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5. 卷六十五:石氏中官占上一

Jack 在 2012, 九月 26 - 07:48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石氏中官占上一

攝提占一

石氏曰:「攝提六星,夾大角;

(入角八度少,去北極五十九度半,在黃帝道內三十二度太。)

一名環樞,一名天樞,一名闕丘,一名致法,一名三老,一名天鈇,一名天獄,一名天楯;一名天武;一名天兵。星東西三三而居,形似鼎足,常東向,天子吉昌。若北向,即大人失位,聖人更制,天下有事,期三十日,兵出,復三十日,兵罷。若攝提北向,向格而治,十日而令出,其反故位,十日而兵罷。」《天官書》曰:「攝提者,直鬥杓所指,以建時,故曰攝提格。」巫咸曰:「攝提三星,如鼎足,左右角,西南向,主易姓。」《樂緯葉圖徵》曰:「攝提為楯,以其夾捧帝席也。」《合誠圖》曰:「攝提主九卿。」《洛書》:「攝提移,政更權。」《帝覽嬉》曰:「仁道不行,攝提失衡。」《含文嘉》曰:「王者敬師長,有尊,則攝提如列;無則反折。」

(宋均注曰:師者所以教人為君也,長者所以教納人為長也,大角為帝席,攝提六星攜紀綱,以輔大角,師長象也,如列者,如鼎足,俱東向。)

《春秋緯》曰:「攝提,鬥攜角,以接下化,而東向,令乖行,則天下更紀,王者滅。」《文曜鉤》曰:「代提天下更紀,世有名師。」

(宋均曰:主德不一,則攝提代移更紀,授有令名為天下師表者也。)

《援神契》曰:「攝提遠度,主接靈。」石氏曰:「攝提色欲黃而潤澤,溫溫不明,天下安;明大者,三公恣,天子弱,鈇鉞用。」《元命包》曰:「攝提反衡,天下大亂,易姓與。」

(宋均曰:反衡,謂不東向也。)

《春秋緯》曰:「攝提移向北,王者以過見滅;攝提疏潤,大夫僣差。」焦延壽曰:「攝提星近大角,若不居其故,近戚有謀賊王者。」《石氏贊》曰:「攝提六星攜紀綱;建時立節伺機祥。」

大角占二

石氏曰:「大角一星,在攝提間;

(入亢二度半,去極五十八度,在黃道內三十四度少。)

一名格;一名漢星。」《詩緯》曰:「大角,一曰帝筵,成統理。」《紀曆樞》曰:「大角為天棟,以正紀綱;一曰大角為火,以其赤明也。」《春秋緯》曰:「大角為坐候;一曰大角為帝席,以布神厚德。」又曰:「大角者,天王帝筵也。」甘氏曰:「大角者,棟星也;其星光澤明大,揚芒奮角,強臣伏誅,天下安寧;芒之所指,兵所從往者,吉。」石氏曰:「大角,天棟也;明則天子威行。」《雒罪級》曰:「棟星亡,不吉,王失號。」《尚書緯》曰:「棟星亡,罪深重,誅。」《春秋緯》曰:「大角不見,蒼帝失勢。」《含文嘉》曰:「王者敬諸父有差,則大角光明以揚。」

(宋均曰:諸父,伯仲叔季也;角堅剛而居帝前,帝敬諸父,感天,故應之也。)

《鉤命決》曰:「赤滅亂,棟星去。」《論識》曰:「棟星亡,主曠之。」石氏曰:「大角,貴人象也,主帝座;光潤明大,則吉;光不明者,若有他色;青憂,赤兵,黑疾,白喪。大角不明,王者失天心,強臣淩主,天下有憂;秦之亡也,攝提不動,而大角亡去。」焦延壽曰:「大角星,角起揚光,若近天帝;左右有以席薦害主者。」郗萌曰:「大角變色,有芒角,大動;不出三月,兵大起。大角數動,人主好游,不居其宮,馳騁天下。

(《晉陽秋》曰:孝武太元二年七月乙亥,大角搖。三年二月乙巳,作新宮,帝及二年移會稽。)

大角不明,則天子耗衰。棟星明大,天子輔強。」《荊州占》曰:「棟星亡,王者死。」韓楊曰:「大角動搖,主不安,臣下有惡事劫主者。」

(《宋天文志》曰:安帝隆安五年七月癸亥,大角星散搖,五色,元興二年,桓玄纂位,遷帝潯陽。)

