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00. 卷一百:醴泉、河出

Jack 在 2012, 十月 1 - 07:51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

唐 瞿曇悉達 撰

醴泉 河出

《瑞應圖》曰:「醴泉者,水之精也。王者得地理則出,有仙人以爵酌之。」《運斗樞》曰:「旋星得則醴泉出。」《地鏡》曰:「河徙,是謂陰反,不出五年,有叛臣,兵行,民流亡。河徙一裏至三裏,是謂失政,且有謀臣;河徙至五裏、十裏,女主執政,外戚有背叛;河徙十裏已上,人君失道,政在下臣。流水忽易道,君易賢。」

水湧溢及竭

《地鏡》曰:「河盈溢,不出三年,國有憂;水忽自盈起,君凶,且大水。」《運斗樞》曰:「帝壯而奪勢,水決壞山。」注云:「壯年健時見奪勢,故水決壞山,言陰奸行,君危也。」《漢書》曰:「武帝建始二年,北宮井水溢出,王莽之征也。水流庭,霍氏遂亂。」王隱《晉書》曰:「大興元年,河水竭斷百余步,兩頭深淺如故,中絕不流。」《後魏書》曰:「前廢帝普大元年,司徒府、大倉前井並溢,占曰:民遷流之象。永熙三年十月,都遷於鄴地。」《地鏡》曰:「井水流出地,若理絕者,臣驕猾,兵方起。」京房《易候》曰:「湧水無處,必流殺人七日,七年聖人滅。」《晉中興征書祥說》曰:「咸安九年,濤水入石頭,殺人,俄而海西公廢。大元十三年十二月戊子,濤水入石頭,毀大船,沈殺人,己亥,江水湧起建康、秣陵,江淹,沒殺人,陰旺之應也。」崔鴻《十六國春秋北燕錄》曰:「龍城東溝竭涸積年,夏四月,溝中墳起,有聲,俄而泉湧出,閩尚曰:溝中墳起,所謂深谷為陵,泉湧出所謂百川沸騰,陰旺之所致也,國及家井自沸溢,君將亡覆之,期三十日,水忽自竭,邑虛,不吉。都邑中水無故自絕及易處者,邑人徙亡。」

河壅

《地鏡》曰:「河大壅,下臣執政,或主大水色變,不出六年,易王,女主亡。」《漢書五行志》曰:「水,北方,終藏萬物者也,其於人道,命終而形藏,精神放越,聖人為宗廟,以收魂氣,春秋祭祀,以終孝道。若不敬鬼神,政令逆,則水失其性,百川逆溢,壞縣鄉邑,溺人民,及淫雨傷稼,是水不潤下。」《尚書大傳》曰:「簡宗廟,不禱祠,廢祭祀,逆天時,則水不潤下。」《潛潭巴》曰:「河水逆流,怨氣甚。」《地鏡》曰:「水逆流,是謂道逆,不出二年,兵從女主起。」《國語》曰:「靈王二十年,穀、洛二水鬪,毀王宮。」又曰:「水忽不流,婦人惑,政亂令廢,不出五年,亡國;水一年不流,有反臣。」《漢五行志》曰:「谷、洛鬪,劉向以謂近火、沴水,以《傳》推之,四瀆比諸侯,洛其次,卿大夫象,卿大夫將分爭,以危王室也。」《地鏡》曰:「流水忽停,天下飢;停水流,天下兵。」《續漢書》曰:「桓帝永興二年,彭城泗水增長逆流,永壽元年六月,洛水溢至津,城門流物,是時皇后兄冀秉政,疾忠直,後遂誅滅。」

