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6. 卷六十六:石氏中官

Jack 在 2012, 九月 26 - 08:00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石氏中官

閣道星占三十一

石氏曰:「閣道六星,

(司馬遷《天官書》云:後六星,絕漢抵營室,曰閣道。案圖薄,營室北有螣蛇二十二星,其閣道止六星,恐由子長之謬矣。)

在王良東北。」

(南星入奎五度,去極四十三度少。在黃道內五十八度少。)

巫咸曰:「閣道,水官也。」石氏曰:「閣道形如飛閣之狀,從紫微北門出,至河上,天子法駕乘其行,神乘也。」石氏曰:「閣道,王良旗也;一名紫宮旗;在王良傍,而抵紫宮垣,旗動搖,不如其故,旗所指者,兵所起。」《春秋緯》曰:「閣道,所以捍沖,難滅諸咎。」《黃帝占》曰:「閣道,天子禦道也;絕漢,直紫宮,後名曰閣道。其星明,行列正直,人主吉,天下安;其星動搖,不如其故;若星不具,則天子津道不通,有謀臣;閣道星,主道星,天子私出入。王者別宮以候,近出星明大,則王者聖明,四方大通;若星不具,天子道津不通。」焦延壽曰:「閣道星與紫宮藩星同行,辟溺河梁;若王者宮闕道有害者。」《石氏贊》曰:「閣道六星,神所乘。」

附路星占三十二

石氏曰:「附路一星,在閣道兩傍。」

(入奎三度,去極四十三度,在黃道內五十七度。)

郗萌曰:「附路,一名王濟之太僕;一名伯樂;一名就父。」《論讖》曰:「附路,主掃除。」郗萌曰:「附路,主禦風雨。」石氏曰:「附路以通道,若閣道;道壞當從附路,道備,豫不虞,以候災害;故曰備路。」《禮緯》曰:「附路明,天子壽昌,萬民無疫病之殃。」《論識》曰:「附路亡,道塗塞。」石氏曰:「附路星芒,則車騎滿野。」郗萌曰:「附路正,馬車騎滿野,天下大亂,期十月。王良,駟馬也;正馬,謂移在駟馬之前。」《石氏贊》曰:「附路一星,備敗傷。」 

天將軍占三十三

石氏曰:「天將十一星,在婁北。」

(大星入奎十五度半,去極六十度少強,在黃道內二十九度少。)

巫咸曰:「天將軍,金官也。」郗萌曰:「天將軍者,天所以將,率忠正之群士而自衛者。」石氏曰:「天將軍者,天之大將軍也;中大星,大將也;外衛,小吏士也;大將星動搖,兵起,大將出。」《黃帝占》曰:「天將軍小星動搖,不具,兵發。」又占曰:「天將軍星欲明,安靜,天下無兵,大將安寧;其星不明,搖動,天下大兵,大將出行。」《海中占》曰:「天將軍星動搖,天子自將兵出。」郗萌曰:「天將軍旗陳直揚者,所指者勝,所背者負;旗者,左右星也。」《石氏贊》曰:「天將軍十一星,主武兵。」

大陵星占三十四

石氏曰:「大陵八裏,在胃北。」

(北星入婁六度少,去極四十三度少,在黃道內四十度少。)

石氏曰:「大陵,一名積京;其星明,藩國多有大喪,民多疾病,諸侯有喪。」石氏曰:「大陵中有積屍星,明則有大喪,死人如丘山。」甘氏曰:「大陵喪墓,積屍隨居。」郗萌曰:「積京者,大陵也;捲舌之口也;大陵曲而北向,捲舌曲而南向,相為牝牡。」郗萌曰:「積京中星眾,則粟聚,星少,則粟散。」《石氏贊》曰:「大陵八星,主崩喪。」

天船星占三十五

石氏曰:「天船九星,在大陵北河中。」

(北星入婁九度,去極四十三度半,在黃道內四十三度少。)

