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1. 損卦 (山澤損)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5:34 發表

  損卦 山澤損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損之。九二,利貞,征凶。弗損,益之。六三,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六四,損其疾,使遄有喜,无咎。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元吉。上九,弗損,益之,无咎,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圖:小配)*損、筍同音,因此以筍來表達。又吃竹筍必須將殼一一剝去,又有「損之又損」(為道日損)的意謂。

損失,損有餘、戒除缺點、去除欲望,犧牲短利。

《序卦傳》:「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損的原意為減少的意思,序卦傳說的「有所失」。因為有所失,所以《繫辭傳》說:「損,先難而後易。」

歸藏損作「員」,益作「諴」。古文的員即圓的本字,諴字《說文》:「和也。」或許歸藏易中兩卦代表的一個是圓融,一個是和協。不過從王家台秦簡也作損來看,歸藏的「員」應視為損字的假借。

清華簡作也是損的異體字。事實上在甲骨文及金文中,員下的貝從鼎,貝是鼎的簡化。這有些像「貞」字原為「卜鼎」,後簡化為「卜貝」一樣。而攵字邊為手持棍棒示擊打之義,擊打似乎更能表示損壞之義。

損與益是相反而相成的一對卦,《雜卦傳》:「損益,盛衰之始也。」《繫辭》:「損,德之脩也。益,德之裕也。」「損以遠害,益以興利。」可見易經中是把損與益當做是修德的兩種不同功夫與方法,也是相輔相成的一對觀念。損是減少,益是增加。損是戒除欲望,益是努力用功。損是要損有餘,去除多餘的,不好的。益是要補不足,就是增加自己的優點或能力。損是損下益上,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益則是損上益下,犧牲大我以補救小我。投資上損是停損,消極退守,益則是加碼,積極進攻。戰略上,損是斷尾求生,益是乘勝追擊。

老子說:「為學日益,為道日損。」依老子看法,損是一種修道功夫,「損之又損,以至於無」,把人生中所有不需要的東西全都捨棄了,最後剩下什麼,那就是道。而益則是學習的功夫,不斷的增加自己所缺乏的,豐富自己的學識內涵。

損卦卦象為下兌澤,上艮山上艮為山,山在互體坤地之上為增高之象,下卦為兌,兌為毀折、損傷、損失,因此為損下益上之象。.

損下益上在卦象上的另一解釋是,損下之剛以益上之柔。這是以卦變及陰陽升降來說明損卦,認為損卦是從泰卦而來,犧牲泰卦的九三陽爻,與上六陰爻交換,就成為損。

損下益上引申到處世上就是臣下貢獻於君王,下屬奉獻於上司,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犧牲短期利益以完成長遠利益,克制欲望,戒除壞習性,遠離淫亂,以換取未來長遠的健康與幸福。若是筮問投資,就是停損,放棄不好的資產,斷尾求生,以換取長遠的利益。

損又有戒欲的意思。就上下卦的卦象來看,損卦內悅而外止,內心喜悅,外在行為知所節制而有所不為,是動乎情,止乎禮之象。又少男在上,少女在下,男女未交,艮之上六及兌之六三皆不當位,男女無以結合之象。所以《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要人戒慾的意思。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彖》曰:損,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損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二簋應有時,損剛益柔有時,損益盈虛,與時偕行。

《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

減損,有誠信,則元吉;沒有罪咎而可以貞定,利有所往。要用什麼來供奉祭祀?簡單兩個盤子的食物就可了。

此言虔誠之重要,虔誠可得元吉,祭祀也只要誠心,即使節約,簡單兩盤供奉就可做為祭祀之用。

損並不是一般人常識中認為的只是「損失」,是一個絕對的壞卦。反而是「元吉」且「利有攸往」。所以其實損卦是個還算不錯的卦-只要你願意暫時小小犧牲一下。犧牲眼前利益,只要誠心,則長遠來說為吉。

