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9. 蹇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2:2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貢獻者:Jane


  艮下坎上

蹇難也,為卦艮下坎上。坎險艮止,險在前,見險而止,不能前進,蹇之義也。《序卦》:睽者乖也,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所以次睽。 

蹇,利西南,不利東北,利見大人,貞吉。

蹇難在東北,文王圓圖,艮坎皆在東北也。若西南則無難矣,所以利西南。大人者九五也。舊註:坤方體順而易,艮方體止而險。又云:西南平易,東北險阻,皆始于王弼。弼曰「西南為地,東北為山」,後儒從之,遂生此說,而不知文王卦辭,乃與解卦相綜也。

 

《彖》曰:蹇,難也,險在前也。見險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利見大人,往有功也;當位貞吉,以正邦也。蹇之時用大矣哉!難乃旦反。知音智

以卦德卦綜卦體釋卦名卦辭而贊之。難者,行不進之義也。坎之德為險,居卦之前,不可前進,此所以名為蹇也。然艮止在後,止之而不冒其險,明哲保身者也,不其智哉。往得中者,蹇綜解,二卦同體,文王綜為一卦,故《雜卦》曰:「解緩也,蹇難也。」言解下卦之坎,往而為蹇上卦之坎,所以九五得其中也。訟卦,剛來而得中者,坎自需上卦來,故曰來。此卦解自下卦往,故曰往。其道窮者,解上卦之震。下而為蹇,下卦之艮也。蹇難在東北,今下于東北,又艮止不行,所以其道窮。文王圓圖,東北居圓圖之下,西南居圓圖之上,故往而上者,則入西南之境矣,故往得中。來而下者,則入東北之境矣,故其道窮。往有功之往,即往得中之往,故利見九五大人,則往有功。當位者,陽剛皆當其位也。八卦正位,坎在五,艮在三,今二卦陽剛,皆得正位,有貞之義,故貞吉。漸卦巽艮,男女皆得正位,故彖辭同。若以人事論,往得中者,是所往得其地,據形勝而得所安也。若非其地,其道窮矣。往有功者,所依得其人也。蓋陽剛中正,以居尊位,則其德足以聯屬天下之心,其勢足以汲引天下之士,故往有功。正邦者,所處得其正,正則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不為,所以能明信義于天下,而邦其底定矣。有此三者,方可濟蹇。故嘆其時用之大,與坎睽同。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

山上有水,為山所阻,不得施行,蹇之象也。君子以行,有不得者,乃此身之蹇也。若怨天尤人,安能濟其蹇,惟反身修德,則誠能動物,家邦必達矣。此善于濟此身之蹇者也。

 

初六,往蹇來譽。

往來者,進退二字也。本卦,蹇字從足,艮綜震,震為足,故諸爻皆以往來言之。譽者,有智矣哉之譽也。往以坎言,上進則為往,入于坎矣。來以艮言,不進則為來,艮而止矣。

六非濟蹇之才,初非濟蹇之位。故有進而往則冒其蹇,退而來則來其譽之象。占者遇此,亦當有待也。

 

《象》曰:往蹇來譽,宜待也。

待者,待其時之可進也。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王者五也,臣者二也。外卦之坎,王之蹇也。中爻之坎,臣之蹇也。因二五在兩坎之中,故以兩蹇字言之。六二艮體有不獲其身之象,故言匪躬。匪躬者,不有其身也。言王臣皆在坎陷之中,蹇而又蹇,不能濟其蹇。六二不有其身者,因此蹇蹇之故也。張巡許遠此爻近之。

六二當國家蹇難之時,主憂臣辱,故有王臣蹇蹇之象。然六二柔順中正,蓋事君能致其身者也,故又有匪躬之象。占者得此,成敗利鈍非所論矣。

 

《象》曰:王臣蹇蹇,終无尤也。

力雖不濟,心已捐生,有何尤。初六以不往為有譽,六二以匪躬為无尤,有位無位之間耳。

 

九三,往蹇來反。

來反者,來反而比于二也。此爻變坤,為水地比。來反者,親比于人之象也。六二忠貞之臣,但其才柔,不能濟蹇,蹇而又蹇,思剛明之人以協助之,乃其本心,所以喜其反也。

九三陽剛得正,當蹇之時,與上六為正應,但為五所隔,故來反而比于同體之二,三則資其二之巽順。二則資其三之剛明,可以濟蹇之功矣。故有往則蹇而來反之象,占者得此亦宜反也。

 

《象》曰:往蹇來反,內喜之也。

內者,內卦之二也,二之陰樂于從陽,故喜之。

 

六四,往蹇來連。

連者相連也。許遠當祿山之亂,乃對張巡曰:君才十倍于遠。由是帷帳之謀,一斷于巡,此六四之來連者也。六二喜之者,內之兄弟,喜其己之有助也。六四連之者,外之朋友,喜其人之有才也。

六四近君,當濟蹇矣,但六四以陰柔之才,無撥亂興衰之略,于是來連于九三,合力以濟,故其象如此,占者凡事親賢而後可。

 

《象》曰:往蹇來連,當位實也。

陽實陰虛,實指九三,與獨遠實之實同。當位實者,言九三得八卦之正位,實當其位也。陽剛得其正位,則才足以有為,可以濟蹇矣。

 

九五,大蹇,朋來。

陽大陰小,大者陽也,即九五也,言九五之君蹇也。朋指三,即九五同德之陽,三與五同功異位者也。上六來碩,應乎三者也。六四來連,比乎三者也。三有剛實之才,惟三可以濟蹇,然三與五非比非應,不能從乎其五,惟二與五應,乃君臣同其患難者,餘四爻則不當其責者也。朋來合乎二以濟蹇,則諸爻皆共濟其蹇矣。自下而上曰往,自上而下曰來。今曰朋來,則知六四三皆來合乎二也。朋來之來,即來反之來。此爻變坤,坤為眾,朋之象也。自本爻言之,所謂當位貞吉,以正邦也。自上下諸爻言之,所謂利見大人,往有功也。所以大蹇朋來。

九五居尊,有陽剛中正之德。當蹇難之時,下應六二,六二固匪躬矣,而為三者,又來反乎二而濟蹇,三之朋既來,則凡應乎朋而來碩,比乎朋而來連,皆翕然並至,以共濟其蹇矣,故有大蹇朋來之象。占者有是德,方應是占也。

 

《象》曰:大蹇朋來,以中節也。

中者中德也,即剛健中正之德也。節者,節制也。言為五者,有剛健之中德,足以聯屬之。有九五之尊位,足以節制之,所以大蹇朋來也。

 

上六,往蹇來碩,吉,利見大人。

碩者大也,陽大陰小,故言大。不言大而言碩者,九五已有大字矣。來碩者,來就三也。吉者,諸爻皆未能濟蹇,此獨能濟也。見大人者,見九五也。

上六才柔不能濟蹇,且居卦極,往無所之,益以蹇耳。九三乃陽剛當位眾志之所樂從者,反而就之,則可以共濟其蹇矣。何吉如之?若此者,非因人成事也。以九五大人之君,方在蹇中,上與三利見之,共濟其蹇,則往有功矣,此其所以吉也。故占者來碩則吉,而見大人則利也。若舊註:來就九五,則見大人,為重複矣,且《象》曰:志在內也,若就九五,則志在外卦,不在內卦矣。

 

《象》曰:往蹇來碩,志在內也;利見大人,以從貴也。

內指九三,對外卦而言則曰內。貴指九五,對下賤而言則曰貴。志內所以尚賢,從貴所以嚴分。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