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4. 卷六十四:分野略例

Jack 在 2012, 九月 26 - 07:40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四

唐 瞿曇悉達 撰

分野略例

宿次分野一

角、亢,鄭之分野,自軫十二度至氐四度,於辰在辰,為壽星。三月之時,萬物始達於地,春氣布養萬物,各盡於其天性,不罹天天,故曰壽星。

(《爾雅》曰:「壽星,角亢也。鄭玄《注月令》曰:「仲秋者,日月會于壽星,一名庫營。」皇甫謐曰:「壽星,一名天庫,一名天翼,一名天正。」《天官書》曰:「角亢氐兗州。」《淮南子》曰:「角亢,鄭也。」費直《周易分野》曰:「自軫七度至氐十一度,為壽星。」蔡伯喈《月令章句》曰:「自軫六度至亢八度,謂之壽星之次,鄭之分野,曰鄭星,得角亢也。」)

穎川之文城、定陵、襄城、隸陽、穎陰、長社、陽曜、郟,

(八縣,穎川郡,秦置。)

東接汝南,西接弘農,特得新安、宜陽,

(二縣屬弘農郡,漢武帝置。)

皆韓之分野。

(《韓世家》曰:韓氏,姬之苗裔也,韓武子事晉,得封于韓也。)

《詩風》陳鄭之國,與韓同星分也。

(《陳世家》曰:陳本太昊之虛也,周武王克殷,求舜後,得媯滿封之于陳,以奉舜祀,為胡公,淮陽國之陳縣,則其地也。)

鄭國,今河南之新鄭是也,

(新鄭縣也,河南郡,秦三川郡也,漢高帝改名焉。)

本高辛氏之火正,祝融之虛,

(重黎為帝營高辛氏居太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營命曰祝融,祝大也,融明也。)

及成皋、滎陽,

(二縣也,屬河南郡戶也。)

穎川之嵩陽城,

(二縣也)

皆鄭之分也。

(《鄭世家》曰:周宣王封庶弟友于鄭,是為桓公也。)

屬兗州。

(《尚書禹貢》曰:齊河惟兗州,《周官》曰:河東曰兗州,《未央分野》曰:鄭治穎川,從滎陽南至梁山,東至龍山,今為穎川。)

氐、房、心,宋之分野;自氐五度至尾九度;於辰在卯,為大火;東方為木,心星在卯,火出木心,故曰大火。

(《爾雅》曰:大辰,房心尾也,大火謂之辰也。《語》曰:參辰,亦曰參商,謂參星與心星也,已釋于魏次注中。鄭玄注《禮記月令》曰:季秋者,曰月會於大火,鬥建戍之辰也。《周禮》曰:大火一名味;一名天馬。皇甫謐曰:大火一名天相;一名天府。《天官書》曰:房心豫州。《淮南子》曰:氐房心,宋也。費直曰:自氐十一度至尾八度,為大火。蔡氏曰:自亢八度至尾四度謂之大火之次。《未央分野》曰:家星得房心,今為梁也。)

(泰碭郡,漢高帝改為梁國也。)

(漢高帝置楚周,宣帝以為彭城郡也。)

山陽郡

(漢景帝分梁國置。)

東平

(漢景帝分梁國置濟東國,宣帝改為東平國也。)

濟陰

(漢景帝分梁國為濟陰國。)

東郡之須昌、壽張,

(二縣也,壽張本名壽良,漢光武避叔諱,改為壽張也。)

皆宋之分野。周分微子于宋,今之睢陽是也。

(睢陽縣屬梁國,周成王封紂庶兄微子于宋,以奉殷祀。)

本陶唐火正閼伯之虛也。

(閼伯、高辛氏之長子也,居商丘也。)

濟陰定陶

(定陶縣也,屬濟陰國。)

《詩風》曹國是也。

(周武王封弟叔振鐸于曹,定陶縣是也。)

