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9. 卷五十九:辰星占七

Jack 在 2012, 九月 25 - 13:58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七

辰星犯石氏外官一

辰星犯庫樓一

郗萌曰:「辰星入庫樓,以水起兵,亦大水。」《荊州占》曰:「入天庫,鈇鉞用,大臣誅。」

辰星犯南門二

石氏曰:「辰星犯守南門,邊夷兵起,若道路不通。」

辰星犯平星三

石氏曰:「辰星犯平星,凶。」甘氏曰:「犯守平星,執政臣憂,若有罪誅者,期一年。」

辰星犯騎官四

甘氏曰:「辰星犯守騎官,有兵起,馬多發,若多死。」

辰星犯積卒五

石氏曰:「辰星入積卒,若守之,兵大起,士卒大行,若多死,期二年。」《玄冥占》曰:「犯積卒,主失位,天下亂,兵大起,期百八十日。」

辰星犯龜星六

《海中占》曰:「辰星犯守龜星,天下有水旱之災;守陽,即旱;守陰,即水。」

辰星犯傅說七

石氏曰:「辰星犯守傅說,王者簡宗廟,廢五祀,後宮凶;一曰有絕嗣君,期不出二年。」

辰星犯魚星八

石氏曰:「辰星犯守魚星,凶。」甘氏曰:「犯過魚星之陽,為大旱,魚行人道;之陰,為大水,魚鹽貴。」

辰星犯杵星九

《海中占》曰:「辰星入杵星,若守之,天下有急發之事,不出其年。」

辰星犯鱉星十

《黃帝占》曰:「辰星守鱉星,有白衣之會。」巫咸曰:「國有水旱之災;守陽,則旱;守陰、則水。」

辰星犯九坎十一

石氏曰:「辰星守九坎,天下旱,名水不流,五穀不登,人民大飢;一曰之陽,大旱;之陰,大水。」石氏曰:「犯守九坎,凶。」

辰星犯敗臼十二

石氏曰:「辰星守敗臼,民不安其室,憂失其釜甑,若流移,去其鄉。」

辰星犯羽林十三

郗萌曰:「辰星入羽林,有反臣中兵。」巫咸曰:「入羽林,天下兵起,四夷入國,人主憂;一曰其國以水為憂。」《荊州占》曰:「熒惑與辰星俱入天庫,軍凶;若有水災。」郗萌曰:「犯守天陣,為兵起,有破軍死將。」《海中占》曰:「入犯守羽林,有兵起;若逆行變色,成勾已,天下大兵,關梁不通,不出其年。」

辰星犯北落十四

石氏曰:「辰星守北落,亦為兵大合,女子兵起;若與北落相貫,抵觸,光相及,有兵大戰,破軍殺將,伏屍流血,不可當也;期百八十日,若一年。」甘氏曰:「守北落,斧鑕用,大臣有誅、期不出年。」

辰星犯土司空十五

《海中占》曰:「辰星守土司空,其國以土起兵;若有土功之事,天下旱。」

辰星犯天倉十六

齊伯曰:「辰星守天色,諸侯有發粟之事,有兵起;星若當戶守之,將受命,不為主用。」《荊州占》曰:「辰星入天倉中,主財寶出,主憂亂臣在內,天下有兵,而倉庫之戶俱開;主人勝,客事不成;期二十日中而發。」郗萌曰:「入若天倉,為粟發用。」《黃帝》曰:「守天倉,大水。」《荊州占》曰:「守天倉,天下飢,粟出。」

