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2. 卷六十二:西方七宿占三

Jack 在 2012, 九月 25 - 15:18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二

唐 瞿曇悉達 撰

西方七宿占三

奎宿一

石氏曰:「奎十六星,十六度,

(古十二度)

度距西南大星先至,去極七十度,

(在黃道內十四度少)

春夏為金,秋冬為水。」

(巫咸曰:奎,金星也。)

奎南九尺,是中道。」

(魯之分野)

《佐助期》曰:「奎主武庫兵,神名列常,姓均劉方。」《西官候》曰:「奎,一名天庫;一名天邊偏將軍;武庫,軍庫也。奎者,天之玄冥也,溝瀆陂池,江河漢也,其木榆也,其物牛筋革,奎金星也。」《矢官書》曰:「奎曰封豕,一名天豕。」《詩緯》曰:「奎為女令。」《聖洽符》曰:「奎者,溝瀆也。」《孝經章句》曰:「奎,府廷也。」巫咸曰:「奎為天庫;又曰奎婁,春獄。」郗萌曰:「將有溝瀆之事,則占於奎;其西南大星,所謂天豕目者也;亦曰大將,故欲其明也。」《玄冥占》曰:「奎大星,大將軍;其欲明,而行列兩頭免近河,以候水兵。芒角動搖進退,國必用兵;或曰有赦令。」《二十八宿山經》曰:「奎山、婁山相連,奎婁星神,常居其上。」《黃帝》曰:「奎星芒角動搖,國必有兵,不出年中。」《河圖》曰:「帝淫溢,政不平,則奎有兵。」《文曜鉤》曰:「奎星直朝九年,主弑,天下無文法,兵官營壘不寧。」甘氏曰:「奎星動,有溝瀆之事。」」郗萌曰:「奎頭大星,色黃,忽然不明者,將軍叛王也,非其舊,故黃也。」《荊州占》曰:「奎中星明者,水大出。」《石氏贊》曰:「奎主軍;兵禁不明,故置軍以領之;又曰:奎主庫兵,秉統制政功以成。」

婁宿占二

石氏曰:「婁三星,十二度。

(古十五度)

度距中央星先至,去極八十度。

(在黃道內十二度)

春夏為水,秋冬為火。

(巫咸曰:婁,水星也。)

婁南九尺,是中道。

(魯之分野)

《佐助期》曰:「婁主苑牧,神名及方,姓台衛。」《黃帝》曰:「婁主宗廟五祀;一名天府,郊太牢也。」《西官候》曰:「婁,一名密官;一名國市;一名天廟。庫婁者,天獨祿車也,主為聚眾之事。其木,柱也;其物,鉛、錫、銀、黃金、石。」《聖洽符》曰:「婁者,聚眾也。」《孝經章句》曰:「婁,市也。」巫咸曰:「婁為天獄。」郗萌曰:「有聚眾之事,則占于婁。」《海中占》曰:「天子孝,則婁星明大,天下太平。」郗萌曰:「婁星直,有執主之命者就聚,國大不安;一曰星明大,則賦斂時。」《玄冥占》曰:「婁星明,則王者郊祀,天享之;天子明,臣子多忠孝,王者多子孫,天下和平;婁不明大,小失色,不修五祀。」《石氏贊》曰:「婁主苑牧,給享祀,故置天倉以養之。婁主苑牧,有掩斂蓋藏,以春營。」

胃宿占三

石氏曰:「胃三星,十四度。

(古十一度)

度距西南星先至,去極八十二度。在黃道內十二度。春夏為木,秋冬為水,

(巫咸曰:胃,金星也。)

胃南九尺,是中道。」

(趙之分野,《淮南子》、《洪範傳》曰:魏分。)

《佐助期》曰:「胃主稟倉,神名稽覽,姓研骨白。」《西官候》曰:「胃,一名天中府;一名密官,為兵,為喪。」

(金星也)

《聖洽符》曰:「胃者,倉稟也。」《孝經章句》曰:「胃者,庫也。」《天官書》曰:「胃者,天庫。」《百二十占》曰:「胃為天府,藏也。」郗萌曰:「將有倉囷之事,占於胃。」《二十八宿山經》曰:「胃山、昴山,東與畢山相連,在趙常山中央,其山最高大,胃、昴、畢之神,常居其上。」甘氏曰:「胃動,有輸運之事;胃星明者,王者郊天得福,天下和平;星不明,大小失位。」《海中占》曰:「胃星明大,王者須祀,則壽命長,子孫昌。」郗萌曰:「胃星明大,倉稟實;胃星離徙,倉穀不出;其星就聚,穀大貴,民流於道。」《荊州占》曰:「胃中星眾者,穀聚;星少,穀散。」《石氏贊》曰:「胃主倉稟五穀基,故置天囷以盛之。」又曰:「胃宿三星,主倉稟,陰收積聚,