《石氏贊》曰:「大角帝席,色欲明,光隆潤澤,德合同。」

梗河占三

石氏曰:「梗河三星,大角北。」

(西星入亢八度,去極三十八度,在黃道內四十九度。)

郗萌曰:「天矛者,天子之兵也。」《黃帝占》曰:「梗河三星,天鋒;天之劍戟,主於罰戮;其星如常明而不動,邊寇甯,天下安;星若明大,芒角動搖,邊夷兵起,胡人為亂,王者有憂。」《荊州占》曰:「梗河,天楯;

(晉灼曰名天蠶)

玄戈,天矛也。相近相向,大安。」石氏曰:「梗河三星,天矛也;梗者遞也,河者擔也;士卒更遞,擔持天矛,以行也;在鬥杓頭,主殺,所向無前也;主胡兵,芒角大,則四裔不清,邊兵大起。」《黃帝》曰:「梗河主喪,陰十日不見,國有喪;以初不見日,占之男女。梗河末男,本女;天不陰,梗河亡不見,視二十八宿星嬴縮;若在北斗傍,所見之宿,其國若諸侯有喪。」石氏曰:「梗河亡三日不見,國有謀兵,若諸侯有死者;七日不見,國有大喪;以其初不見之日,以占其國。梗河,天矛也;亡不見,即有所藏;所藏之國,宿有謀兵,不然有喪,求於二十八宿,若鬥;則是以見之日知其期。」《荊州占》曰:「天矛星不欲明大,明大兵起。」石氏曰:「梗河三星,天矛鋒。」

招搖占四

石氏曰:「招搖一星,梗河北。」

(入氐二度半、去極四十度太,在黃道內五十七度強。)

《黃帝》曰:「招搖,尚羊也;

(吳龔《天官星占》曰:常陽)

尚羊者,懸以匡也;一名矛楯,胡星也;與梗河、玄戈,列從北斗柄端,抵大角;近北斗者玄戈,次曰招搖;星明大,赤角而動,胡兵大起,四夷主昌,中國亡。又曰:其俱明,胡利。」《黃帝占》曰:「招搖為矛,攝提大楯。相當,兵大起,大戰。」《春秋緯》曰:「鬥端有兩星,一內為招搖,一外為楯,天鋒主兵用,若動,兵大行。」《荊州占》曰:「招搖,南夷也。」巫咸曰:「矛、楯,兵星,金官也。」《黃帝占》曰:「招搖欲與梗河星相直,則胡常來受命,貢獻於中國;不相直,則胡人叛戾。招搖明而不正,胡不來受命;鬥末之星,招搖之間,名為天庫;招搖離其處,名曰開庫,開庫兵發。招搖星欲明而微小,則王者威令行四夷。」《春秋緯》曰:「矛楯動,兵四行,臣子謀,妄奸通,弑君弑父,九州振。」《春秋緯》曰:「楯動搖,若角,大兵起,天下弑主,害於中發,四方並興,王者行德、納賢、正度。」又曰:「臣主爭伐相誅,則矛楯角躍相扡。」焦延壽曰:「招搖亡去,國兵起,主遇賊。」《天官書》曰:「招搖星赤角,胡兵大起,不來受命;星大亦然。」《荊州占》曰:「招搖奮,光明動,天子強。招搖色青,有憂;赤白而明者,天子有怒;黃白光澤,天下安靜;小而黑,軍破國亡;又曰:色黑為弱。」《荊州占》曰:「矛楯動,近臣恣,庶雄謀。」《石氏贊》曰:「招搖、玄戈,主胡兵;芒角變動,兵革行。」

玄戈占五

石氏曰:「玄戈一星,在招搖北。」

(入氐一度,去極三十二度半,在黃道內五十三度半。)

《黃帝占》曰:「玄戈,主北夷;玄戈,招搖雌也,星欲小微;小微,則王者吉,天下安寧;其星明而大,則胡夷單于動,兵大起。」甘氏曰:「玄戈主胡兵,星若小動,兵小動;大動,兵大起,胡人入境。」《樂緯》曰:「玄戈,宮也。戊子候之,宮亂則荒,其君驕,不聽諫,佞在側;宮和,利致鳳凰,頌聲作。」《荊州占》曰:「玄戈,小數動,後而大動,則兵大起。」石氏曰:「玄戈星赤,天下有兵。」

天槍占六

石氏曰:「天槍三星,在北斗杓東。」

(西星入氐太,去極二十八度太,在黃道內七十一度。)

