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0. 卷六十:東方七宿占一

Jack 在 2012, 九月 25 - 15:09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

唐 瞿曇悉達 撰

東方七宿占一

角一

《春秋緯》曰:「列宿二十八,是日月五星之所由,吉凶之所由兆也。故石氏薄贊皆始於角,而終於軫,今如舊次。東方七神之宿,為少陽,攝提建節,青華葉流,蒼帝靈威仰,協助所因乘也。角二星,天關也;其間,天門也;其內,天庭也。故黃道經其中,日月五星之所行也。角主兵;一曰維首;一曰天陳;一曰天相。左角為天田,為獄、為理,主刑;南三度曰太陽道。右角為尉、為將,主兵;北三度曰太陰道。右角蓋天之三門,獨房之四表也;萬理之所由,禍福之源始也;故三光軌道,從之則吉,幹僻抵觸則凶也。」石氏曰:「角二星,十二度。」

(劉向《洪範傳》曰:與古度同。)

度距左角先,去極九十一度,在黃道外度,金星也;

(《巫咸占》同)

春夏為木,秋冬為金。兩角之間是中道。鄭之分野,角,一名天田;一名天根。右角為尉,左角為獄。角者,天之府庭者也,天門者,左右角之間,天道之所治也;陽氣之所升也;臣之象也。」郗萌曰:「右角為天庭,左角為天田。又曰角亢秋獄,角為龍角。」《二十八宿山經》曰:「角山與亢山相連、在韓金門山中;山中有憂變,則星應於上;星若有變,則山應於下;角亢星神,常居其上。」

(君臣和同,山星無異,麒麟、鳳凰、芝草、醴泉,四時降矣。)

《黃帝占》曰:「視兩角星明,王道大治;其星微小,不明,王道失政、輔臣不言。角星左蒼、右黃正色也,吉;其色白也,凶;王者大行,百八十日,災應,遠不出一年、二年。角星明而潤澤,朝臣有次第;兩角微小而不明,天下有兵,德令不行;亂,角垂芒。角星明大,王道太平。角為天將之官,兩角之間,三光之道也;南三度,太陽道;北三度,太陰道;日月五星,出入中道,天下太平。出陽,多旱;多陰,多雨;有陰謀。乘左角,法官謀;南三尺,獄理多冤。兩角不明,天下有兵;右角赤明,天下有兵;左角赤明,天下平。日月五星,天之三明也,皆從角所行;行陽道,道其陽;不從其行,歲大水,有兵;二十八宿皆同。角星明大潤澤,賢者在朝廷,蒼帝德行,天門為開。角主為兵;動內五寸,國中兵起;動外五寸,邊兵起,左右動搖,非其常;人主憂,臣弑君,各以日占。」

亢二

石氏曰:「亢四星,九度,

(在黃道內五度半)

春夏為火,秋冬為水;

(《五星占》曰:亢火也。)

亢北四尺是中道。」

(鄭之分野。)

石氏曰:「亢者,廟也;亢者,天帝廟宮,亢為天府。」《海中占》曰:「亢,三光也;三公之事。下者,地也;中央者,丞相也;主享祠。一曰亢為疏廟;一名天庭,主火與疾;故亢龍多疾。亢星齊明,宗廟有敬,朝廷有序;星不明,則輔臣失次,君令不行。亢星不明,王者內亂;星明大,輔臣納忠,天下平安。」郗萌曰:「亢星明大,民無疾疫。」石氏曰:「亢星垂芒,為亂錯。亢星離落位,有天子動旗,而卒戰於野;亢為疾,國有疾,占在亢。秋分,視亢不見,五穀盡傷,糴將二倍。」石氏曰:「亢為朝廷,總領四海,故置平星以統理。」《海中占》曰:「亢為朝廷布政宮。」

氐宿三

石氏曰:「氐四星,十五度。

(古十七度)

距西南星先至,去極九十四度。

(在黃道內一度)

春夏為金,秋冬為水。

(《五星入宿占》:氐,木也。)

氐南二尺是中道。

(宋之分野)

氐,天子行宮也,一名天廟;一名天府。前二大星,嫡;後二星,妾;前星,皇后貴族府;其星欲明,臣奉法度,邦君安寧;當大而小,其位臣失勢;其星動,其臣出。」《海圖》曰:「氐,宿宮,後女之貴府,出入路寢之宿。氐星發,即在土功事;氐為天庭,氐主疫。」《二十八宿山經》曰:「氐山在鄭白馬山東,氐星神,常居其上。氐星明大,則民無出門之徭,馬無汗勞。氐主徭役,氐動者,徭役起。氐為宿,路寢所止,故置庫樓,以捍咎,氐為宿宮,休解之房。」

房宿四

石氏曰:「房四星,鉤鈐二星,五度。

(古七度)

距房西南第二星,去極一百八度。

(在黃道外一度弱)

春夏為水,秋冬為火。

(又曰:房,土星也。)

房兩服之間是中道。

(宋分野)

房為天府;一曰天馬;或曰天駟;一名天旗;一名天廄;一名天市;一名天街;一名天燕;一名天倉;一名天表;一名天龍。房為天子明堂,王者歲始布政之堂;房為天馬,主車驚;房為四表,表者桀也。」石氏曰:「天道,四表之間,三光之正路,人天之定位也。」