辰星犯天囷十七

石氏曰:「辰星入天囷,天下兵起,囷倉儲積之物皆發用;一曰禦物多有出者,庫藏空虛,期二年。」

辰星犯天廩十八

石氏曰:「辰星犯天廩,天下亂,粟散出。一曰天下大飢。」

辰星犯天苑十九

石氏曰:「辰星入天苑,牛羊禽獸多疾疫。若守之二十日,天下兵起,馬多死,其國憂。」

辰星犯參旗二十

《海中占》曰:「辰星守參旗,兵大起,弓弩用,士將出行。一曰弓矢貴。」

辰星犯玉井二十一

《黃帝占》曰:「辰星入玉井,為強國失地;其出之,強國得地。」巫咸曰:「辰星入玉井,國有大水,憂;若以水為敗,水物不成,期不出年。」

辰星犯屏星二十二

甘氏曰:「辰星入守屏星,諸使有謀;若大臣有戮死者。」甘氏曰:「入天屏,為大臣戮;若疫。」

辰星犯廁星二十三

《黃帝占》曰:「辰星犯廁,為大臣有戮者。」《甄曜度》曰:「入守廁星,天下大飢,人民相食,死者大半,期二年。」

辰星犯軍市二十四

石氏曰:「辰星入守軍市,兵大起,大將軍出;若以飢兵起。」

辰星犯野雞二十五

甘氏曰:「辰星入犯守野雞,其國凶,必有死將;軍營敗,兵士散走。」

辰星犯狼星二十六

石氏曰:「辰星入守狼星,野獸死。」《聖洽符》曰:「辰星犯守狼星,天下多奸盜,有兵起,其國以水為憂。」《荊州占》曰:「守狼星,大將出,其國有兵;一曰死將。」

辰星犯弧星二十七

《荊州占》曰:「辰星守弧星,大將有千里之行,國政驚。」

辰星犯稷星二十八

《海中占》曰:「辰星守天稷,有旱災,五穀不登,歲大飢;一曰五穀散出。」

 

辰星犯甘氏中官二

辰星犯四輔一

《荊州占》曰:「辰星中犯乘守四輔星,君臣失禮,輔臣有誅者。」

辰星犯平道二

甘氏曰:「辰星入守平道,天下兵亂。」

辰星犯酒旗三

《荊州占》曰:「辰星守酒旗,天下大酺,有肉財物賜;若爵宗室。」

辰星犯天高四

郗萌曰:「辰星舍入天高,有奇令。」

辰星犯積屍五

石氏曰:「辰星守積屍,大人當之。」

辰星犯天潢六

《黃帝占》曰:「辰星入天潢中者,為起軍道不通,天下大亂,國易政;一曰貴人死,若中犯乘守之,皆期二十日,兵起。」郗萌曰:「辰星失度,留天潢中,為人主以水為害;若以井為害,以日入占其國;若出乘天潢,赦;期百二十日內。」

辰星犯咸池七

郗萌曰:「辰星入咸池,為有迷惑人主者。」《荊州占》曰:「若入咸池,天下大亂,人君死,易政;以入日占國。」甘氏曰:「有兵喪,天子且以大敗,失忠臣,若旱;一曰大水,道不通,貴人死;以入日占國。」《文曜鉤》曰:「大水。」郗萌曰:「大人憂,若出乘之,赦;期百二十日內。」

辰星犯天街八

郗萌曰:「辰星不從天街者,為政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當天街者,為諸侯自立為王;一曰大水;若留止逆行天街中,為兵革起。」石氏曰:「犯守天街,徘徊亂行,主弱臣強,道路隔絕,天下不通。」

 

辰星犯甘氏外官三

辰星犯八魁一

《荊州占》曰:「辰星犯守八魁,兵大起。」

辰星犯鈇鑕二

《荊州占》曰:「辰星犯守鈇 鑕 ,兵起。」《黃帝》曰:「入鈇 鑕 ,為大臣誅。」

辰星犯蒭藳三

《黃帝占》曰:「辰星入蒭藳中,主財寶出,憂臣在內。」

辰星犯九州殊口四

《荊州占》曰:「守九州殊口、九州兵起。」

辰星犯軍井五

《荊州占》曰:「辰星入軍井三日以上,其歲大水。」

辰星犯水府六

《荊州占》曰:「辰星守水府,臣謀主,入之,水流入邑。」

辰星犯天狗七

《荊州占》曰:「入天狗,北夷大飢,來鄰國,多士功;若守之,為兵謀。」

辰星犯天廟八

《黃帝占》曰:「入若守,為廟有事;一曰為凶、憂。」《荊州占》曰:「為有廟殘之事,吏不去則死。」 

 

辰星犯巫咸中外官四

辰星犯土司空一

《荊州占》曰:「守入土司空,有土徭之事;一曰守之,有兵。」

辰星犯鍵閉二

郗萌曰:「犯乘大臣,有謀天子不尊事;王者不宜出宮下殿,有匿兵於宗廟中者。」

辰星犯天泉三

《荊州占》曰:「守之,海水出,江河決溢,若海魚出。」

辰星犯鈇鑕四

《荊州占》曰:「犯之五日以上,臣有謀者。」郗萌曰:「犯守,為鈇鑕用;一曰兵將有憂。」

辰星犯天廄五

《荊州占》曰:「入之十日以上,廄馬有食變。」郗萌曰:「守之三十日,騎馬出。」《黃帝占》曰:「守之,為災廄之事,人主以馬為憂,不即為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