郗萌曰:「天船九星,一名王船;中有四星,常欲均明,即天下大安;不明,移處,消小不見,天下有兵,若有喪。」石氏曰:「天船主水旱之事,一名天更。」《黃帝占》曰:「天船主帝王濟渡之官,常居漢中。」郗萌曰:「天船,天將軍兵船也。」石氏曰:「天船常在漢中;不明,天下兵起,津河不通,川水大出,舟船用。」焦延壽曰:「舟星頭四星,常在漢中,將以水戰不成;若有沒國,水大出。」《石氏贊》曰:「船九星,濟不通。」

捲舌占三十六

石氏曰:「捲舌六星,在昴北。」

(北星入胃十度少,去極五十六度,在黃道內四十一度太。)

《黃帝占》曰:「卷星,一名勝舌;一名左舌;一名積京;一名積薪。」《春秋合誠圖》曰:「捲舌,主口語。」石氏曰:「捲舌主利口,明大,則利口用事。」石氏曰:「捲舌星欲微小不明;明大,多讒言,下多讒,口舌作也。」石氏曰:「捲舌星曲如舌,即吉;舌直,天下多口舌之害。」《聖洽符》曰:「捲舌動,其中星眾,兵大起,多口舌;捲舌安靜,其中星希,則國寧,無兵。」郗萌曰:「捲舌星藩盛,天下多口舌,民多疾死;一日兵起,人死如丘山。」郗萌曰:「捲舌星動,兵大起,多口舌;星希,則無兵。」郗萌曰:「捲舌星出守,不居漢中,天下盡為口舌妄言。」《石氏贊》曰:「捲舌六星,知讒謗。」

五車星占三十七

石氏曰:「五車五星,三柱九星;凡十四星,在畢東北。」

(西星入畢三度,去極六十三度,在黃道內十度太。)

石氏曰:「五車,一名天庫;一名天倉;凡五星,在畢昴北,大陵東;其西北端一大星,曰天庫,天庫將,畢也,秦也,太白也,其神名曰令尉;次東北星,名曰獄,燕趙也,辰星也;其神名曰風伯;次東星,名曰天倉,天倉,衛魯也,其神名曰雨師;次東南星,名曰司空,楚也,鎮星也,其神名曰雷公;次西南星,名曰鄉,鄉,韓、魏也,熒惑也,其神名曰豐隆。」石氏曰:「五車中,有三柱;

(晉灼曰:柱解音注)

三星鼎足居;柱一名休格;一名旗。」郗萌曰:「五車一名咸池;一名為五潢;一名為重華;居豐隆也。」《天文志》曰:「三淵者,五車柱也。」《黃帝占》曰:「五車者,五帝之座。」巫咸曰:「五車,天子五兵,水官。」郗革曰:「五車,天子大澤也,主輕車。」石氏曰:「五車,西北大星,大豆;東北星、稻也;東南星,麻也;正南星,粟也;西北、麥也。」甘氏曰:「五車星,五穀各有所主分野,其星動搖變色,其國有後,五穀大貴,人民飢亡,隨

(闕)

決吉凶。」郗萌曰:「五車主五穀;一車主蕡,蕡麻也;一車主麥;一車主赤黑豆;一車主黍;一車主稻米。」《黃帝占》曰:「五車三柱,星動,期三十日,車騎發。」《禮緯含文嘉》曰:「天子觀天文,察地理,和陰陽,揆星度,原神明之變,獲福於無方,得靈台之視,則五車三柱均明,不離其常,川原陸澤,年豐穰。」

(宋均注曰:天子考察天氣,若祥填見,赤星之薐者也,所以獲福穰災、五車主五穀、為民穰災得民福,民無飢寒之困,故五車星均明,以應之也。)

