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 卷六:日占二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15:17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日占二

日晝昏

《春秋感精符》曰:「日者,陽之精曜,魄光明所以察下,夫以照滅晝晦,甚所懼也。」《春秋緯》曰:「後族專權,謀為國害,則日晝昏。」京氏曰:「奸臣盛,日晝昏。」《春秋運斗樞》曰:「日晝昏之異,臣為政莫制持專權跋扈,陰騙舒。」《雒罪級》曰:「日晝昏,不言擅畔。」石氏曰:「日晝昏,行人無影,到暮不止,刑急,民無聊生,不出二年,大水下,田不收。」甘氏曰:「日晝錯,鳥群鳴,天下國家分析,臣持政,期不出五年中。」甘氏曰:「日無故晝昏倒暮,不出一年,大水。」京房《別對災異》曰:「國有讒佞,朝有殘臣,則日無光,暗冥不明。」《易》曰:「日中見斗,日中星見,明其冥也;故貶之為暮也。其救也,遠佞諂,近忠直,修經典,閉私道,則日光明。」《洪範傳》曰:「日正晝而冥晦者,陰反為陽,臣反制君也。」《孝經雌雄圖》曰:「子日晝冥者,水溢山崩,水灌涼州,凶在武都、酒泉。丑日晝冥者,鬼山崩,水出灌兗州,凶在濟陰、任城。寅日晝冥者,虎山崩水,灌徐州,凶在下邳,琅琊。卯日晝冥者,水山崩,一日風,山水灌青州,凶在平原,齊國。辰日晝冥者,風山崩,水出灌揚州,凶在豫章,廬江。巳日晝冥者,龍山崩,一曰水山崩,水灌豫州,凶在淮揚、汝南、會國,一曰凶在淮揚、南昌。午日晝冥者,水山崩,一曰上山;水灌幽州,凶在日南,蒼梧。一曰水灌青州,凶在平原,齊南。未日晝冥者,土山崩,一曰水山;水出灌荊州,凶在南陽。申日晝冥者,石山崩、水灌益州,凶在蜀郡、廣漢,酉日晝冥者,鐵山崩,水灌並州,凶在河內五原。戌日晝冥者,氣山朋,水灌兗州,凶在河內、太原,一曰凶在河內、京兆。亥日晝冥者,岑山崩,水灌冀州,凶在趙國、清河。一曰,水灌兗州人民也。」

日無雲而不見

《河圖》曰:「天元雲,日不見,三日為大喪,必在滅國。」甘氏曰:「八月朔日日不見,正月酉日日不見,主死。」《春秋漢含孳》曰:「日不出,懦下。

(不出謂日當出不出,君懦畏群下也)

則就陰位

(燕自闕)

。」《春秋緯》曰:「沈日不出,則為天下冥冥,俱溺絕。」

日中烏見

《洛書》曰:「日中有烏見,名曰陰德,不出六十日,兵出;從其所向伐之勝,若有國主死。

(按《抱樸子》曰吳赤烏十三年,日中烏見,三足。然魏蜀不見,孫權死。)

京氏曰:「日中有烏見主失明,為政者亂。」《黃帝》曰:「日中三足烏,見者,其所居分野有白衣會,大旱,赤地。三足烏出,住日外者,天下大國受其災,戴麻森森,哭聲吟吟。」《太公陰秘》曰:「日中烏見者,君咎;雙烏見者,將相逆入,鬪者主出走,烏動者大饑,水旱不時,人民流在他鄉。救之法:實倉庫、舉賢士,遠佞邪、察後宮,任有道,赦不從,則災消矣。」《孝經內記圖》曰:「日無暈而烏見,所宿之國亡絕。」

(王隱《晉書惠紀》曰:「元康六年六月日中若飛燕者,積數日,後有湣懷太子事。)

《日傍氣圖》曰:「日中烏見,其國君死、期三年。」《荊州占》曰:「常以月十四日,候日,中有氣如飛鳥,其地無居者。」京房《災異》曰:「日月薄赤,見日中烏,將軍出旌,舉此不詳,必亡。」