《黃帝占》曰:「天槍,一名天鉞,三星鼎足形,在北斗柄端。其狀忽然不明,明大則斧鉞用;一曰有兵,小不明,則兵罷。」石氏曰:「天槍三星,主帝伏兵,槍者,今之槍也,以竹為之,銳其頭,以捶地,鋒外向,以槍人;星溫溫而不明,則吉;若光明,則伏兵行。」巫咸曰:「槍,金官也。」《黃帝》曰:「槍三星,備非常,若今之機槍也;其星溫而不明,則王者吉;其星明大,則兵起斧鑕用。」石氏曰:「左槍、右棓,天之武備也;攻城襲邑,當視槍星;大而明,若有叛而自歸者,其國不可出兵,星小而明,兵可出,城可襲。」《荊州占》曰:「天槍,一星不具所見而兵起。」《黃帝》曰:「天槍星動搖,若角,大兵起,天下弑主,害以中發。」《荊州占》曰:「天槍揚光,天降喪亂。」《石氏贊》曰:「槍棓八星,備非常。」

天棓占七

石氏曰:「天棓

(蘇林曰:打棓之棓。)

五星,在女牀東北。」

(柄星入箕八度半,去極三十二度,在黃道內七十一度。)

郗萌曰:「天棓者,先驅也。」石氏曰:「天棓五星,天之武備也;棓者,大杖;所以打賊也;皆所以禁暴橫,備不虞也。」《黃帝占》曰:「天棓五星,天之武備也;以防不虞。其星不明而靜,則天下無兵;其星明大,動搖,則兵大起,五仗用。」石氏曰:「天棓,一星不見,其國兵起。」郗萌曰:「天棓星,微細則吉;變明則凶,有憂。」《荊州占》曰:「天棓,一星不見,天下有大兵。」

女牀占八

石氏曰:「女牀三星,在天紀北。

(西星入箕三度,去極五十度,在黃道內五十六度。)

女牀,後宮禦也,眾妾所居宮也;侍皇后,隨從以時禦見者。」《黃帝》曰:「女牀星,後宮禦也,嬪妾所居宮也;其星欲明,大小相承,如其故;則後妃安,宮人吉;星若微小不明,非其常處,嬪妾不安,其宮有憂。」郗萌曰:「女牀者,主女藏。」石氏曰:「女牀星不明,則吉;明,則宮女恣。女牀星動,不吉。」焦延壽曰:「女牀星舒,妾代女主,不乃死。」《荊州占》曰:「女牀星無故不見,女子多疾。」韓揚曰:「女牀非其故,則後宮有憂。」石氏曰:「女牀主女事,行列微靖,吉;亂明動,不吉。」《石氏贊》曰:「女牀三星,待後宮。」

七公占九

石氏曰:「七公七星,招搖東。」

(西星入氐四度半,去極三十九度少,在黃道內五十九度半強。)

《黃帝》曰:「七公,一名天紀。七公主議疑,天之輔助,七政之象,評議之臣;其星大而齊明,議人有忠,王者安;其星大小有差,微而不明,議者不同,決事不從,人主有憂。」石氏曰:「七公,天之相也,三公廷尉之象也;上星、上公也;次星、中公也;明則七輔強。」《海中占》曰:「七公,七輔也;上星、上公;次星、次公;下星、下公;各以其次第齊明,輔臣居其常職;其星不明者,各以其次,輔臣有黜,若有罪,期不出年。」郗萌曰:「七公,主七政,別善惡。」石氏曰:「七公主議疑,天之相理,謂三公,左輔右弼,前疑後丞之官,平議疑獄,斷折刑法,欲詳審也;星大小不明,議事者不從也。」《石氏贊》曰:「七公七星,議欲詳。」

貫索占十

石氏曰:「貫索九星,

(《天官書》曰:「勾圜一十五星,屬杓,曰賊人之牢。案:貫索為賊人之牢,止有九星,未詳遷所云十五星所以在七公前。上右星入尾半度,去極五十九度少,在黃道內三十七度。)

