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99. 卷九十九:山崩

Jack 在 2012, 十月 1 - 07:48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九十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山崩

《尚書中候》曰:「山崩水潰,納小人。」《運斗樞》曰:「山崩者,大夫排主,陽毀失基。」《考異郵》曰:「山者,君之位也,崩毀者,陽失制度,為臣所犯毀。」《春秋緯保乾圖》曰:「山崩,道散。」又曰:「山崩,修北斗七政之事,輔豪傑除惡之毒。」董仲舒《對災異》曰:「山者,陰類,崩者,忠貞離,叛臣蔽主之善,使恩澤不流,怒恚壅隔,民人乖散之象也。任賢良,使忠貞,以救之。」《地鏡》曰:「山崩,人君位消、政暴,不出三年,有兵奪之。」京房《易傳》曰:「山崩,陰棄陽,弱勝強,天壁亡。」又曰:「國山崩,君爭政,女戚五年敗。」又曰:「邑山崩,邑有戰,主亡,或大水。」京房《對災異》曰:「山者,三公之位,台輔之德也。乃興雲出雨,漫溉萬物,助天成功。今崩去者,此謂大臣懷叛不忠也。」《地鏡》曰:「山春崩,國有伐城;夏崩,天下有水,國主亡;秋崩,有大兵;冬崩,年中大飢。」京房《易妖占》曰:「山以春崩,亡邑,有拔城;以秋崩,人主惡之;以夏崩,人主有亡,天下大水;以冬崩,多飢,兵興。」又曰:「山崩絕,輔臣去。」又曰:「山以二月崩,其邑戰;以八月崩,有兵;以十一月崩,此降民從而行。」《河圖秘征篇》曰:「侯恣權則邑土崩。」《春秋經》:「魯僖公十四年,沙麓崩,卜偃曰:將有大咎。幾亡國。」《谷梁傳》曰:「林屬於山,曰麓。沙,其名也。」《公羊傳》曰:「沙麓,河上邑也。」班固《天文志》曰:「沙麓者,地沙山名也。震而麓崩,不書震,舉重者也。」杜預曰:「沙麓,山名也。陽平元城縣東有沙麓山。」劉向《洪範傳》曰:「崩者,陷而下也。麓在山下,平地臣象,陰位也。崩者,散落,皆叛不事上之類也。夫山者,君之表也;麓者,臣之象也。故沙麓崩,臣將叛也。沙麓卑地,無崩頹而崩,其異甚矣。」《春秋》:「魯成公五年,梁山崩。」《谷梁傳》曰:「壅河,三日不流,晉君率群臣素服而哭之,河乃流。」《左傳》曰:「晉侯以傳召伯宗,伯宗辟重曰:‘辟傳。’重人曰:‘待我,不如捷之速也。’問其所,曰:‘絳人也。’問絳事焉,曰:‘梁山崩,將召伯宗謀之。’問將若之何,曰:‘山有朽壞而崩,可若何?國主山川,故山崩川竭,君為之不舉,降服、乘縵、撤樂、出次、祝幣,史辭以禮焉,其如此而已。雖伯宗若之何?」伯宗請見之,不可,遂以告而從之。」《洪範傳》曰:「山者,陽之位,君之象也;水者,陰之表也,民之類也;崩者,壞沮也;壅者,不得其所也。天若語曰:人君權威重,將崩壞不治,百姓將不得其所也。至於以喪禮泣之,縞素哭泣,然後流,喪亡之象也。」劉歆曰:「梁山,晉望也。古者三代命祀,祭不越望,吉凶禍福不是過也。國主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征也。」「漢文帝元年,齊楚之山二十九,同日俱大發水大潰。」《洪範傳》曰:「山者,君之象,一曰:諸侯位也;水者,陰之類。言眾盛強,沮潰敗君之效也;一曰:諸侯沮,俱自壞敗也。」《東方朔別傳》載:「漢孝武帝時,未央宮前殿鍾無故自鳴,三日三夜不止,於是帝召太史待詔方朔問之,曰:‘恐有兵氣。’帝更問於東方朔曰:‘夫銅者,土之子;土者,銅之母。以陰陽氣類言之,子母相感動,山恐有崩墮者,是以鍾先為之鳴。故《易》曰:鳴鶴在陰,其子和之。精之至也。’帝曰:‘應在幾日?’朔曰:‘在後五日內。’居三日,南郡太守上書言山崩,丞相以聞,帝曰:‘善。’賜朔帛三十匹。」《考異郵》曰:「山之亡,主沉溺。」

