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1. 中孚卦 (風澤中孚)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7:21 發表

  中孚卦 風澤中孚

中孚,豚魚吉,利涉大川,利貞。初九,虞吉,有它不燕。九二,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六三,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六四,月幾望,馬匹亡,无咎。九五,有孚攣如,无咎。上九,翰音登于天,貞凶。

彖曰:中孚,柔在內而剛得中,說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魚吉,信及豚魚也。(圖:小配)

誠信、信實。信驗、感應。虛心於內,誠實於外。

卦名清華簡作「中」,帛書作「中復」,學者皆認為是「中孚」之假借。王家台秦簡影像資料未公布,王寧解讀為「中」,朱興國《三易通義》引作「中」。

孚為信驗,誠信、可靠,應驗,因此中孚卦有兩重意義:一是忠孚,忠為誠,孚為信,中孚即誠信;二是衷孚,誠信發乎內心。

孚字有兩個字源,一是「俘虜」的俘,一是「孵卵」的孵。俘字的甲骨文是以單手或雙手抓住小孩,與通。偏旁彳為追趕之義。甲骨文的孵字為,像禽鳥以爪扒蛋之狀,即孵卵。

《周易》中「孚」普遍解釋為信,誠信、信驗之義。如《雜卦傳》:「中孚,信也。」《序卦傳》:「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有其信者必行之。」這是從「孵」引申而來。《說文》:「孚,卵孚也,從爪從子。一曰信也。」徐鍇注:「鳥之孚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鳥袌恆以爪反覆其卵也。」依徐鍇說法,因鳥卵孵化的時間都很準確而可信,所以孚就引申為「信」,可信、可靠、信驗,或信息、符信的意思。而這也是兩千年來對「孚」字的傳統解釋。但除做為孚信,孚也可作為俘虜,如中孚六三「得敵」至九五「有孚攣如」是在講俘虜之事。

《象傳》:「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中孚大象為離,離為法網為用獄。中間兩爻為陰為虛,外面上下各有兩畫陽爻為實,因此卦形為虛心於內,誠實於外之象。內兌悅而外順巽,悅而能漸入,此戒君子以誠信感化他人。上巽木下兌澤,為巽木浮於澤水之上,舟行水上,所以卦辭說利涉大川,《彖》曰:「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

中孚是繼節卦而來,《序卦》曰:「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節制之後然後才開始有信任,所以繼之以中孚。節亦可解釋為「符節」,符節乃古代信物,因此說「節而信之」。

中孚與小過為相錯的一對卦,中孚外實內虛象卵,中孚即雞卵孵化,引申為信;小過則是卵已孵成,為飛鳥,外面羽毛彭鬆而內實。

得中孚卦,雖然諸事不順,暗藏危機,但只要能虛心、老實做事,立下信譽,逐漸感動人心,就能度過難關,求得亨通。但中孚之亨通,是屬於長遠性的,並非短期可成。

中孚,豚魚吉,利涉大川,利貞。

《彖》曰:中孚,柔在內而剛得中,說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魚吉,信及豚魚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中孚以利貞,乃應乎天也。

《象》曰: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

內心虔誠,以豬和魚當祭品雖簡單,但吉。利於涉水渡大河,利於貞定。

豚與魚分別指豬肉和魚,是祭祀所用的牲禮中最為簡薄的。雖然簡薄,但是祭祀重在虔誠。因為虔誠,所以為吉。利涉大川,利於涉險。中孚有舟楫行水之象,所以能夠渡險。

《象》曰:「君子以議獄緩死。」議獄為議論可能的冤獄,緩死則是暫緩死刑的執行。上天有好生之德,君子因以避免冤獄與冤死。京氏《五星占》曰:「人君承用節度,即雷風以節;暴行威福,則雷霆擊人。其救也,議獄緩死,則災消矣。」依京氏,議獄緩死可以消災。

豚魚吉《彖傳》解釋為「信及豚魚」。有多種解釋。一、豚(豬)和魚是最難以感動的生物,而孚信能感動到豚魚,以喻孚信之真誠。這也是自古支持者最多的見解,始於王弼,後又有虞翻、程頤、朱熹。二、豚魚比喻小老百姓,為明君所供養。鄭玄:「豚魚以喻小民也,而為明君賢臣,恩意所供養,故吉。」三、豚魚即江豚,風生則至,其出有信。孚信有如豚魚之隨風,此來知德見解。四、豚與魚為薦禮中最簡單者,言有孚信則薦禮雖薄,也可得保祐。高亨引王引之見解總結說:「豚魚乃禮之薄者,豚魚吉,猶言雖豚魚之薦亦吉也。」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變也。

