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8. 蠱卦 (山風蠱)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1:04 發表

  蠱卦 (山風蠱)

蠱,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初六,幹父之蠱,有子,考无咎,厲終吉。九二,幹母之蠱,不可貞。九三,幹父之蠱,小有悔,无大咎。六四,裕父之蠱,往見吝。六五,幹父之蠱,用譽。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序卦》曰: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圖:小配)

蠱卦講的是家道中落,子承父志以整飭家業的故事。

蠱字形構為皿上有蟲,或指肚子裡的蟲,原指下蠱、下毒之事,也就是「以鬼物飮食害人」,引申為迷惑、蠱惑,也可做敗壞、腐壞解,受女色之迷惑亦稱蠱。

但在《周易》經文中蠱字意思為整飭,謂事情來了,必需整飭。這層意義是從「故」或「古」而來。精確的說,蠱假借為古(故)。《序卦傳》:「蠱者事也。」《雜卦傳》:「蠱則飭也。」象傳曰:「蠱,君子以振民育德。」《雜卦傳》說「隨無故」,隨與蠱為相綜的一對卦,隨無故則蠱為有故。故者事也。凡此皆取「古」的意思。

帛書蠱卦作箇,箇俗作个,一个兩个的个。箇應是假借為固,鞏固之意,符合「蠱則飭也」。依段玉裁,固也是故的假借,因此帛本箇亦通故。

「古」的甲骨文作,也是「故」的初文,意指有事發生,現今說的「事故」的意思。劉興龍《新編甲骨文字典》:「象置兵器盾于口,示大事發生,為古、故的初文。」「卜辭作故,辦事也。」

歸藏作「夜」,夜從亦從夕,為天下休息的意思,在卜辭中或省作亦,因此王家台秦簡中或作夜,或作亦。清華簡作,從古從夜,當讀作古或故。可能是「古」的異體字,「古」是以備好兵器待命以示有事發生,加一夜字或許是要強調待命的意思,意味至夜仍不敢鬆懈。在後來的發展中,有以「古」或「故」音假借者,而成今日之蠱。另有以字形簡化者,變成了夜或亦。因此夜、亦應視為「故」之假借。

《左傳》:「女惑男,風落山,謂之蠱。」蠱卦上為少男,下為長女。長女之陰爻與少男之陽爻皆不當位,為長女迷惑少男之象。上卦為艮為山,下卦為巽為風,風落於山下。風以擾之,山下養擾亂之風,為腐敗之象。又艮為碩果,風吹果落之象。下巽入(漸進、侵蝕)上艮止,逐漸受侵蝕而停止,慢性病之象。

卦序上蠱是繼隨卦而來,隨為順其自然的意思,但順其自然之流弊為怠惰、墮落而終至毀敗,毀敗之後就會出事而需要整飭就是「蠱」,所以《序卦傳》說:「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

蠱卦有如人身體的慢性病,一旦發現時表示病情拖延已久,但還不至於立即死亡,因此若開始調養身體,改變成好的生活、養成習慣,則可以重新得到健康。卜到蠱卦,當知腐敗已經產生,若能夠盡快處理,重新規畫新的未來,則亡羊補牢,時猶未晚,蠱卦也有亨通之道。但若有事還不處理,繼續放任下去,那麼就會一路壞到底,無法挽回。

蠱,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彖》曰:蠱,剛上而柔下,巽而止,蠱。蠱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終則有始,天行也。

《象》曰:山下有風,蠱。君子以振民育德。

「先甲三日,後甲三日」原本意指吉日,甲日之前三日為辛日,甲日之後三日為丁日。辛日與丁日皆為吉日。辛又有「改過自新」的意味,丁日則取「丁寧」(叮嚀)的意思。

後世將此句引申之,認為「甲」指的是有事之後的整飭革新,重新制定與施行一件事,也就是「重新開始」的意思。因為「甲」為十天干之首。「前三日」與「後三日」則是指施行要有規畫與思慮。因為能夠努力重新再來,所以事情雖然敗壞,仍然講「元亨」,這代表事情絕對還是大有可為,還未病入膏肓。