在七公前。」《黃帝占》曰:「天牢者,賊人之牢也,天下獄律也;一名連索;一名天受;一名天圍。」《論讖》曰:「貫索,主天牢。」郗萌曰:「貫索,而逮獄之法律也;天牢,主天子之疾病憂患。」《春秋緯》:「貫索,賊人之牢;中星實,則囚多;虛、則開出。」石氏曰:「貫索北開,名曰牢戶;其星間闊,則戶開,必有赦;若星狹而不開,牢中有憂,貴人當之。」《黃帝占》曰:「常以四時候天牢,其口星開披,天下赦;不赦,逆人,主憂,開市不利。」《黃帝占》曰:「天牢中央大星,牢監也;左右徙倚,不居其處,若不見,大赦,期十八日。天牢中常有系星三,以甲子、丙子、戊子、庚子、壬子暮視之;其一星去,有善事;其二星去,有賜令爵祿之事;三星盡去,人主德,令赦天下。甲子,期八十一日;丙子,期七十二日;戊子,期六十日;庚子,期八十日;壬子,期六十二日而赦。」《黃帝》曰:「天牢中星,不欲眾,眾則囚多;其中星稀,則囚少;其中無星,天下無罪人,其國安。連索直而抵織女,天下有急布帛之徵。」石氏曰:「貫索入漢中,人相食,兵起。天牢口所向開門者,兵所往,期六月。」焦延壽曰:「貫索星戶開,左右星入牢中,有貴人自索,守者不復,必凶、兵、死。」郗萌曰:「天牢直若角,赦,以午未候之。天牢旁有此星,以至開閉;天牢已開,天下大赦。此星閉而赦;此星以開,不赦,為不慎;順,天牢空,更立元年;不行德令,天雨沙石,期三年。」《天官書》曰:「赦帝行德,天牢為之空。」《荊州占》曰:「天牢中多星,則多系囚;九星,天下獄煩;八星,奸人入;七星,小赦;六星、五星,大赦。天牢斧鑕動搖,非其故,斧鑕用。」《石氏贊》曰:「貫索九星,禁暴橫。」

天紀占十一

石氏曰:「天紀九星,在貫索東。」

(西星入尾五度,去極五十一度半,在黃道內五十六度太。)

《黃帝》曰:「天紀,天緯也,主正理冤訟。星齊明,王法正直,無有偏黨,天下綱紀。」《論讖》曰:「天紀星,以表九州定圖位。天紀星,主曆、音律。」《黃帝》曰:「天紀星敗絕,山崩易政,有飢民,君不安。」石氏曰:「天紀絕,天下大亂,主凶。天紀星明,天下多詞訟者;亡,則政理壞。」焦延壽曰:「天紀星與女牀合,王者妻姑姨以淫亡;若以女謁失位。」郗萌曰:「紀星入漢中,人相食。」班固《天文志》曰:「紀星散者,山崩;不則有喪。」《荊州占》曰:「紀星散絕,不山崩,則主死;又曰紀星馳散,則國綱紀亂。」《石氏贊》曰:「天紀九星,理怨訟。」

織女占十二

石氏曰:「織女三星,在天紀東端。」

(大星入鬥十一度,去極五十二度,在黃道內六十三度太。)

郗萌曰:「織女一名東橋。」《荊州占》曰:「織女一名天女,天子之女也;在牽牛西北,鼎足居,星足常向牽牛、扶筐,牽牛、扶筐星亦常向織女之足,不如其故,布帛倍其價,若有喪。」

(班固《天文志》曰:織女。杜預曰:星占之織女,處女也,天孫女也。案:織女七夕有渡河之期,似非處女之稱。)

石氏曰:「織女主經緯絲制之事,大聖皇聖之母,二小星者,太子、庶子位也;三星俱明,天下和平。」《詩紀曆樞》曰:「織女內正紀綱。」《合誠》曰:「織女,天女也;主瓜果、收藏、珍寶,以保神明,成衣立紀,故齊製成文繡,應天道。」巫咸曰:「織女,天水官也。」郗萌曰:「織女大長秋也。」《黃帝》曰:「織女主絲帛五彩之府,大星後兩小星,太子之位,三星齊明,天下和平,絲綿采帛賤;星若不明,主後有憂,絲綿繒帛貴。織女大星怒而角者,布帛貴。」《黃帝》曰:「織女,一星亡,兵起,女子為侈;織女不居其處,若更天下,以女為憂。」石氏曰:「織女之道與貫索相直,布帛賤,不相直,天下有急,布帛貴。織女主絲帛之事,與扶筐為妃,其足常向扶筐,即吉;不則絲帛有變,其一足亡也,女病;或曰兵起。」焦延壽曰:「織女星入漢,婦人皆水行,後亦然。」郗萌曰:「織女晨見東方,赤精明,女工善;不精明,女工惡;常以十月朔,六七日視之。」郗萌曰:「織女星非故,山搖地動,若牛疾。」陳卓曰:「王者至孝,神祗咸喜,則織女三星俱明,天下和平。」《石氏贊》曰:「織女三星保神明,收藏珍寶以奉王。」