屬豫州。

(《尚書禹貢》荊河惟豫州,《周官》河南曰豫州,《未央分野》曰:宋治下蔡、淮陽、從南恒至濟、漢水、沛郡、濟陽、太行、東海,今為梁也。)

尾、箕,燕之分野;自尾十度至南斗十一度,於辰在寅,為析木。尾東方木宿之末;鬥、北方水宿之初;次在其間,隔別水木,故曰析木。

(《爾雅》曰:析木謂之津、箕斗之間、漢津也。鄭玄注《月令》曰:孟冬者,日月會於析木,而鬥建,亥之辰也。《周禮》曰:析木之津,一名天昭,一名漢津。皇甫謐曰:析木,一名天丞相;一名天司空,一名天家子;一名天津。《天宮書》曰:尾箕,幽州。《淮南子》曰:尾箕,燕也。費直曰:自尾九度至南斗九度,為析木之津。蔡氏曰:自尾四度至南斗六度,謂之析木之次。《未央》曰:燕星得尾箕也。)

周武王定殷,封召公于燕;其後三十六世,與六國並稱王。

(王易王也)

東有漁陽,右北平,遼東,遼西;西有上穀,代郡,

(六郡、並秦置。)

雁門,

(郡,秦置。)

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陽、北新城,故涿縣良鄉、新昌。

(八縣也,涿郡秦置。)

勃海之安次,

(安次,縣也,勃海漢高帝置。)

皆燕之分也,屬幽州。

(周分翼州、置幽州。《周官》曰:東北曰幽州。《爾雅》曰:燕,幽州,《未央》曰:幽州治薊,南至積石,東至恒山,今為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遼西,涿郡也。)

南斗牽牛,吳越之分野;自南斗十二度至須女七度,於辰在世,為星紀;星紀者,言其統紀萬物,十二月之位,萬物之所終始,故曰星紀也。

(《爾雅》曰:星紀,鬥、牽牛也。鄭玄注《月令》曰:仲冬者,日月會于星紀,建子之辰也。皇甫謐《年曆》曰:星紀,一名天津;一名天府;一名天苟;一名天雞。《天官書》曰:鬥,江湖,牽牛,婺女,柳州。《淮南子》曰:鬥,吳越也,高誘注《呂氏春秋》曰:鬥、吳也,牛、越也。費直曰:自南斗十度、至須女五度,為星紀。蔡氏《月令章句》曰:自南斗六度至須女二度,謂之星紀之次。《未央》曰:吳越星、得牛鬥。)

今之會稽、九江、

(二郡,秦置。)

丹陽、

(秦為漳郡、漢武改為丹陽。)

豫章、

(漢高帝置)

廬江、

(漢文帝分淮南置)

廣陵、六安、

(漢武帝改江都國為廣陵國,分衡山,立六安國也。)

臨淮、

(郡、漢武帝置也。)

皆吳之分也。

(《史記、吳世家》曰:吳太伯、周太王之長子也。與弟仲雍讓國于季,乃奔荊蠻之地,斷發文身,荊蠻義而歸之,自號句吳國,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後,得仲雍曾孫周章,封之于吳也。)

今之蒼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南海,皆越之分也。

(《越世家》曰:越之先,夏少康之庶子,封會稽,曰無餘,以奉禹祀,十有餘世,微弱為民,禹祀中絕,千有餘載,後有子,生而能言,我無餘之苗裔也,越人尊以為君、號曰無餘王也,至孫允常,越復興焉。)

並屬揚州。

(《禹貢》曰:淮海惟揚州,《周官》曰:東南曰揚州,《未央》曰:吳越北至大江,南至山,東至海,西至洞庭。)

須女、虛,齊之分野;自須女八度至危十五度,於辰在子,為玄枵也;玄者黑,北方之色;枵者,耗也;十一月之時,陽氣在下,陰氣在上、萬物幽死,未有生者,天地空虛,故曰玄枵也。