(一云萬物積聚)

知入藏。」

昴宿占四

石氏曰:「昴七星,十一度。

(古十五度)

度距西南第一星先,去極七十四度。

(在黃道內四度少)

春夏為火,秋冬為金。

(巫咸曰:昴,火星也。)

昴南九尺,是中道。」

(趙之分野。《淮南子》曰:魏分。)

《佐助期》曰:「昴主獄事,神名敖,姓金,宋趙勝。」《西官候》曰:「昴,一名武,一名天廚,一名天路;胡星。主兵、主喪;其一星亡,邦有兵,水星也。」甘氏曰:「昴,茅也。」郗萌曰:「昴有一星大,名黃星;其星明者,天下安,不明者,天下大凶。」巫咸曰:「昴井,天耳目。」《黃帝》曰:「昴星,天牢獄也;王者承天,以利獄事,以檢淫奢;其星不欲明,明則天下多獄者。」《春秋緯》曰:「昴為旄頭,房衡位,主胡星,陰之象。」《聖洽符》曰:「昴者,白衣。

(巫咸曰:昴為白衣聚。)

又曰:胡聚。」《孝經章句》曰:「昴,市府廷也。」郗萌曰:「將有白衣之會,則占於昴。」《爾雅》曰:「西陸,昴也;一曰天獄。」石氏曰:「天街者,昴、畢之間,陰陽之所分,中國之境界。」

(《天官書》曰:陰、陰國,陽、陽國,孟康曰:陰、西南維,河山以北國也;陽、河山以南國也。)

《元命包》曰:「帝位明,即昴星光大。」甘氏曰:「昴星明,天下多犯獄;昴星動搖,必有大臣下獄;又曰:有白衣之會;又曰:昴星大而數動,盡跳者,胡兵大起,不出年中;又曰昴一大星跳躍,餘皆不動者,胡欲侵犯邊境;期年中,或三年。」郗萌曰:「昴星明大,則牢獄平;昴星皆明,與奎星等者,水滿天下。昴七星,黃道起。昴有一星亡者,多兵為喪。」《五官書》曰:「白帝行德,畢、昴為之圍;圍三暮,德乃成;不暮及圍不合,德不成。」《石氏贊》曰:「昴主獄事,典治囚,故置捲舌,以慎疑。昴主獄事,系淩淫化,伐所犯,謀是當。」

畢宿占五

石氏曰:「畢八星,附耳一星,

(附耳,主聽察也)

十七度。

(古十五度)

度距左股第一星先至,去極七十八度。

(在黃道外六度太)

春夏為金,秋冬為水。

(巫咸曰:畢,火星;附耳,水星也。)

畢北七尺,是中道。」

(趙之分野,王者執畢前驅,即其象也。一曰囚車,今掩免者曰:畢亦其義也。故主弋鼠。其大星曰天高。一曰邊將邦外候也。《淮南子》曰:魏分野。)

