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7. 隨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1:5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震下兌上

隨者從也,少女隨長男,隨之象也。隨綜蠱,以艮下而為震,以巽上而為兌,隨之義也。此動彼悅,亦隨之義也。《序卦》「豫必有隨,故受之以隨」,所以次豫。

 

隨,元亨利貞,无咎。

隨,元亨,然動而悅,易至于詭隨,故必利于貞方得無咎,若所隨不貞,則雖大亨,亦有咎矣。不可依穆姜作四德。

 

《彖》曰: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大亨貞无咎,而天下隨時,隨時之義大矣哉。

以卦綜卦德釋卦名,又釋卦辭而贊之,剛來而下柔者,隨蠱二卦同體,文王綜為一卦,故《雜卦》曰「隨無故也,蠱則飭也」,言蠱下卦原是柔,今艮剛來居于下而為震,是剛來而下于柔也。動而悅者,下動而上悅也,時者正而當其可也。言大亨貞而無咎者,以其時也。時者隨其理之所在,理在于上之隨下,則隨其下,理在于下之隨上,則隨其上。泰則隨其時之泰,否則隨其時之否,禹稷顏回是也。譬之夏可以衣葛則葛,冬可以衣裘則裘,隨其時之寒暑而已。惟其時,則通變宜民,邦家無怨,近悅遠來,故天下隨時,故即贊之曰,隨時之義大矣哉。此與艮卦時字同,不可依王肅本時字作之字。觀尾句,不曰隨之時義,而曰隨時之義,文意自見。

 

《象》曰: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

嚮與向同,晦者日沒而昏也,宴息者安休息,即日入而息也。雷二月出地,八月入地,造化之理,有晝必有夜,有明必有晦,故人生天地,有出必有入,有作必有息,其在人心,有感必有寂,有動必有靜,此造化之自然,亦人事之當然也,故雷在地上,則作樂薦帝,雷在地中,則閉關不省方,雷在澤下,則向晦宴息,无非所以法天也。震東方卦也,日出暘谷,兌西方卦也,日入昧谷。八月正兌之時,雷藏于澤,此向晦之象也。澤亦是地,不可執泥澤字。中爻巽為入,艮為止,入而止息之象也。

 

初九,官有渝,貞吉,出門交有功。

隨卦,初隨二,二隨三,三隨四,四隨五,五隨六,不論應與。官者主也,震長子主器,官之象也。渝者變而隨乎二也。初為震主,性變動,渝之象也,故訟卦四變,中爻為震,亦曰渝。中爻艮,門之象也,二與四同功,二多譽,功之象也。故九四小象亦曰功。

初九陽剛得正,當隨之時,變而隨乎其二,二居中得正,不失其所隨矣,從正而吉者也,故占者貞吉。然其所以貞吉者何哉?蓋方出門,隨人之始,即交有功之人,何貞吉如之?故又言所以貞吉之故。

 

《象》曰:官有渝,從正吉也。出門交有功,不失也。

二中正,所以從正吉,交有功,則不失其所隨矣。舊註不知八卦正位,震在初,乃極美之爻,所以通作戒辭看。

 

六二,係小子,失丈夫。

中爻巽為繩,係之象也。陰爻稱小子,陽爻稱丈夫,陽大陰小之意。小子者三也,丈夫者初也。

六二中正,當隨之時,義當隨乎其三,然三不正,初得正,故有係小子失丈夫之象,不言凶咎者,二中正所隨之時,不能兼與也。

 

《象》曰:係小子,弗兼與也。

既隨乎三,不能兼乎其初。

 

六三,係丈夫,失小子,隨有求得,利居貞。

丈夫者九四也,小子者六二也。得者,四近君為大臣求乎其貴,可以得其貴也。中爻巽,近市利三倍,求乎其富,可以得其富也。

六三當隨之時,義當隨乎其四,然四不中正,六二中正,故有係丈夫失小子之象。若有所求,必有所得,但利乎其正耳。三不中正,故又戒占者以此。

 

《象》曰:係丈夫,志舍下也。(舍音捨)

時當從四,故心志捨乎下之二也。

 

九四,隨有獲,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有獲者,得天下之心隨于己也,四近君為大臣,大臣之道當使恩威一出于上,眾心皆隨于君,若人心隨己,危疑之道也,故凶。孚以心言,內有孚信之心也。道以事言,凡事合乎道理也。明者,識保身之幾也。有字在字以字雖字義稍異,然皆有功夫,若以象論,變坎有孚之象也,震為大塗,道之象也,變坎錯離,明之象也,又中爻艮有光輝,亦明之象也。

四當隨之時義,當隨乎其五,然四為大臣,雖隨有獲,而勢陵于五,故有有獲貞凶之象,所以占者凶。然當居此地之時,何以處此哉?惟誠以結之,而道以事之,明哲以保其身,則上安而下隨,即無咎而不凶矣。故又教占者以此。