(鄭玄注《月令》曰:季冬者,日月會于玄枵,鬥建世之辰也。《周禮》曰:玄枵、一名天一,顓頊之虛。皇甫謐曰:玄枵,一名婺女;一名少府;一名河鼓;一名天機。《天官書》曰:虛、危,青州。《淮南子》曰:虛危,齊也。費直曰:自須女六度至危十三度,為玄枵。蔡氏曰,自須女二度至危十度,謂之玄枵之次。《未央》曰:齊星得虛危。)

東有菑川、

(漢文帝分齊國為藩川國)

東萊、

(郡,漢高帝置。)

琅邪、

(郡,秦置。)

高密、

(漢宣帝改膠西國為高密國)

膠東、

(漢高帝分齊為膠東國)

南有太山、

(郡,漢高帝置。)

城陽、

(漢文帝分齊國立城陽國)

北有千乘、

(漢高帝立為國)

得清河以南,勃海之高樂、高城、重合、陽信、西有濟南,

(漢文帝分濟國立濟南國)

平原、

(漢高帝置)

皆齊之分也;

(《齊世家》曰:齊太公望,佐周武王、而王乃封太公于齊,武王崩,成王命齊國東至於海,西至於河,南至於穆陵,北至於無棣,而都營丘也。)

屬青州。

(《禹貢》海岱惟青州,《周官》曰:東曰青州、《爾雅》曰:齊曰營州、則青州也,《未央》曰:齊治營,依于營丘、北至燕、西至九河、南至藺水,東至海。)

危、室、壁,衛之分野,自危十六度至奎四度、於辰在亥,為諏訾,諏訾歎息也。十月之時,陰氣始盛,陽氣伏藏,萬物失歲養育之氣、故哀愁而歡、悲嫌無陽,故曰諏訾。

(諏訾者,古諸侯也,帝嚳娶諏訾氏女,生摯,堯兄也。《爾雅》曰:諏訾曰營室東壁也,一曰豕韋,夏氏之禦龍氏國也,《左傳》曰:萇弘對周景王曰:蔡侯弑其君之歲,歲在豕韋也。鄭玄注《月令》曰:孟春者,日月會於諏訾,而鬥建寅之辰也。《周禮》曰:諏訾:一名豕韋,一名顓頊,一名諏訾,一名天府,一名北陵,一名卿中。《天官書》曰:營室、東壁,並州。《淮南子》曰:營室,東壁也。費直曰:自危十四度至奎一度,為諏訾。蔡氏曰:自危十度至東壁八度,謂之豕韋之次。《未央》曰:衛星得營室東壁也。)

今東郡、

(秦置)

魏郡、

(漢高帝置之)

黎陽河內郡

(漢高帝置,本殷之舊都,周既克殷,分其畿內為三國,《詩風》鄘鄰,衛國是也。)

野王朝歌、皆衛之分也。衛為翟人所滅,文公徙封楚丘,後三十年,子成公遷於帝丘,今濮陽是也,屬並州。

(周分冀州、置並州,《周官》曰:正北曰並州,今分野無並州所部郡縣,並州凡九郡,悉在燕趙秦次中,未詳也。《未央》曰:衛置濮陽,其地從王水以東至沛,今為東郡也。)

奎、婁,魯之分野,自奎五度至胃六度,於辰在戌,為降婁,降下婁曲也。陰生於午,與陽俱行至八月,陽遂下;九月陽微,剝卦用事,陽淨剝盡;陽在上,萬物枯落,捲縮而死,故曰降婁。

(《爾雅》曰:降婁,奎婁也。鄭玄注《月令》曰:仲春者,日月會于降婁,而鬥建卯之辰也,《周禮》曰:降婁一名清明。皇甫謐曰:降婁一名天官。《天官書》曰:降婁,魯徐州。《淮南子》曰:奎、婁,魯地。費直曰:自奎二度至胃三度,謂之降婁之次。《未央》曰:魯星得奎婁。)

東至東海、

(郡,漢高置)