《佐助期》曰:「畢主邊兵,神名扶骨,姓傳兒候。」皇甫謐曰:「一名天耳,一名天目;一名風口。」《西官候》曰:「畢,一名濁;一名天罡;一名天都尉;主制候四方。」《聖洽符》曰:「畢者揚兵;一曰清池宮。」《河圖》曰:「畢為天罡也。」《孝經章句》曰:「畢府廷也。」巫咸曰:「畢為天獄。」郗萌曰:「畢主山河以南中國也;中國於四海內,則在東南為陽,陽則曰歲星、熒惑、填星;占于街南。」《春秋緯》曰:「畢罕車,為邊兵,主弋獵,陽微掇,故置附耳在大星旁,司天下搖動,讒臣亂主。」《春秋緯》曰:「畢為邊界天街,主守備外國;故立附耳,以聞不祥。」郗萌曰:「將有田獵之事,則占于畢。」《黃帝》曰:「畢左股大星,邊將也;主邊邦胡狄,候五帝三王壘外域,其國倍叛,其星耀芒;其星欲明,明則遠夷來貢;失其色,大小不如其故,則邊境還自亂,中國不寧;天以畢罪掃奸雄,平通外域。」《西官候》曰:「畢大星,邊將軍也;星動,有芒角,邊將有急。」《百二十占》曰:「畢主弋獵,為陽國;昴為陰國,日月五星出陽國,即有水;入陰國,即旱,上教不行。」《黃帝》曰:「其國背叛,畢星耀芒。」《元命包》曰:「畢星光大,色度和同,天下太平,國號未央。」郗萌曰:「畢星動搖,有讒臣,畢一星亡,為喪;一曰為兵,畢中星出,國內亂;一曰國無主;畢星明大,則邊無近遠,夷貢來王廷中;畢離移,天下獄大亂;其星就聚,法令大酷;其明,太平;不明,天下謀為亂。」《列宿說》曰:「畢星動者,邊城有兵起。」石氏曰:「附耳著畢,司街候邪。」巫咸曰:「附耳,火官也。」《黃帝》曰:「附耳搖動,有田之事。」《洛書》曰:「附耳角動,讒賊將起。」《春秋緯》曰:「附耳明,賊動。

(宋均曰:賊盛也。)

中國微,邊兵驚,外國交鬥連年,大將虜,主敗失,附耳搖動,非其處,有亂臣在側者;一曰主憂愁。」《論語讖》曰:「附耳明,盜賊令。」郗萌曰:「附耳入畢口,直一星,期四十日;直二星,期三十日;直三星,期二十日;直四星,期十日;直五星,期七日;直六星,期三日,兵起。附耳入畢中,為兵革;入深大,附耳縮結,王命興,輔佐出。附耳動,兵大起,邊兵尤甚。」《石氏贊》曰:「畢主邊兵,備夷謀,故置天弓以射之。畢為天街,主邊兵,守備境界,知暴橫。附耳移動,讒邪行。」

觜觽占六

石氏曰:「觜觽三星,一度。

(古六度)

度距西南星先至,去極八十四度。

(直黃道外十二度太)

春夏為水,秋冬為土。

(巫咸曰:觜,金星也。)

觜北三尺,是中道。

(晉魏之分野,《淮南子》曰:趙分。)

《西官候》曰:「觜觽主斬刈,左足一名白虎將;一名天將,斧鉞;白虎首主外軍,其外梁也;其內魏也;其木楊,其物錢金器、礬石,金星也。」《聖洽符》曰:「觜觽、參伐,天市梁也。」石氏曰:「觜觴者,內主樑,外主巴漢;一曰觜觽者,三軍之候也。」巫咸曰:「觜為寶貨,又為天貨。」《天官書》:「小三星隅置,曰觜觽,為白虎首,主葆旅之事。」

(如淳曰:關中俗謂:桑榆藥生曰葆,晉灼曰:葆,菜也,野生謂之旅。)

《列宿說》曰:「觜觽動,葆旅起,將有葆旅之事,則占於觜。」《二十八宿山經》曰:「觜觽山與參山相連,在魏天山西南,觜參星神,常居其上。」甘氏曰:「觜觽三星,行軍府藏也;其星欲明,明則國盈,軍有儲;其星不明,不以出軍行將,天下軍士無食,王者將出,必察其星。」《百二十占》曰:「觜大鳧,其星明,則盜賊眾。」石氏曰:「觜星動明,寇戎發,盜群行。」郗萌曰:「觜星近參左股,臣有謀其君者,若主之命,奪主之藏;近右股,大臣謀伐其主,若有大命。觜星明,大將得勢。」《石氏贊》曰:「觜參主葆旅,收斂;故置參伐以相助。」

參宿占七

石氏曰:「參十星,十度。

(古度同)

度距中央西星先至,去極九十四度半少。

(在黃道外二十三度半)

春夏為水,秋冬為土。

(巫咸曰:參,金星也。)

參北十三尺,是中道。」

(晉魏之分野,《左氏傳》子產曰: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沈,不相能,尋干戈以相征伐。注曰:尋,用也,傳曰:後帝不藏,注曰:後帝,克也,傳曰:遷閼伯于商丘,主辰,注曰:商丘宋地,主祀辰星大火也。傳曰:商人是因,辰為商星,遷實沈于大夏,主參。《淮南鴻烈》曰:趙分。)