(天廟者,房也:房者,關也,日月之行,常出其中,不出其中,為不道;不道者,政令不行。石氏曰:房主宿,街南二星,君位也;北二星,夫人之位也;房主財寶;房動外,財寶出;動內,財寶入。)

《二十八宿山經》曰:「房山在宋地,與心山相連;房心星神,常居其上;房心二宿動搖。則房心之山崩;國有走主。填星色黑,出入七十日以上,房心山崩,下伐上也;其星不明,則山有音聲,人民擾擾,五穀貴。房心星暗黑,火星守之二百日,房心山則音聲,萬民相驚,大水,魚鹽五穀貴,百姓愁;若星色赤,赤地千里;房心不見,帝無教;房星欲明,群臣奉忠,天下道興。鉤鈐,天子禦也。鉤鈐相去疏者,天下且赦,相去數者,天子急,多暴令關閉。鉤鈐去房,不驚;鉤鈐離房,法令。王者至孝,則鉤鈐明。昆弟有親親之思,則鉤鈐不離房;鉤鈐去房,欲其近也;近則天下同心,遠則天下不和;房主開閉,以其蓄藏之所由也。」

心宿五

石氏曰:「心三星,五度。

(古十二度)

距前第二星,去極一百八度半。在黃道外三度半。春夏為木,秋冬為水。」

(又曰:心星,火也。)

北四尺是中道。

(宋之分野)

心為天相;一名大辰;一名大火;一名天司空。心者,宣氣也;心為大丞相。」石氏曰:「心三星,帝座;大星者,天子也。心者,木中火;故其色赤,為天關梁。心三星,星當曲,天下安;直南昌,天子失計。心為明堂,中大星天王位,前後小星,子屬;以開德發陽。不欲直,直王失勢,期九十日,地動,主客,天子以弱亡。」《爾雅》曰:「大火,謂之大辰;房心尾也。主天下之賞罰;主天下之急;故天下變動,則心星見不詳。明堂旁多小星,天子憂弱子未處,天子威令不出閣,天下乖爭無君,伯八九。心星直,心星變,色黑,大人有憂,民血流。心星滅,則主泣血,後奔逃,強國起。心星消,江河為害;期九年,天子滅。心星動,國有急,心星動搖,若角芒者,天下大兵。心星離移,有流民;心前後星皆光明赤黃者,太子、庶子,各有賜賀之事。心三星明大,則天下同慶,鄉風被澤。」太史公曰:「心三星,上星太子星,星不明,太子不得代;下星庶子星,星明,庶子代後,心動者,國有憂。」

尾宿六

石氏曰:「尾九星,十八度。

(古九度)

距東第二星先至,去極百三十四度。

(在黃道外十五度少)

春夏為火,秋冬為水。

(又曰水星)

尾北十尺是中道。

(燕之分野)

尾一名後族;一名天廁;一名天狗;一名天司空;一名天雞。尾者,後宮之場也;妃後之府也;上第一星,後也;第三星旁一星,相去一寸,名神宮;解衣之內室,說虞之堂;一曰天矢,一曰天九江。尾者,邊臣也,又曰通溜宮,尾市也,天復船也。尾第一星,嫡妃也;第三星,夫人也;次五星,嬪妾星;欲均明,大小相承,則後宮有序,多子孫。」《二十八宿山經》曰:「尾山與箕山相連,在燕九都山西,尾箕星神,常居其上。尾主水,又主君臣,尾動者,君臣不和,心有事。尾,天子之九子也。騰躍坼絕,不居其所,天下大亂,君臣不和。尾星明大,皇后有喜;不明微細,皇后有憂,及疫;尾星疏遠,皇后失勢;尾星明,五穀大熟,則民不煩擾;其星不明,五穀大傷;尾星離徙而直,皇后失勢;其星就聚,有大水。君臣不和,則占於尾。」

箕宿七

石氏曰:「箕四星。十一度。

(古十度又十一度四分之一)

度距西北星先至,去極百一十八度。

(在黃道外五度少)

春夏為金,秋冬為土。

(人曰:金星也。)

箕北六尺,是中道也。

(燕之分野)

箕星一名風星;月宿之,必大風。

(箕星為風,東北之星也。)

一名天陣,一名狐星,主狐貉,一名風口;一名天后也。為天貉府廷,天雞也,主時,金星也。箕斗,天子之冠服也,並後宮別府也,二十七世婦,八十一禦女妾;別宮四者,女相也;故尾、箕主百二十妃;尾者,蒼龍之末也,直寅,主八風之始。箕後星動,幾揚箕,王致客。箕庫也;一曰天司空,箕為寄客。」《爾雅》曰:「析木謂之津,箕、鬥之間,漢津也;一曰天市,主八風。箕為風,又箕主蠻夷;箕動者,蠻夷有使來;箕舌一星,芒動則大風,不出三日。箕舌動,如致風揚沙。箕星居河邊,歲大惡;若中河而居,天下食人。」《易緯是類謀》曰:「太山失金雞,西嶽亡玉羊,箕星明大,即國無讒賊;箕中少星,則糴貴。箕者,人之精也,故天下安樂即星眾。不安、即星少。箕星離徙,天下大不安,民移徙其處,星不明,天下五穀傷;其星明,穀大熟;其就聚細微,天下憂食,箕中欲其多星。」石氏曰:「尾箕主後宮妃後府,故置傅說,衍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