南有泗水、

(泗水國,漢武帝分東海郡立也)

至淮、得臨淮之下,相睢、陵僮、取慮,皆魯之分也。周成王以少昊之虛曲阜,封周公子伯禽為魯侯,以為周公主也;

(《魯世家》曰:周武王克殷,封弟周公旦于少吳之虛,周公佐武王,不就封,武王崩,成王命周公子伯禽代居國,是為魯公也。)

屬徐州。

(《禹貢》曰:海岱及淮、惟徐州,《爾雅》曰:齊東曰徐州,而周罷徐合青,漢武復置徐州。《未央》曰:東至溫水,西至滎陽,北至代,南至江。)

胃、昴,趙之分野,自胃七度至畢十一度,於辰在酉,為大樑;梁強也,八月之時,白露始降,萬物於是堅成而強,故曰大樑。

(《爾雅》曰:大樑,昴也。鄭玄注《月令》曰:季春日月會于大樑,鬥建辰之辰也。《注同禮》曰:大樑一名太陽,一名西陵。皇甫謐曰:大樑一名耕田,一名天倉,一名天獄,一名大軍,一名偏將軍。《天官書》曰:昴畢,冀州。《淮南子》曰:昴畢,魏也。費直曰:自胃四度至畢八度,為大樑。蔡氏曰:自胃一度至畢二度,為大樑之次。《未央》曰:趙星得參伐他。)

趙本晉地,分晉得趙國;

(漢高帝以邯鄲郡為趙國)

北有信都、

(漢高帝立)

真定、

(國,漢武帝立)

常山、

(郡、漢高帝置。本因山為名恒山郡,漢文帝諱恒,故改曰常山也。)

又得涿郡之高陽、鄭州鄉,

(二縣也。涿郡,漢高帝立。)

東有廣平、

(國,漢武帝立。)

钜鹿、

(郡,漢高帝置。)

清河,

(國,漢文帝分趙國立。)

又得勃海之東平、舒中、武邑、文安、東州、城平、童武,

(六縣也,漢置河以北也)

南至浮水,

(水名,一作漳水。)

繁陽、內黃、斥丘,

(三縣,屬魏郡,高帝置。)

西有太原、

(郡,秦置。)

定襄、

(郡,漢高置。)

雲中、

(秦置)

五原、

(秦九原郡,漢武帝改。)

朔方、

(漢武帝開置)

上黨、

(秦置)

本韓之別郡,元韓近趙,後卒降趙,皆得之自趙,夙後九世,稱侯四世,敬侯徙都邯鄲,後三世有武靈王,五世為秦所滅。

(《趙世家》曰:趙氏之先,帝顓頊之苗裔,伯益之後也,又虞舜妻子,姚姓之女賜姓贏氏,曆夏殷,世為諸侯,後造父為周穆王禦,而西巡狩,而偃王反繆王,日馳千里,還攻徐,破之,乃賜造父趙城,由此為趙氏。)

屬冀州。

(《禹貢》曰:冀州既載壺口,治梁及歧《周官》曰:河內曰冀州,《未央》曰:趙治邯鄲,北至常山,代郡。)

畢、觜、參,魏之分野,自畢十二度至東井十五度,于辰在申,為實沈;言七月之時,萬物極茂,陰氣沈重,降實,萬物故曰實沈。

(高卒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沈,而不相能,後帝不藏,遷閼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為商星;遷實沈于大夏,主參,唐人是因,故參為唐星,至周武王感靈夢,而生叔虞,成王時唐有亂,周公滅唐,成王因戲而封虞于唐河,汾之東方百里,太原郡之晉陽縣是也,實沈參之辰也,因名次焉。鄭玄注《禮記月令》曰:孟夏者,日月會于實沈,鬥建已之辰。《周禮》曰:實沈一名不疑,皇甫謐曰:實沈一名大唐,一名中尉,一名天路,一名天溝,一名天京,一名旄頭。《天官書》曰:觜觴,參、益州。《淮南子》曰:觜觴、參,趙也。鄭玄注《周禮保章氏》曰:實沈,晉也。費直曰:自畢九度至東井十一度,為實沈。蔡氏曰:自畢六度至東井十度為實沈之次。《未央》曰:魏星得胃,昴、畢也。)