日中有雜雲氣

《黃帝占》曰:「日中有火光氣見者,其國左右大臣欲反。」《春秋潛潭巴》曰:「君德鷹揚,君臣和,德道慶,則日含王字。」

(日中有王字者,君德象,日光所照無不及也。)

石氏曰:「日中有立人之象,君慎左右急。」《荊州占》曰:「日中有人行者,臣害主,而主爭客勝;有三人,天鉤主,人必更。」《雜雲氣占》曰:「青氣入,白如老人,黑帽黑衣,杖刀立日中,從日出至食時不罷,君失位。」又曰:「青氣入日,狀如兩烏,重立日中,從日出至食時不罷,日無精光,夷人為主,正治失痊,河水逆流。」京房曰:「祭天不順茲謂逆,日中有黑子。」又曰:「臣不掩君惡,令下見於百姓;百姓惡君,則日變。」

(中有黑者,陰也。皆日出入時也。)

《文命鉤》曰:「偏任權柄,大臣擅法,則有青黑子。」《甘氏占》曰:「日青赤掩月,不有戰必有亡國。」《京房占》曰:「日中有黑雲,若赤、若青、若黃,乍五、乍十、乍三十,天子崩。」

(按《晉中興書》曰:升平三年十月丙午,日中有黑子,如卵,少時而孝宗崩;太和四年十月乙未,日中有黑子,明年海西公廢。)

《太公陰秘》曰:日中有黑氣,若一、若二、至四五者,此陽中伏陰,君害臣,上出者,臣謀君,旁出者,君謀臣;不出者,宮女有憂;昏見在臣,晨見在君。救之法:輕刑罰,赦無罪,節威權,安百姓,貸不足,則災消矣。」又曰:「日中有黑氣者,一菲二至四五者,教令不行,三公為亂,爵賞不平。不救者,臣誅君,子謀父。救之法,任賢直,通道德,退貪邪,輕刑罰,察奏糾,思刑戮,則無害。」又曰:「日中有黑氣,見君有過而臣不掩,故日不明。見變不救者,主有憂。救之法,承順天地,申用明堂,則無害矣。」《洪範五行傳》曰:「人君有過,故不循天治,則日黑居側,大如彈丸。」《荊州占》曰:「日中有黑氣,大如桃李者,臣蔽主明。

(按何法盛曰:「太興四年三月癸未,日中有黑子,永昌元年十月辛卯,日中有黑子,是時中宗龐幸,劉隗擅作威福,殘傷君道。王敦因之托晉陽之舉兵,逼都輦,禍及忠賢,故日有瑕也。甯康元年十月己酉,日中有黑子,如李,二年三月庚寅,日又有黑子,如雞卵二枚,十一月己巳,日又有黑子,大如雞子,是時帝已長,而康獻皇后以從嫂臨朝,實傷君道,故日有瑕。太元十三年二月庚子,日有黑子,大如李,十四年二月辛卯,日中又有黑子,二十年十一月辛卯,日中又有黑子。是時會稽王以母弟專政,故日有瑕。)

京氏曰:「日有白雲貫,天下有白徒之眾三年,至其黑雲,天下有謀不成。」京氏曰:「候日無色,其中有赤氣大如爪,踴躍;為人君絕命。」京房《妖占》曰:「赤雲貫日者,狀如建鼓,此謂守威;有扈下此雲啟之所攻也。」《荊州占》曰:「赤雲貫日如建鼓,三年不雨。」

日生牙齒足

《春秋感精符》曰:「夷狄並侵,戰兵將用,則日垂牙舉足,其發必子輔政,擅威福。」郗萌曰:「日有齒足,則其國謀反。」甘氏曰:「日足白,有破諸侯王。」石氏曰:「日有白足,有戰者破罷敗將軍死。」《洛書》曰:「日始見赤足,主坐急見伐,名臣反,輔相奪。」《春秋感精符》曰:「日赤足,主顛蹶破殺王使並相伐。」《春秋緯漢含孳》曰:「日赤足,君赤走,足為火。」又曰:「有赤足數十,下江下地,則君必出走。」《春秋考異郵》曰:「日赤足,有興兵者,日白足,殺諸王侯。」

