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1. 卷六十一:北方七宿占二

Jack 在 2012, 九月 25 - 15:14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北方七宿占二

南斗占一

石氏曰:「南斗六星、二十六度四分度之一,

(甘氏同。《洪范傳》古二十二度。《淮南子》無四分之一。)

度距魁第四星先至,去北極百一十六度。

(在黃道外十二度半,舊曆有四分度之一,在鬥度中,後推校知度少為多,今曆不三百四分度之一七五在營室一度之末。)

春夏為水,秋冬為金。

(《巫咸釋五星入宿言凶占》曰:諸鬥,木星也。)

日月五星常貫之為中道。」

(吳之分野)

《黃帝占》曰:「南斗;一名鈇鉞。」《春秋佐助期》曰:「南斗主爵祿,神名帙瞻,姓拒終。」石氏曰:「南斗魁第一星、主吳;第二星、主會稽;第三星,主丹陽;第四星、主豫章;第五星、主廬江;第六星、主九江。」郗萌曰:「南斗六星,一名天庫;知之使人不妄。」《北官候》曰:「南斗;一名天府、天關;一名天機;一名天同;天子旗也。鬥北二星,天府廷,中央二星,相也。南二星,天庫樓也,天梁也。鬥西大星,天關也,天子正旗也,士官也;六星欲均明,天下安寧。」韓揚曰:「南斗第一星,上將;第二星,相;第三星,妃;第四星,太子;第五星,第六星,天子。」《荊州占》曰:「南斗,太宰位也。」《聖洽符》曰:「南斗者,天子之廟,主紀天子壽命之期。」甘氏曰:「南斗,天子壽命之期也;故曰:將有天下之事,占於南斗也。」《二十八宿山經》曰:「鬥山在吳陽羨山南,鬥星之神,常居其上。」甘氏曰:「南斗主兵,鬥動者,兵起。南斗星明大,爵祿行,天下安寧,將相同心,其星不明,大小失次,芒角動搖,則王者失政,天下多憂。」郗萌曰:「南斗星明,五穀大熟,其臣得勢而親近,治道和平,風雨順時;鬥星不明,五穀不收,移徙位直其臣逐,風雨不節天下病。」《石氏贊》曰:「鬥主爵祿,褒賢達士,故曰直;建星以成輔,又曰鬥;主爵祿功德祥歲,周受分,和陰陽。」

牽牛占二

石氏曰:「牽牛六星,八度。

(古九度)

度距中央大星光至,去極百一十度。

(在黃道內四度)

春夏為木,秋冬為火。

(巫咸曰:木星也。)

日月五星常貫牽牛中道也。

(吳之分野)

《佐助期》曰:「牽牛主關梁,神名略緒熾,姓蠲除。」《北官候》曰:「牽牛一名天鼓;一名天關;牛第一兩星如連李,名即路,一名聚火。」石氏曰:「牽牛六星,天府也;日月七政所王者,即察政;視牛星明大,次第相承,王道大昌,天下安寧。牛星不明其常色,其歲五穀不成,牛多災凶。」甘氏曰:「牽牛上二星,主道路,次南星,主關梁;次南三星,主南越;故動搖變色,從而占之。」郗萌曰:「天鼓星怒者,馬貴。」《天官書》曰:「牽牛為犧牲。」宋均曰:「牽牛為牛角。」《月食占》曰:「牽牛為冬獄。」《二十八宿山經》曰:「牛山與女山相連,各法其星形;牽牛須女星神,常居其上。」《黃帝占》曰:「牽牛大星亡,大牛死;小星亡,小牛死疫;中央大星不明而黃者;天下芻大貴十倍;牽牛星直,糴平;曲,糴貴,牛中央大星左右出,不明,大將心不正,牛大貴;後星前近中央大星者,牛貴,遠牛賤;前星左右者,前將心不正;後星左右出者,後將心不正。所謂前者,星南星也;後者,星北星也。牽牛不與織女星直者,天下陰陽不和。」《黃帝》曰:「牽牛遠漢者,天下牛大貴;其入漢中者,天下牛多死。」甘氏曰:「牽牛動,牛災,四方皆然。」郗萌曰:「牽牛明大,關梁通利。牽牛主大豆,始出色黃,豆賤也;赤,豆蟲也;色青,豆貴。」《荊州占》曰:「牽牛後星前近中央星者,諸侯以四足為弊。色青;道病;色黑;死不至。牽牛星明,牛貴;細微不明,牛賤。」石氏曰:「牽牛生於列澤之邑,以主越國,為府廷。」《百二十占》曰:「將有犧牲之事,占於牽牛。」《石氏贊》曰:「牽牛主關梁、七政;故置九坎,通水道;又曰牽牛險陰,主關梁;中星高,下牛多殃。」