自高陵

(縣也,屬益州。)

以東,盡河東、

(郡,秦置。)

河內、

(漢高帝置)

南有陳留、

(郡,漢武帝置。)

汝南、之邵陵、隱強、新汲,

(秦置)

及西華、長平、穎川、之舞陽、郾許、鄢陵、河南之開封、中牟、陽武、酸棗,

(酸棗、縣,屬陳留,縣,則為重見也。)

皆魏之分也。

(《魏世家》曰:畢公高之兵也,與周同姓,高佐同武王,得封于畢,更為畢氏,後封其苗裔曰畢萬,事晉獻公從伐霍耿,魏滅之,獻公以魏封萬魏,河東郡之永安縣是也,武子子悼子,徙治霍,霍平陽郡之永安縣是也,悼子子昭子,徙安邑河東之安邑縣,是昭子孫獻子與趙鞅共謀,祁羊舌氏,分其地、獻子曾孫恒子與趙韓滅智伯桓子,孫文侯,時,魏為強大,周烈王賜命為諸侯,文侯子武侯,與趙韓滅晉,分其地,故參為魏之分野也。)

屬益州,

(漢武帝改梁州,為益州,非魏地,益州地盡在秦楚次中,為甚略,未詳其旨,《未央》曰:晉治太原,從魏以西至襄治之,今為河東、河內、上黨、雲中。)

東井、輿鬼、秦之分野,自東井十六度至柳八度,於辰在未,為鶉首,南方七宿,其形象鳥,以井為冠,以柳為口;鶉鳥也,首,頭也,故曰鶉首。

(《爾雅》曰:咮謂之柳,鄭玄注《禮記月令》曰:仲夏者日月會於鶉首,鬥建午之辰也,《周禮》曰:鶉首一名小章,皇甫謐曰:鶉首一名天祿,一名天子市,一名白虎將,一名斧鉞,《天官書》曰:東井輿鬼,雍州,《淮南子》曰:東井、輿鬼,秦也,費直曰:自東井十二度,至柳四度,為鶉首,蔡氏曰:自東井十度,至柳四度,謂之鶉首,《未央》曰:秦星得東井輿鬼也。)

自弘農故關以西,

(故關、古函谷關也弘家郡、漢武帝置。)

京兆、扶風、馮翊、

(並秦內史,漢武帝分為三輔。)

北地、上郡、

(二郡,秦置。)

西河、安定、天水、

(三郡,漢武帝置。)

隴西、

(秦置)

南有巴郡、蜀郡、

(二郡,秦置。)

廣漢、

(漢置)

犍為、

(漢武帝置)

武都,西北有金城、

(漢置)

武威、

(本休屠王地也)

張掖、

(本昆耶王地)

酒泉、敦煌、

(敦煌本屬酒泉,漢武帝置。)

又西有牂牁、越巂、益州,皆秦也。

(三郡,並漢武帝開置。)

秦之分也,

(《秦世家》曰:秦之先曰非子,與趙同姓,伯益之十六世孫也,為周孝王養馬,甚息,孝王封為附庸,邑之于秦,號曰秦贏,天水之隴縣,則其地也,秦贏曾孫曰秦仲、周宣王使伐西戎,為戎所殺,宣王復命仲子莊公與四弟伐戎,破之,賜仲大駱之地,於是居大丘,扶風之槐裏縣是也。)

屬雍州。

(《禹貢》曰黑水西河惟雍州,《周官》曰:正西曰雍州,漢武帝改為涼州,《未央》曰:秦治機陽,又治咸陽,今為長安,北地從華山,西至隨神流沙,今為三輔,巴蜀、漢中、隴西,北地,上郡也。)