《春秋元命包》曰:「五車三柱,象天下之車;一柱不見,三分一車行;二柱不見,三分二車行;三柱不見,天子自將兵。」《文曜鉤》曰:「咸池中三柱不具,兵革起。」石氏曰:「五車中,一柱出若不見,兵少半出;二柱出若不見,兵大半出;三柱盡出若不見,兵盡出;柱入而兵入。柱外出,不與天庫相近者,軍出,穀貴,轉穀千里;柱外出一月,穀貴,期一歲;出二月,穀貴六倍,期二歲;出三月,穀貴九倍,期三歲;出三月不入,穀貴十倍。」石氏曰:「五車柱外出,不居兩星之間者,天下大水,木大貴;柱倒立者,就車行,土大貴;轉土千里。」石氏曰:「五車星欲其均明,闊狹有常,五車天庫星,中河而不見,天下有積屍,人不可度河,河不通,即有軍。」石氏曰:「五車明大,若星繁眾,兵革大起。」石氏曰:「五車休出庫者,甲兵強,輕車騎出;休出倉者,大車出,婦女挽糧;休格所指者,車從之。」石氏曰:「五車倉星不見,其所臨之軍,必絕食,大窮而亡。」郗萌曰:「五車旗不見,天下大風,髮屋折木。」又占曰:「五車休,旗動,四夷畔。」又占曰:「五軍休,格反,抵大星,兵起天下,先兵者勝。」《荊州占》曰:「五車柱倒立,占軍行。」石氏曰:「五車星俱明,五穀豐;一星不明,則其穀不升。」又占曰:「五車星失色,赤地三千里,不生。」石氏曰:「五車星有不見,其國飢,有兵憂。」《石氏贊》曰:「五車三柱欲均明,主谷豐耗知敗傷。」

天關星占三十八

石氏曰:「天關星在五車南,參西北。」

(入觜初度,去極七十三度半,在黃道外二度太。)

郗萌曰:「天關,天門也;在黃道中,日月不出其中行,必有一國之主不朝者;一曰柱不道者,五星不出其中,臣必有不道者。」《黃帝占》曰:「日月五星不出天關中者,必有叛臣,不從君命,若主不道,臣謀君,有兵起。」石氏曰:「天關星芒角,有兵。」焦延壽曰:「天關星不在,若與五車星舍,大將披甲,國門閉。」《天官書》曰:「黑帝行德,天關為之動。」石氏曰:「天關星欲大明,明大,則王道平通。」《石氏贊》曰:「天關一星,道所從。」

南北河戍占三十九

石氏曰:「南河北河,六星;夾東井。」

(東河中央,入井十七度少,去極八十度,在黃道外十四度。)

《春秋緯》曰:「井鉞北,曰北河;南,曰南河;兩河天關門,為關梁也。」《黃帝占》曰:「南河戍,名曰南紀,陽門,南宮,南高,南關,越門。」《黃帝占》曰:「南北河戍,一名天高;一名天亭;兩河戍間為天道。」郗萌曰:「南河戍,一名南藏;北河戍,一名北藏;一名天門。」《黃帝占》曰:「北河戍名曰北橫;陰門,北宮,北高,北關,胡門。」《黃帝占》曰:「南河戍為權,北河戌為衡;權不正則天傾,所謂不正者,南河戍南五尺。」《黃帝占》曰:「南北河戍為天街,天街流相抵,天下大亂,親離也。」巫咸曰:「南北戍,北門,水官也。」石氏曰:「天關者,河戍也。主中國之難,此皆天之度,以昭示人也。」郗萌曰:「兩河戍,與戍俱為帝關。」又占曰:「兩戍間為天門;日月五星常出其門中,經行吉;不得久留守馬,日月五星不出其中者,為王失道,行其南,以刑法舉錯,不當失道;行其北,以女及財物金錢失道;近期三年,中期六年,遠期九年。」韓揚曰:「南北戍者,天門也;兩戍間,為天道;日月五星常出南北戍間。出北,旱。」《黃帝占》曰:「兩河星欲明,大小如其故,則天下安寧,四夷來朝;其星不明,若動搖不于其常,則邊兵大動,交侵中國,人主有憂。」郗萌曰:「北河戍下多小星,有民不治,將不明,多失職。」《黃帝占》曰:「日月五星行不出天道間,必有不道之臣;一曰必有道不通。」石氏曰:「南戍主夷狄,北戍主中國;兩戍之間,天關門。」石氏曰:「南北河星不具,道不通,一曰大水。」《石氏贊》曰:「兩河六星,知逆邪。」