天市垣占十三

石氏曰:「天市垣,二十二星。

(張衡《渾儀》曰:天市二十二星帝座前有一耳。)

在房心東北。

(門右星入尾太,去極九十四度少,在黃道內一度少。)

郗萌曰:「天市垣星,一名天府;一名長城。」巫咸曰:「天市,五帝之治水官也。」郗萌曰:「天市者,天子之市也。」《詩緯》曰:「天市,主聚眾。」《春秋緯》曰:「天市,主權衡。」《荊州占》曰:’天市西北大星,南方相去三尺所,名曰天曹。」石氏曰:「市者,四方所樂,帝都之邦,主王之坐;故帝座在市中,聖主之明候也。」郗萌曰:「天市之垣,天之旗幟也;欲其大明,明則糴賤。」

石氏曰:「天市垣二十二星,主西方邊國;門左星,宋也;次星,衛;次星,燕;次星,東海;次星,徐;次星,太山;次星,齊;次星,河中;次星,九河;次星,趙;次星,魏;次星,中山;次星,河間;市門右一星,韓;次星,楚;次星,梁,次星,巴;次星,蜀;次星,秦;次星,周;次星,鄭;次星,晉也。其星光芒,即其國有謀也;若星色微小,其國邑弱,王者修德以扶之。」

《黃帝》曰:「天市垣星不明,市中星簡,其歲虛、五穀傷、糴大貴,人民飢。天市中,星次其明潤澤,眾蕃可以積貯;市中星不明,市少,可以發出貯積。」《含文嘉》曰:「王者于族人有次序,則天市正明。

(宋均注曰:王者於親疏有次序,族者非一人也,天市之應明,所感多。)

石氏曰:「天市星明,則市吏急,商人無利;星微小,則吏弱,商人多利。天市中星眾明,則歲實;星稀,則歲不實,虛也。」郗萌曰:「天市星明大,則糴賤;不明,則糴貴。天市中多小星,民富足。」《石氏贊》曰:「天市二十二星,為外臣。」

帝座占十四

石氏曰:「帝座一星,在市中,侯星西。」

(入尾十五度半,去極七十一度少,在黃道內三十九度。)

《黃帝占》曰:「帝座、天廷也;人主象也。」石氏曰:「帝座,天位也;帝座,天之貴神也;執陰陽之銳,秉殺生之府,總萬化之原,保存亡之機,和陰陽之氣,應四時之分。帝座星色欲明光而潤澤,則天子吉,威令行;微小,則凶;星亡,則王者有憂,大人當之,天下亂,有兵起,期二年。」《石氏贊》曰:「帝座一星,尊時行。」

候星占十五

石氏曰:「侯一星,帝座東。」

(入箕二度半,去極七十三度太,在黃道內三十八度少。)

巫咸曰:「候星,土官也。」石氏曰:「候星以候陰陽,伺遠國夷狄,以知謀徵。候星主時變,貨財安靜,吉;候星明,萬國同風,王道通利,輔臣強也;微小不明,則王道不通,輔臣弱;星移,主不安;期不出年。若星亡,主失位,期不出年。」《荊州占》曰:「候星明大,則四夷開;候星微細,則國安。」《石氏贊》曰:「候星在東,司陰陽。」

宦者占十六

石氏曰:「宦者四星,在帝座西。

(南星入尾十二度,去極七十二度半,在黃道內三十八度。)

宦者星,常侍黃門左右,小臣侍從之官,常侍市中帝座也。宦者,刑餘人,在座西;微,吉;明,凶。」郗萌曰:「宦者星,非其常,宦者官有憂;宦者,刑人也,有刑人於市。」《石氏贊》曰:「宦者在西,侍主傍。」

斗星占十七

石氏曰:「斗五星,在宦者西南。」

(第一星入尾十度少,去極七十二度,在黃道內二十五度。)

郗萌曰:「斗者,主也,署物散也,其星明,吉;不明,凶;若其星亡,歲飢,或其星仰出,天下升斛不平;覆,則歲稂。又斗星不明,穀不成,歲大飢,人相食。」《石氏贊》曰:「南有斗星,主平量。」