柳、七星、張,周之分野,自柳九度至張十七度,於辰在午,為鶉火,南方為火,言五月之時,陽氣始隆,火星昏中,在七星朱鳥之處,故曰鶉火。

(《爾雅》曰:柳、鶉火也,柳、七星、張,南方之中宿也,故曰火。《周禮》曰:鳥與七遊,象以鶉大也。鄭玄注《禮記月令》曰:季夏者、日月會於鶉火,鬥建未之辰也。《周禮》曰:天井一名致方。注《天官書》曰:七星、張、三河。《淮南子》曰:七星、張,周也。費直曰:自柳五度至張十二度,為鶉火。蔡氏曰:自柳三度至張二十度,謂之鶉火之次。《未央》曰:周星得注張。)

今之河南雒陽、穀城、平陽、偃師、鞏維氏

(北七縣,屬河南郡。)

並周分也。

(《周世家》曰:周之先曰棄、秦生有神怪,長好稼穡,為舜播植百谷,舜封之于邰,扶風是也,號曰後,稷姓,為姬氏,曾孫公劉、國於分扶風是也,十世孫曰太王,為狄所侵,遷於歧挾風之美陽是也,大王孫,文王有聖德,周室方隆,從都於酆、酆在京兆之杜縣、文王子武王,滅商,徙都於鎬,鎬在京兆之長安縣,武王子成王營雒邑都河南郡之河南縣是也,或云成王居雒邑,六世孫懿王,遷大丘也。)

屬三河。

(河南、河內、河東三郡是也,案周之將亡,惟河南一郡,故以為周分野,其河內河東,乃在魏次中,未詳周分野稱三河之謂矣,《未央》曰:周治洛陽,西至華山。東至榮澤,少室,北至河南。至濮水,今為河東、陳留。)

翼、軫,楚分野,自張十八度至軫十一度,於辰在已,為鶉尾;南方朱雀七宿,以軫為尾,故曰鶉尾。

(鄭玄注《禮記月令》曰:孟秋者,日月會於鶉尾,鬥建申之辰。《周禮》曰:鶉尾一名鳥帑。皇甫謐曰:鶉尾一名鳥注,一名天根,一名旄,一名柳。《天官書》曰:翼軫到。《淮南子》曰:翼楚也。費直曰:自張十三度至軫六度為鶉尾。蔡氏曰:自翼十二度,至軫六度,為鶉尾之次。《未央》曰:楚星得翼軫也。)

今之南郡、

(秦置)

江陵、

(江陵即南郡,所部縣,即重見矣)

江夏、

(漢高帝置)

零陵、

(郡,漢武帝置。)

桂陽、武陵、

(二郡,漢高帝置。)

長沙,

(郡,秦為郡,漢高帝改為國。)

及江中、

(秦置)

汝南,

(漢高帝置)

皆楚之分也。周成王先師鬻熊之曾孫。熊繹,于荊蠻為楚子,居丹陽,後十餘世,至熊通,號武王、浸以強大,後五世,有莊王,並有江漢之間,吞陳蔡縣,申息服隨唐,後十世頃,王徙於東焉。

(《楚世家》曰:鬻熊,祝融之苗裔也,姓芊氏,丹陽,今南郡之枝江縣是也,武子文王,都於郢,江陵是也,莊王曾孫昭王、為吳所破,吳兵入郢,昭王奔隨,楚大夫申句胥求救于秦,秦乃救楚,大敗吳師,闔廬弟夫梁王反,自立為王、闔廬班師,昭王乃得反國,更都于郡南郡,鄭縣是也。)

屬荊州。

(《禹貢》曰:荊及衡陽惟荊州,《周官》曰:正南曰荊州,《未央》曰:楚治,南至九江、北至淮水,東至海、西至魚腹山,今為淮陽、汝陽、廬江、長沙、南海,故楚治南郢也。)