(按宋均注曰:「足動也,喻臣也,日色赤而為足,是臣下奪主勢而興兵也;白,金氣,故殺大臣也。)

《河圖》曰:「日兩足,庶雄起。」

日有彗芒

《孝經雌雄圖》曰:「日彗者,君有火德,天下大豐。」高宗曰:「日上芒如烽火,國主失土。」《春秋緯漢含孳》曰:「日垂芒,戰爭。」(謂芒角則戰也。)

《洛書》曰:「日有氣而芒,色黃白潤澤,是為陽光,天子有喜,小有德令赦。」夏氏曰:「上黃白芒,君福昌;不得正色,王有憂。」

日刺

《孝經雌雄圖》曰:「日刺者,為有氣刺日中也。謂下賤度上小,知其是非如豫行之也。一年有殃,臣之犯上也。日大色黃,最所極甚,則眾陰惡氣近傍,則賤度上心;為刺在左,為欲諫惡,在曆為欲立王,在上為欲撫主,在下為欲易君。若此之變,君急責躬,自悔考過,執事慎其是非,以洽王治也。」又曰:「日刺甲乙,父子求惡也;日刺丙丁,君臣相疑,改政教也;日刺戊巳,後妃有意害君左右;日刺庚辛,將欲(闕××××)日刺壬癸,宦者有傷。」

日大小

《春秋漢含孳》曰:「日大則(闕××)處闕消;日小則奪大。」日大於常則無光,君無羽翼也;日小於常則奪威勢也。」《春秋緯》曰:「日大則(闕××××××)獨立勢不出;日小則以漸侵(闕××××××)石氏曰:「日消小者,所當國(闕×××××××××××)京氏曰:「日小主闕賞賜不當。」《春秋緯》曰:「赤帝之災,日消小。」

日分毀

《孝經內記圖》曰:「日分割,君失亡。」《春秋合誠圖》曰:「君蔽臣專,則日出乃毀。」《春秋漢含孳》曰:「日毀則國毀。」(謂日分四五分、則國分也。)

京氏曰:「日中分,不出五年,國亡。」《孝經雌雄圖》曰:「日中分,天下分為二。」京氏曰:「露奪日光,日中破,軍災國。一曰:陰勝陽,臣勝君,兩敵相當。」《洛書》曰:「賢人失位,讒進忠退,政煩民擾,則日分為兩。無救,從王民叛。」《荊氏氣占》曰:「日中分為兩,國主死;分為兩,見有烏居其中,爭主死。」《荊州占》曰:「日中分為兩,所舍國亡。」(按《孝經內說圖》曰:當紂之時,六月壬子,分為兩日,破為兩巳,上者主盡。)

《荊圖占》曰:「日分為兩,以上有從王。」《春秋感精符》曰:「君臣爭,則日裂;主偏任,則日裂為五。」《春秋緯》曰:「日毀為五,帝將煞,漸起偏任。」《孝經內記》曰:「日毀為五、此謂帝失天下,戮於中也。」《河圖》曰:「日割國分。」《春秋緯》曰:「日裂,主誅臣爭。」《尚書中候》曰:「夏桀無道,殺關龍逢,滅皇圖,壞亂曆綱。殘賊天下,賢人逃,日傷。」《春秋緯》曰:「日壞者,(闕×××××××××××)京氏曰:「日地半,則國破亡,兩敵相當。」《荊州占》曰:「常以正月三日盡八日,觀日光無環者,天下有兵喪。」《春秋緯》曰:「日之穿,可貫杌。」(音脫。)

日夜出

《河圖》曰:「日夜出,是謂陰明,割剖國分。」(按《墨子》曰:昔三苗大亂,正命殛之,日為夜出。隨巢子曰:三苗大亂,妖日宵出。)

