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8. 睽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2:26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貢獻者:Jane


 睽 兌下離上

睽字從目,目少睛也。目主見,故周公爻辭,初曰見惡人,三曰見輿曳,上曰見豕負塗,皆見字之意。若從耳,亦曰聧,蓋耳聾之甚也。睽,乖異也。為卦上離下兌,火炎上,澤潤下,二體相違,睽之義也。又中少二女同居,志不同,亦睽之義也。《序卦》: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家道窮者,教家之道理窮絕也,無教家之道理,則乖異矣,所以次家人。睽綜家人,家人離之陰在二,巽之陰在四,皆得其正。睽則兌之陰居三,離之陰居五,皆居陽位,不得其正。不正,則家道窮,故曰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 

睽,小事吉。

彖辭明。

 

《彖》曰:睽,火動而上,澤動而下,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說而麗乎明,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小事吉。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萬物睽,而其事類也。睽之時用大矣哉!

以卦象卦德卦綜卦體,釋卦名卦辭,極言其理而贊之。火燥炎上,澤濕就下,物性本然之睽。中女配坎,少女配艮,人情必然之睽,故名睽。兌說,離明,說麗乎明也。柔進而上行者,睽綜家人,二卦同體,文王綜為一卦,故《雜卦》曰:「睽外也,家人內也。」言家人下卦之離,進而為睽之上卦。六得乎五之中,而下應乎九二之剛也,三者皆柔之所為。柔本不能濟事,又當睽乖之時,何由得小事吉?然說麗明則有德,進乎五則有位,應乎剛則有輔,因有此三者,是以小事吉也。事同者,知始作成化育之事同也。志通者,夫唱婦隨,交感之情通也。事類者,聲應氣求,感應之機類也。天地不睽,不能成造化。男女不睽,不能成人道。萬物不睽,不能成物類。此其時用所以大也,與坎蹇同。

 

《象》曰:上火下澤,睽,君子以同而異。

同者理,異者事,天下無不同之理,而有不同之事。異其事而同其理,所以同而異。如禹稷顏回同道,而出處異。微子比干箕子同仁,而去就死生異是也。《彖》辭言異而同,《象》辭言同而異,此所以為聖人之言也。

 

初九,悔亡,喪馬勿逐自復,見惡人无咎。喪息浪反

喪者喪去也。中爻坎,為亟心之馬,馬亟心,倏然喪去,喪馬之象也。勿逐自復者,不追逐而自還也。兌為悅體,凡易中言兌者,皆勿逐自復:如震之六二變兌,亦勿逐,七日得。既濟六二變兌,亦勿逐,七日得是也。坎為盜,惡人之象也。中爻應爻離,持戈兵,亦惡人之象也。故大有初爻曰無交害,三爻曰小人害也。曰小人,則指離矣。見惡人者,惡人來而我即見之,不以惡人而拒絕也。離為目,見之象也。

初九當睽乖之時,上無應與相援,若有悔矣。然陽剛得正,故占者悔亡。但時正當睽,不可強求人之必合,故必去者不追,惟聽其自還;來者不拒,雖惡人亦見之。此善于處睽者也。能如是,則悔亡而无咎矣,故又教占者,占中之象如此。

 

《象》曰:見惡人,以辟咎也。辟音避

當睽之時,行動即有咎病,故惡人亦不拒絕,而見之者,所以避咎也,咎即睽乖之咎。

 

九二,遇主于巷,无咎。

遇者相逢也,詳見噬嗑六三遇毒。巷有二,街巷也,里巷也。兌錯艮,艮為徑路,里巷之象也。應爻離中虛,街巷之象也。離為日,主之象也。當睽之時,君臣相求,必欲拘堂陛之常分,則賢者無自而進矣。遇主于巷者,言不在廊廟之上,而在于巷道之中,如鄧禹諸臣之遇光武是也。

九二以剛中而居悅體,上應六五,六五正當人心睽乖之時,柔弱已甚,欲思賢明之人以輔之。二以悅體,兩情相合,正所謂得中而應乎剛也,故有遇主于巷之象。占者得此,睽而得合矣,故无咎。

 

《象》曰:遇主于巷,未失道也。

本卦離為戈兵,中爻離,亦為戈兵。兌為毀折,中爻又為坎陷。言君臣相遇于巷,豈不失道哉?然當天下睽乖之時,外而前有戈兵,後有戈兵,中原坎陷;內而主又柔弱,國勢毀折,分崩離析,正危迫之秋,非但君擇臣,臣亦擇君時也。得一豪傑之士,即足以濟睽矣,況又正應乎。聖人見得有此象,所以周公許其无咎,孔子許其未失道也,所以易經要玩象。