月所主國二

《荊州占》曰:「正月,周;二月,徐;三月,荊;四月,鄭;五月,晉;六月,衛;七月,秦;八月,宋;九月,齊;十月,魯;十一月,吳越;十二月,燕趙。」

日辰占邦三

石氏曰:「甲、為齊;乙、為東海;

(司馬遷、班固並以甲乙日月不占;晉灼注曰:海外遠甲乙日、時,故不占之。)

丙、為楚;丁、為南蠻;

(司馬遷、班固並以丙丁為江淮海岱)

戊、為魏;

(一云戊為韓。司馬遷、班固並以戊已為中州,河濟也。)

已、為韓;

(一云已為魏)

庚、為秦;辛、為西夷;

(司馬遷、班固。並以庚辛為華以西)

壬、為燕;

(司馬遷、班固、並以壬為趙。《淮南子》;壬為衛。)

癸、為北夷。

(司馬遷、班固並以壬癸為常山北。《淮南子》癸為趙。)

石氏曰:「子,為周;丑,為翟;

(一云丑魏翟梁)

寅,為趙;

(《淮南子》荊州並以寅為楚)

卯,為鄭;辰,為晉;

(班固、劉表、韓揚並以辰為邯鄲,一云辰為趙也。)

已,為衛;午,為秦;未,為中山;

(一云宋)

申,為齊;

(一云申為晉魏。《荊州占》申為晉。)

酉,為魯;戌,為趙;

(班固云:戌為趙。《荊州》云:戌為吳。)

亥、為燕。」

災變期應四

巫咸曰:「五星之合,金星以金日,木星以木日,水星以水日,火星以火日,土星以土日。月期十二辰,候其災之變,以其殺時;甲乙日,應在金;丙丁日,應在水;戊已日、應在木;庚辛日、應在火;壬癸日、應在土;五星皆同法也。歲星主木也,日以甲乙;熒惑火也,日以丙丁;填星土也,日以戊已;太白金也,日以庚辛;辰星水也,日以壬癸。二十八舍以十二子,故金應在火,木應在金,水應在土,火應在水,土應在木;故木期十二日、十二月、十二歲;火期四十三日、四十三月、四十三歲;土期二十八日、二十八月、二十八歲;金期八日、八月、八歲;水期十日、十月、十歲;又曰:五星守二十八舍,左為春應,右為秋應;前為夏應;後為秋應;其法隨氣所制前後。」石氏曰:「凡五星行犯列合,前為春應;後為秋應;左為冬應;右為夏應;假令春以東為前,西為後,北為左,南為右;夏以南為前,北為後,東為左,西為右;秋以西為前,東為後,南為左,北為右;冬以北為前,南為後,西為左,東為右。」

宋均曰:「災祥見在正月則應在七月;災祥見在二月,則應在八月;災祥見在三月,則應在九月;災祥見在四月,則應在十月;災祥見在五月,則應在十一月;災祥見在六月,則應在來年四月,災祥見在十一月,則應在來年五月;災祥見在十二月,則應在十二月;災祥見在七月,則應在來年正月;災祥見在八月,則就在來年二月;災祥見在九月,則應在來年三月;災祥見在十月,則應在來年四月;災樣見十一月,則應在來年五月;災祥見在十二月。則應在來年六月。」《荊州占》曰:「甲乙日有變,期百二十日;丙丁日有變,期八十日;戊已日有變,期六十日,庚辛日有變,期四十日;壬癸日有變,期二十日。」