「元亨」帛本作「元吉,亨」。巽卦九五有「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吉」,解釋亦與「先甲三日,後甲三日」類同。

初六,幹父之蠱,有子,考无咎。厲終吉。

《象》曰:幹父之蠱,意承考也。

父親手上家道中落,幸賴有能幹的兒子能夠繼承父親的責任,讓做父親的死也瞑目。雖然艱苦而有危險,但最終為吉。

初六承九二,有承父之象。又初爻動則成乾,乾為父,動而承父業。

幹為承擔,現今我們說「幹事」的「幹」。「父之蠱」,父親的事,言家業在父親手上就已敗壞。幹父之蠱,能夠承擔在父親手上衰敗的家業,接下父親的重任。

父親死了稱「考」。考無咎,父親死了也不會有罪咎。類似我們今天講的「死也瞑目」的意思。考也可當考驗、考核、考察,或者當「成」,完成的成。因此也可解釋為有兒子完成父事(有子考),因此無咎。或有兒子承擔父親之事,若能對事情加以考察,當能無咎。

九二,幹母之蠱,不可貞。

《象》曰:幹母之蠱,得中道也。

承擔母親的事,不可以貞定於此。為人子者不適於承擔婦人的事,所以這種事不宜堅持。

幹母之蠱原意為承擔母親的事。但為何承擔母親的事?有兩種解釋。一是指為人子者去做了母親的事,那是屬於女人家的事,不宜由兒子來承擔,所以「不可貞」。而就卦象來看,九二為陽剛,與六五相應,六五為母,因此九二「幹母之蠱」。二是認為初六「考無咎」,父死才稱「考」。因此「幹母之蠱」意謂家道開始敗壞於父親,父死後由母掌管家業,然後由兒子來為母親分擔責任。以上兩種說法以一較佳。

貞為貞定、堅定,堅持之意。不可貞,不可堅定此事。另一解釋,貞者事之幹,不可貞者,不可為事之幹。

九三,幹父之蠱,小有悔,无大咎。

《象》曰:幹父之蠱,終无咎也。

承擔父親的事,有小小的後悔,但並無大的罪咎。

九三處多憂之位,動而成坎,坎為心病為憂心,故有悔。九三陽剛又當位,故其悔不大而小。此言努力要挽救父親手上腐敗的家業,但難堪重任,因此而有些悔恨,但還不至於會有罪咎。

六四,裕父之蠱,往見吝。

《象》曰:裕父之蠱,往未得也。

增加了父親的腐敗,以此前往則悔恨。此言六四無能,讓事態更加嚴重。

裕,豐富,增加的意思。父親原本就已腐敗,現在讓它更加腐敗。裕原義為寬裕,裕父之蠱,也可解釋為以寬裕之方式來處理父親之蠱事。

六五,幹父之蠱,用譽。

《象》曰:幹父用譽,承以德也。

承擔父親的責任,能夠繼承父親的道德,因而建立起好的聲譽。

六五雖柔而無能,但居於尊位,柔中而與九二相應,又承上九,得多方陽剛(喻君子、能人)之助,因此為吉。五本為多功之位,六五又居上體艮之中,動而成巽,巽為市利三倍,為申命,故有功,有譽。

用譽,建立起好的名聲。用以得到聲譽。

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象》曰:不事王侯,志可則也。

不用為王侯做事,只以「高尚」為事業。

居蠱卦的最頂端,已經置身事外,天下本無事,所以不用再為王公貴族做事,可以開始做自己。

「高尚其事」謂以「高尚」為事業,志向高尚的人,不偶合於世俗,能潔身自愛,隱居山林,享田園之樂,做一些自認為高尚的事取悅自己。此為獨善其身,自得其樂之義。

回應

委糜敗壞,應作「委靡敗壞」。有兩見。

流蔽,應作「流弊」。

事情的的開始,多一贅字「的」。

初六,字義中承單,應作「承擔」。

六四,柔若應作「柔弱」。

os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