宗正星占十八

石氏曰:「宗正二星,在帝座東南。

(南星入箕二度,去極八十四度,在黃道內二十七度半。)

宗正,主宗人,小宗之象也。」《黃帝》曰:「宗正,帝宗也,主萬物之名,品類於市;其星非其故處,帝宗後族多有黜者,若多死。」石氏曰:「宗者,主也;正者,政也;主政萬物之名於市中;星非其故,吏不去則死,及更號令。宗星失色,宗正有事。宗正星明大,帝宗強大;星不明,帝宗弱也。」《石氏贊》曰:「宗正二星,宗大夫。」

宗人星占十九

石氏曰:「宗人四星,在宗正東。」

(南星入箕七度半,去極八十五度,在黃道內二十八度。)

《元命包》曰:「宗人,主先人;以時祠享。」石氏曰:「宗人主恩享,大宗之象,敦穆親親。」《含文嘉》曰:「族人有序,則宗人倚文正明。」《黃帝》曰:「宗人星明,如其故;宗室有序,人主吉昌;若動搖,不如其常,則宗人不和,王者親屬有變;若宗族貴人多死者。」石氏曰:「宗人星離絕,有大怪鳥見。」《石氏贊》曰:「宗人四星,錄親疏。」

宗星占二十

石氏曰:「宗星二星,在宗人北。」

(南星入箕九度,去極七十九度,在黃道內二十三度太。)

《元命包》曰:「宗星主先人祠享。」石氏曰:「宗星,主別親疏,宗室之象也,皆帝輔血脈之臣也。」《黃帝占》曰:「宗星明而相近,帝相親,後族有序;其星不明,而相遠,則帝親後族相簡,若有謀者,王者有憂。」《石氏贊》曰:「宗星二星,恩不殊。」

東西咸占二十一

石氏曰:「東咸四星,在房東北;

(南星入心二度,去極一百三度,在黃道內二度少。)

西咸四星,在房北。」《黃帝》曰:「東西咸,一名大明,在房東西,各四星而列,熒惑道也,不道輒還之。」石氏曰:「東咸西咸八星者,房戶之扇,常為帝之前屏,以表障後宮,以防奸私也。」郗萌曰:「東西咸,日月之道也;日月五星不以道,必有賊。」《荊州占》曰:「東西咸者,房戶也;星明如列表間,天子吉,子孫蕃滋。」石氏曰:「東西咸四星,在房東北,主日行;色明、吉;不明、凶。」《海中占》曰:「東咸、西咸,星明而行列,王者威令,行,妃後守其宮;其星微小,而不行列,若亡不見,人主威弱,女主自恣,奢淫無度,防守者憂;若宮人有罪,一曰貴女有黜者。」焦延壽曰:「東咸星,上近鉤鈐十日,則有讒賊臣入害主者;西咸星前近,上若有角搖起,明動十日,有人以知天數入為害者。」《石氏贊》曰:「東咸西咸防泆淫。」

天江星占二十二

石氏曰:「天江四星,在尾北。」

(南星入尾六度少,去極一百一十一度,在黃道外二度半。)

《黃帝》曰:「天江星如常,微小,則陰陽和,水旱調;其星明大,天下大水,江海溢流,五穀不熟,民人以水飢,若其星微,若參差不齊,馬貴;一曰馬多死。」石氏曰:「天江星中河而動,則兵起,如流沙,死人若亂麻,以人渡河;如其星不見,則津梁不通;又曰其星不欲明,動搖,則大水出,沒城邑,大道不通。」郗萌曰:「天江星不欲明河中,而居河中者,大兵起,車騎滿野,道不通。」石氏曰:「天江四星,主太陰,其星明,大水不禁。」

建星占二十三

石氏曰:「建星在南斗北。」

(西星入鬥七度少,去極一百一十三度少,在黃道內一度。)

黃帝曰:「建星者,一名天旗;一名天關。」巫咸曰:「建星,土官也。」郗萌曰:「建星,天之都關也,為謀事,為天鼓,為天馬。南二星,天庫也;中央二星,市也,鈇鑕也;上二星,旗也,天府庭也;鬥建之間,三光道也。」《海中占》曰:「鬥建者,陰陽始終之門,大政升平之所,起律曆之本原也。」郗萌曰:「箕星與建星之間,日月五星之下道也。」《詩雅度覽》曰:「建星動,勞未央。」焦延壽曰:「建星,一星不具,若與鬥合一月,辟亡;二星合十日,亡;三星合三日,亡,病也。」《荊州占》曰:「建星欲其相對列,則天下安;若下相類,天下亂,人主憂。」石氏曰:「建星明大,則大臣忠孝,帝承天心;不明大,小不齊,則王者失道,忠臣不用。」《石氏贊》曰:「建星六星,為鬥承,主國日月行失繩。」