順逆略例五

巫咸曰:「五星之行,東行為順,西行為逆。」韓公賓注《靈憲》曰:「當東反西,則逆。」石氏曰:「日行五寸、一尺,為平行;日行一寸、二寸,為遲。」甘氏曰:「逆日,遲。」韓公賓注《靈憲》曰:「五星之行,近日則遲。」石氏曰:「日行一度,為疾。」韓公賓曰:「五星之行,遠日則速。」石氏曰:「未應去而去,為出;未當來而來,為入。」甘氏曰:「同形為入。日月五星與宿星同舍,為合。」石氏曰:「芒角相及,同光,為合。」巫咸曰:「諸舍精相遝,為合。」《荊州占》曰:「相去一尺內,為合。」孟康曰:「合,同舍也。」石氏曰:「星光曜相逮,為合。」郗萌曰:「留三日,為合。」孟康曰:「合宿也,入宿度,為舍。」甘氏曰:「共行在一宿,為舍。」石氏曰:「行度所居,為舍。」甘氏曰:「闕為宿。」石氏曰:「留二十日以上,為宿;宿猶守也。」甘氏曰:「行所當至,過二十一日,色潤澤,為居。」石氏曰:「以度至而不去,為居。」石氏曰:「不東不西,為留。」郗萌曰:「住不移,為留。」石氏曰:「居之不去,為守。」甘氏曰:「徘徊不去其度,為守。」《文耀鉤》曰:「留不去,為守。」郗萌曰:「二十日以上,為守;東西正當,為中。」甘氏曰:「在上而下,為乘。」石氏曰:「五星入度,經過宿星,光耀犯之,為犯。」郗萌曰:「五星所犯,木火土水同度,去之七寸,為犯;太白一尺以內,為犯。」韋昭曰:「自下往觸之,為犯。」甘氏曰:「未當入度,經入為侵。」甘氏曰:「在下犯上,為陵。」石氏曰:「在上犯下,為陵。」郗萌曰:「星圍宿,周廻一匝,為環。不周,曰繞。」石氏曰:「東西為勾。」甘氏曰:「去而復還,為勾。」郗萌曰:「星行如勾,為勾。」石氏曰:「南北為已。」甘氏曰:「再勾、為已。」郗萌曰:「星行如已字,為已。」石氏曰:「西入東出,為貫。」甘氏曰:「在下相侵,為貫。在傍,為刺。」郗萌曰:「直至為抵。星相觸而止,為觸。」甘氏曰:「相切為磨。」石氏曰:「相至為磨。」甘氏曰:「去之寸,為靡。星相滅,為抵。」巫咸曰:「兩體相著,為薄。」甘氏曰:「不於晦朔者,為薄。」

(雖非日月同宿,陰氣隆奄者為薄日光也。)

石氏曰:「不交而食,曰薄。」《帝鑒嬉》曰:「赤黃無光,為薄。」孟康曰:「日月無光,曰薄。」京房曰:「日月赤黃為薄。」韋昭曰:「氣往迫之,為薄。」石氏曰:「相陵,為鬥。」甘氏曰:「倚視,離而復合,合復離;為鬥。」韋昭曰:「星相擊,為鬥。」郗萌曰:「邊侵,為食。」京氏曰:「相侵之食,日體三毀三復,行異處,是為相侵食也;三分日取一也。」韋昭曰:「虧毀曰食。」石氏曰:「光五寸以內,為芒。」巫咸曰:「光一尺以內,為角;歲星七寸以上,謂之角。」郗萌曰:「色非其常,為變。光耀搖豔,為動。」甘氏曰:「潤澤和順,為喜。」石氏曰:「五星光芒隆,謂之怒。」郗萌曰:「壯大色強,為怒。」石氏曰:「超舍而前,謂之贏。」《七曜》曰:「超舍而前,過其所當舍之宿,以上一舍、二舍、三舍;謂之贏。」《易萌氣樞》曰:「大進曰贏。」班固曰:「出為贏。」石氏曰:「退舍而復,為縮。」《七曜》曰:「退舍,以下一舍、二舍、三舍;謂之縮。」《易萌氣樞》曰:「大退,曰縮。」班固曰:「晚出為縮。」甘氏曰:「相近,為就聚。」甘氏曰:「相遠,為離徒。」石氏曰:「星月相近,俱隆明,為同光。」巫咸曰:「凡五星入月中,星不見,為月食星;星見,為星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