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3. 卷六十三:南方七宿占四

Jack 在 2012, 九月 26 - 07:35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南方七宿占四

東井占一

石氏曰:「東井八星,鉞一星,三十三度。

(古二十九度)

度距北南轅西頭第一星先至,去極七十度。

(在黃道外二度半)

春夏為火,秋冬為水。

(巫咸曰:東井,水星也。)

日月五星行貫井,是中道;秦之分野。」《黃帝占》曰:「東井,天府法令也,天讒也,一名東陵,一名天井,一名東井,一名天關,一名天闕,一曰天之南門,三光之正道。行不出其中,為天下無道;三光行經其中,不得留守。東井主水,用法清平如水,王者心正,得天理;則井星正行位,主法制著明;左垣四星,四輔也;右垣四星,以輔赤帝;井中六星,主水衡;其星明大,水橫流。」《孝經章句》曰:「東井為天渠。」巫咸曰:「東井為天亭、天候;又曰井鬼夏獄。」《廣雅》曰:「東井曰鶉首。」《玉曆》曰:「東井曰天齊。」齊伯曰:「東井、天渠也;主於員山,又為其國市。」何法盛《懸象說》曰:「井,女主之象也。」《百二十占》曰:「東井為天池。」《二十八宿山經》曰:「東井、輿鬼山,在秦火山南;井鬼星神,常居其上。」《聖洽符》曰:「井、鉞星大而明,斧鉞且用,兵起。」《易緯》曰:「鉞星明,主自逋,諸侯亂。」石氏曰:「東井墮,天下湧水。井、鉞去,則水滿。」甘氏曰:「用法平,王者心正,則井星明,行位直。鉞星明,則臣多犯罪者。」《海中占》曰:「井鉞一星,司淫奢;其星不欲明,明則斧鉞用,以斬伏誅之臣。」焦延壽曰:「天鉞星不與井齊,則大臣有斬者,以欲然也。」郗萌曰:「斧鑕用,王命興,輔佐出。」《石氏贊》曰:「東井,主水衡,以平時故;置鉞星,斬淫奢。東井八星,主水衡;井者像法,水法水平定,執性不淫,故主衡。」

輿鬼占二

石氏曰:「輿鬼五星,四度。

(古五度)

度距西南先至,去極六十八度。

(在黃道內太)

春夏為火,秋冬為水。

(巫咸曰:鬼,土星。)

輿鬼南六尺,是中道。秦之分野。」郗萌曰:「弧射狼,誤中參左肩,輿屍於鬼;鬼之言歸也。」《南官候》曰:「輿鬼,一名天鈇鑕;一名天訟;主察奸,天目也。」《孝經章句》曰:「輿鬼為夏獄;又曰天金玉府也;又名天匱、天壙;其星明,則兵起而戰,不用節;無兵,兵雖在外,不戰。」《黃帝占》曰:「輿鬼南星,

(石氏曰:南二尺一星。)

積布帛;西星,

(石氏曰:西二尺一星。)

積金玉;北星,

(石氏曰:北二尺一星。)

積銖錢;東星,

(石氏曰:東二尺一星。)

積馬;中央星,積屍。」石氏曰:「鬼東北一星,主積馬;東西一星,主積兵;西南一星,主積布帛;西北一星,主積金玉;此四星有變,則占其所主也;中央色白、如粉絮者,所謂積屍氣也;一曰天屍,故主死喪,主祠事也;一曰鈇鑕,故主法,主誅斬。」郗萌曰:「輿鬼中者,為鑕;鬼星章明,人民更相請召,五穀熟成。」《玉曆》曰:「輿鬼為天屍,朱雀頸;中星如粉絮,鬼為疫害。」《南官候》曰:「輿鬼者,天廟;主神祭祀之事。其國,秦也;其木,楊也;其物,馬牛羊虎也。」郗萌曰:「輿鬼星明大,歲熟;不明,民大散;其星移徙,民大愁,政令急。輿鬼星皆動,其色瞳瞳,望之若有光,上賦斂重數,徭役繁多,萬民悲怨,不出五年,身死家亡,又曰見此災後,連年大水,秦國尤甚。輿鬼、質星,欲其忽忽不明;不明則安,明則兵起,斧鉞且用。」《石氏贊》曰:「輿鬼視明,察奸謀;故置五諸侯,以刺之。輿鬼五星,主視明;從陰視陽,不失精。」

柳占三

石氏曰:「柳八星,十五度。

(古十八度)

度距西頭第三星先至,去極七十七度。

(在黃道外十二度)

春夏為水,秋冬為火。

(巫咸曰:「柳,土星。)

柳北六尺,是中道。」

(周之分野)