用心專一則吉,心不專一、旁騖於他則不安。《象傳》「初九虞吉,志未變也」,「志未變」就是用心專一,所以志向不變。

虞吉有多種解釋。一、虞,專一。虞吉,專一則吉。二、虞也作慮、考慮,度量、預備。虞吉為思慮、三思、有所準備則吉。三、虞祭,祭祀名。虞吉,舉行虞祭則吉。

有它不燕,用心不專一則不安。有它,用心不專一,心有它用,相對於「虞」的專一。有它也可解釋作意外,有其它事情。它,本義為大蟲,即蛇,有蛇即有意外。它古字通虫,為大蛇。上古出門怕遇到蛇,問候人平安無事會說「無它」,沒有蛇。反過來「有它」就是有意外,遇到意外,不平安。燕,安,安樂。不燕,不安。燕亦通宴,宴會的意思。可為宴會,或為安寧。「有它不燕」字面意思為遇大蛇或意外而無法前往宴會,即半途而返之意。或者是有意外而讓人不安。

九二,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願也。

母鶴在看不到的地方鳴叫,小鶴與其相呼應。我有好的酒杯,和你一起共飲美酒。

此比喻人立心誠篤,就會得到感應與共鳴。就如母鶴與小鶴心靈可以相通,雖然在看不到的地方鳴叫,小鶴仍能以鳴聲與母鶴相呼應。「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比喻人德不孤,必有鄰。

陰,幽隱、看不到的地方。母鶴與子鶴心靈相通而能夠感應。

爵,古代的飲酒器,酒杯。後來引申為爵位。靡,共,分享。

六三,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

《象》曰:或鼓或罷,位不當也。

樹立了敵人,讓人坐立難安,不知要進攻前進還是要停戰作罷;不知要悲哀地哭泣還是高歌一曲。

得敵,樹立了敵人。另一解釋為戰爭擄獲了敵人。

或鼓或罷,或擊鼓進攻,或停鼓作罷。言進退失據,不知如何是好。

六四,月幾望,馬匹亡,无咎。

《象》曰:馬匹亡,絕類上也。

月亮就要變滿月了,馬匹卻丟失不見了,沒有罪咎。

望,月圓,比喻圓滿。月幾望,事情已近圓滿。小畜言「月幾望,君子征凶」,此言「月幾望,馬匹亡」,月幾望為不利出征之象。《開元占經》引《河圖帝覽嬉》曰:「月未當望而望,是謂趣兵,以攻人城者大昌。當望不望,以攻人城者有殃,所宿之國,亡地。」月幾望,是月當望而未望,為出征有殃之象,故曰征凶。出征不宜,出行亦然。

馬匹亡,另一解釋為馬無法成對。匹,配。兩隻馬成一對。古時拉馬車的馬兩兩成對稱為「匹」。「馬匹亡」言兩隻馬不合,也就是六三說的「得敵」,馬既然無法成對,當然也就無法合力拉車。

九五,有孚攣如,无咎。

《象》曰:有孚攣如,位正當也。

以誠信相互提攜,沒有罪咎。此言彼此誠信相待,互相信任,能夠心手相連。

攣,音巒,相繫,連繫,此言朋友或君臣彼此攜手,連成一氣。

有孚攣如也可解釋為有俘虜,將其一個個綁在一起。此繼六三「得敵」而來,「得敵」亦可解釋為捕獲敵人,即俘虜。

上九,翰音登于天,貞凶。

《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長也。

雞飛上天,堅定則凶。此言不要把反常的現象當做常態,以此為堅持當然為凶。

上九處中孚的頂點,過中而不當位,為孚不由衷,言過其實者。雞並不會飛,現在竟然飛上天,這是反常的現象,不可長久,所以《象傳》說「何可長也。」如果以此為正,當然為凶。

翰音就是雞,《曲禮》:「雞曰翰音。」翰音又可解釋為高飛、不實之音,華而不實的聲音。王弼:「翰,高飛也。飛音者,音飛而實不從之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