天弁星占二十四

石氏曰:「天弁九星,在建星北。」

(西星入鬥六度太,去極九十度太,在黃道內一十七度太。)

石氏曰:「天弁九星,在天市垣外,天下市官之長也,主市中列肆諸價入在市籍者,商稅還,方持物來,皆當貴其租稅。其星明大,由市物盛興;其星不明,則萬物衰耗。」《黃帝》曰:「天弁星欲明大,則天下安寧,萬物興隆,珠玉珍物賤;其星不明,天下空虛,萬物衰惡,五穀不成,珍物貴。」《樂緯》曰:「弁星,羽也,壬子候之,羽亂惻危,其財匱,百姓枯渴,為旱。」石氏曰:「天弁星主恭儉,明吉;不明凶。」焦延壽曰:「天弁星近建星,若明大動搖,天下有女樂見,人主為害者。」《石氏贊》曰:「天弁九星知市珍,其星明大萬物興。」

河鼓星占二十五

石氏曰:「河鼓三星,旗九星,在牽牛北。」

(大星入南斗二十二度太,碼極八十五度,在黃道內二十八度太。)

《黃帝》曰:「河鼓,一名天鼓,一名三武;一名三將軍也;中央星,大將也;左星,左將軍;右星,右將軍;皆天子將也。」郗萌曰:「河鼓,一名提鼓,一名天董;一名天廄。」巫咸曰:「河鼓,金官也。」《天官書》曰:「河鼓大星,上將也。」《合誠圖》曰:「河鼓備,主軍鼓,主斧鉞,主外關州,又主軍喜怒。」《赫連圖》曰:「河鼓怒黑,命成矣。」石氏曰:「河鼓旗揚而舒者,大將出,不可逆,當隨旗之指而擊之,大勝。」石氏曰:「河鼓旗星明者,則旗幟出,以日占其國;其星若戾,將軍政亂,士卒強,將相淩;若旗星不正,有兵。」《黃帝》曰:「河鼓星曲,失計奪勢。」石氏曰:「河鼓不正,若變色,皆為兵憂將免;其星動若怒,皆為兵馬或將出;又河鼓欲正直而明大,黃潤澤,則無兵,大將吉。」又曰:「三武易次,兵起。」郗萌曰:「天鼓之星怒者,馬貴;一名元鼓。」《石氏贊》曰:「河鼓鼓旗建音聲,設守險陰知謀征,旗星差戾亂相淩。」

離珠星占二十六

石氏曰:「離珠五星,在須女北。」

(北星入須女初,去極九十四度,在黃道內二十度。)

郗萌曰:「離珠、女子之星也。」石氏曰:「離珠星者,禦後宮離袿衣也;環珮玉珠,後夫人之盛飾也;主進王后之衣服也。」《黃帝》曰:「離珠星明,如其常,則宮人妃後安身;其星不明,易其故,則宮人不安。」石氏曰:「離珠非其故,後宮亂;從危之陽,天旱;危之陰,大水,五穀不登;離珠明大,則後宮昌;失色不明,則後勢任子不顯,所近不正。」《石氏贊》曰:「離五星、禦後宮。」

匏瓜星二十七

石氏:「匏瓜星五星,在離珠北。」

(西星入須女少,去極七十一度半,在黃道內三十三度。)

《黃帝》曰:「匏瓜,一名天鳥,一名天雞,其四星,劍鐔之形;其星明大,如其故,則果物皆實,歲熟;星若不明,非其常,果物皆惡,歲不登;有大水,川道不通。」石氏曰:「匏瓜者,一名天匏,一名天雞;匏瓜大,則歲熟;星微,則歲惡。」《黃帝占》曰:「匏瓜星,主後宮;匏瓜,天雞也,主司中;所以和五味。」《元命包》曰:「匏瓜,主陰謀。」郗萌曰:「天子果園,為獻食者。」《星官訓》曰:「匏瓜,大瓜也;性內、文明而有子,美盡在內。」《黃帝》曰:「匏瓜星明,則野瓜甘露生;庖廚後宮官多子孫;星不明,後失勢;又其星非其故,則山搖。」石氏曰:「匏瓜非其故,則山谷多水,天下不通。」焦延壽曰:「匏瓜星不見,若不正、動搖,皆為有賊人主者;若以果實為敗。」《石氏贊》曰:「匏瓜五星,司謀忠。」