須女占三

石氏曰:「須女四星,十二度。

(古十度)

距西度距西南第一星先至,去極百六度。

(在黃道內八度)

春夏為水,秋冬為火。

(《巫咸占》曰:須女,水星也。)

須女南九尺,是中道。」

(越之分野)

《佐助期》曰:「須女星布帛,名色舒,姓終梨時。」《北官候》曰:「須女,一名天少府;一名天女;一名務女;一名臨官女。」《聖洽符》曰:「須女者,主娶婦嫁女也。」巫咸曰:「須女,天女也;天府天市鬥也。」郗萌曰:「須女、主麻;其色白者,麻為色;黃,不為色;青,麻蟲。」《黃帝》曰:「須女星欲明,明則士女有緒,國富民殷。」郗萌曰:「須女星明大,則女工昌;不明,則法令易,詩書滅絕。」《玄冥》曰:「須女星明,天下大豐,女工有儲,國充富;星不明,天下虛,藏不足。」甘氏曰:「須女動,則嫁娶;將有嫁娶,占於須女。」《石氏贊》曰:「須女主布帛,裁置之;故置雜珠為藏府。又曰:須女,珍物寶所藏,故主布帛,奉給主。」

虛宿占四

石氏曰:「虛二星,十度,

(古十四度)

度距南星先至,去極一百四度。

(在黃道內八度)

春夏為水,秋冬為金。

(巫咸曰:虛,金星也。)

虛南九尺,是中道。」

(齊之分野)

《佐助期》曰:「虛危為禮堂,虛神名開陽。」《聖洽符》曰:「虛、危,天益也。」《孝經內記》曰:「虛,府廷也。」《北官候》曰:「虛主哭泣諒喑之事,一名天軍市;一名臨宮;一名天府;一名鄉中,黃鐘宮也:一名兌宮;一名申宮。」郗萌曰:「虛者生於牛山之中,以為齊國府廷。」《爾雅》曰:「北陸,虛也。

(注曰:北陸,虛星名也。)

一名天府,主邑居;主廟堂;主祭祀;主祀禱之事。」《黃帝》曰:「虛二星,主墳墓塚宰之官。十一月,萬物盡,於虛星主之,故虛星死喪。」甘氏曰:「虛主喪事,動則有喪。」郗萌曰:「虛危並為一體,主觴客之事;中有六星不欲明見也,明見,則神龜用事。將有哭泣之事,則占於虛。」《二十八宿山經》曰:「虛山、危山相連,在齊臣首山中坐,虛危星神,常居其上。」郗萌曰:「虛星動搖,有井田之法;虛星不明,天下大旱。」《荊州占》曰:「虛危中,有六星不欲明見,明見則有大喪;近期一年,中期二年,遠期三年。」

危宿占五

石氏曰:「危三星,墳墓四星,十七度。

(古九度)

度距西南星先至,去極九十九度。

(在黃道內九度太)

春夏為水,秋冬為火。

(巫咸曰:危,土星也。)

危南九尺,是中道。

(齊之分野)