《春秋感精符》曰「王闕,則日夜出。」《尚書金櫃》曰:「日夜出者,紀綱滅,大臣專政,作威奪權;無救,大臣賊其主,奪其邦;其救也,親仁賢,退驕佞,填四時,布恩惠,赦天下,則日夜出不為傷也。」《易緯》曰:「日夜出,隱謀合,國雄逃亡,從處易主。」《孝經內記圖》曰:「日夜出,明臣賊其主,奪其家;一日兵起,天下饑,再出三年,君死國亡。」京氏曰:「日夜出,是謂陰反陽,不出二年,天下見大兵;不出一年,有大水;在所見處之國,天下不安。」又曰:「日暮而出,是謂陰重,天下見兵。」京氏曰:「日出於夕,人君不詳,社稷亡。」郗萌曰:「日夜出,是謂陰陽,在國者亡,兵起,天下饑,以日命其國。郗萌曰:「日夜出照,見角宿,妾黨縱橫,四夷侵犯,十二諸侯攻伐敗亡(闕×××××××××××××)《荊州占》曰:「日宵出,是謂明絕,(闕××××××××)內伐不昌,不出三年有(闕××××××××××××)

《荊州占》曰:「日夜出,北斗見,天下兵悉起。」《荊州占》曰:「日夜出,不出二年,天下有兵、水,兵出在所見國。」(按韋昭《洞記》曰:「漢武三年四月有物如日夜出,三年春,河水溢于平原,大饑,人相食。閩越圍東甌,遣嚴助救之,閩越走。」)

日當出不出當入不入

《春秋緯漢含孳》曰:「日當出不出,懦下,當入不入(闕)。」

日再出再中

石氏曰:「日再出,為滲光,其國君死,有兵起。」《春秋漢含孳》曰:「日復中,支庶起。」京氏曰:「日再中,帝王窮。」(按《帝王郊祭志》文帝時新垣平上言曰:日再中居頃之日卻復中,乃更以十七年為元年。)

日出復入日入復出

京氏曰:「日出復入,日入復出,主降臣。」又曰:「日出復下,日入復高,日入復見,為還;天下大亂,期三年。」《荊州占》曰:「日出又還,不出三年,天下大亂。所謂反者,君不秉其柄,舍法度,用私意,不任官職,而好自治,則日反;日還者,為日出而復下,下而復高;無救,當為大亂,不軌皆叛,不從其敕。正心固一,修古道,守法正,無忒業,則日還不為傷也。」《春秋感精符》曰:「主驚懼,則日入復出。」京氏曰:「日暮入復出,天下亡。」《春秋漢含孳》曰:「日曜則畏後,文景移位,支庶起。躍謂日暮當下入,入更躍,此畏後權;文景者,日反也。」《春秋緯》曰:「躍如則曲從,天下駭擾,無君桀。」《孝經》曰:「日已入,而光復照,兵起。」

日墜日流

《洛書》曰:「日從天墜,有道之君正天下,無道之君走。」《春秋漢含孳》曰:「日流則提擊;流謂累如赤珠數十在日下,此則君兵提擊東西也。」《春秋緯》曰:「日流,則君王滅,以沈湎並奪。」