山移動 山亡 山鳴 山出光 山石生血

《地鏡》曰:「山徙,是謂德重,直臣去,佞人用,政在女主,不出五年,有走王。」又曰:「山無故自徙,天下兵,社稷亡。」又曰:「山徙,是謂非分,不出三年,四方兵起。」又曰:「山石忽自動,及相拘累,及大小移轉,或濕或血,為天下兵亂。」《地鏡》曰:「山無故亡,人君失位。」《地鏡》曰:「山無故晝夜有聲如哭,天下兵喪。」《春秋潛潭巴》曰:「山有長光,臣下不良。」《地鏡》曰:「山有長光,臣不祥。」《地鏡》曰:「石忽生赤如血,諸侯不助時,父子絕。」

山石變化 石生水中

《地鏡》曰:「山中見異類物,非人所常見者,各有形名音聲,皆為其邑大水,或飢,兵革行,邑亡。」又曰:「山忽化為人形,及六畜飛鳥形,皆天下虛。」又曰:「石化為人,君絕祠。」又曰:「石如人形,庶雄持政;如禽形,諸侯興兵誅行;形如飛鳥,外戚女主近臣謀反。」又曰:「山忽生於石上,邑出主;石生正方,三公外謀,不出三年,逆兵起。」又曰:「石生重累,不出五年,相謀逆且成。」

又曰:「石生,往往如聚,不出五年,兵謀行。」地鏡曰:「石生水中,上見者,近相謀逆,與女主連,不出八年,兵行。」

石生廟邑 塚自聲音 塚自移並陷與塚樹自死

《地鏡》曰:「石生於都邑,人君去故就新,不出三年,易政。」又曰:「石生於宗廟中,人君不行先王法度,不出三年,易主。」又曰:「石生而隕墜,雄烈敗。」《地鏡》曰:「塚自音聲,天下大兵起。」《地鏡》曰:「塚自動,天下分破。」又曰:「塚自陷,天下移。」又曰:「塚樹自死,天下易主。」

《河圖》曰:「聖人起,昌光見。」《漢書郊祀志》曰:「武帝封禪,夜有光,晝有白雲,起封中。」《元命苞》曰:「有瑤光貫月,感女樞,生顓頊。女樞見此而意感也。」《河圖》曰:「瑤光如虹貫月,正白,感女樞,出房之宮,生帝顓頊。」《漢武帝禪儀》曰:「天封之禪,晝有白氣,夜有赤光。」《漢書郊祀志》曰:「武帝幸汾陰,汾陰男子公孫傍洋等見汾陰傍有光如繹,上遂立後土祠于汾陰。」又:「郊太一祠,上有光。封禪太山,其夜有光。」又曰:「宣帝祀世宗廟,神光興於殿旁,神光又興于房中,如燭狀。廣川國世宗廟殿上有鍾音,房大開,夜有光,殿上晝明。」《東觀漢記》曰:「安帝私在郡第,數有神光照耀室內。」又曰:「李軼等語讖曰:言劉氏當復起,李氏為輔。遂市兵弩、絳衣、赤幘,歸舊廬,望見廬南有若火光,以為人持火,呼之,光遂熾,曈曈赫然,上屬天,有頃不見,異之。」張勃《吳錄》曰:「武烈皇帝,姓孫氏,名堅,字文台,吳郡富春人。漢季世,墓上數有光雲五色,上燭天。」《天源記》曰:「武王呂光子世明王,以石氏建武四年夜,有光曜舉舍,異之,名曰光。」《異苑》曰:「孫堅喪父,行葬地,忽有一人曰:‘君欲為百世諸侯,欲為四世帝乎?’曰:‘欲為帝。’此人因揭一處而沒,既葵,塚上常有怪。」《抱樸子》曰:「有赤光如火從天來下入,軍亂,將死。」郗萌曰:「有光如日月見虛,為男子之祥。」又曰:「有光如蛟龍見宮室,為女子之祥。」《後秦記》曰:「姚襄將與符廣眉戰,謂將軍王欽盧曰:‘吾數行,常有異光引吾前,狀如導驅,數日,忽復不見,意惡之,此何祥也?’欽盧不對,即與眉戰,死于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