《佐助期》曰:「虛、危,為禮堂,神名推長,姓呂賈王。」《北官候》曰:「危,一名天府;一名天市。」巫咸曰:「危為百姓市,又為架構。」《黃帝占》曰:「危主廟堂;上視危星,以主室。危星主柱,主蓋屋,以成帝宮,以教天下;其星明,則天下安寧。」甘氏曰:「危主架屋,星動,則有架屋之事。」郗萌曰:「危星動搖,移徙天下,謀作不解;其星不明,客有誅者。」《玄冥占》曰:「危動搖不明,天子作宮殿,民有土功事。」石氏曰:「虛危主廟堂,祀考妣,故置墳墓,識先祖塋域。虛、危五星,為祠堂;墳墓四星,祠祀享。」郗萌曰:「危為髮屋之事,為蓋屋;將有蓋屋之事,則占于危。」《石氏贊》曰:「墳墓四星,主悲涼也。」

營室占六

石氏曰:「營室二星,離宮六星,十六度。

(古二十度)

度距南星先至,去極八十五度。

(在黃道內十八度半)

春夏為水,秋冬為土。

(巫咸曰:營室,木星也。)

室南九尺,是中道。

(衛之分野)

《佐助期》曰:「營室主軍市之糧,神名玄耀登,姓婁方。」皇甫謐《年曆》:「營室;一名休官。」《地軸占》曰:「營室;一名鮧[魚俞]。」《北官候》曰:「營室:一名玄冥;一名天官;大人之宮。」郗萌曰:「營室,西壁也。」《爾雅》曰:「營室,謂之定。」

(郭璞曰:定,正也。)

巫咸曰:「營室,為天庫。」宋均曰:「營室,為舌俞角。」《天官書》曰:「營室,為清廟。」《廣雅》曰:「營室,曰豕。」《聖洽符》曰:「營室二星,天子廟;又曰攝提宮;府廷也。」《二十八宿山經》曰:「營室山在城山東南,與東壁山相連,室壁星神,常居其上。」《黃帝》曰:「營室二星,主軍糧;離宮六星,主隱藏;營室,三軍所立,外有羽林以衛帝;其星欲明,明則國昌,動搖則兵出。」甘氏曰:「營室動,有土功事。」郗萌曰:「離宮一星不具,憂子。」郗萌曰:「營室,一星小不明,禱祀不實,鬼神不享;一曰國家多疫。」郗萌曰:「將有土功之事,則占于營室。營室二星亡,則輔臣病死。營室東壁四星,四輔也。欲其正, 中有二星,二舍也;欲其實正猶方,實其旁多小星也。」又《荊州占》曰:「四輔不正,則輔臣不忠,越職賣權;二舍不實,則宮女淫,出入不常,適螣相踰,君不悉禦,後宮女怨曠去心。」《荊州占》曰:「離宮者,天子之別宮也;主隱藏止息之所也。」《石氏贊》曰:「營室主軍糧,以廩士;故置羽林省道理,又曰營室二星,主軍糧。」

東壁占七

石氏曰:「東壁二星,九度。

(古十五度)

度距南星先至,去極八十六度。

(在黃道內十二度半)

春夏為金,秋冬為水。

(巫咸曰:東壁,土星也。)

東壁南九尺,為中道。

(衛之分野)

《佐助期》曰:「東壁主文章,神名瞻工,姓刑孫王。」《北官候》曰:「東壁,一名天池;一名天術。」巫咸曰:「東壁為天梁。」《孝經章句》曰:「東壁,市也;又曰天市。」《聖洽符》曰:「東壁,主土功之事。」《黃帝占》曰:「東壁失色,大小不同,則王者好武,經士不用,圖書隱藏,天下咸愚。」《甘氏占》曰:「東壁主土;星動,則土功事興。東壁星明大,王者明道,術學大興,國有君子。」郗萌曰:「東壁,離徙作治田就聚,以田宅為憂;一曰將有土功之事,占於東壁。」石氏曰:「東壁主文章圖書府,故置壘壁,以衛後。」《石氏贊》曰:「東壁,主文章萬物,犯壁,本鄉。」《洪範傳》曰:「北方七宿,九十九度;今九十八度四分度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