《南官候》曰:「柳,天府也,一名天相;一名天大將軍,天少府也;其國、狄也;其木、桑也;其物、羊豕也。」《爾雅》曰:「咮,謂之柳;柳、鶉火也;一曰注,音相近也。」《聖洽符》曰:「注者,木功也。」《孝經章句》曰:「柳,天庫也。」巫咸曰:「柳為木官,主工匠;又曰:柳為天庫。」《天官書》曰:「柳為鳥注,主草木。」齊伯曰:「柳者,生於道澤之山。為其國府庭也。」郗萌曰:「將有木功,則占于柳。」《二十八宿山經》曰:「柳山、七星山、張山;皆相連,在周嵩高山東北;柳、七星、張星神,常居其上。」《黃帝占》曰:「柳者,朱雀頸也;主卿相大臣之廚。凡八星,以防詐偽;其星欲明,明則大臣重鎮;以防不虞;其不明,王者失令,宮室不安。」《春秋緯》曰:「參、注滅絕,臣弑君,子弑父。」郗萌曰:「柳星位直,天下謀伐主;其星就聚,兵滿國;其星不明,德弊離;其星明,國安昌。注星明,廚養具。注舉首,王命興,輔佐良。」《石氏贊》曰:「柳主上食,和味滋;故置天稷,以祭祀。柳主上食,長養形仁以行恩,成其名。」

七星占四

石氏曰:「七星七度。

(古十三度)

度距中央大星先至,去極九十度。

(在黃道外二十一度少)

春夏為火,秋冬為水。

(巫咸曰:七星,水星也)

七星北十三度,是中道。」

(周之分野)

《黃帝占》曰:「七星,赤帝也;一名天庫,一名天禦府。於午火隆,入中宮,德於上星;主衣裳、帝冠、被服、繡之屬。」皇甫謐曰:「七星、一名延頸。」《南官候》曰:「七星,一名天員,天府也;主保葆旅之事。」《玉曆》曰:「七星,一名天河。」《百二十占》曰:「七星,為員官;一名津橋。」宋均曰:「注,候七星也。」《聖洽符》曰:「七星者,倍海也。」巫咸曰:「七星,為賜貨;又天廷。」《天官書》曰:「七星頸為天員官,主急事。」郗萌曰:「七星,為天帝守諸群盜賊。」《列宿占》曰:「七星,主兵。」《黃帝占》曰:「七星正,主陽,朱雀心也;星主衣裳,鳥之翅也,以覆鳥身,以主衣裳也;其星欲明,明則王道大昌,君子家不穩,賢人不逃藏;其星不明,中輔逃亡,賢良不處,天下虛空;王者開四門,則七星光澤,天援綱紀。」甘氏曰:「七星動者,兵起。」郗萌曰:「七星大,則麻熟成。七星明,執政者平;不明,天子疾。七星離,天下易政,家殊計。」《石氏贊》曰:「七星主衣裳,蓋身軀;故置軒轅裁制之。又曰德歸好,性信有成,故以衣裳屬七星。」

張宿占五

石氏曰:「張六星,十八度。

(古十三度)

度距應前第一星先至,去極九十七度。

(在黃道外二十六度半)

春夏為木,秋冬為水。

(巫咸曰:張,水星也。)

張北十三尺,是中道。」

(周之分野)

《南官候》曰:「張為天府也,一名禦府,寶文王神之藏也,一名天王,被服也,一名天倡,其星明,即天子昌。」齊伯曰:「張者,生於江水之山,為天庫;一曰生於道釋之山,為周庫;又為都官。」《黃帝占》曰:「張,天府也,朱雀嗉也;主帝之珠玉寶,宗廟所用,天王內官衣服;其輔帝中宮內,張外翼以衛帝宮。」《聖洽符》曰:「張者,主酒食。」《孝經章句》曰:「張為天相,王者珍寶物,宗廟所用;其西四星,四輔也;帝宮內翼、外張;以匡帝宮。」《天官書》曰:「張嗉為廚,主觴客。」《南官候》曰:「張者為廚,主觴客之事;其木,梧桐;其物,粟,雞、狗、羊皮;其國,周也。」《列宿說》曰:「張主賞與;星動者,有賞與之事。」《黃帝占》曰:「張星明大,則王者行五禮,得天下之中;其不明,修禮退金官,以木官代之,則星光明。」《海中占》曰:「張星不明,王者少子孫。」郗萌曰:「張星明大,則廚養具;若張星不明,多病者、移徙者;天下有逆民就聚者;有兵。」《石氏贊》曰:「張主賜客;賓主嬉,故近

(一本云故置之)

少微,禮義時。張主長養,位盛陽;人君向治,統綱紀。」

翼宿占六

石氏曰:「翼二十二星,十八度。

(古十三度)

度距中央西星先至,去極九十九度。

(在黃道外二十度半)

春夏為金,秋冬為土。

(巫咸曰:翼,金星也)

翼北十二尺,是中道。」

(楚之分野)