水赤

京房《易候》曰:「宮水化為血,七月,七年,聖人滅。」《古今注》曰:「安帝延平六年,河東水化為血。」《異苑》曰:「勃勃虜都長安,端門外井人常宿汲停水壅,中夜砰磕有聲,視水如血,中有丹魚,長三尺而有赤光,國尋滅。」京房《易候》曰:「水自赤,光如血,其國有流血。」《地鏡》曰:「水赤如血,邑有流血。」《晉朝雜事》曰:「元康六年,彭城泗水赤如血。」京氏《對災異》曰:「河水赤者,獄有冤恨,誅殺不當,則致河水赤也。其救也,正獄刑,解疑罪。」京房《易傳》曰:「君湎於酒,淫于色,賢人潛,國家危,厥異流水赤。」《漢五行志》曰:「秦武王三年,渭水赤。」《漢書》曰:「廣陵王胥宮中池水變,魚死,王為事誅。」《後魏書》曰:「太祖登國中,河南有虎七,臥於河側,三日及去,後一年,蚍蜉白鹿盡渡河北,後一年,河水赤如血,此衛辰滅亡之應,及誅其族類,悉投之河,其地遂空。」《地鏡》曰:「井水赤,邑虛,相攻,主亡。」

水黃濁 水清 水無魚 水自臭

《地鏡》曰:「君井若黃濁,政令不明;清水忽自濁,天下將死;國及家井濁,皆君主將亡覆之,期三十日。」《易乾鑿度》曰:「孔子曰:天之將降喜,應河水清三日。清變白,白變赤,赤變黑,黑變黃,各三日,河水安,天下乃清。」《續漢書》曰:「延熹九年,濟陰東郡、濟北平原,河水清,襄揩上言:河者,諸侯之象;清者,陽明之征。豈諸侯有窺京都計邪?其明年,桓帝晏駕,征解漬亭侯為漢嗣,是為孝靈皇帝。」《地鏡曰》:「澤泉水無魚,天王無居。」《地鏡》曰:「國及家井臭,君將亡覆之,期三十日。」《吳志》曰:「諸葛恪將誅,盥漱,聞水腥臭,侍者授衣,衣服亦自夭。恪怪其故,易衣,易水,其臭如初。」

水出高山 水出朝市 水沸

《禮記威儀》曰:「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則蒙水出於山。」京房《易候》曰:「水無故高山上出,邑亡,起兵。」《地鏡》曰:「山石崖有水出,主有謀不成;水忽自出山上,兵且作。」《地鏡》曰:「水忽出於朝市,兵且作。」京房《易候》曰:「水無故市中出,邑兵大作。」《地鏡》曰:「君井湧沸,宗廟失墮。」單子曰:「夏桀德衰,岱山泉沸。」京房《易候》曰:「泉水沸,此謂賤人將貴,王者不顧骨肉,不親九族,厥德已,泉湧沸。」京房《對災異》曰:「江河沸者,有聲無實,此為執政者懷奸不公,眾邪並聚,則致此災。不救,必有叛君謀其政也。令百官舉公直,選有德,置於政。井水沸者,謂人君好用讒邪所致也。」《崖頭易林》曰:「井水沸,不可安居。」

水中火出 水鳴 水出異物 井自出 井中氣出 澤枯 火不炎上

京房《對災異》曰:「水中火出,何?所謂陰氣溢,亡陽施也。女妃無陽,則敵氣溢,至水中火出。不救,有天殃,陰害陽。其救也,正妃妾,率後宮,施命令,誥四方,嫁貞女,賜鰥寡,此災即消。」《地鏡》曰:「澤水忽自鳴,百姓哀;若作金聲,土地分裂;國及家井有音聲,皆君主將亡覆之,期三十日。」《地鏡》曰:「凡水中忽見異物,皆為大旱。」《瑞應圖》曰:「井不鑿自成,王者清淨,則出流,有仙人至之征。」《地鏡》曰:「井中氣直上叩天,而王走民間,國大衰損,兵起。」京房曰:「澤枯歲貧,國易臣,不出三年,客辭。」《尚書大傳》曰:「棄法律,逐功臣,殺塚子,妾為妻,則火不炎上。」(君上行此四者,為天南宮之政官,於地,為火無故燔熾為害,是不上。)《漢五行志》曰:「讒夫昌,邪勝正,則火失其性,宗廟宮館災,是火不炎上也。」

火無煙

《南燕錄》曰:「慕容超大正五年,南郊柴燎焰起而煙不出,靈台張光令私于中書侍郎王景暉曰:煙者,國之種,今火旺煙滅,國其亡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