過屋,能緣不能窮木,能遊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本草經云:螻蛄一名鼫鼠,謂此也。荀子勸學篇作梧鼠,崔豹古今註作鼫鼠,傳寫之訛爾。六五大明之君,在上而九四突然而來,猶鼫鼠見火而飛撲,必遭爇也,晉之時,眾皆以柔進,四獨以剛進,故其象如此,而占曰貞厲,謂固執而不改,進則危也。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六五以陰居陽,宜有悔矣。以大明之德,在至尊之位,而下皆順從,是以悔亡。失謂三陰上進而為四所阻也,得謂三陰之志皆欲上行終必從己也。勿恤,不必憂慮也。五居離體之中,燭理甚明,行有不得則反求諸己而已矣,得失不計也。特此以徃,則動罔不吉,又何不利之有。六五,晉之主也,不言晉者,雖居尊位而柔順謙虛,不敢自以為進也 。

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上居晉終,故不言晉如,而直言晉角,剛而居上之物,維交結也,與隨上六之維同。剛進之極而更无可進,故返而與五相維而用以治其私邑,邑指四上之應在三,而九四以剛據其上,固不容不伐,然而兵,凶器也,能以危厲為戒,斯可吉而无咎,若肆其剛暴,固執而不知變,則太剛必折,遂有可羞吝者矣。晉貴柔而惡剛,故九四上九皆言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