日出異方

京氏曰:「日出於午,天子失國。」京氏曰:「日出於巳,天子失明,令不行。」《河圖》曰:「日出西方,以母制。」

日並出

《春秋運斗樞》曰:「主弱,公侯狡猾,起莫能匡,則日並照。」《河圖》曰:「日不照,月不消,山吐泉,火燒林。」又曰:「兩日照天下,民饑。」《春秋潛潭巴》曰:「兩日並出,地裂水不流。」《詩緯推度災》:「逆天地,絕人倫,則二日出相爭。」京氏曰:「兩日並出,是謂諸侯有謀,自底滅亡,天下興兵,無道之臣舉兵亡。」又曰:「兩日並出,天下爭王。」《孝經緯》:「夏時,兩日並出。讖曰:桀無道,兩日照,夷山亡,龍逢誅,人民散,郊社墟。」《博物志》曰:「桀時,費昌之河上見二日;在東者焰焰將起,在西者沈沈將滅,若疾雷之聲,問于馮夷曰:『何者為夏?何者為殷?』夷曰:「西日為夏,東日為殷,桀將亡乎?於是費昌歸,徙其族於東,歸商也。』」京氏曰:「兩日並出,是謂並明;假主爭明,天下有兩主。」京氏曰:「日並出,無道之臣為君爭功德;先舉兵者昌,後舉兵者亡。」《荊州占》曰:「兩日並出以上,是謂亂明;亂明出,天下大亂。家有親親,欲同謀上,皆成形。不出三年,五穀大貴,一石值千錢,國大饑。」《荊州占》曰:「兩日以上出,天下有災,夏以兩日亡。」《尚書考靈曜》曰:「(闕)帝之亡,三日並照。」(《晉陽春秋》曰:建武元年,三日並出,觀台令史諫章曰:天下其三分乎?)

巫咸曰:三日並見於房心下,不出一年,天下治;有裂地為三州者。」京氏曰:「三日並出,大臣爭奪王政。」又曰三日並出,不出三旬,諸侯爭為王。《孝經內記》曰:「三日並出者,國君必亡其位。有人在前後宮中同,人君即亡也。」《荊州占》曰:「三日並出,其國有滅諸侯,有亡地空邑,河水大出;不則其年大兵並大喪。」《春秋緯》曰:「三日並出,天子黜。」又曰:「數日並出,兩主爭。」《京房占》曰:「二日、三日、四日、五日並出,此謂爭明,天下兵作,亦主三、四、六主立。(按《國志》曰:建興四年二月,江東初聞湣帝凶,問群臣並見五日;一日正中央,餘在四邊,夏侯族曰:天下多天子,何所怪也。)

《汲塚書》曰:胤甲居西河,天有孳,十日並出。」《淮南子》曰:「堯之時,十日並出,焦禾稼草木,民無所食,堯使羿射之,中其九,烏皆死,墜其翼。」

日重累

《孝經雌雄圖》曰:「日重累;甲乙,皇太子重殃;丙丁,大臣折傷;戌巳,後妃失禦,為崇是也;庚辛,將卒軍奸大行也;壬癸,君政暮露,而下不掩救也。變變悉悉見見者,亡滅之事,惟有賢君良臣,除大惡,革偽朝,定尊卑;如此則消卻變,眾害伏也。」

日鬪鬪而暈蝕

黃帝曰:「凡日鬪,以日中三足烏見,為正日鬪也;常以日出食時,候若三足烏,不見者不為鬪也。」京氏曰:「兩日鬪,天下爭;三日鬪,法如雞鬪相搏,當視先滅,以決其事。」《金櫃》曰:「日鬪者,人君內無聰明,邪臣爭權。日鬪者無精,眾人見烏其中,無救;期六十六日,王者亡其土地。其救,辟四門,來仁賢,授爵分職,循名責躬,則鬪不為傷。」《海中占》曰:「日鬪月蝕,主病脹,偏枯口舌,咽喉心腹。」京氏曰:「日鬪,常以日出至食時以鬪,鬪後烏見,六十日王者亡地,若烏不見,不為鬪。凡日鬪不及三年,下有拔城大戰,齊燕多水。」京氏曰:「日赤黑比鬪者,其國分不出三年,中食人,大小民饑亡。」京氏曰:「日鬪,黃者為中勝,中國強;青者為左勝,左國強;白為右勝,右國強;赤為前勝,前國強;黑者為後勝,後國強;不勝者,將有殃。」京房《對災異》曰:「日鬪,或赤、或白、或蒼、或黃虎入邦,此謂守邑破亡,周君以此亡。」又曰:「數日俱出,若鬪,天下兵大戰。」石氏曰:「白日與黑日鬪,其國相攻,天下有兵,不出三年,大饑。」《春秋緯》曰:「赤日相燙血滂滂;君臣無道行縱橫。」京氏曰:「日鬪、有變,暈、日蝕,君死,日皆傷,兵起。呂氏曰:「亂國之主,眾莫親;邪氣蓋積,則蝕鬪。