天津星占二十八

石氏曰:「天津九星,在須女北河中。」

(西北星入鬥二度,去極四十九度,在黃道內四十九度少。)

《黃帝占》曰:「天津者,一名天潢,一名潢中,一名巨潢,一名江星,一名水王柱,一名格星,一名潢星,一名天津;天津有潢四星,在危之北,居漢。」郗萌曰:「天潢者,天津也,一名天漢。」《元命包》曰:「天潢,主河梁,所以度神,通四方也。」又曰:「天潢一星,天子都船也。」《黃帝占》曰:「天津有變,水賊稱王,水道不通。」石氏曰:「天津處,河溢;天津覆水,水滔天;天津亡,河水為害,天下不通。」石氏曰:「天津亡,津道不通;天津張,天下安。」郗萌曰:「天潢星不具,天下津河關道絕不通。」《石氏贊》曰:「天津九星,通厄窮。」

螣蛇星占二十九

石氏曰:「螣蛇二十二星,在營室北。

(螣星入營室一度半,去極五十一度,在黃道內五十三度少。)

螣蛇、天蛇也,主水蟲;又螣蛇,蛇之牡也,與龜鼈交,水蟲之長也;水中之蟲,皆屬螣蛇。」《黃帝》曰:「螣蛇星明,水蟲茂,魚鹽賤;星不明,則水蟲衰耗,魚鹽貴。」石氏曰:「螣蛇星移南,則軍兵起;移北,大水;若星明,不安;微,則安。」《石氏贊》曰:「螣蛇之星,主水蟲。」

王良星占三十

石氏曰:「王良五星,在奎北。」

(居河中,西星入壁半度,去極四十二度半,在黃道內五十七度。)

郗萌曰:「王良、一名天津;一名王濟。」

(案《荊州占》云:王良,或占車騎,或占津梁,且古安通用故二字,並依舊本。)

《元命包》曰:「天騎四星,在漢中;一名天駟,傍一名,王良;主天馬。」郗萌曰:「王良,一名天馬。」《黃帝占》曰:「王良,主禦風雨,水道,主河梁。」《河圖》曰:「王良為天橋。」巫咸曰:「王良,天子道橋之度水之官。」郗萌曰:「王良者,天子奉車。」郗萌曰:「王良策馬,前與馬等,後與馬等。」《荊州占》曰:「王良為西橋,故或占車騎;或占津梁。」《黃帝》曰:「駟馬參差,不行列,天下安;若駟馬齊行,王良舉策,天子自臨兵,國不安。」《黃帝》曰:「王良發者,河水出。」《河圖》曰:「王良策馬,此皆諸侯聖雄並起,期不出九年,天下之兵擾。」《考靈曜》曰:「王良策馬,狼弧張,咄咀害,出血將將。」

(王良傍一星,名策,策馬謂有光芒也。張猶明也,咄咀大星名也,血將將,兵起死傷以眾也。)

《含文嘉》曰:「天子乘舟,得其所,貴賤不相逾僭,則王良附路星明,常在河中,天子壽昌,萬民無疫癘之殃。」《論讖》曰:「王良策馬,野骨曝。」石氏曰:「王良星移,則有兵,以東西南北處所在,王良星不具;津河道不道。王良策馬,車騎滿野,天下大亂,兵大起,明君出;期不出三年。」《海中占》曰:「駟馬不動,天子安營。」焦延壽曰:「天駟星前與閣道相近,有江河之變。」郗萌曰:「王良正,馬疾病。王良與馬齊,天子有疾馬。」《荊州占》曰:「王良與馬齊,天下有急。」郗萌曰:「王良向造父,馬賤。」《赫連圖》曰:「王良策馬,北夷制號。」

(宋均曰:策星在王良傍,若移在王良前,居馬後,是謂策馬。)

石氏曰:「王良星常在漢中,則吉;不可移動,移動則有兵。王良駟馬動搖,天子欲出;小動、小出;大動、大出;千里駟馬。有芒角,天子兵期二年;王者必有所在,惟意有所想,未發顏色,王良星。」《石氏贊》曰:「王良五星,知王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