《佐助期》曰:「參伐主斬刈,神名虛圖,姓祖及。」《黃帝》曰:「參應七將也,中央三小星,曰伐,天之都尉也,主胡、鮮卑、戎、狄之國,故不欲其明也。」《孝經章句》曰:「參伐,市府廷也;又為天尉。」巫咸曰:「參為衡。」石氏曰:「參伐,一名鐘龍。」《天官書》曰:「參為白虎,三星直也,為衡;右下有三星,銳曰罰。」

(晉灼曰:星邪列為銳。)

為斬刈事,其外四星,左右扇股也。參一名伐,一曰大辰,一曰天市,一曰鈇鉞,又為天獄。」《彗星要占》曰:「參者,天之市也;伐者,天之都尉也;天之車騎也;與狼狐同精,天之候蜀也;主南夷戎之國,一曰晉地。」《玉曆》曰:「參中央星,主命;左星,主左司馬;右星,主右司馬;左臂,主天門;右臂,主天獄。」《西官候》曰:「參左大星,左將軍也;右大星,右將軍也;中央三星,三將軍;又三小星,小將軍也;主胡、鮮卑、越野諸君王也,其星動搖,兵起。」《聖洽符》曰:「參者,白虎宿也;足入井中,名曰滔足,虎不得動,天下無兵;足出井外,虎得放逸,縱暴為害,天下兵起。」《命元苞》曰:「參主斬刈,所以行罰也;又主權衡,所以平理也;又主邊城九驛,故不欲其動也;參,白虎之體也;其星三列,三將也;東北星曰左肩,主左將軍;西北星曰右肩,主右將軍;東南星曰左足,主後將軍;西南星曰右足,主偏將軍。」《黃帝占》曰:「參星,天右將軍也;天市石武,金性剛強,斬刈平時,參應七將;其中三星,列三將也;右肩右足,右將也,左肩左足,左將也;白虎性有怒,左足下有井星,動而陷之,以節其勢;凡七將明大,天下之兵精,衛帝有方,茂明、芒角又張,赤耀橫射,三軍駭動,帝自躬甲。」郗萌曰:「參為橫衡,不正,天下傾。」《百二十占》曰:「參為將軍,常以夏三月視參,兩足進前,兵起;若退卻,兵罷國寧;又視參兩星動搖,則兵起,子有憂;一曰蟲苗。」《易緯》曰:「參無頭,國分兵疆。」《聖洽符》曰:「參伐者,衣冠衡石,天子之師也。」《春秋緯》曰:「參伐滅絕,臣弑君,子弑父。」石氏曰:「參左足不入井中,兵大起,參星不欲動,動則兵起;其星不具,其軍亡地;星失其色,其軍散敗;蹉跌不常,王臣不忠,外其心。參中央星差南,胡人入塞;復正,胡人出。」郗萌曰:「參星移,名曰失天,客伐主人;明動者,兵軍大起;參兩肩外向而大者,兵外疆;其內向而大者,兵內疆。參左股亡,則東方、南方不可舉兵;右股亡,則西方、北方不可舉兵。參左足入玉井中,兵大起,天下大水;若其有喪,山石為怪。參為天刑,主伐;星大,則兵起;進退迫居,及客番息,皆為刑急。參星明者,大將執勢,奪去威權,天下變易。參星不明,大將疾。參星離處,大將逐;就聚,大將誅戮。參中央星差北,胡人北。」《荊州占》曰:「參星芒角動搖,邊候有急,天下兵起。參肩細微,天下兵弱。」石氏曰:「參四足,有進者,將出;有退者,無功失勢;進者,謂移北也;退者,謂南也。」《春秋緯》曰:「伐有角,黃芒,天子滅。」《春秋緯》曰:「數世絕,則伐生角。」《合誠圖》曰:「伐有角,諸侯之寢排門閣。」甘氏曰:「參伐動者,有斬伐之事。」巫咸曰:「伐,水宮也。」郗萌曰:「參伐星明大,則斬刈行。伐三星去,疏則法令緩,數則法令急。伐三星不欲明,明與參等者,天下大臣皆謀去,其君是謂不理。伐星大,則兵起。」《百二十占》曰:「伐星移南,胡山塞;移北,胡山塞。」《石氏贊》曰:「參伐斬刈,陰氣孳,故置玉井,以給廚。參伐主斬刈,摧傷九州,合謀自敗失。」劉向《洪範傳》曰:「西方八十三度,今八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