 

《象》曰:隨有獲,其義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義凶者有凶之理也,有孚在道明功者,言有孚在道皆明哲之功也。蓋明哲則知心不可欺而內竭其誠,知事不可苟,而外合于道,所以无咎也。周公爻辭,三者並言,孔子象辭,推原而歸功于明,何以驗?人臣明哲為先,昔漢之蕭何韓信,皆高帝功臣,信既求封齊,復求王楚,可謂有獲矣,然無明哲,不知有獲貞凶之義,卒及大禍。何則不然,帝在軍中,遺使勞何,何悉遣子弟從軍,帝大悅,及擊陳豨,遺使拜何相國,封五千戶,何讓不受,悉以家財佐軍用,帝又悅,卒為漢第一功臣。身榮名顯若何者,可謂知明功臣者矣。孔子明功之言,不其驗哉。

 

九五,孚于嘉,吉。

八卦正位,兌在六,乃爻之嘉美者,且上六歸山乃嘉遯矣,故曰孚于嘉。

九五陽剛中正,當隨之時,義當隨乎其六,故有孚嘉之象,蓋隨之美者也,占者得此吉可知矣。

 

《象》曰:孚于嘉吉,位正中也。

惟中正故孚于嘉。

 

上六,拘係之,乃從維之,王用亨于西山。

係即六二六三之係,維亦係也。係之又維之,言係而又係也。《詩》「縶之維之,于焉嘉客」是也,言五孚于六,如此係維其相隨之心,固結而不可解也。如七十子之隨孔子,五百人之隨田橫,此爻足以當之。變乾,王之象也,指五也。兌居西,西之象也。兌錯艮,山之象也。六不能隨于世人,見九五維係之極,則必歸之山矣。隨蠱相綜,故蠱卦上九不事王侯,亦有歸山之象。亨者通也,王用亨于西山者,用通于西山以求之也。亨西山與謙卦用涉大川同,皆因有此象,正所謂無此事此理而有此象也。

上六居隨之終,無所隨從,見九五相隨之極,則遯而歸山矣,故有此象。蓋隨之至者也,占者得此,吉可知矣。

 

《象》曰:拘係之,上窮也。

上者六也,窮者,居卦之終,無所隨也,非凶也。

 

回應

今看來知德關於隨卦九五的解釋,他說:「八卦正位,兌在六」。我不是很理解,如果是按洛書的數字排列方式,那後天八卦中澤應該在「7」的位置,而不應在六啊。遂煩請老師解惑,感謝!

不好一思,先前誤解你的問題了。

你好像誤解來知德「正位」的意思,那與河圖洛書還有先後天八卦都無關。

他的八卦正位圖,所謂「正位」類似王弼的主爻概念,只是他用「正位」一辭來強調該主爻在位置上必需是當位且符合其卦德。

如乾正位在九五爻是沒問題的,坤在六二也不會有問題。坎的話要在二還是五?因其主爻是九,所以應該居五才是正位,所以坎正位在五。反之,離為六,正位應在二。

震在初還是四?初符合震卦一爻初動之義,

不過艮和巽兌,他直接以位之陰陽來取捨。

來知德許多所謂的「創見」,都是亂改先人說法,結果混淆了許多的觀念。

「八卦正位」就是一個例子。

王弼的主爻說他改一改說什麼「八卦正位」,但卻與八卦圖式無關,更與八卦正位無關(你就誤解了,我也在乍看之下誤會了),其實他是在闡述八經卦的主爻到底該是那一爻。

另一例子像是互卦,他硬是改成「中爻」,但中爻自古以來就都是特指二五兩爻,他一個「中爻」就弄亂了兩個觀念。

伏卦他就改成錯卦,伏的意思全沒了..... 

諸如此類相當多。所以在讀來知德的書時,真的要很小心諸如此類的陷阱真的很多。

我是反覆看老師分析的「田氏代齊」卦例,以及老師為小子和其他網友解卦時運用的象的知識,讓小子覺得應該好好學學象在解卦時的應用,所以我覺得讀讀來知德的書會比較有幫助。而且來知德是明朝人,距離今天相對較近,或許他的文言文更好理解些,便開始讀了。

基本上就學八卦取象來說,來知德的和朱震的都不錯,都值得好好研究,來知德的我也讀過好幾遍。

但就是要注意不要被他們牽著鼻子走就對了。

宋明儒的邏輯思考普遍不是很好,特別是來知德,所以才會自己亂搞一堆讓人很容易誤會的觀念。這一點是要特別注意的。朱震的話比較守著漢易傳統在講,所以我會更推薦。

我之前總因為擔心自己古文功底弱,怕太遙遠朝代的書自己理解有困難,便總想找年代近的書來讀,算是不太好的心理暗示吧,看來應該改變一下。感謝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