 

六三,見輿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終。掣音徹,劓魚器反

上卦離為目,見之象也。見者六三與上九並見之也。又為牛,牛之象也。中爻坎,輿之象也,曳之象也。曳者拖也引也。掣者挽也,兌錯艮為手,挽之象也。其人天者,指六三與上九也。六三陰也,居人位,故曰人。上九陽也,居天位,故曰天。周公爻辭之玄至此。錯艮,又為鼻,鼻之象也。刑割鼻曰劓,鼻之上有戈兵,劓之象也。艮又為閽寺,刑人不曰閽寺,而曰劓者,戈兵之刑,在卦之上體也。若閽寺,則在下體矣,然非真割鼻也。鼻者通氣出入之物,六三上九本乃正應,見其曳掣,怒氣之發,如割鼻然,故取此象。且者未定之辭,言非真割鼻也。大意言車前必有牛,六三在車中,後二曳其車,前四掣其牛,所以上九見之而發怒也,此正所謂無初也。此皆本爻自有之象,易惟有此象,無此事,如入于左腹之類是也。後儒不悟象,所以將此等險辭,通鶻突放過去了。

六三不中不正,上應上九,欲與之合,然當睽乖之時,承乘皆不正之陽,亦欲與之相合,曳掣不能行,上下正應,見其曳掣,不勝其怒,故有此象。然陰陽正應,初雖睽乖,而終得合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見輿曳,位不當也。无初有終,遇剛也。

陰居陽位,故不當。遇剛者,遇上九也。

 

九四,睽孤,遇元夫。交孚,厲无咎。

元者大也,夫者人也。陽為大人,陰為小人,指初為大人也。交孚者,同德相信也。厲者,競競然危心以處之,惟恐交孚之不至也。

九四,以陽剛當睽之時,左右之鄰皆陰柔之小人,孤立而無助者也,故有睽孤之象。然性本離明,知初九為大人君子,與之同德相信,故又有遇元夫交孚之象。然必危心以處之,方可无咎。故又教占者如此。

 

《象》曰:交孚无咎,志行也。

志行者,二陽同德而相與濟睽之志行也。蓋睽者乖之極,孤者睽之極,二德交孚,則睽者可合,孤者有朋,志可行,而難可濟,不特无咎而已也。

 

六五,悔亡,厥宗噬膚,往何咎?

宗字詳見同人六二,噬膚詳見噬嗑六二。言相合甚易,如噬膚之柔脆也。九二遇主于巷,曰主者,尊之也。六五厥宗噬膚,曰宗者,親之也。臣尊其君,君親其臣,豈不足以濟天下之睽。

六五當睽之時,以柔居尊,宜有悔矣,然質本文明,柔進上行,有柔中之德。下應剛中之賢,而虛己下賢之心甚篤,故悔可亡,有厥宗噬膚之象。惟其合之甚易,所以悔亡也。占者以是而往,睽可濟矣,故无咎也。

 

《象》曰:厥宗噬膚,往有慶也。

往則可以濟睽,故有慶。

 

上九,睽孤,見豕負塗,載鬼一車,先張之弧,後說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說吐活反

九四之孤,以人而孤也,因左右皆陰爻也。上九之孤,自孤也,因猜疑而孤也。見者上九自見之而疑也,負者背也,塗者泥也。離錯坎,坎為豕,又為水,豕負塗之象也。坎為隱伏,載鬼之象也。又為弓,又為狐疑,張弓說弓,心狐疑不定之象也。變震為歸妹,男悅女,女悅男,婚媾之象也。寇指九二九四,又坎為雨,雨之象也。遇雨者,遇六三也,雨則三之象也。三居澤之上,乃雨也。

上九以陽剛處明,終睽極之地,猜疑難合,故為睽孤。與六三本為正應,始見六三輿曳牛掣,乃疑其為豕,又疑其非豕而為鬼,方欲張弓射之,又疑其非鬼,乃脫弓而近于前,乃六三也。使非二四之寇,上則早與六三成其婚媾矣。始雖睽孤,終而羣疑亡,又復相合,故有此象。往遇雨,又婚媾之象也。占者凡事必如是則吉。

 

《象》曰:遇雨之吉,群疑亡也。

惟羣疑亡,所以遇雨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