五諸侯占四十

石氏曰:「五諸侯五星,在東井北,近北河。」

(西星入井二度,去極五十七度,在黃道內二度少。)

《黃帝占》曰:「五諸侯,主帝心;一曰帝師,二曰帝友,三曰三公,四曰博士,五曰太史;此五者,為帝定疑也。」巫咸曰:「五諸侯,士官。」石氏曰:「五諸侯五星,在北戍之南,東西列,東端第一星,齊也;西端一星,秦也;其餘星,皆為諸國。」《春秋緯元命包》曰:「五諸侯主刺舉,戒不虞。」《援神契》曰:「五諸侯主危傾,此皆諸侯之職也。」石氏曰:「王諸侯者,使發摘奸謀,司察陰私伏匿之事。」《春秋緯》曰:「五諸侯,理陰陽,舉外害,察得失,九州之外使。五星之變逆出,名罰,第一曲歲,其次如位;故以上天,禍從中起。」《禮緯含文嘉》曰:「五禮修備,則五諸侯星正行,光明,不相淩侵;五禾五水,應以大豐。」《黃帝占》曰:「五諸侯星,欲均大小齊明,則王吉昌,天下太平,其臣皆忠;星若差戾,搖動不明,則輔臣不忠,王者不安,天下有憂。」《春秋緯元命包》曰:「五諸侯生角,禍在中。」《春秋緯元命包》曰:「五諸侯星流四去,外牧傷,天子避宮,公卿逃。」石氏曰:「五諸侯星,明大潤澤,大小齊同者,吉;諸侯忠良,王道大興;細微者,凶。」郗萌曰:「五諸侯星當明,即天下大治,安昌;不明,若不見者,天下之貴人有謀其主者,不出三年而發。」韓揚曰:「五諸侯糾戒,見亂相屠。」《石氏贊》曰:「五諸侯星,主議疑。」

積水星占四十一

石氏曰:「積水一星,在北河西星北。」

(入井十三度,去極五十五度,在黃道內十二度太。)

石氏曰:「積水一星,一名聚水;積聚美水,以給酒官之旗。」巫咸曰:「積水之官。」《黃帝占》曰:「積水一星,給酒旗積水者,甘泉也;擬於醪釀,以待賓客;其星欲明,天下安,養宴之禮行;其星不明,人主不安,五穀不登,養宴禮廢,徭役殷煩,人民憂。」石氏曰:「積水星明大,動搖,天下水河海溢流,津道不通。」《石氏贊》曰:「積水星,給酒旗。」

積薪星占四十二

石氏曰:「積薪一星,在積水東南。」

(入井二十一度半,去極六十一度半,在黃道內十度太。)

石氏曰:「積薪,聚薪也;聚薪以給享祀。」《黃帝占》曰:「積薪所以給庖廚,以燎熟飲食;其星欲明,明則王者安,五穀熟;其星不明,則庖廚空虛,天下旱,歲不登,人民飢,王者有憂。」石氏曰:「積薪與積水,相去五尺以內,天下太平,五穀成;若相去一丈以外,天下飢荒,人民流亡,去其鄉。」石氏曰:「積薪明大,則人君增庖廚。」石氏曰:「積薪星明大,禘嘗察;星不明,君臣不和,百祀不享。」《石氏贊》曰:「積薪一星,主給庖。」

水位星占四十三

石氏曰:「水位四星,在東井東,南北列。」

(南星入井十九度半,去極七十二度半,在黃道外三度太。)

《黃帝占》曰:「水位,主水官也;其星微小,如其故,則陰陽和,雨澤以時,天下安;其星明大,大水橫流,溝渠溢滿,五穀死傷,民以水飢。」石氏曰:「水位星,主水衡,衡平象水,澤平而後流,澤不壅塞也;星明大,則兵水興。」焦延壽曰:「水位星上近北戍,國沒為河,不乃有滔天之水,以日占國。」《石氏贊》曰:「水位四星,瀉溢流。」