(按《尚書璿璣鈴》曰:桀時有日鬪蝕。太公《金櫃》曰:三苗時有日鬪也。)

日以十二辰鬪

《孝經雌雄圖》曰:「子日日鬪者,李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子日日鬪者,李氏、竇氏欲為天子。」《孝經雌雄圖》曰:「丑日日鬪者,趙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丑日日鬪者,趙氏欲為天子。」《雌雄圖》曰:「寅日日鬪者,姚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寅日日鬪者,鄧氏、尚氏欲為天子。」《雄雄圖》曰:「卯日日鬪者,張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卯日日鬪者,衛氏、張氏欲為天子。」《雌雄圖》曰:「辰日日鬪者,邊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辰日日鬪者,陶氏、但氏欲為天子。」《雌雄圖》曰:「巳日日鬪者,步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巳日日鬪者,宗氏、上氏欲為天子。」《雌雄圖》曰:「午日日鬪者,劉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午日日鬪者,馬氏郭氏欲為天子。」《孝經雌雄圖》曰:未日日鬪者,朱氏、霍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未日日鬪者,(闕×××)

欲為天子。」《孝經雌雄圖》曰:「申日日鬪者,陳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申日日鬪者,侯氏欲為天子。」《孝經雌雄圖》曰:「酉日日鬪者,

(闕××××)

欲為天子。」《魏氏圖》曰:「酉日日鬪者,周氏欲為天子。」《孝經雌雄圖》曰:「戌日日鬪者,閻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戌日日鬪者,孔氏、劉氏欲為天子。」《孝經雌雄圖》曰:「亥日日鬪者,秦氏欲為天子。」《魏氏圖》曰:「亥日日鬪者,秦氏、尹氏欲為天子。」

日月並出

《春秋感精符》曰:「後妃專則日與月並照。」《春秋考異郵》曰:「日月並照,出數月俱行,或大或大,滿不消;其下必有煞君、滅邦、女主持政、大夫亂綱、夷狄內侵、天下咸兵。」京氏曰:「日月並出,為並明;天下有兩主立。」京氏曰:「《氣占》云:『日月並俱出,君臣爭明。』」京氏曰:「日月並出,兵在內。」京氏曰:「日月兩見,是(闕××××××)皆有兵饑。」京氏曰:「日月並出,相去二寸,臣下作亂滅其主。」《魏氏圖》曰:「日月並見者,君為臣,臣為君,其世亂,民相殘。」《孝經內記圖》曰:「日月兩見,十日不雨,兵在內起及外。」《荊州占》曰:「日月並出,是謂滅亡,天下有國者亡。」《洪範五行傳》曰:「吳之亡也,日月並出,其後越滅吳,臣欺其君,夷狄侵中國。」《荊州占》曰:「日月並見,是謂爭光,大國弱小國,不出三年兵起,歲惡,風雨不時。」《荊州占》曰:「日月並出,是謂死喪,吏人會聚,以下淩上。」魏氏曰:「日月並晝見者,君弱臣強,以臣伐君,謀為天子。」

日月與大星並見

《洛書》曰:「日月大星並出晝見,是謂爭明;大國弱,小國強,有立侯王者。」

日入月中月入日中

《春秋感精符》曰:「君亡失陽事,日月相干。」石氏曰:「日入月中,並不出,九十日兵大起。」《易令》曰:「日入月中,鐵貴三位,二旬而止。」石氏曰:「日入月中,女主病,不則將軍司馬吉。」一曰:「日在月中,後死。」《荊州占》曰:「日見月中者,不出三年,人主亡;月入日中亦然。」《孝經內記圖》曰:「月入日中,臣賊其主,奪其家。」石氏曰:「月入日中,光不滅,後妃持政。」