孚,誠信。

无咎可貞:一般易學家讀作「无咎,可貞」,《周易正義.孔穎達疏》則反對這個斷句,此依孔穎達。

曷之用:何之用?要用什麼?曷,音義同「何」。這裡問說祭祀要用什麼。後文回答說:簡單就好。因為有誠意。

二簋可用享:二簋就可供奉祭祀。簋,音「鬼」,祭祀中專門盛黍稷等食物的器具。享,供奉祭品,祭祀。祭祀可繁可簡,二簋是最精簡者。繁者可能四簋或更多。因損下益上之道以誠心,內心誠悅最為重要。處損之時,以簡單、精省為宜,故二簋即可用享,不用太多。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損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祭祀之事要火速前往,沒有罪咎。倒的酒可以減少一些。火速前往言參與祭祀的誠心。酌損之承上爻,祭祀重誠,有誠則精簡、減損無妨。

另一解釋為,有事而火速前往,沒有罪咎。斟酌減損,不需減損太多。

「已」字有三種解釋。依朱熹,音「以」,意思為「已經」的已,停止之意,「已事」即停止或放下手上的事。另一解為「己」,自己的己,「己事」亦即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依李鼎祚《周易集解》應作為「祀事」,即祭祀之事。遄,音「船」,疾速,快速。遄往,快速前往。

酌損之:酌為盛酒或取酒的意思,或者相對於清酒的濁酒,虞翻解釋為「取」。酌損之,言祭祀用的酒可以減少。此承上「二簋可用享」,因處損之時,一切節約從簡即可。宋明以後,將酌解釋為斟酌、酌度。酌損之,斟酌情況減損一些,減損不需過於積極或過度。

九二,利貞,征凶。弗損,益之。

《象》曰:九二利貞,中以為志也。

利於堅定,出征為凶。不需減損,反應當增益。

宜於守住既有,不宜出征或進取。若能安於目前狀似平平的情勢,守住眼前狀況,未必會不利。但如果貿然前往,反而會帶來災難。以靜制動則小吉,出征則凶。損卦原為損下益上的意思,但九二居中,是有中庸之德者,雖與六五相應,但不宜減損自己而迎合在上者,反應堅持及強化自己的中庸美德。

六三,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

《象》曰:一人行,三則疑也。

《繫辭》:易曰:「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言致一也。

三人同行,則減少一人。若是一人獨自前往,則可得到朋友。

此言事情宜獨自行事,不宜成群。引申又有專心一意,不宜一心多用的意思。

孔子在《繫辭》解釋這段說「言致一也」。又《象》曰:「一人行,三則疑也。」言一人則可行,若要三人或多人同行則相互猜疑,因此要有所減損。一人獨自前往反而會得到朋友,這也是孔子說的「致一」,專一的意思。

六四,損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象》曰:損其疾,亦可喜也。

去除其疾病,快速則有喜,沒有罪咎。

四原本是多懼的爻位,其德性又柔弱,但六四當位,有初九相應,因此得吉。

使遄有喜:迅速去除其毛病則有喜。比喻快速停損(斷尾求生)則吉。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祐也。

有人拿著價值十朋貝的烏龜來幫助,無法違背,大吉。

龜在古時為神聖的決疑寶物,從選龜到如何處理、儲藏,都有嚴格的規矩。因此龜的幫助類似於我們在說「神明」保祐。

朋原本為古代串貝或玉做為貨幣的單位,一朋兩串,一串五枚,所以一朋就有十枚。十朋相當於二十串或百枚貝。十朋之龜為價值十朋貝,或一百枚貝的龜,喻指價值不斐。另一解釋為,十朋之龜為一百枚的龜。

上九,弗損,益之,无咎,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曰:弗損益之,大得志也。

不要減損,應當增益。沒有罪咎,貞定則吉。利有所往,得到無私的大臣。

上九為損卦結束將變為益卦的時候,已不需再減損,故曰「弗損」。又損卦為「損下益上」,上九同時有六五相承以及六三相應,此為下益上,因此曰「益之」,曰「得臣」。

得臣,得到大臣,得到輔佐之人。無家,形容所得之臣為因公忘私之人,有公事,無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