軒轅星占四十四

石氏曰:「軒轅十七星,在七星北。」

(大星入張太,去極七十一度,在黃道內一度少。)

《詩推度災》曰:「黃龍在內,正土職也;一曰陳陵,二曰權星,主雷雨之神。」石氏曰:「軒轅一名昏昌宮,而龍蛇形;凡十七星,南端明者,女主也,母也;女主北六尺,一星,夫人也,屏也,上將也;北六尺、一星,次夫人也,妃也,次將也;北六尺一星,次妃也;其次,皆次妃也;女主南三尺,星不明者,女禦也;禦西南丈所一星,大明也,太后宗也;禦東南丈所一星,少明也,皇后宗也。」郗萌曰:「軒轅,女主之廷也,一名天柱。」《荊州占》曰:「軒轅前大星明,一曰天關,主陰關。」《淮南鴻烈》曰:「軒轅,帝妃之舍也。」巫咸曰:「軒轅,天子後妃之庭,主土官也。」《黃帝占》曰:「軒轅十七星,主後妃黃龍之體,以應主;南第一星,皇后也;次北一星,三夫人;又北一星,九嬪也;次北一星,二十七世婦;其次北一星,八十一禦女;西南六尺,一星,太后宗也;東星六尺,一星,皇后宗也;後妃星南一尺,一星小者,皇子也;次南二尺,一星,女史也;其星主雷雨風霜霧露,虹霓背瓊抱珥,此軒轅之變氣,皆應主之祥。」石氏曰:「軒轅星,王后以下所居宮也,一曰帝南宮,中央土神,女主之象也;女主之位,黃帝之舍也。」《禮緯含文嘉》曰:「諸舅有儀,則軒轅東西角大張。」《孝經(闕)契》曰:「軒轅列明,後女爭譽。」石氏曰:「軒轅屏星去,無君臣之義。」

石氏曰:「軒轅星如其故,色黃而潤澤,則天下和,年大豐。」石氏曰:「軒轅移外,民流亡,從胡人;移其內,民人大飢,胡人來。」焦延壽曰:「軒轅星動有搖,若相就;皆為後夫人之宗,有死喪,若卑伐尊者。」又占曰:「女禦星去後星遠,有賤星迫近之,有賞賜事;其東西至大民、少民;王者娶,不以次;淫佚不用道理,以下賤為正也。」郗萌曰:「軒轅角振,後族敗,振動也。」《荊州占》曰:「軒轅欲小,小黃明也;消小不見,皇貴妃不安;黑色,大凶。」石氏曰:「軒轅星合,為百二十妃大小相次,後宮多子孫;不明,有暴憂。」《石氏贊》曰:「軒轅龍體,主後妃。」

少微星占四十五

石氏曰:「少微四星,在太微西,南北列。」

(南星入張十度半,去極七十度半,在黃道內三度半弱。)

韓楊曰:「天官圖簿,少微四星,謂第一處士;第二博士;第三義士;第四大夫也。」

(別書云:有五星,南端一星主真人,老子、許由也;第二星處士,孔子也;第三星工士、奚仲、魯班也;第四星術士,定鐘律,師曠也;第五星能士,力舉九千鈞也。又《天官書》曰:廷蕃西有墮星五。案圖簿,止有四星。且韓楊又云異聞,今故兼錄也。)