《南官候》曰:「翼主天昌,五樂八佾也;一名化宮;一名天都市;一名天徐,以和五音。」石氏曰:「翼,天樂府也,主輔;翼以衛太微宮。法九州之位。入為將士相,繩直有例;內外小星四十六,官各隨其度,小臣之象也。」《聖洽符》曰:「翼者,賓客也。」《孝經章句》曰:「翼者,市也。」《百二十占》曰:「翼為天倡,倍海也,天旗天都也,其國,楚;其木,茱萸也;其物轅幹也,奴婢、毛羽、節器也。」《黃帝占》曰:「翼和五音,調笙律;五輔,以衛太微宮,九州之位;入為宰相,其星明,則帝德明;王者納賢征聖,有進言之慶;禮樂大興,天下和平;其星不明,天子有憂,將有負海之客,禮樂不和,律呂不調。」巫咸曰:「翼,天羽翼,又為負海。」《天官書》曰:「翼為羽翮,主遠客。」《二十八宿山經》曰:「翼山、軫山相連,在楚門山中央最高,翼、軫星神,常居其上。」郗萌曰:「將有負海之事,則占於翼也。」《列宿說》曰:「翼主蠻夷,其星動,則蠻夷來見天子者。」《黃帝占》曰:「翼星光芒明,帝臣群聖,三王清澈,聖賢有期,集會之慶,禮樂大興,天下和平。」郗萌曰:「翼明大,則四夷賓服,翼星從天子;舉兵征伐,其星就聚,天下相伐;其星明,旗用,其星不明,天下無憂。」《石氏贊》曰:「翼主天倡;以戲娛,故近太微,並尊嬉。翼二十二星,主天倡,建旗秉節,物滿張。」

軫宿占七

石氏曰:「軫四星,長沙一星,轄二星,十七度。

(古十六度)

度距西北星先至,去極九十九度。

(在黃道外十五度少)

春夏為木,秋冬為土。

(巫咸曰:軫,金星也。)

軫北十三尺,是中道。」

(楚之分野)

《南官候》曰:「軫,一名天志,主風、死喪;東小星,轄;西小星,轄膏;軫同合,邊兵起;膏去軫二尺,所進近軫,名為天膏;轄者,車騎發,膏轄反;故車騎罷,遠兵息。」《聖洽符》曰:「軫者,車事也。」《孝經章句》曰:「軫、府廷也;車也。」巫咸曰:「軫,天庫;楚國星也;會稽也;軫,天子政朝也。」《南官候》曰:「軫者,天員府也;其國楚也;漢江荊湘衡也;其木、松柏弓;其物、青枲帛也。」齊伯曰:「軫者,生於蒙山,長為楚之國,為府廷。」《黃帝占》曰:「軫,主察凶災,塚宰之臣;四輔也。」《天官書》曰:「軫主風。」《黃帝》曰:「軫者,以候王者壽命,故置長沙一星,主延期;轄二星,主侯王;左轄為同姓;右轄為異姓;長沙、轄星欲明,明則壽命長,天下不亡也;細微,亡;不見七日,其位王侯當之。」《天官書》曰:「長沙星不欲明,明與四星等若五星,入軫中;兵大起。」郗萌曰:「軫北小星,去軫數寸者,轄也;轄明,與四星等,若轄進退,兵大起,軫南小星,去軫二尺者,膏也;轄進膏博軫,是謂天亡,膏三日,車騎發;轄膏各反其處,車騎罷;有兵而轄遠軫者,兵罷。」《百二十占》曰:「軫為天車,車失轄,則傾。」郗萌曰:「軫星明大,則車駕備。軫星及長沙星明,天子內佐親強。軫星移徙,天子憂謀兵;其星就聚,兵大起。軫星流,不正,又無一星,如車無轄,國主憂。將有軍出入,則占於軫。軫轄舉,南蠻侵。」《列宿說》曰:「轄星動,車騎用。」石氏曰:「轄二星,不欲明,明則轁;車行罔,轄欲進,相去七寸;相去一尺以外皆凶。」郗萌曰:「軫星明,兵大起。」《百二十占》曰:「轄星動搖三月,車馬大凶。」《黃帝占》曰:「長沙明,則主壽長。」《洛書》曰:「長沙明,下大臣逆謀,兵乃生。」《春秋緯》曰:「長沙左轄中星,不欲明;明與四星等,兵大起。」石氏曰:「長沙星明,王者保慶,子孫昌。」巫咸曰:「長沙明,天子壽豐。」石氏曰:「軫,主死喪,知凶災;故設長沙,以延期。」石氏曰:「軫四星,主死喪,建時立節,威嚴莊,春王小終,季夏殃。」巫咸曰:「長沙,木官也。長沙一星,主囚亡。」《洪範傳》曰:「南方一百七度。今一百十二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