《文曜鉤》曰:「少微,士大夫位也;一名處士。」巫咸曰:「處士,水官也。」石氏曰:「少微,伏戲之廷。」巫咸曰:「少微,天子副主;或曰博士官;一曰主衛掖門。」《黃帝占》曰:「少微,主藝能之士;若聞如孔子,巧如魯班,道術之士,悉皆主之。」《黃帝占》曰:「少微星明而行列,王者任賢良,舉隱逸才用,天下安;其不明,微而不見,賢良不出,術士潛藏,人主不安。」《春秋緯》曰:「大夫專權,則兵陵地坼;少微纖昧。」石氏曰:「少微星明大而黃潤澤,則賢士舉,而忠臣用。」石氏曰:「少微星微小,則賢士退,而忠臣廢。」巫咸曰:「少微星非其故,女主有憂。」巫咸曰:「處士明,王命興,輔佐出。」焦延壽曰:「少微星近太微,若一星獨前,入太微西門,胡主有謀,賊辟。」《石氏贊》曰:「少微四星,逸士位。」

太微星占四十六

石氏曰:「太微十星,

(案司馬遷《天官書》,班固《天文志》並匡星,未詳其占。)

在翼軫北。」門右星入翼九度,去極七十六度半,在黃道內二度太也。吳龔《天官星占》曰:「太微者,天關也;南門關千里,分為左右掖。」郗萌曰:「太微之宮,天子之廷,上帝之治,五帝之座也;

(案張衡《靈憲》曰:「太微為五帝之庭。)

名曰保舍,十二諸侯之府也;其外蕃,九卿也;軒轅為權,太微為衡。」

(案《續晉陽秋》曰:桓溫入蜀,聞有善星者,後有大志,遂致之,夜獨執其手,於星下問國社之修短,星人曰:太微、紫微、文昌三宮,氣候如此,決無憂虞,五十年外不論耳,溫不悅,遺絹一疋,錢五千,星人詣習鑿齒,曰:受旨自裁,乞命為標揭棺木。鑿齒問其故,星人曰:賜絹令我自縊,乞錢買棺,故知之耳。鑿齒曰:君幾誤死,君亦知星宿有不覆之義乎,絹以戲君,線供資糧,是聽君去耳,星人喜,以此言詣溫,溫歎曰:君三十年看儒書,不如一詣習主簿。)

《淮南鴻烈》曰:「微者,主朱鳥也。」

(許慎曰:「大風之鄉,朱鳥。)

《孝經緯》曰:「太微,天廷,帝以紀錄出圖;五星並設,神錄集謀,故置將相,輔佐執法,郎位,少微以議疑。」巫咸曰:「太微,天子常侍,土官也。」《黃帝占》曰:「太微,天子之宮。西蕃四星,南北列,南端第一星,為上將;北間,為太陽西門;門北一星,為次將;北間,為中華西門;門北一星,為次相;北間,為太陰西門;門北一星,為次相;北間,為中華東門;門北一星,為次將;北間,為太陰東門;北端一星,為上相。東藩四星,南北列,南端第一星,為上相;北間,為太陽東門;北端一星,為上將。南蕃兩星,東西列,其西星,為右執法;其東星,為左執法,廷尉尚書之象,兩執法之間,太微天廷端門也;右執法西間,為右掖門;左執法之東,為左掖門。帝有四部將軍相,有十,帝之所尊貴者,為上將相,不以廷尉、尚書為例。」《洛書》曰:「太微西蕃將,執威誅不順;東蕃相,執美拒侯王。」《春秋元命包》曰:「太微,權政所在。」又曰:「太微為天廷,理法平辭,監升授德,列宿受符,諸神考節,舒情稽疑也;南蕃二星,東星曰左執法,廷尉之象也;西星曰右執法,御史大夫之象也;執法,所以舉刺凶奸者也;兩星之間,南端門也;左執法之東,左掖門也;右執法之西,右掖門也;東蕃四星,南第一星,曰上相,上相之北,東門也;第二星,曰次相,次相之北,中華門也;第三星,曰次將,次將之北,太陰門也;第四星、曰上將;所謂四輔也。西蕃四星,南第一星,曰上將;上將之北,西門也;第二星,曰次將;次將之北,中華門也;第三星,曰次相,次相之北,太陰門也;第四星、曰上相;亦為四輔也。」《春秋緯》曰:「天廷微,序五統三,立法式,成章匡。衛星為蕃臣,西星將位,東星為相位,中執法,南兩星端門。旁左右掖門,五諸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